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命悬一线王木匠

2015年7月20日 更新

  八面八卦异兽旗钉住阵脚,王木匠从那滚滚气浪之中腾然而起。

  这旗帜,之前在茶荏巴错的地底世界之中,差一点儿就要给巨型暴龙摩呼罗迦给碾碎,好在后来经过五彩补天石神光一刷。而后又有王木匠在这里不断修补,再加上此令旗本身的底子,不但没有损毁,而且还增长了许多的实力。

  随着王木匠一同升起的,是八般异兽,狮子、鹿、马、龙、麒麟、咬钱蟾蜍、貅和鳌,此刻已然能够凝如实质,宛如灵物重生一般。

  八异兽生出,立刻天上地下,一片笼罩,连悬浮半空的弥勒,也给围在了其中。

  天罗地网,一举囊括。

  八卦异兽旗是我一直藏在心中的暗棋。为了蒙蔽敌人,我甚至开始有意识地越来越少用起,而很多人也都以为这令旗在我之前激烈的战斗中已然损毁。

  计划之外的东西,方才能够出其不意。

  当八卦异兽旗将弥勒给围在了阵中之时,悬浮于半空之中的他陡然睁开眼睛,不理会周遭不断游动的诸般凶戾异兽,而是朝着我望了过来,认真地问道:“这玩意,是茅山十宝之中的异兽八卦旗吧?”

  我冷笑着说道:“你又不是没见过……”

  弥勒显然并没有理会我的话语里的讽刺。而是陷入了遥思:“当年的洛十八,就是在虚清真人手中的这玩意里吃的亏,没想到,如今我也遇到了它——它,真的很强么?”

  听到弥勒跃跃欲试的话语,我不由得一阵心虚,不过却也只有强忍着不安。故作镇定地说道:“你且来试试!”

  弥勒嘴角一挑,微笑着说道:“试试,便试试!”

  这般说罢。他的身子一扭,居然朝着半空之中的王木匠陡然射去。

  弥勒的选择让作壁上观的王木匠大惊失色,这些年来,它虽然大部分时间里一直都待在八卦异兽旗之中潜修,但是并非不懂世事,自然也晓得面前这人,可是弥勒,邪灵教最厉害的掌教元帅。

  这样的人,莫说是它,便是身为掌控者的我,都不一定能够将其拿下。

  这一位,极有可能是当今之世,最强者之一。

  王木匠是位大器晚成的阵法师。优点无数,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怕死,当初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降于我,此刻瞧见这般的人物,朝着它汹涌而来,哪里敢怠慢半分,慌忙调集手中最强的战力,护住自己。

  弥勒倏然而前,护住王木匠的,是那八卦异兽阵之中,防御力第一的灵兽鳌。

  当弥勒手中的令旗尖端刺中那凝如实质的巨大鳌壳之时,一股宛如涟漪般的炁场,从两者的交击中心,朝着整个鳌身荡漾而去。

  高频率的震动,让无论如何逼真凝形,最终还是灵物的巨鳌在接触的一瞬间,几乎就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王木匠终于展示出了它身为一代法阵大师的手段来。

  但见它口中念念叨叨,双手翻飞如蝴蝶,快速变化,而那八种异兽也如同它的手臂一般,协调地围了上来,有的与巨鳌凝为一体,抵住了这强势的攻击,而有的则化身凶物,朝着弥勒扑腾而去。

  首当其冲的,是那头咬钱蟾蜍。

  作为传统的吉祥之物,这玩意看起来怎么都有一股憨态,并无凶狠之相,然而当它真正露出其中狰狞来的时候,口中铜钱化作漫天金光,而它那一张布满利齿的嘴巴,这仿佛能够将天空都给吞下。

  这样的气势,就算是弥勒,也不敢等闲视之,他朝着旁边一挤,却是从空隙之中逃脱了出来。

  王木匠对于弥勒,是心怀恐惧的,而它越是恐惧,使出的手段便越凶狠。

  这种情况,有点儿类似于有的女生见到蟑螂一般,一脑门子的心思就是想着怎样讲那丑陋的虫子给踩死。

  王木匠指挥的八卦异兽阵凶猛连绵,然而弥勒却宛如游鱼,在狂风骤雨之中轻松穿梭,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这情况让我不敢怠慢,袖手旁观,于是提着手中的饮血寒光剑,也加入了战斗。

  弥勒在这危机四伏的八卦异兽阵之中游刃有余,然而再加上一个实力相当的我,就不敢再是若等闲,身子开始变得越来越快,宛如一道幻影。

  弥勒快,我也快,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差他一丝毫厘。

  尽管我此刻已然不顾别的,将血劲上涌,让临仙遣册极速运行起来,试图预测出他的行走轨迹,然而我最终还是失败了。

  弥勒对于这种未知的预测,似乎与拥有临仙遣册的我一般,甚至还更为熟练一些。

  我们双方,其实还是处于同一起跑线上的。

  或者说,修行到了这个地步,便已经不再是本身修为和实力的对比了,更多的,还是在于修为之外的东西。

  比如运气,或者境界,或者其余的玩意儿。

  在八卦异兽阵的加持和王木匠的协助之下,我第一次展开了对弥勒进攻的大优势,然而越到后来,我越发现弥勒此人深藏不露,似乎还隐藏了许多东西,不断地逼迫着我的潜力出来,而他则总是能够将诸多危机,给一一化解了去。

  明明即将就要死去,但是弥勒却偏偏能够在至关重要的时候,避开最为恐怖的危险。

  这种感觉,让人诧异,而他随后使出来的身法和手段,也跟之前越来越有所差异,仿佛是远古巫家的手段,让人匪夷所思。

  看得出来,弥勒也是被逼到了绝境,不得不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来。

  只不过,他这种遗失许久的古代法门,到底是怎么学来的呢?

