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舍命九剑,等待死亡

2015年7月21日 更新

  “你妹!”

  听到弥勒这粗俗的骂声,我顿时就是一股怒火升腾而起,这话语,我是有多少年没有听到过了,我堂堂黑手双城。居然也有被人指着鼻子骂的这一天。

  不过说句实话,我内心之中,未必不会这么骂自己。

  但自己骂和被人骂,终归还是不同的,就如同自嘲与嘲笑一般,我在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辱,整个人都感到满满的恶意,胸口那股怒火烧得我整个人都不自在了,恨不得将整张皮囊都掀开来一般。

  那种感觉,似乎整个人都要炸裂开去。

  羞辱,像针,刺得我这憋足了气的球儿即将崩溃。

  然而真正让我待不住的,是那漫天的神佛。化作无数攻击点,朝着我全力而来,这种感觉,让人根本应付不及。

  仿佛天在陡然之间,轰塌了下来。

  轰!

  这一幕我仿佛在哪儿见过一般,无数的面孔都似曾相识,最终在我疯狂转动的右眼之中,都化作了无数光点,朝着我的周身倏然杀来。

  亮剑!

  这一幕似乎如此的让人熟悉。就好像是梦中相似的场景一般,尽管我知道飓风过境之后,我基本上是没有办法支撑得活的,但是却依旧还是长剑给扬了起来。

  人固有一死,但不能死得太窝囊,体面一点,也是对我存在这世间四十多年的尊重。

  剑起。在扬起的一瞬间,我将所有的牵挂与生死都抛开脑海之去,眼中只有那漫天而来的攻击。

  战!

  血液之中某种蛮荒的记忆在这一刻陡然升起。我提剑而上,不但没有防守,反而是咬着牙,大咧咧地迎了上去。

  此战不为生死,只为尊严。

  铛!

  这一剑穿云过月,这一剑惊风挽雨,我四十多年的经历和修为,在这一刻,终于陡然爆发了出来。

  一直以来,我都或多或少地靠着别人的庇护而活,在面对着超出自己一大截的厉害对手之时,总是能够逢凶化吉,否极泰来。说到底,其实都是蚩尤在帮着我,一开始我是拒绝的,然而到了后来,我却渐渐地把它当做了习惯。

  这让我变得没有那般纯粹,总是不能够将自己融入那种极致的境界去。

  因为我有了后路。

  退路之上,就是蚩尤,一旦是遇到不可能解决不了的事情时,我都不得不放开自己的防备,让心魔上身。

  然而让我羞愧的是,同样都是一具身体,但是却有着天差地别的差异,我的战斗力在心魔蚩尤的主导下,立刻就爆表,任何敌手都为之臣服,任何困难都迎刃而起。

  这样的结果,是我所期待的么?

  不是的!

  师叔祖李道子曾经对我说过,蜜糖虽甜,但是给我糖的魔鬼,却绝对不安好心。

  他还告诉过我,倘若是我化了魔,他定然会毫不犹豫地将我头颅斩下。

  现如今,那个表情严肃、内心似火的老人已然离我远去,再也实现不了他的诺言了,而我却不得不面对着即将灰飞烟灭的境地。

  我唯一能够做的两件事情,第一,就是让自己死得更有尊严一些,而第二点,则是不要让心魔夺去控制权。

  战斗在继续,封神榜的笼罩之下,天地之间,一片金光。

  在我面前的,有漫天的神佛,尽管我知道这些都不过是幻影,并不真实,然而它们所表现出来的恐怖,却让我为之震撼。

  我以为自己并不能撑过一分钟,甚至会在第一股攻势之中就被灭掉。

  然而我却不知不觉地坚持了下来,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不知不觉之间,我变得无比冷静。

  这种状态,有点儿像是心魔附体时的那种超然感,但是绝对没有置身事外的旁观情绪。而是真真实实地感受着全身各处的力量和反馈。

  掌控全场!

  随着我在人群之中起舞,那种万军丛中冲杀挥血的感觉顿时将我整个人的情绪都给扩散开来,直到此时,我终于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来,那就是自信。

  一种,可敢与天下交锋的壮志豪情。

  我一生经历过的大战无数,除了那些形成倾倒式碾压的,一直以来,我总是会碰到无数比我强大许多的敌手。

  对于这些人,我总是生不出太多必杀的信心,都在战战兢兢,感觉屈居人下。

  然而实际上,此刻的我,已然站在了这个世界的最巅峰之上,与那些我曾经景仰的厉害角色并肩而立了,我与他们之间,所差的,估计就只是这个强者之心了。

  强者之心,我若是能够找回这个,或许能够完成最终的自我救赎。

  领悟到了这些,我将自己的大脑放空,开始凭借着自己的本能在战斗。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状态,并非是破罐子破摔的那种置之不理,而是一种将自己所有的资源掌控,然后与外界进行合适分配的过程。

  这是一种境界,一种无限接近于李道子曾经带我领会的境界。

  它曾经看起来很近,又似乎十分遥远,然而最终,我终于在这样高强度、每一秒钟都有可能死亡的战斗之中,感受到了。

  顿悟!

