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二章 你们都看不起我

2015年7月17日 更新

  一股气息冲云霄,金光乍现,却是那头金色恶虫出现在了琳琅真人的头顶。

  瞧见这一幕,我的心中一跳,顿时觉得一阵恍惚。

  刚才胖妞身陷拂尘青丝重围之中的状态。莫非是它有意为之,刻意地让琳琅真人掉以轻心,而后又一直暗藏杀招,等待着时机成熟,陡然点燃阴火,将那佛尘青丝给一举焚毁,而趁着琳琅真人心防大乱的时候,陡然出击。

  那杀招,自然就是以胖妞腹中做窝的金色恶虫。

  我瞧过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感觉到了那恶虫邪异的目光朝着我望了过来,整个人都忍不住一个激灵,一股酥酥麻麻、过电般的感觉随之而生。

  这恶虫。太恐怖了吧?

  而就在两人停住身影,相互对峙的几秒钟之后,我瞧见琳琅真人自知必死,居然在瞬间决定兵解离体,让意识逃脱。

  所谓兵解,就是指肉身遭受损毁,不得已之时,将全身功力灌注于元神之上,然后逃遁远走。

  这是一种保留修为、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段。宛如壁虎断尾,不过更为玄妙,而逃遁的元神并不能远走,要么便寄托于法器之上,依靠诸多灵药、法器和胚胎,凝练成鬼仙,要么就是在门中前辈的护翼之下。转世投胎,重新做人。

  当然也有一些邪派之人,直接找到与自己生命磁场极度契合的鼎炉之人。直接夺舍重生。

  诸多奥妙,不一而足,能够使出这般手段来,那琳琅真人的修为便可见一斑。

  然而这件让人叹为观止的法门,却在一开始就陷入了绝境。

  那金色恶虫不但对付肉身最为犀利,而且对于灵体,也有着让人难以相信的敏锐,当琳琅真人的头顶破开一个小洞,一道电光射出的时候,那金色恶虫也第一时间感应到了,振翅一飞,朝着那承托着琳琅真人的元神跟去。

  两者都如同一道电光,朝着西方掠去。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依旧觉得那琳琅真人,定然是逃不脱金色恶虫的魔爪。

  所有的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许多人并没有瞧见各种奥妙,之间那琳琅真人停顿数秒钟之后,却是朝着后面轰然倒了下去。

  死了!

  这个代表着龙虎山一等力量的老道士出乎意料地倒下,众人一片哗然,而旁边突然冲出了一个身影来,扑在琳琅真人的身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师父,师父……

  他口中不断嚷嚷着,趴在琳琅真人的尸身之上哭嚎,而他也是一头灰白的头发,显得如此凄凉。

  这人却正是琳琅真人苏冷的关门弟子,罗贤坤。

  时值如今,我依旧不敢相信当年那个一起玩尿泥的小伙伴儿,如今居然变成了这一副模样,但是我却毫不怀疑罗贤坤对琳琅真人感情的真假。

  或许在我看来,罗贤坤这般未老先衰,心中多少也是有怨气的,不过我认为这怨气最多也只是对龙虎山,而不是自己的师父苏冷。

  两人之间的感情,其实是如同父子的。

  当年若是没有琳琅真人苏冷的提携,罗贤坤或许还是钢厂的铲煤工人罗大屌,或许他并不会有这么多的白头发,但是绝对会为生活的贫困所折磨,甚至有可能穷困潦倒,连老婆都娶不上。

  琳琅真人是改变了罗贤坤一生的重要人物,他现如今所拥有的一切,其实都是琳琅真人所给予的。

  对于罗贤坤来说,这般重要的一个人,宛如父亲一般的琳琅真人,此刻却躺倒在了他的面前,这如何让他能够接受?

  随着哭声响起的,还有怒火。

  罗贤坤长期身居高位,并非没有半点儿脾气,也有着一身的本事,收敛起了眼泪之后,他长身而起,从身后缓缓抽出一把金钱剑来,缓声说道:“我师父说,你是胖妞,那么你定然知道我是谁。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我居然变成了仇敌,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面对着罗贤坤的挑战,胖妞拄着玄铁棍,一动也不动,仿佛入定了一般。

  它不动,罗贤坤却感受到了强烈的蔑视,紧紧咬着牙齿,愤然吼道:“好,你们都看不起我!陈二蛋看不起我,张秦兰看不起我,张天师看不起我,龙虎山所有人都看不起我,就连我下属都觉得我是靠裙带关系混上来的!但我要告诉你们——老子不是,你这畜生,让你看不起我!”

  疯狂嘶吼着的罗贤坤将双手中指割破,把鲜血洒落在每一枚铜钱之上,然后陡然一震,那红线便就此断裂。

  红线断裂,铜钱竟然化作无数金光,朝着前方的胖妞射了过去。

  这金光,宛如穿心万箭。

  一招罢了,罗贤坤的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笑容来,脸上的青筋暴露,面目狰狞,冲着前方的胖妞怒声吼道:“你这畜生,去死吧,去死!”

  金光在一瞬间,射到了浑身冒着黑色火焰的胖妞身上。

  胖妞依旧拄着拐杖,一动也不动。

  叮叮当当……

  那化作金光的铜钱,撞到胖妞的身上,就如同撞到了金属块儿一样,大珠小珠落玉盘,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然而这看似绚丽的金钱风暴,在落幕之后,却并没有撼动胖妞一丝。

  这威力……还不如挠痒痒!

