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五章 浴血而生

2015年7月18日 更新

  红色!

  漫天遍野的红色,在一瞬间,从那静念斋主的身上陡然冒了出来,像血,将整个池水浸染一般。

  这红色充斥周遭。将大部分空间都给包裹。

  翻腾而起的红色,宛如有生命力一般,有两个离她比较近的女尼,而且还是在慈航别院之中地位颇高的那种,被这宛如魔手一般的血色给陡然抓住。

  她们一挣扎反抗,那血色立刻化作数十双的触手来,将这两个女尼给一下子捆住。

  别挣扎,那反击就越是暴烈。

  这样的血色顺着身体的每一处孔隙,朝着身体里面钻去,而当侵入脑中之时,所有的抵抗都停了下来。

  这两个女尼僵直而立,目光之中,也有红色寒芒。

  她们。就好像是两个提线木偶。

  生死无惧,只剩下杀戮。

  化魔!

  瞧见这静念斋主面对着自己宗门下属,居然也这般毫不犹豫地消灭神识,摄取生命之力,然后操纵在手中,我就知道她已经走上了我们最不希望瞧见的道路。

  血泪,满目的血泪顺着脸颊的间隙,朝着下方滑落而来,将静念斋主那张小媳妇一般妩媚俏脸给弄得一阵诡异。宛如女妖、女鬼一般。

  好狰狞,妖或许还会因为钦慕人的风采,而将自己打扮得艳美不凡,但是魔,却会直接露出自己最为恐怖的一面来。

  对于以杀戮为人生最高目标的魔来说,恐惧、战栗和力量,才是最美丽的东西。

  世间的魔头有许多。茅山后院无底洞中的阿普陀算是杰出之一,就连我内心之中,就住着一个。

  这世间的魔无数。大多数都代表着人心之中最重的恶念。

  恶比善良要来的容易,力量也自然恐怖许多。

  与我所见过那黑气萦绕、气势磅礴的诸般魔头所不同的,是我面前的这个静念斋主,是我所没有见过的另外一种类型。

  简单的说,它的层次更加高,甚至有些接近于当初我们在南洋遇见的虚空巨眼。

  力量有强弱,魔也有不同。

  这一头血光连天的家伙,应该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我向后退了两步,感觉那股血色开始朝着四周蔓延开来,已经有超过六位慈航别院的尼姑被侵染,脑海被血色腐蚀一空,然后身子则化作了僵尸一般垂立。

  这般的恐怖,使得其余并没有收到波及的别院尼姑纷纷朝着四周避开了去。

  贯来忠心的她们终于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相比起面前这个提着棍子的雷公脸,自己的斋主,方才是更为恐怖的角色。

  一人心散,众人奔逃,慈航别院本来固若金汤的列阵,在一瞬间就分崩离析,众人化作了鸟兽而散。

  这边一散,那静念斋主首当其冲的,就是强冲而来的胖妞。

  这猴子,手中一根选铁棒,力拔山兮气盖世,陡然一棒子从天而降,却是挽出了风雷之声。

  轰!

  软玉麒麟蛟被朱贵救走,然而胖妞却并没有随之而去,依旧冲着静念斋主杀来,从这里,可以看出,胖妞出现在这里的主要目的,并非是那软玉麒麟蛟,而是这位慈航别院的斋主。

  化魔之后的静念斋主,方才是弥勒所要的东西吧?

  我心中了然,而在这两人交手开战的时候,一直深陷其中的黄晨曲君却悄不作声的撤离了去。

  他本就是个来看热闹的局外人,降魔卫道这事儿对于他来说,就是块抹布,想起来的时候就用一下,用完了,直接就丢一边儿去了。

  黄晨曲君刚才出手,是为了救那可怜巴拉的软玉麒麟蛟,不得已而为之,此刻事了,他哪里会再搀和其中?

  一字剑一推,而胖妞却腾空跃起,眼看着那棒子越来越近,即将砸落在静念斋主的头上之时,那女人突然将手一扬,两个被侵蚀的尼姑在一瞬间,居然就出现在了它的面前,就像被提线的木偶一般,硬生生地挡在了胖妞的面前。

  两个女尼,原本仅仅只能凭着阵法和法器在勉励支撑,然而此刻,却是平伸双臂,就硬生生地挡住了这棍子。

  邦!

  我本以为那两个女尼会被一棒子给砸成肉泥,却不料那棍子敲上去,却传出一道沉闷的声音来,接着她们双手一撑,却是将胖妞给弹了回去。

  这……

  我心中骇然,因为刚跟胖妞交过手的我,自然知道这猴子的双臂之上,到底有着多强大的力量在,能够让它承受不住,弹身而起,就实在是有些奇怪了。

  虽然经历了无数大战,但这魔猿的精力,不可能在骤然之间就变弱,唯一的可能,那就是这两个女尼变强了。

  她们到底有多强?

  却见将胖妞给直接弹飞的两人身子生硬而古怪的扭转,而在她们身后的不远处,还有四个一身血红的女尼汇聚而来。

  六个傀儡之后,则是一身红光,无人能够接近的静念斋主。

  咚!

