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魔简生光

2014年7月17日 更新

  也许是从小的心理阴影,我一直对有种类型的人十分恐惧,那就是不懂得尊重生命的人。

  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比如杨二丑,比如扬大侉子,还比如我面前的这个朝我讨要魔简的孙老师。

  在这短暂的一段时间里,他竟然已经亲手杀死了五个人,虽然这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老鼠会成员,同样视人命如草芥,但却远远没有此人,让我更为恐惧。

  五条生命啊,除了前面那两个是被远射而死,其余的三个人,都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用一种极为利落的手法,一刀毙命。

  杀完人之后,他竟然连一点儿不适感都没有。

  仔细想一想,这心得有多硬。

  而这刀子,随时都有可能捅到我的心口,或者我的脑壳上面来。

  所以当一身煞气的孙老师拿着刀,扭头看向我的时候,我遍体身寒,但却一点儿都不肯屈服,一边从那人的尸体上面爬起来,一边说道:“孙老师,我觉得,这东西我会上交给我的领导的,你若是想要,可以通过程老,跟我的上级讨要……”

  我这边在敷衍着,身子一步一步地退后,而孙老师则和颜悦色地继续伸出了手,说道:“给我,小同志,这东西会害了你的,你不能留着……”

  孙老师这边逼来,我则尽量逃开,双眼一瞪,寒声说道:“孙老师,你过分了!”

  我这边来了火气,而对方也是满脸愤怒:“我就知道你小子有问题,闻闻你的身上,全部都是血浆脓液的气味,你入魔了,对不对?你一定是被那魔头给诱惑了,我要杀了你,把那魔头给赶回去!”

  他说着,举刀就朝着我这边冲来,我被这老头给吓了一大跳,转身就跑,而对方则一直在我的身后发足狂追。

  按理说,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我估计都能够有萧大炮那么厉害了,不过他到底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又在底下匍匐前进这么久,跟我比速度和耐力,自然还是稍逊一筹,结果没一会儿,我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去。

  硬的不成来软的,他开始跟我妥协,跟我说刚才只是吓我的,让我不要跑了,有事好商量。

  再美妙的谎言,也不能骗人第二次,我根本没有停歇,而是继续快步跑开,而后面的孙老师追得急,结果一下摔倒在了地上。这一疼,他顿时就发了邪火,大声喝骂道:“小子你站住,你若是跑了,再将那魔简给弄丢了,我便是穷尽宇内,也要将你给抓住,让你的神魂永不得安宁!”

  这狠毒的话语让我顿时就火冒三丈,回身就骂道:“老头,你有本事你就追过来,看到时候是你二蛋哥凶悍,还是你这老儿牛逼!”

  孙老师言语间跟那邪魔中人,几乎无异,这让我心中愤然,瞧着这左右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顿时就一股邪火,想着我要不要阴一下这老头,直接把他给弄死了,免得他喘过气来,真的像他所说的一般。

  不过我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但到底还是个熊孩子,这种杀人越货的事情,也就只是想想而已,其他的还真的做不出来,骂完之后,顺着山脊往林子里面跑去。

  我陈二蛋生于大山,长于大山,对这种连绵的山窝窝最是熟悉,对着头顶上面的月亮,我朝着前面的路跑去,只求离这个疯子远一点儿。

  我足足跑了二十多分钟,这才在一条小溪旁边停歇下来,感觉浑身都是黏糊糊的东西,特别是鞋子里,给我搓成了泡沫,当时也顾不得溪水冰凉,直接跳入那还不及腿肚子的小溪之中,将全身那污垢给冲洗干净。

  这一通忙碌,结果一不小心,就将那魔简给掉了出来。

  这让所有人都为之疯狂的魔简,其实也就是一根擀面杖一般大小的玉棍儿,末端有一个纽扣的开关,应该是展开的机关。这夜里虽然也有月亮星光,不过暗淡,而溪水还是有些湍急,我赶忙伸手去摸,左弄弄,右弄弄,总算是找到了这东西,结果一不小心,就碰到了那末端的开关。

  咔嚓……

  掉落水中的时候是一根棍儿,结果我捡起来、出了水面的时候,却整个儿都展开了来,足有两本书宽,溪水洗涤而过,那玉简之上的文字亮晶晶的,好像有点儿光华闪烁。

  这东西的威名,我也是听得耳朵生茧,那么多的家伙抢来抢去,自然是有道理的,我也难免好奇,凑近去一看,结果感觉那玉简之上,有金光升起,好似有一个复杂到极点的符文透体而出,朝着我的眼珠子射来。

