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封神榜

2015年7月21日 更新

  轰!

  天旋地转,世界崩塌!

  翻腾的气浪朝着上方吹拂,我让自己的身子放空,像一根轻飘飘的羽毛,不至于被那崩塌的乱石给埋在地下去。

  与我一同浮起来的。是弥勒,刚刚从八卦异兽旗中逃脱的他,也并非有我想象之中的那般轻松,刚才我配合着八卦异兽旗之中的诸般布置,还是将他的大部分底牌,都给逼了出来。

  两人悬空而立,遥遥对峙着,彼此瞧着对方手中的兵器。

  我之所以能够悬浮于空中,倒不是我突然就学会了御风飞行,而是下方不断往上的气流,还有手中饮血寒光剑的支持。

  这剑,曾经在心魔降体的时候,化作了飞剑。是有着对抗地心引力作用的。

  而弥勒,则是依靠着手中的那一面令旗。

  先前我只觉得这令旗定然是颇有历史渊源的法器,厉害是一定的,但是却不知道它竟然会这般的强。

  刚才从这面令旗之中飞出来的青色罡气,却是差一点就将王木匠给轰得飞灰湮灭。

  而此刻那旗面招展,竟然有隐隐的飞天和神佛浮现,将弥勒的身子给衬托着,就好像是世界的中心一般。

  凝望许久,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对他问道:“这旗子,是什么名字?”

  弥勒倒是个大方之人,并不会隐瞒太多,对我坦然说道:“这旗子的名字,比较特别,叫做封神榜!”

  封神榜?

  我心中顿时明了,原来这玩意居然是邪灵教的两大圣器之一。当年整合了天下旁门,创建了邪灵教的沈老总,就是凭着这玩意来统领鸿庐无数的偌大宗门。

  这玩意。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代表了邪灵教的权杖。

  我眯着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厉害啊,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

  弥勒很认真地点头说道:“我也没想到,你居然能够坚持到现在这个时候,而且还将我给弄得这般狼狈——多少年过去了,从未有人能够这般,蚩尤看中的人,果然非同凡响啊……”

  两人相互吹捧,仿佛是惺惺相惜的好友,却不知道下一秒,极有可能将尖刀,捅入对方的胸膛里去。

  洛峰山体还在往下沉。那乱石已经飞落到了海岛的边缘,许多停靠在岛边的船被砸到,有的慌忙逃离,有的则直接倾覆而去。

  随着这崩塌的趋势逐渐减弱,螺旋向上的气流开始慢慢地变小,我和弥勒缓缓地朝着一片废墟之中落下去,而我依旧还是那一句话:“我是我,蚩尤是蚩尤,不要拿他的名头,来罩在我的身上!”

  弥勒摇头笑道:“人啊,总是贪心不足,以为自己卓尔不群,却不知道从来都没有跳出前人划下的怪圈去……”

  我皱眉说道:“你什么意思?”

  弥勒冷笑道:“你以为你可以掌控得了自己,就可以摆脱蚩尤的布置么?幼稚,要是没有了蚩尤,你早就死了一万回了,你知不知道蚩尤的布置,你知不知道为了保护你一人,这百年间,七十二魔将就有一半以上的人投胎转世?你原本会有至少三十以上的护法,但现在你,为何会孤零零地出现在我面前?这些,你知道么?”

  弥勒这一长串的话语质询而起,让我陡然之间有些懵了。

  我之所以迷茫,倒不是因为被他所打击,而是因为他后半段的话语里,似乎还隐藏着一些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什么叫做七十二魔将,已然转世投胎了大半,什么叫做我本来应该有几十位以上的护法?

  当我已经能够正视藏在我身体里的心魔为蚩尤,并且了解到胖妞、杨劫和陈慎等人,极有可能是蚩尤那七十二魔将转世投胎而来的,留在我身边的护法,但是却是在没有能够想到还会有几十个人这么多。

  既然如此,那么这些人呢,到底去了哪儿?

  我的脑子里开始高速思考着,回忆起自己从年少起,一直以来的点点滴滴,想着这事儿弥勒未必是空穴来风,张口胡说。

  要晓得,蚩尤可是饱受这世界意志所憎恶的家伙,它尽管并不是本体降临,或者意志投影,而是用了最为柔和与隐蔽的转世重生,即便如此,也还是受到了十八劫的诅咒,就是不让我能够安然成长起来。

  那蚩尤花费了那么多的力气,未必是想着来这人间一日游。

  它必然会提前布置,将许多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给一一安排妥当,这也就是护法存在的意义。

  胖妞和杨劫,的确有好几次救我于危难之中,但是我之所以能够活下来,并且活蹦乱跳地存在于这世间四十来年,最大的功臣,却是茅山符王李道子。

  难道说,李道子他老人家,也是七十二魔将之一?

  这怎么可能,道魔不两立,就连我这样的家伙,当初我师父收我为徒的时候,都在事先告诉我过,我只能当做外门大弟子,而李道子他老人家誉满天下,怎么可能会是蚩尤的七十二个兄弟之一?

  等等,我似乎漏过了什么?

