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这一战,必将名震天下

2015年7月20日 更新

  四目相对,战意在熊熊燃烧。

  弥勒终于明白过来,我这是要跟他不死不休了。

  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或许在他的人生安排之中,我和他的对决。应该放在几年、或者十年之后,却没想到竟然是会在这个时间点。

  终于有一件事情,偏离了他的计划之外。

  事实上,从他将我诓骗进了那血池之中的五色补天石开始,事情就开始脱离了他的掌控。

  不光是我,就连弥勒也没有想到,我的心魔蚩尤竟然会如此的给力,直接通过吸阴补阳的方式,将守护者久丹松嘉玛从神灵的地位,跌落成凡人,甚至将五彩补天石给吸收大半……

  一步错,步步错,而到了某一个程度。就已经是无可挽回了。

  想明白这一点,弥勒就没有再逃了。

  他站住了身子,左右打量了一下周遭的环境,瞧见在我与冥河鬼母一战之后,整个洛峰山已然摇摇欲坠,在这样的情况下,山体未必能够承担得了我与他之间的战斗。

  变数颇大,而这正是弥勒所喜欢的节奏。

  一步、两步,弥勒开始朝着我缓步走了过来。眼睛眯着,仿佛面前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拦路者,他挥挥手,就能够将我给支开。

  他的确有资格这般自信,因为他是邪灵教的掌教元帅。

  这个位置,只有当年的创教始祖沈老总才能够坐的,就算是被无数道门和江湖上的正派人士畏之如虎的天王左使王新鉴。都不敢染指。

  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够资格。

  王新鉴觉得自己不够格,但是却将弥勒给推上了那个位置,可想而知。这个出身苗疆,从南洋归来的男人,有着足够的资质,至于这些资质是什么,我领教得最多的,就是他的谋略。

  基本上,我碰到弥勒,从来都是吃亏的,都是中了他的算计。

  在他眼里,我一直都只是一个棋子,而他才是掌控天下、世事如局的棋手。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能拿得出手的,只有脑子。

  在我遇见弥勒的时候,他已经是师从南洋顶级大师山中老人的大弟子了。那手段,绝对比我高上好几层楼。

  而这些年来,有着龙象黄金鼠这个能够嗅闻珍宝的萌物,他绝对是走遍了天南海北,而在陆一那蠢货将天龙真火珠交给了他之后,就连茶荏巴错那样的地方,他也是来去自如。

  有着这样底牌的他,际遇如何会比我差?

  弥勒给我的感觉,有一种望尘莫及的高深莫测,然而越是如此,我越知道一点,那就是不趁着他还没有成长为泼天大祸的时候,把他除掉,日后,也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撼动得了他了。

  唯有杀了他,天下方才安定。

  两人相隔十米,对视颇久,就仿佛情人一般相互注视着对方,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几乎是同时心念一动,然后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十米的距离,对于两个对这世间的规则有着极深领悟的家伙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两个人在一瞬间就撞到了一起。然后心有默契地都只用了七分力。

  叮!

  一声清越的金属之声响起,这一回弥勒也终于用上了法器,而并非赤手空拳地与我相斗。

  那法器却是一方令旗,不过跟一般的令旗不一样的,是这玩意的主体却是一杆短矛,矛身上遍布流苏一般的符文,仿佛火焰撑托,那旗帜就在矛身一侧,布料古怪,非金非石非木非丝,柔软中又带着几分坚韧,旗面之上,绘有万仙来朝之景象。

  弥勒陡然亮出的这件法器让我不敢掉以轻心,稍微试探之后,我就立刻明白一点,这玩意的底蕴,绝对不是暴发户式的饮血寒光剑,所能够比拟的。

  第一击,并非是生死相搏,所以两人也只是点到为止,试探对方的底子。

  两人交错而过,我的落脚处一阵松动,使得我并不敢停留,而是连着跨了好几步,最终在一处比较夯实的土地上站定。

  轰隆!

  一声响动,刚才我落脚的地方,却是哗啦啦地往下滑落而去,无数石头跌落,现出了一个狭长的裂缝来。

  与此同时,弥勒的那边,也传来了同样的响声。

  我们之间,隔着同样的深渊裂缝。

  那裂缝,其实都是我们在向对方冲过去的时候,刻意算计出来的,只是没想到两人居然用到了同样的一种手段,这已经不能够说得上是默契那般简单了。

  这样的两个人,终究只能有一个站着,而另外一个,却只有趴在地上去。

  不死不休。

  我们瞧都不瞧那足以让人深陷其中的巨大裂缝,而是盯着对方的眼睛,想要从那儿,瞧见对手下一步的行动来。

  然而两个都是老油条,生死之间混过来的滚刀肉,怎么可能流露出半分线索?