  当最后一枚铜钱落地的时候,胖妞终于动了,它拖拽着手中的玄铁棍,朝着罗贤坤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它越来越近,而赤手空拳的罗贤坤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这个刚刚杀害了自己师父的凶兽,但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却也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气,愤然前冲,口中大声吼道:“师父且慢走,贤坤随你同行!”

  他冒着必死的决心,朝着胖妞冲锋了。

  这一回,有死无生,然而罗贤坤的心中,却无半分畏惧。

  男人,这辈子总得刚一回!

  砰!

  那玄铁棍,终究还是砸落在了罗贤坤的头上,已然朝着战场飞速前冲的我,余光处却发现他的脸上,竟然露出了解脱的笑容来。

  难道,死亡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解脱么?

  他的人生,到底过得有多憋屈?

  眼看着罗贤坤被胖妞一棒子敲中的时候,那一刻,我的心异常地疼痛了一番。

  两个人都是我儿时最要好的朋友,然而此刻他们却相互厮杀,这事情让我实在是难以接受。

  “啊……”

  罗贤坤的口中,已然喊出了壮烈的口号来,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是,那沾满了脑浆子的棍子并没有也将罗贤坤的颅骨给掀开。

  或者说,这根玄铁棍上,根本就没有用几分力气,只是将挡在面前的罗贤坤给轻轻地推到了一边去。

  一棍子将罗贤坤给撇开之后,胖妞甚至没有看他一眼,便继续朝前走去。

  它根本就没有想着杀他。

  这举动,使得罗贤坤刚才那慷慨赴义的吼叫,莫名就富有了几分喜剧色彩,而滚落在地上的罗贤坤停止了翻腾之后,回过头来,瞧见胖妞并没有杀死自己,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兴奋来。

  他的勇气仿佛在刚才的那一声呐喊声中全部用尽,却也没有再次跳起来,慷慨赴死。

  这个时候的我正好冲了出来,与神情复杂的罗贤坤眼神相对。

  两人的目光都变得十分尴尬,无比复杂。

  罗贤坤埋下了头去,胖妞则开始冲击起慈航别院的战线,而就在这个时候,久违谋面的一字剑黄晨曲君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呐喊:“静念师太,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这软玉麒麟蛟既已修炼出人身,你又何必杀她滋补,得跃天道呢?”

  话音刚落,一道碧绿光华从黑暗中陡然浮现,射入了慈航别院的阵中。

  飞剑!

  出手的是黄晨曲君,而且还是他最为得意的石中剑,而攻击的对象,却是被重重包围着的静念斋主。

  我满心诧异,那丑汉子不是说只凑热闹么,怎么又操起了家伙来呢?

  我举目望了过去,却见到刚才被慈航别院静念斋主放出来的软玉麒麟蛟,也就是那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此刻居然被那斋主给剥得精光,用绳子给捆得结实,然后风华绝代的静念斋主,居然掏出了一把剔骨尖刀,朝着那美丽少女的心口挖去。

  她这是要挑心,将那软玉麒麟蛟的内丹挑出,拿来直接服用,勘破至道么?

  我被这般野蛮而血腥的场面给震撼到了,不过想来也是,面对着这样的重围,以及慈航别院千百年来最大的危机,静念斋主只有放手一搏,先下手为强了。

  倘若是能够顿悟,勘破天道,那么这些所有带给她屈辱的人,便可以通通都去死了!

  是非成败,在此一举,人生能有几回搏?

  静念斋主趁着琳琅真人拖住胖妞,自己已然完成了诸般祭祀和准备,就等着拿那少女的心肝入引,却不料周遭潜伏的高手众多,有人可是一直等待着插手的机会呢。

  石中剑破空而来,倏然而至,陡然之间,猛然撞到了那一把剔骨尖刀之上去。

  而就在此时,却有一个佝偻的身影,从角落中突然冲了出来。

  那人,却是刚刚死了儿子的朱贵!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写这一章的时候,我在想会不会有读者在骂我对罗大雕太过于苛刻……
他资质一般,倘若没有苏冷,他或许就只是一个钢厂里面的铲煤工人。
然而此刻的他,已然是统领一省的副局长。
但是这又有神马卵用,在胖妞面前,无论如何蹦跶,都不过是一只跳蚤。
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
然而,书写这样的悲哀,是我在故意残酷么?
我只不过,是想写一些,自己心里面的东西。
你们都看不起我,换一个角度讲,是不是连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1. 玩货:

    沙发下

  2. 殷大神先生:

    太少了

  3. 我88要赢:

    现实或者就是这样

  4. 大黑天:

    悲剧么 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下去

  5. 不甚了了:

    我喜欢那个被剥的精光的软玉麒麟蛟

    • :

      我也喜欢

  6. 罗大屌:D:

    到底是作为配角出场的,不过人物形象还算丰满。

  7. 饿了就吃饭呗:

    好几个小说轮着看,都是写一半的,煎熬啊!

  8. 心不残:

    罗大屌没有自知之明,以至于活得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

  9. 从另一面看世界:

    这卷太磨叽

  10. 千雪凌天:

    其实现实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总会有很多人为了生活或者各种而违背自己初心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