  百年之前,天下三绝震惊江湖,一时间,无数人都只听闻符王李道子的名头,至于茅山掌教虚清真人,甚至都不如李道子的名头一半响亮。

  然而李道子最终还是只做了传功长老,而没有听说他当上茅山掌教。

  这……

  我的脑中一片混乱,而就在这时,弥勒突然大笑了起来,冲着我嘿然说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在百年之前,就已经是注定好了的。为了狙击你,世人所做的努力,远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我听不懂弥勒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然而突然之间,我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朝着我的周围涌了过来。

  弥勒挥起了手中的那面令旗。

  这令旗在他的手中变幻,越舞越长,竟然化作了十丈红尘,将周遭的一切都给裹挟了去,紧接着我瞧见四周的一切都开始变化,那景象扭曲,化作了虚无,一切都变得迷茫,仿佛抽离了这世间一般。

  陡然之间,换了一个世界。

  当周遭景物开始扭曲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这或许是弥勒布下的法阵,只不过此时的我已经来不及逃脱了,强行冲击的话,只会陷入连绵不绝的万劫不复之地。

  我此刻只有强行稳住心情,以静制动,等待着弥勒的出手。

  来而不往非礼也,刚才我用八卦异兽阵困住弥勒,差一点就将他给结果在阵中,而此刻弥勒也是舞动了封神榜,将我给困住。

  听这名字,封神榜,连神都能够封住,可见并非那么容易对付。

  我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缓缓举起,向前指去,然后在心中,对那剑祈祷道:“魔剑啊魔剑,你我同生共死,今次可真的要帮我一回,不然大家都出不去了。”

  我在心中难念,然而这个时候,前方的雾气一晃,那弥勒却是从浓雾之中走了出来,对我说道:“你求剑,不如求我。”

  他能够听到我心中的想法?

  我浑身一阵,朝他望了过去,还未有开口,便听到弥勒说道:“所谓封神榜,不但能够将人给限制在此,就连人的神志,也是逃脱不得的,当然,既然敢叫这样的名字,内中自然得封印些个神祗,免得名不副实,你说对不?”

  什么是神祗?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我自然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对于弥勒的海口,我也大致信了一半。

  不过那又如何?

  凭着这话儿,就能够让我屈服于此?

  笑话!

  我毫不犹豫地朝着弥勒冲了过去,快到近前的时候,扬起手中的魔剑,气凝一体,将所有的意志都集中于一点,陡然一剑,朝着前方的弥勒斩落而去。

  诗意凝于剑,酒兴化于形。

  泼天一剑!

  我在一瞬间,施展出了当初一剑斩落了阿摩王的气势来,想要趁着弥勒立足未稳的时候,将他给一举拿下。

  这一剑斩落而去,我的全身上下,顿时就汗出如浆,一股酸臭之气腾然而起。

  竭尽全力,势在必行。

  那剑光在半空之中陡然生出,朝着前方猛然射去,弥勒瞧见了这一击,脸色苍白,双手结印,前来阻拦。

  无数神佛在一瞬间,挡在了他的面前。

  轰!

  空间巨震,一直绵延许久,方才消停,那整个法阵也几乎崩溃而去,而弥勒却在一瞬间不见了踪影。

  过了几分钟,弥勒的声音在法阵之中缓缓飘了出来:“我到底还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一搏之力,不过,既然已到秋后,蚂蚱再如何蹦哒,都不过徒劳而已——封神榜,诸天神佛,起!”

  一句赦言,无数佛陀、天神、仙女、异人、金甲大将之灵,便从白雾之中汹涌而出,并且在一瞬之间,朝着我这边厮杀而来,仿佛要将我瞬间淹没了去。

  望着这漫天的攻击,我一开始还心存侥幸,觉得实力不过尔尔,然而真正交手之后,方才感觉到其中恐怖。

  我第一时间用上了战意黑炎灼,然而却并没有点燃大火。

  汹涌之间,传来了弥勒的一声浅叹:“傻笔!”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最后一卷,将揭晓这贯穿全本,上下百年的天大秘密,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看小佛一一为你讲述……

  1. :

    沙发

  2. 路过:

    墨迹

    • :

      这么精彩你也能说墨迹,你还是别看小说了

  3. 范德萨:

    滴答滴答滴答的

  4. :

    封神榜,恶鬼墓,邪灵两大圣器。弥勒这是怎么打算,明知这样下去蚩尤会出来

  5. 哈哈一笑:

    傻逼

  6. 哈哈一笑:

    我是说这个假米勒的,他以为他真是佛了?

  7. 从另一面看世界:

    能不能快点

  8. 大黑天:

    鬼母已逃 必须再呼唤出一尊大拿供给傻肥提升实力封神不可能 封住些孤魂野鬼差不多 配合幻阵 蛋蛋再厉害 也架不住鬼多 估计傻肥开吃的时候 被蚩尤反噬 蛋蛋和光头两败俱伤 大师兄是二蛋 弥勒是光头一个蛋 真是天生的一对冤家 基情四射

  9. 苗疆:

    蚩尤托世已经筹化了上百年?这真是一个大密秘啊,我想具体的应该还不止

  10. 蚩尤:

    墨迹

  11. 太少了看不过瘾啊:

    就是太少了看不过瘾啊

  12. 罗大屌:D:

    蚩尤和大黑天哪个6?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