分享到:

第五十章 杀伐果断

2014年7月17日 更新

  人的头盖骨究竟有多硬,这个实在是难以用言语去表达,然而我却晓得这个红脸汉子究竟有多厉害。

  论贴身肉搏的能力,他绝对比我们在巫山学校的时候,请来的那些教官还要凶悍几分,很多时候,这已经跟技巧、套路无关,而是在于杀人的胆气,以及生死之间的领悟有关。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全神贯注的交战中,被人从后面偷袭,一把刀,噗,生生扎入了后脑壳子,双眼一直,连一句狠话没有说出口,便软趴趴地倒在了地上。

  我瞧见了出手偷袭他的那个人,整个人顿时就浑身发麻,大声地喊道:“孙老师?”

  由不得我不惊讶,原来此人竟然就是刚才提前我一步进入盗洞,接着又死在了老鼠会手中的孙策符,孙老师。那个留着花白胡须的老头子,他不是死了么?我们到这儿之前,还听到马领导吩咐手下,对他的尸体补刀啊,怎么竟然又出现在这儿,还出手将红脸汉子刺杀了?

  难道是……鬼魂?

  孙老师的出现,不但将我给吓了一跳,老鼠会的咸颖也给吓得直哆嗦,他被我和孙老师给夹在当中,左右一看,孤孤单单,顿时大叫道:“鬼啊!”

  他一叫,声音自然就传到了下方去,我提着小宝剑,上前想要让这个家伙闭嘴,没想到孙老师却朝着我摆手说道:“别,他们用机关,把双包丘那儿的盗洞给弄塌了,没了他,我们一样出不去。”

  听到这个白胡子老头的话语,我一边想着难怪戴巧姐她们没有下来,一边高兴地喊道:“孙老师,原来你真的没有死?”

  孙老师苦笑着指指胸口,叹气道:“内脏移形术,龟息缩骨功的一种,他们人多势众,特别是毛旻阳在,我也只有通过装死,才能得活。小子,你不错,竟然能够从那伙丧心病狂的家伙手中全身而退,怎么样,下面什么情况?”

  我瞧见老头的胸口上面一片模糊,不晓得被戳了多少刀,实在很难想象得到,这被戳成布袋子一样的身体,是怎么活下来的。我将下面的乱局告诉了他,孙老师的眉头一阵纠结,大声骂道:“狗屎,那帮疯子,以为将尸体毁灭了就行了,要是真的如此,利苍就不会是当时最强大的方士之一了。”

  我有些听明白了他的想法,问道:“你指的意思是,利苍依旧还在,不过是通过灵魂转移的方式,附身在了张快的身上了?”

  孙老师的脸色凝重得都能够滴出水来,寒声说道:“是,也不是,一时间很难把这事情讲清楚。他们这些愚蠢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放出了一个连自己都控制不住的东西来……”

  在一阵咬牙切齿的话儿之后,他的双眼突然一瞪,看着我的胸口说道:“魔简在你身上吧,拿出来给我。这魔我们是挡不住了,先出去,从长计议!”

  孙老师遥遥伸出了手来,朝我讨要,然而我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东西,倘若是李局或者是申重朝我讨要,我给了也就给了,毕竟这怀璧有罪,以我自己的能力,也拿不起,但是这孙老师是程老的人,跟我基本上都不熟,知人知面不知心,此刻的他这般诡异,让我怎么放心交给他?

  再说了,那魔简我是贴身而放,但是他却能够一眼瞧出,很明显对这东西是十分的熟悉,倘若他并不是好人,我岂不还是有危险的可能?

  我一犹豫,孙老师就察觉出来了,他在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妥协道:“那好,你先将东西收起来,等我们出去了再说。”

  我同意了他的方案,这时我们才将精力集中在这个惶恐不安的老鼠会成员身上来,那家伙并不擅长武力,瞧见我们两人手持凶刃,除了浑身打颤,也只有将希望投入到了我身后的盗洞中去。

  孙老师年纪虽大,但是手段却强,一步跨过来,轻轻松松地将这老鼠给拎着,还染着白花花脑浆子的尖刀顶在了他的心口,喊声说道:“第二套方案,在哪里?”

  他对老鼠会的操作方法十分熟悉,而这刚刚杀过人的气势让那叫做咸颖的老鼠会成员一阵瘫软,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说什么?”