  战斗开始变成了僵持,无数看起来凶猛无比、势不可挡的攻击,都变得越来越柔和,我在人群之中翻腾跳跃,眼睛已然不再我的主要观察手段,所有的毛孔和肌肤都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活跃。

  比我更加活跃的,是我手中的饮血寒光剑。

  弥勒曾经对我说,求剑不如求他,然而事实上,饮血寒光剑却给他狠狠地打了一耳光。

  真的逼到了绝境,饮血寒光剑所表现出来的狠厉,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红芒杀意,金芒神源,青芒龙气,三股气息不断盘旋,将这剑撑得足有一丈长度,而后又化作几条翻滚不休的小龙,将我周身护翼。

  这样的情况,让我都有些震惊。

  饮血寒光剑,居然能够达到这般的神奇境地,完全有一种毁天灭地的气势来。

  我的表现,也让游离在外的弥勒变得诧异起来,等待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他用一种古怪的语调感慨道:“我本以为这世间能够顶到这会儿的人没几个,而你早就被我排除出外,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的实力……”

  对手的尊重才是最大的鼓励,然而我却毫不在意,一边扬剑拼杀,一边冷冷说道:“弥勒,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弥勒的声音忽远忽近,让人根本捕捉不到:“我想要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么?”

  哗!

  我的后背中了一记铜锤,气血翻腾而起,不过我却是毫不犹豫地将那个家伙给一剑枭首,然后冷然说道:“我知道,你是想逼出蚩尤来,然后你让那虫子把我吃了。不过你想过没有,你能杀得死蚩尤?你当初好不容易逃脱了它的追杀,又何必再来找虐?”

  弥勒阴沉沉地笑道:“这个就不用你来操心了,有本事,你就放了蚩尤出来,让我看看,当初天地之间的第一狂人战神,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他说完这话,攻势就更加猛烈了,我的视野之内,无数汹涌狂扑而来的狰狞面孔。

  战斗,战斗,战斗!

  我将自己全部的潜力都给激发了出来,手中的剑一会儿在掌间转动,一会儿又在半空之中飞舞,斩落无数头颅。

  然而不管我如何凶狠,悍不畏死,敌人却也还是源源不断地狂涌而来,根本斩杀不尽。

  我的心不断地往深渊坠落,而浑身却热血难挡,知道倘若一直这般被动地支撑下去,终究还是会有力竭而亡的时刻,于是开始突围了。

  突围用剑,一剑纵横,剑气犀利,直接从人群之中,斩落出一条接近十米的通道来。

  通道两旁,是模糊的血肉,几秒钟之后,化作灵光,消散不见。

  我喘着粗气,沿着这血路前行。

  在走到封神榜笼罩空间的边缘,我总共劈出了九剑。

  前面的每一剑,我都使出了比前面一剑多出一倍的力量。

  这是一个爆炸性的力量,到了第六剑的时候,我已然感觉到浑身都处于奔溃的边缘,觉得自己几乎就要死去。但是意志却驱使着我燃烧生命一般地再一次劈出。

  第六剑劈出,我全身皮肤炸裂,化作血人。

  第七剑,浑身的劲气倏然一空。

  第八剑,意念之剑,我已然再也挥不出一下,但是饮血寒光剑却带着我的那一股决绝和坚持,再一次向前劈砍。

  第九剑,弥勒终于出现了。

  他不得不露面,因为他倘若再不出现,我这一剑就有可能将他的封神榜给斩破了去。

  弥勒双手托举着那同样拼尽最后一分力气的饮血寒光剑,瞧着浑身没有一块好肉,鲜血淋漓的我,恶狠狠地吼道:“你这个疯子,你不要命了?”

  我吐了一口嘴巴里的血沫子,喘着粗气道:“本就不想活,同归于尽而已!”

  劲气吐发,弥勒双手之上那鳞甲手套瞬间消融,气息将他全身的衣服都给死得粉碎,露出他那宛如古希腊雕塑一般的身体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弥勒的双眼突然一亮,厉声说道:“你以为我武陵王,会就此死去么?”

  他陡然爆发,而我则黯然落下。

  我的责任,已然结束了。

  竭尽人事,等待,蚩尤归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陈志超和弥勒的战斗结束了,剩下的,就交给蚩尤和武陵王吧。
让我们,等待,蚩尤归来,是涅槃还是永坠黑暗,无人知晓,皆由天命。

  1. xrc:

    1

  2. 阿难:

    2

  3. 探索_红豆豆:

    3

  4. 蚩尤:

    前排

  5. 76年唐山震漏:

    今天还更不?

  6. 从另一面看世界:

    无聊到家

  7. F:

    7

  8. weilee:

    好精彩期待佛爷加更

  9. 娜娜:

    晚了,没前排了

  10. 大黑天:

    一个是成为蚩尤的男人 另一个是成为武陵王的男人 之间的战斗 为毛赶脚这么暧昧

  11. 好猫:

    武陵王会是蚩尤的动手么?感觉没悬念吧。

  12. 摩罗:

    10点半加更吧。期待

  13. 浪子v康:

    不是陈志程吗?怎么又陈志超了?

  14. 晨风-依旧:

    武陵王装逼装大了被蚩尤干个半死,然后大师兄苏醒夺回控制权。

  15. :

    陈志超,好俗的名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