  向后几个倒空翻,再一次跌落在地上的胖妞没有任何犹豫,又向前方冲了过去。

  这一次,它的棍子在半空之中扬起的时候,居然变得一片赤红。

  那红色,与前方的血雾并不相同,而是玄铁与空气高速摩擦的时候,所散发出来的温度和颜色,是几乎快要融化的状态。

  能够弄出这般模样来的,可想而知它这一棍的力量和速度,到底有多恐怖。

  它能够砸开面前的层层壁垒么?

  尽管黄晨曲君已然掠过了我的身边,冲着我招呼,让我赶紧离开,尽管周遭的许多人都开始朝着黑暗中撤离,不管是慈航别院的,还是邪灵教的,还是第三方的人员,纷纷都离开了,但是我却并没有走。

  我心中生出一种强烈的渴望,期待着瞧见胖妞是否能够打得过成魔之后的静念斋主。

  可以么?

  轰!

  棍子再次落下,一股强烈的音爆之声,从交击的双方中点,朝着四面八方陡然扩散而去,劲风吹起一切烟尘,烟雾横生,那植物簌簌发抖,黑暗中有无数人翻腾而起,朝着山下滚落而去。

  我没有动,像一根标枪,立在那儿。

  然而烟尘将我的视线给遮挡了住,一直到了稍微退散一些的时候,我方才瞧见,刚才不可一世、气势汹汹地胖妞,此刻正躺倒在了静念斋主的十米之外。

  而在两人之间,有六个浑身冒着血煞,气势斐然的尼姑,她们并肩而立,冷冷地瞧着不远处的地下。

  她们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十分僵硬,双目之中,也都有血泪流出,糊住了脸。

  而在她们的身后,那静念斋主却是整个人都融入了一片血光之中。

  那血光就宛如一大团的篝火,将整个空间点燃,我都能够感受到那种横行无忌的气息冲击,仿佛硫酸一般,能够将人给腐蚀了去。

  桀、桀、桀……

  夜枭一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得我浑身一阵鸡皮疙瘩泛起,浑身发寒,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我退,并不代表我心中冷血,对跌落在地的胖妞见死不救,而是因为我的第六感中,莫名地感觉到危险来临,而且我面前的一切,都是那般的诡异,让人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哐啷……

  趴在地上的胖妞拨动着跌落一旁的玄铁棍,与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来,随后它缓缓的站了起来。

  刚才因为风沙的缘故,我并没有瞧见胖妞是如何落败的情形,而那血光之中的静念斋主在一阵肆意狂笑之后,渐渐地收敛笑容,冲着那泼猴寒声说道:“区区一通背猿猴,而且还是异常变种,居然也敢在这人间横行无忌,实在可笑……”

  她的口气颇大,而胖妞并不能言语,只是将那选铁棍平平举起,朝着对方指去。

  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胖妞那根又粗又长的玄铁棍,居然出现了一个大幅度的弯曲,显得十分的可笑。

  这发现让一阵诧异,要晓得,这玄铁的重量,远远超过现有最重的金属,那般坚固的东西,就算是饮血寒光剑这般犀利的法器,都不能将它给砍出一丝痕迹来,那么到底是怎样的力量,让它变成此刻的模样呢?

  我的心中满是好奇,而骤得力量的静念斋主却一舒胸怀,意气风发地说道:“今日杀了你,来日再杀尽天下!”

  她杀气凛然地说着,手掌一动,那六个被她控制的女尼顿时就在一瞬间化作了开口的六合阵,将胖妞给围了进去,而后甚至没有一点儿反应时间都没有给它,便指使那六人朝着胖妞杀来。

  邦、邦、邦、邦……

  胖妞的棍子在这些血煞女尼的身上砸得邦邦响,然而却奈何不了这些家伙半分,反而是自己不断地被围住,陷入了不断缩小的困境之中去。

  随着时间的拖延,我瞧见胖妞的力量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它终于也到了疲惫的极限。

  这入魔之后的静念斋主,真的有那么厉害么?

  我心中疑惑着,那饮血寒光剑莫名有些跃跃欲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道金光,从西边飞速射来。

  是那金色恶虫,它回来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这金色恶虫当真能够吞噬天下间的一切高手么?
笑话?
周六快乐。

  1. 奇:

    沙发

  2. 玩货:

    沙发

  3. 大黑天:

    地板

  4. 苗粉:

    沙发

  5. 奇:

    满篇都是红。。。

  6. 第一名了?:

    沙发

  7. 留言:

    俗话说女人恐怖起来,不管是什么身份,都很变态啊!

  8. 阿弥陀佛:

    胖妞快快变回原形!

  9. F:

    好看,过瘾。估计胖妞要回归了!

  10. 球球:

    加更一个,今日是礼拜六,应该送点福利。

  11. 从另一面看世界:

    二蛋,你他妈就不能消停点,又要把蚩尤老先生牵出来溜溜。

    • 心不残:

      斋主,妳倒果为因了。

  12. :

    变态则强。周六快乐的意思就是今晚加更,妥妥的。

  13. 路遥:

    快点加更

  14. 小白:

    要贼这老尼姑???

  15. 静念:

    待我杀尽天下,

  16. 千雪凌天:

    赤龙以断 为什么还是这样红

    • 话筱漾:

      存了一辈子的大姨妈,今天一下全放出来了

      • 千雪凌天:

        哈哈 好吧 很有正解的赶脚

  17. 葬爱:

    胖妞该醒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