  孙老师顶着他的胸口,来到了下到墓地去的隧洞口,朝着里面望了一眼,看得不真切,不过还是能够感受得到里面激烈的拼斗,他回过头来,轻描淡写地说道:“看到没?不要指望马老三和毛旻阳了,他们现在被那墓中恶魔给缠住了,脱不开身呢。他们死定了,想活命,快点告诉我你们的备用方案。”

  也许是红脸汉子凄惨的死状,也许是胸口尖刀的锐利,那老鼠竟然结结巴巴地指着远处的一处岩壁说道:“从这儿走,有一处结构层断点,我们在附近有一条备用盗洞,挖通了,应该就能够出去了。”

  这边一确定,孙老师也是毫不客气地从身上摸出了一张狗皮膏药的东西,贴在了那隧洞的中间部位。

  接着他把我们都给拉到了一边儿去,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打了一个响指,那隧洞一阵抖动,竟然就直接垮塌下来。那隧洞可不是泥土筑成,而是墓壁石板,外面还有白膏泥,这一番垮塌下来,立刻烟尘四散,整个通道都是飞散的细碎尘埃。

  孙老师并没有立即走,而是返回到隧洞口子处,掏出一支金色的毛笔来,一边踏着罡步,一边在这乱石堆中画出了许多怪异的线条来。

  这行为足足持续了三分钟,他才停歇,转过头来,跟我解释道:“稍微封印一下,免得它很快出来。我们赶紧走,出去之后,联系上面,调集人手,要不然让这东西肆掠,就没有人能够阻挡了。”

  我们三人来到了刚才所指的岩壁处,老鼠会的钻山甲并没有带下墓穴,给了我们很大的便利,在这个咸颖的教导下,我们将这玩意给重新组装起来,然后不断地摇动摇杆,在这岩壁处开凿出一个可供人通行的通道来。

  严格来说,“钻山甲”也属于一种法器,或者说部分属于法器,一人在前面引导,一人在后面摇杆,通过绘满符文的锋利切刀,那岩石便如橡皮泥,柔软得很。

  经过了十多分钟的作业,我们终于来到了另外的一处隧洞,这儿是老鼠会提前布置好的退路,孙老师在前,咸颖居中,而我则在后面,走之前孙老师吩咐我,说这个老鼠一旦有什么异动,立刻就将刀子给递出去,要坚决,一点犹豫都不要有。

  我嘴上应着,但是总感觉这个白胡子老头儿,当真是有些凶戾过分了。

  不过这话儿,我也只是在心中想一想而已,孙老师能够带着我离开这个鬼地方,那么我何必要对一个在此之前想要我性命的老鼠会成员,产生怜悯呢?

  这一回的盗洞有些长,我们在那潮湿的洞子里足足爬了二十几分钟,才感觉到前面有空气的流动,清新而带着青草的空气吹入鼻子中,让我已经麻木的嗅觉恢复了一些,然而就在我们即将到达尽头的时候,那洞口方向的位置,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谁,报上名字。”

  这个后退的盗洞,居然还有人在看守?

  我心中大惊,而在最前面的孙老师也停了下来,伸脚踢了过来,挨了两脚,这个仅存的老鼠倒也知趣,朝着那边喊道:“鲁汉、老鲁,是我啊,我咸颖。”

  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幽幽问道:“小咸,就你一个人么,其他人还没过来?”

  我们开始继续往前爬,而咸颖则回答道:“是啊,我们找到利苍墓了,发现了好多好东西,不过那边的通道被堵住了,所以我先把这里打通……”说着话,我们都已经走到了盗洞尽头,上面那人嘿然笑道:“我艹,我们足足打了五条备用盗洞,没想到那墓地竟然离我这儿最近啊……”

  那人还待说,结果走在最前面的孙老师突然从盗洞中暴起,朝着守在通道出口的那人杀去。

  我听到洞口有厮杀声响起,心中也着急,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拿着小宝剑捅前面那人的脚,催他快点。那人背着一个巨大的铁箱子,十分疲累,不过还是勉强爬出,我跟着滚出去,只见孙老师正在跟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家伙拼得正凶,而那个咸颖想要跑开,被我一把抓住,死死按在了地上。

  孙老师是个厉害人,在一阵激烈的交锋之后,他终于将尖刀送入了对手的心口,然而自己的身上却又多了几道吓人的伤痕。

  这时的我才发现,经过这一阵时间,孙老师已经是人不成人,鬼不成鬼,浑身鲜血浸染,十分的恐怖。

  杀完了那个留守的络腮胡,他转过身来,只一刀,便将这个把我们辛辛苦苦带出来的咸颖给杀了,我正好按着那家伙,结果鲜血飙了我一脸,正纳闷着呢,结果孙老师的刀口又比向了我:“小同志,把东西交给我,快!”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