  我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然而终究是躲不过,那眼睛好像是被锋利的尖针扎过了一般。

  眼睛是人体最柔弱的地方,平日里掉一根眼睫毛,都要痛哭好半天,这一回遭了难,我感觉整个脑袋都好像被重锤敲了一下般,啊的一声叫喊,又掉进了溪水里去。

  那金光充斥了我整个脑海里,仿佛全世界都只有这颗包罗万象的神符。

  过了好一会儿,差一点儿溺死的我挣扎着又仰起了头,这溪水不深,我踉跄着爬起来,感觉眼珠子不疼了,努力睁开眼睛来,虽然依旧有泪水往外流,但是却也能够看清楚景物了。我又找了一下,将玉简给收拢成棍,也不敢再看了,贴身放好,急冲冲地上了岸,拧巴拧巴,又朝着双包丘大致的方向跑去。

  即便是有着巨大的危险,我也依旧要赶回去,那是因为在双包丘的下面,胖妞、张知青和小鲁都在那儿呢,他们都是我最熟悉的人,我可不能让他们出了事。

  深更半夜,黑咕隆咚,在这山里面其实特别容易迷路,然而我可能是运气,竟然跌跌撞撞地找对了地方。

  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我瞧见了双包丘,那儿的鬼火已经不见了,点燃了一堆篝火,有几个人影在那儿矗立,我小心翼翼地走上高丘,往着那远处望去,却瞧见戴巧姐带着其余等人,围在这几个泥坑旁边焦急地走来走去。

  然而让我感到心寒的是,时间过了这么久,程老和申重率领的大部队依旧还是没有赶到现场,可以想象得到,必然就是马领导口中的红魔徒弟将他们给拦截住了。

  红魔,哇,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不好惹的人物。

  我怕张知青、戴巧姐他们着急,于是匆匆往着双包丘那儿赶过去,然而就在我即将接近的时候,突然瞧见前方的草丛中,竟然蹲着三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子。

  我们的大部队如果及时赶来,自然不可能只有三个人,也不会偷偷摸摸地蹲在草丛之中,那么这几个人,到底是谁呢?

  我心中警戒生起,缓步走到了这三个人的身后。我一开始走得还算快,然而越接近,脚步便越轻缓,宛如狸猫,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其中有一人在轻声说道:“老鼠会和法螺道场的人进去了,现在六扇门的人都在这儿盯着,要不然我们撤了?”

  这人建议着,而旁边的人心中有些不甘,缓声出言道:“要不然,再等等?机会难得,这《临仙遣策》的出土一定能够改变这江湖十年的格局,要倘若是我们集云社拿到了,岂不是妙哉?”

  中间那人也说话了:“妙哉个屁啊,发螺道场跟我们集云社同根同源,信的是同一个老大,虽说这些年大家也相互不来往,但是这半路抢活的事情,咱也做不出来——即便是想做,就我们这几个喽啰,还是算了吧!”

  三人各有各的意见,一时间有些争吵不休,我不了解他们的本事,不过想起当日那白纸扇王斌之凶蛮,也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此间关系,太过于负责,集云社再掺和进来,实在不恰当,我心生一计,拍着小宝剑,唤出白合来,让她去将这些人赶走。

  白合先前在墓中,恐怕是被那利苍的气息给镇得不敢出面,而现在倒是如鱼得水,被我唤出来,不用言语,也能够明了我的意思,朝着我竖起大拇指,微微一笑,然后飘啊飘,朝着草丛三人飞去。

  那女人……呃,不,应该说是女鬼还真的是好手段,我才刚刚蹲下身去没多久,脑袋还没伸出去呢,便瞧见这三人“啊”的一声叫唤,撒丫子就朝着树林里面狂奔而走。

  这三人像风一样地从我面前经过,倒是把我给吓了一跳,这三个家伙还好意思自称集云社的,见个鬼都吓成这样子,果真不愧是“小喽啰”啊。

  吓走这三人,我快步朝着双包丘那儿跑去,很快就冲到了火堆前来。

  然而还没等我走近,就被人发现了,有人直接举枪警告道:“站住,什么人,不要靠近,再过来,我可开枪了!”

  说话的是小鲁,我使劲挥了挥手,表明身份,在得到确定之后,我走到了近前,他们瞧见原本应该在盗洞里面的我竟然从外面跑了过来,而且还浑身湿漉漉的,大为惊讶,纷纷上前来问我,然而我扫视一圈,抓着张知青的胳膊问道:“张叔,我家胖妞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