  我转了转剑柄,一股红光从那饮血寒光剑之上缓慢洋溢开来。

  这剑,自诞生起,不知道吃了多少鲜血。

  震惊三界的血神子在它面前,都不能够续演传奇,而拥有着如此恐怖力量的饮血寒光剑,在弥勒的那一面令旗之前,所突然间现出了几分弱势。

  不怕人比人,就怕货比货。

  随着冥河鬼母的走远,黑炎灼已然熄灭,有风吹来烟尘的气息,使得这旗风猎猎。

  猎猎作响的旗子之上,有一种让人恐惧的气息。

  这种气息既陌生,有熟悉,它似乎融合了许多种不同的因素,我能够感受得到诸天神佛的力量,灌注在其中。

  它让我畏惧,不敢舍命一搏。

  我害怕倘若自己拼尽全力,到了最后的时候,却发现弥勒其实还留得有绝招。

  而让我更为担心的,是那令旗之上传递出来的气息,并非能用黑炎灼能够焚烧了的。

  它并非属于负能量的黑暗法则范畴,反而类似于信仰,以及诸天神佛。

  再一次交手,我手中的剑,与弥勒那令旗再次交击,而这一次,自然没有一开始试探时的那般轻松,两人一上来就用上了平生最得意和熟练的手段,交手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凶,不多时,就化作了两道幻影,时而汇聚在一起,时而分离两端。

  随着两人的战斗进入了越来越激烈的状态,周遭那饱受摧残的山林纷纷垮落,无数山石飞起,砸落在海水之中。

  轰鸣声震天而出,那劲气不知不觉地扩散而去,宛如滚滚春雷。

  我一开始还有些担忧胖妞或者邪灵教的某些高层插手,颇有些束手束脚,留着余地,然而到了后来,浑身的热血沸腾起来,就再也不及不得许多了,手中魔剑纵横,无数剑光斩落。

  这个时候,我如是藏拙,只怕就要给弥勒那暴风骤雨的攻击给打败了。

  危险,十二万分的危险!

  这是我自魔体大成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发自内心的战栗,这里有恐惧,也有兴奋,有震撼,也有豪情,茅山掌心雷、炼妖壶观术、诸般剑法与擒拿手,在这一刻,都再也没有由头。

  它们已经被我熔炼成了一体的力量,信手拈来。

  所有的力量,最终都变成了两种,一为进攻,一为防守,再无别的类型。

  战斗,战斗,热血在燃烧,而弥勒则变得越来越强。

  平日里一直以小白脸形象出现的弥勒罕有地与人交手,显得格外神秘,而这种神秘绝对不是虚弱,而是一种让人心头难以释怀的沉重,此番与我刺刀变红的搏杀,越发地显示出了他恐怖的修行力量来。

  这是一个天才,一个让无数人所为之仰望的天才。

  也只有这样的人,方才能够配得上邪灵教掌教元帅的那把交椅。

  战斗在持续,而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了年少之时的场景来。

  我想起了在某一个静寂的夜里,身处在五姑娘山神仙府中的我,也在梦中听到那宛如隆隆春雷的响声。

  年少的我并没有太多的感知能力,不过那雷声过后,一直被我市值为天神的青衣老道一脸惨白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并且将小白狐儿给带走了去。

  然后我第一次见到了天王左使,那个宛如天兵天将一般的人物。

  世间是如此的神奇,年少时的我,未必能够想到今天,我也能够与那世间最顶尖的人物,生死交战,也能够弄出这般恐怖的场面来。

  今天,我与弥勒在这东海之滨,千岛之国,那洛峰山之上的一战,必将为后人所传诵。

  然而,谁会作为失败者,被钉在耻辱柱上,供后人景仰呢?

  呼!

  两人再一次交错而过的时候,彼此都感觉到了战斗已经到了瓶颈状态了,倘若再不拼命,估计就没命了。

  弥勒朝着天空浮了起来,大旗招展,风声猎猎,而我则将手,朝着那怀中摸去。

  此时此刻的洛峰山,已然倒塌了大半,刚才我们上山来的道路,此刻已然化作了悬崖和裂缝无数,我与弥勒在这山体最结实的岩石之上对持。

  是时候改变战场了!

  我将怀中的八卦异兽旗倏然陡然,朝着四面八方射去,口中大声喊道:“出来吧,老王!”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这一站……
出来吧,皮卡丘!

  1. 虎皮猫大人:

    沙发

  2. 玩货:

    决斗吧!不死不休~

  3. 探索_红豆豆:

    输能赢呢!!!!!

  4. 风铃:

    榻榻米

  5. 啊啊啊啊:

    两败俱伤,然后找个理由撤了。

  6. -冷小汐:

    皮卡丘~

  7. 晨风-依旧:

    要完结了

  8. 路过:

    高手相搏容不得分心,你居然想那么多。

  9. 心不残:

    隔壁老王终于出现了。

  10. 娜娜:

    必须是弥勒死了,所以后来他要找人夺舍

  11. 娜娜:

    必须是弥勒死了,所以后来他要找人夺舍

  12. :

    老王召唤术!不过那个老王怎么还没来?

  13. :

    这场与宿敌之间的战斗怎么能略写?大师兄被老王重创也不是在这吧?

  14. 小白孤儿:

    二蛋

  15. 小白孤儿:

    胖妞

  16. 大黑天:

    底牌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