  我满肚子的疑惑,然而却来不及多想,因为当弥勒使用出这跟他之前身法所不同的手段之后,我就感觉到局势似乎在一点儿、一点儿地开始扭转。

  尽管依旧是被追着斩杀,但是他却变得越来越游刃有余了。

  轻松,一种发自骨子里的轻松,从他的脸上洋溢了出来。

  与此相反的,是我的心情,越发地沉重了起来,因为我感觉到了一点,就是我身后的王木匠,在这种高强度的对抗之中,开始显得乏力了许多。

  它到底只是一个阵灵,终究还是挣脱不了那法阵的束缚。

  我能够感受到弥勒已经将气机,锁定在了王木匠的身上来,这事儿倘若是对于我,不过是虱子多了不痒的小事,但是对于通过灵觉操纵法阵的王木匠来说,却实在是一种挥散不去的煎熬。

  这种煎熬与痛苦,使得它开始慢慢的变化了,不断地犯出许多低级错误。

  我感受到了场中的变化,当下也是将手中长剑一举,挡住了弥勒对于王木匠的锁定,口中暴喝道:“王木匠,稳住本心!”

  就在我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弥勒却悠悠地笑出了声来:“八卦异兽阵,果然非同凡响,只不过,对我倒也不是什么不可接近的难事……”

  说罢,他居然从手中的令旗之中,抖落出了一道青光来,紧接着身子一涨一缩,竟然化作一道虹光,化作虚无。

  什么?

  弥勒他居然逃脱了八卦异兽阵的束缚?

  这情况让我大为震惊,而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王木匠的一声惨叫,抬头看去,却见刚才从弥勒手中令旗之上抖落而出的青光,宛如跗骨之蛆,竟然在我不经意之间,黏在了王木匠的身上。

  这青光一沾到王木匠的身子,立刻变了颜色,化作乳白的圣光,有星光从九天之外垂落而来,穿透云霄,覆在其上。

  王木匠似乎感受到了这玩意的危害,快速朝着我靠拢,然而最终还是被那白色光芒给腐蚀一空,叫声嘎然而止,化作了一道袅袅青烟而散。

  我在感受到了王木匠灵体消亡的一瞬间,下意识地祭出了研究多日的碧罗魂珠。

  这被我祭炼多日、妄图寄居分身的珠子多年未果,仿佛已成鸡肋,然而此刻却是救了王木匠的一命,将其意识吸入其中,避免了灰飞烟灭的下场。

  碧罗魂珠吸住了王木匠的一缕意识,而那白光则将修炼多年的王木匠给冰消融解,化作灰烬。

  好狠!

  我收起了碧罗魂珠,没有看,却知道王木匠此番算是完了,没有十年八载,它未必能够重回此刻模样来。

  当瞧见弥勒出现在了八卦异兽阵以外的地方时,我也终于明白了他为何能够在这般的险境之中,还能够轻松逃脱,甚至临走之时,将王木匠给“击杀”了去。

  天龙真火珠!

  凭着这玩意,天下之大,他哪儿都可以去的,又何况是这区区一八卦异兽阵呢?

  我心头滴血,而失去了王木匠统御的八卦异兽阵软绵无力,反倒像是一个将我困住的牢笼,我瞧见它已然锐气丧失,也就顺势收起了八面令旗。

  我这边刚刚一挥手,将钉在八方的令旗收回,而就在此时,天地之间突然一阵颤动,朦朦胧胧的天空晃荡一番,紧接着我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在朝着下方轰然倒塌了下去。

  这洛峰山,居然被硬生生的摧毁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王木匠虽然得活,但是修为尽失,这情况,一直到十年之后,方才得以好转,具体的,可以对比蛊事,以及后面的内容,谢谢。

  1. 玩货:

    沙发

  2. :

    日,板凳

  3. 虎皮猫大人:

    阵法还是本大人第一

  4. qq:

    地毯

  5. 大黑天:

    地板么

  6. :

    一个掌教元帅所能够拥有的资源和十七世所积累的知识以及传承,当真是不可小觑的,深藏不露。希望大师兄不要再靠蚩尤,这样就没意思了。

  7. 飛飛飛飛:

    地沟油

  8. 哈哈一笑:

    可恶的陆一,真龙火珠又让弥勒跑了!

  9. 格格:

    不靠蚩尤八成要死!

  10. 好猫:

    再靠蚩尤真就没意思了,打不过弥勒也正常,毕竟那是修行17世的武陵王。小佛能给点猛料不?

  11. 千雪凌天:

    no no no弥勒已经是18世了

  12. 千雪凌天:

    而弥勒通过秘法转生使自己比陆左的19世更早觉醒过来

  13. 罗大屌:D:

    能打过,二蛋子神魂能统一蚩尤(可能在最后的节点),然后打灭弥勒肉身,两人都重伤,二蛋子回王红旗那给他治病,最后隐居二线当局长,承接蛊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