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冥河鬼母,驱虎吞狼之术

2015年7月19日 更新

  胖妞轰然倒地,我以为是罗大屌刚才的那一刀起了作用,然而瞧见一个身影从阴影中浮现,顿时就是浑身一僵,冲着他怒吼道:“你对它到底做了什么?”

  弥勒瞧了倒在地上的胖妞一眼。冷然哼道:“养不熟的白眼狼,我说怎么屡次三番出现问题,却是这家伙捣的鬼,留它有何用?”

  我直感觉一股怒火从脚跟望着天灵盖冲了过去,顿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大声叫道:“你杀了它,我杀了你!”

  弥勒一挥手,躺在地上的胖妞居然在一阵扭曲之间,眨眼不见。

  他笑着说道:“你何必为了一个猴子……”

  叮!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我的饮血寒光剑却劈到了他的面前来,弥勒伸手来挡,手中的金属鳞甲手套将我的魔剑给抵挡了住,在往回收了几分力气之后。陡然间一弹,将我给直接托举了回去。

  我在空中一个临空倒翻,落地的时候,余光处正好瞧见罗贤坤融入夜色的背影。

  他居然头也不回地奔逃离开,甚至都没有关心一下把他放走的胖妞一下,瞧见这一副场景,我知道自己失去的,并不仅仅只是一位朋友。

  当年那个跟着我一起走出麻栗山龙家岭的少年罗大屌,他在此刻。在我心中,已然死去。

  剩下的这个,叫做罗贤坤,跟我只不过是熟人而已。

  我疼!

  心莫名其地疼得厉害,而弥勒则阴沉地笑了起来,他并没有与我正面冲突的想法,而是向后退开。身子似幻影一般,三两下,就消失于无形之中。

  胖妞不知死活。但终归还是被他给放倒的,我心头怒火燃烧,哪里能够让他这般轻松离开,当下也是箭步前冲,炁场全开,感受着那气流的变化,饮血寒光剑不断地击在空处,将他给逼将出来。

  弥勒在不断后退,而我则挥剑前行。

  越战,我就越心惊。

  弥勒的战斗方式,神出鬼没,而最让我心惊的,则是他的身形。居然随时都能够隐没于空间的夹缝之中。

  这种夹缝,其实就是洞天福地破碎之后的碎片,一样有着相同的空间构造。

  简单地来说,它看上去就好像是隐形了一般,但实际上,这他只不过是简单地穿梭空间而已。

  弥勒之所以能够这般飘逸,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那天龙真火珠的功劳。

  想到这里,我就止不住地怨恨起那狗日的陆一来。

  有人或许会觉得我对陆一的手段,实在是太过于残酷,却不知道我对他的恨意有多浓重,就是因为那个小子,断绝了我与努尔、长大明白重见的机会,让我背弃了与兄弟重逢的诺言,兄弟分离不说,而且还极大地助涨了弥勒的实力。

  弥勒有那头龙象黄金鼠帮忙找寻珍宝奇物,又有着天龙真火珠穿梭空间,便如虎插翼,迟早会一飞冲天。

  此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至今为止,我都不是很明了,但是却知道若是让此人获得大成就,天下都将不会安宁。

  王红旗当初对我说,维护这世间的责任,可能要落在我们这一代了。

  我一直没有仔细想,现在回想起来,恐怕是老一代人,都已经到了大限将至的年纪。

  风云翻滚,几十年一个轮回。

  杀!

  我气机紧紧锁定着弥勒,长剑翻滚,不断地朝着那家伙刺去,然而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他似乎终于找到了一块大一些的空间碎片,直接将身子给藏入其中,不再出现。

  我持剑而立,周围一片空荡。

  在我正前方的,则是……浑身红光、已然成魔了的静念斋主。而刚才与她拼得火热的金色恶虫,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然不见踪影。

  静念斋主那红色的目光,缓缓地移到了我的身上。

  金色恶虫消失无踪,她便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来,感受着那女魔头炙热而凶戾的目光,我的心中咯噔一下,想着“糟了”。

  是糟了,此时此刻,弥勒消失,胖妞不见,金色恶虫悄无身影,其余人全部都跑光了。

  就剩下我一个人,站在了这入魔来的静念斋主之前。

  这分明就是摆好了套,等着我往里面钻呢。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回身便走,然而刚刚一动,便感觉到一阵气机将我给锁定了住,让我根本就动弹不得,倘若是我这边一动,只怕对方那里,立刻就跟着追杀而来。

  我不想跟对方一上来就生死相搏,就只有小心翼翼地防着,眯眼朝着那疯狂的女人瞧去。

  我这边一打量,诧异地发现对方的头发飞扬而起,宛如静格师太的拂尘一般。

  尼姑是不会有头发的,之前的静念斋主也是光溜溜一脑袋,此刻自然不会长出头发来,我再仔细看去,却见到那飞扬的,并不是长发,而是无数的血色丝线。

  一米、两米、五米、十米……

  越来越长,越来越长……

  这就是力量么?

  我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眼中的红芒微动,有着几分神华流转,我心中一动,决定试探一下,看看能不能与她一起,携手挑战弥勒。

  这般计较,我却是跨前一步,强忍着心头强烈的不适应感,出言说道:“斋主,毁去慈航别院的人,是弥勒;屠杀别院子弟的人,是弥勒;费尽心思计算你法身的,依旧还是弥勒,而他也正是我的敌人,既如此,不如我们合作,一起将他给斩杀了去,你看如何?”

