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漫山遍野的火海

2015年7月19日 更新

  最难辜负美人恩!

  倘若对方换一个身份,时势异也,这倒也并不是什么让人接受不了的事情,但是此刻的静念斋主绝对算不上什么艳福,模样不但越发可怖。而且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浓郁不散的血腥之气,有着恐怖的腐蚀特性。

  她甚至已经不能说是一个女人了,而是魔。

  什么魔?

  冥河鬼母,这名字听着熟悉,仔细一想,却不就是传说中那冥河老祖门下四魔将之一么?

  说起这冥河老祖,可是大有来历。

  却说那六道轮回附近,鸿蒙开辟以来,生成地狱黄泉,其中有幽冥血海。血海之中,天生孕育了一个胎盘,后成为冥河老祖。有大神通,演阿修罗一族,有几大弟子,分别为自在天波旬、欲色天、大梵天、湿婆,族中又有能者无数,其中因陀罗、毗湿奴、鲁托罗、鬼母被称之为四魔将。

  此为秘传,洪荒古说,甚至还在道教传闻之前的往事,常人难得听闻。而静念斋主入魔的冥河鬼母,若真的是这位大神,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腐蚀性的口涎滴落,被我劲气逼发,不覆其面,而后我屈膝一顶,将那女人给猛然止住。

  双方一上一下。彼此僵持,那满面鲜血的冥河鬼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艳声说道:“你不错。很不错,这世间如你一般强大的男人,少之又少,你若愿意臣服于我,我可以免你一死,常伴我左右!”

  我嘿然笑道:“你放了我,就我从你!”

  我这毫不犹豫的话语实在是太假了,对方虽然化了魔,但并非是没有了智商,一下子就看破了,冷声说道:“你敢耍我?”

  我故作委屈地说道:“哪里,你放了我,我便降了!”

  冥河鬼母毫不退缩道:“你若是愿降。那就放开防备,让我侵入其中,显示诚意。”

  我大呼不可,这般退了,我和那六个傀儡一般,又有何异,还不如拼死在此处,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双方你来我往,都在故意拖延时间,而等到了一会儿之后,那冥河鬼母却是将整个气势都攀升至了最顶端的巅峰,整个山头,都充斥着这种弥漫的血气,无数草木枯萎,鸟兽惊飞,夜幕之下,生命力在不断地消逝而去。

  恐怖,有大恐怖!

  不管我面前的这静念斋主,她入的魔是否是我想象中的冥河鬼母,这般的架势,就已然超越了之前我曾经遇见过的虚空巨眼。

  杀!

  漫天血气腾然碾压下来,似乎想要将我给硬生生地砸落凡尘,而我却在这般的威压之下,逆势而起,缓缓地站了起来。

  力量在交锋,每一尺,每一寸,都在狂暴肆掠。

  咔、咔、咔……

  让人牙酸的声音在周遭生成,我脚下的地面宛如蜘蛛网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整个山巅都在晃动。

  轰、隆隆……

  这不是雷声,而是山体内部分崩离析之时产生的恐怖音效。

  脚下的山体在分裂,而我的身体也在这种巨大的力量压迫下,发出了生锈了一般的恐怖之声来。

  逐渐悬浮于空中的冥河鬼母眼球逐渐转成了白色,深吸了一口血色雾气,表现出格外陶醉的表情来,然后对我说道:“蝼蚁,你既然不愿意降我,那就死吧!”

  这句话,她说的、得轻松无比。

  仿佛我是那地上的蚂蚁一般,一脚,便能够将我给碾得粉碎,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她也的确有着这般的气势,双掌朝天一举,口中轻喝道:“推!”

  那六个金刚之躯的女尼在一瞬间飞上了天空,然后重重地朝着我砸落而来,凭着她们先前的能力,必然能够将我给硬生生地砸死。

  冥河鬼母认为我死定了,眼中甚至流露出了一丝可惜之色。

  多好的男人,可惜都没有尝一下味道……

  虚空之中,也发出了一声叹息。

  大概弥勒也觉得我要跪了。

  而就在此刻,一直示敌以弱的我终究还是使出了筹谋已久的绝技来:“战意,黑炎灼!”

  每一个字,我都说得如此平缓,仿佛重若千钧。

  我是如此的郑重其事,因为是死是生,就全部在此一举了。

  命悬一线。

  宛如海啸一般的血舞,如浪拍打而来,重重地撞击,而在这之后,则是六位女尼,双掌齐出,硬生生地砸落下来,这般的气势,宛如山势崩塌,天昏地暗,而就在此时,一朵莲花开了。

  这是一朵黑色莲花,凭空而来,无中生有。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无数的黑色莲花从我的气息之中繁衍生息,在一瞬间,幻化成一大蓬,将我给笼罩其间,在之后,迅速地朝着四处扩散而去。

  宛如病毒。

  那六名让世人震撼的金刚女尼与这莲台相撞,却并没有发出先前那般的恐怖震响。

  我的倾力一击,给狂妄至极的冥河鬼母展现出了一个成语的精髓。

  那就是飞蛾扑火。

  飞蛾想要扑火,将黑夜里的明灯扑灭,却没有想到,这火焰并非是凡物,而是能够让它自身陷入毁灭之境的大恐怖。

  黑炎灼是传承自战神蚩尤的秘技心法,也是专门用来屠戮怀着负能量气息的致命手段。

  它最厉害的,就是将那洋溢的魔气,全然损毁。

  我举剑而起,单手朝天,那六个用尽任何物理手段和气息锁定,都难以伤及分毫的金刚女尼,在此刻,却是化作了那祭品店中纸糊一般的玩意儿,一接触之后,立刻化作熊熊燃烧的黑色炎火,再无半分力量,而是轻飘飘地升腾而起,向天空飘散而去。

  与这金刚女尼一同燃烧的,是那漫天的血色红雾。

  它先前有多恐怖,此刻那黑炎便有多张扬。

  便如油与火。

  力量在这一刻,陡然变换,而局势则突然之间就崩塌了,悬浮在半空之中,等着要将我给掐灭了事的冥河鬼母瞧见这漫天的火焰升起,顿时就花容失色,惊声尖叫道:“这,这怎么可能?”

  就在她一万个难以置信之中,我已然成功地完成了逆袭,点燃了笼罩在整个洛峰山上的红色血雾。

  烈油烹火!

  当时的火势,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描述,漫山遍野,都是这翻卷不休的黑色炎火,无数的草木成灰,生灵涂炭,山石开裂,海水蒸腾。

  这场景不但是让冥河鬼母所为之诧异,就连我自己,都给吓了一大跳。

  我的确是有使用过好几次战意黑炎灼来逆转局势,却从来没有一次,如此刻一般,弄出这泼天的恐怖景象来。

  这场面,已然不输于之前我师父雷劈黄山龙蟒,所带给人的震撼和恢弘了。

  半空之中的冥河鬼母被那无数炎火给围困着,周遭的火焰让她陷入了最为致命的绝境,不过她到底是厉害角色,将所有的血气收回,全部都凝于自己的周身之外,将其凝固得如同实质。

  那漫天火焰跳跃翻腾,却终究还是不能侵入其中。

  过了好一会儿,那火焰的气势终于消减了几分,而这个时候身处其中的冥河鬼母也终于回过了神来,脸色变得无比严肃,一字一句地说道:“是你么?就是你对不对,蚩尤?”

  当听到对方口中说出“蚩尤”两个字来的时候,我的心头一跳,也是吃了一惊。

  我之所以惊讶,倒不是因为被人揭穿了老底,而是在感慨那家伙的名头居然这般的大,这个强悍到让人心悸的家伙,却是一口就叫出了这手段的缘由来。

  我站立在近乎崩塌了的地面之上,平静地望着那女人,回答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冥河鬼母缓缓地张开了双手,无比凝重地说道:“这世间也只有像你这般的人物,方才能够一招破开我的污秽血冥河,当年你可是曾经挑战过冥河老祖的大巫,顶破天的人物,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出现,唉……”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我当真是小看天下英雄了!”

  冥河鬼母陷入了深深的悔恨之中,而在她周遭的血晶越发薄淡,我听着她讲起那不流传于世间的秘闻,一时之间也插不上嘴,只有闭上嘴,不多言。

  两人对视,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开口说道:“蚩尤,念在当年你我也有旧,不如放了我?”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冥河鬼母居然会开口向我求饶,心中一阵波澜狂起,而嘴上则应付道:“貌似刚才轻起战端,想要杀我的,可是你,而并非我!”

  冥河鬼母脸色铁青地说道:“那是你没有表明身份,你若是讲出,我又怎么可能对你如此?”

  我呵呵一笑,想着我的战意黑炎灼既然不能在刚才瞬间爆发的时候,将对方给一举湮灭,此刻若是再与她纠缠,只怕就算是胜了她,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在弥勒在旁虎视眈眈的情况下,的确是没有必要与她拼死拼活。

  我心中有些计较,正想回答,而就在这个时候,冥河鬼母突然脸色一变,骇然喊道:“天啊,你后面是什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穿越千年的爱恋?
啊,呸呸呸……
今天不加更了,实际上,我昨天就到了湖南,去了老丈人家,给佛嫂爷爷拜寿,结果……一直待在房间里写文,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我晚点回来,熬夜写陈二蛋与光头帅哥弥勒的战斗,了结两人一生的纠结。
呃,以后不多说了,免得被人说是找借口,以后不谈自己的事情了。不过,不管什么事情,八点档小佛没有缺,好像也没有什么惭愧的哈……

  1. 大黑天:

    沙发

  2. 独角戏:

    弥勒和大师兄的恩怨要了结?

    • 娜娜:

      怎么可能那么容易了结

  3. 中国网友:

    故弄玄虚 还是大肥虫来袭

  4. -冷小汐:

    嗷嗷嗷

  5. 春花秋实:

    每天多更新几章,小佛如果一不小心升天了,对得起各位同志吗?

    • :

      去你丫的

  6. 12300:

  7. 啊啊啊啊:

    最后一句改说成 :看!灰机~~ 比较有悬念。

  8. 静念:

    天哪,那是什么

  9. 战意 黑延灼:

    我想说能再慢点吗?

  10. 光头美腿小佛爷:

    两人都负伤了

  11. :

    这一战应该直接导致弥勒的肉体损坏到不可修复的程度,不过隔壁老王怎么还不出现

  12. 千雪凌天:

    没有猜错 果然是用了战意~黑炎灼 天哪 那是什么???在黑二蛋???

  13. 自我放逐:

    难道大湿胸是在这身受重伤功力大损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