  沉默。

  静念斋主的气势在不断攀升,然而她却紧闭着嘴巴,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之中,反而是她控制的那六个女尼傀儡,死死地盯着我。

  我能够感受到,倘若是我往身后一逃,立刻就有人会出现在我逃离的路上,将我给截杀。

  弥勒有天龙真火珠,而这长得跟小媳妇儿一般的静念斋主,凭的则是对洞天福地的熟悉,所以对这碎片倒也能够利用得到。

  倒不是说我怕了这入魔的静念斋主,双方若是真的恶斗,我未必能够被她拿下,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若是与这静念斋主拼了个两败俱伤,最后渔翁得利的,可不就是藏在旁边看戏的弥勒?

  我如何能够让那畜生得意?

  就在我尽力展现出最大诚意的时候,那个笼罩在血光之中的女人终于开口了:“我认识你,黑手双城陈志程嘛,你的名声,比天下十大都还要响亮呢,有人说,你是茅山继李道子、陶晋鸿之后的第一人,对不对?”

  静念斋主已入魔,然而却说出这般清晰逻辑的话语来,着实让我惊讶,想着她莫非已经控制了心魔,继承了力量,而又恢复了清醒?

  这般想着,我便也是谦虚地应承了两句,却不料那妇人居然冷声哼道:“我还记得,你说我自私,对么?”

  呃?

  这女人,记恨人的心思,当真让人不可捉摸啊!

  我当时就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了,而随后,那六个女尼凭空消失,下一秒,却是出现在了我的周遭,将我给团团围了起来,而一身红光的静念斋主则朝着我缓缓走来,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光头,叫做弥勒对吧?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每一个曾经羞辱我的人,我都会一一还回去的——比如你!”

  我听得一阵心头火气,对着这黑白不分的家伙张口骂道:“你是猪么?神经病啊!”

  “神经病?”

  静念斋主的脚步一停,重复了我的话语,紧接着眼睛陡然一亮,桀桀而笑道:“你居然又骂了我,堂堂冥河鬼母,居然遭受你这般的折辱,这如何,能够叫我心平气和?”

  冥河鬼母?

  这是什么玩意儿,静念斋主所入的魔道,却是那阿修罗的魔将天王么?

  我心头震撼,而对方翻脸无情的速度也实在是超脱了我的反应之外,倏然之间,那女人居然出现在了我的一米之外,朦朦胧胧之中,那张秀美白皙的脸孔缓缓向前,血液从头顶上簌簌而落,滑落在她的脸上。

  两人隔得是如此的近,这女人居然妩媚地舔了一下舌头,嘻嘻笑道:“男人,呵呵,好久没有尝过男人的味道了……”

  这话儿说得是如此的暧昧,然而我却听得毛骨悚然,因为她在说完之后,张开了嘴巴,满口小银牙变作了无数尖锐的倒刺,里面血淋淋的,仿佛刚刚啃过血肉一般。

  极美至极丑,转换仅仅只是一瞬间,而那种别扭的恶心感,却让我浑身难受。

  静念斋主陡然间朝着我扑来,而我则往旁边一闪,避开了去,接着顺手一剑,想要将这魔物给斩杀了去,却不知道那饮血寒光剑竟然斩到了一个女尼之上。

  铛!

  一声震响,我终于明白了刚才胖妞为何冲不开这玩意的防备,原来那看似柔弱的女尼,在这血光笼罩之下,竟然变得硬如精钢。

  呼、呼……

  身影恍惚,而那血光则将我给瞬间笼罩,我左冲右突,却一不小心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

  倒地的一瞬间,我被静念斋主给猛然扑倒在地,她居高临下地望着我,口中的涎液,滴滴答答地落在了我的脸上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小鸟说,早早早……

  1. :

    沙发先

  2. 战斗机飞行员:

    你被气机锁定了就释放电磁干扰弹啊。

  3. 大师兄:

    沙发!

  4. 大师兄:

    二楼也是我的!

  5. 哈哈:

    二蛋这是又要被非礼的节奏么?

  6. 加洛姆咯:

    看得很是郁闷啊!一点都不痛快。

  7. 罗大屌:D:

    领便当去了,以后的戏便是罗贤坤去演了。:)

  8. 尤蚩蚩:

    鬼母算个球,大湿胸跟那小媳妇一番暧昧挑逗后,陡然间,战意--黑焰灼。。

  9. 尤蚩蚩:

    鬼母算个球,大湿胸跟那小媳妇一番暧昧挑逗后,陡然间,战意--黑焰灼。。

  10. 尤蚩蚩:

    鬼母算个球,大湿胸跟那小媳妇一番暧昧挑逗后,陡然间,战意--黑焰灼。。

  11. 战神:

    这种好事怎可便宜了小光头 管你是鬼母还是鬼女 看我一柱擎天 采阴补阳 呵呵 味道好极了

  12. 战神:

    这种好事怎可便宜了小光头 管你是鬼母还是鬼女 看我一柱擎天 采阴补阳 呵呵 味道好极了

  13. 千雪凌天:

    吃我一招 战意~黑炎灼

  14. 静念:

    啊,嗯,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