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危机未解

2014年7月18日 更新

  在场之人几乎无恙,我走的时候什么样,这会儿也就什么模样,但是胖妞却不见了踪影,这让我怎么能不着急。

  被我紧紧拽住胳膊喝问,张知青先是一愣,接着犹犹豫豫地说道:“二蛋,你先别冲动啊,这事情有点儿复杂……”他这话儿说得有些结巴,我当时一听,顿时就感觉有些不妙,因为我跟张知青还算是比较熟,彼此的脾气秉性也算是了解,他这么说,便证明这里面是有难言之隐。

  可是,就胖妞的行踪一事,这玩意还吞吞吐吐,到底是咋回事呢?

  我一脑子浆糊,抬头一看,却见张知青眼神闪烁地瞧着不远处的戴巧姐,而小鲁也是愤愤不平地看着那个女人,心中顿时有了计较,扭过头来,看着这个此行中的为首者。

  当我扭过头来的时候,戴巧姐也正好凑了上来,假模假式地跟我打招呼:“小陈,你怎么会出现在外面了,还湿乎乎的,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快点跟我们讲一讲……”

  我没有理会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家胖妞呢?”

  戴巧姐的话说到一半,被我打断,顿时就有些不乐意了,眉头一掀,不满地说道:“别闹,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老鼠会的人有没有将那墓室挖通,孙老师到底有没有事,快告诉我们。现在的情况很复杂,我们一定要……”

  她还准备长篇大论,忽视我的问题,不过我却是一字一句地再次问道:“胖妞在哪?”

  我抬起头来,跟这女人的眼睛直视,两人相互瞪着,几秒钟之后,我从她眼中看到了怒气,指着我的鼻子骂道:“都火烧上房了,你还就顾着你那小宠物,真的是一点大局观都没有。那猴子不是跟着你么,你问我作甚?”

  她没好气地回答,让我惊讶——我家胖妞最听话的了,我让它留在洞口等我,它怎么可能跟着我呢?

  这一路上,我都没有见过它啊?

  我第一时间就感觉戴巧姐在说谎,将小宝剑抽出来,寒光一耀,大声说不可能,然而戴巧姐却嘿然笑道:“不可能,你那猴子就是进洞去了,至于是死是活,可跟我们没关系……”

  她不笑还好,一笑,旁边的小鲁顿时就受不了了,站在了我的身旁,指着戴巧姐说道:“戴同志,你这话儿说得就真的不合适了吧?要不是你瞧见二蛋去了这么久没有回音,又怂恿着胖妞下去,它会离开?结果它刚刚一进去不就,那盗洞就塌了,这件事情说到底,你还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把自己摘清楚,不太地道吧?”

  什么?胖妞进洞了,而且还被压在了坍塌的盗洞中?

  小鲁的话儿让我如遭雷轰,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感觉两耳轰鸣,整个世界都开始旋转起来。

  那狭长的盗洞我爬过,所以更加晓得,一旦上面塌落下来,就胖妞那小骨架子,肯定是一命呜呼,没有第二种下场的——只是,我都已经代替胖妞亲自犯险了,它怎么又进去了呢?

  我坐在草地上,半天才琢磨出小鲁话语里的意思来——胖妞可没有主动去,只是因为戴巧姐瞧见我进去了这么久,也还是没有出来,便怂恿胖妞进去找寻我们。

  胖妞对我的安危最是担心,也能通人言,戴巧姐这么一说,它便真的有可能进去。

  只不过,它的运气实在是太不好了,没进去多久,老鼠会的人为了防止这边后路被截,便直接将这一条盗洞通过先前的布置,给弄塌了……

  难怪张知青会闪烁言辞,难怪大家会吞吞吐吐,难怪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看着戴巧姐,原来整件事情,竟然是这般模样的——我当时就感觉到一股热血冲到了天灵盖,一下就“蹭”的站了起来,指着戴巧姐的鼻子就喊道:“你还我的胖妞!”

  我这话儿一说出口,眼泪水就哗啦啦地流了出来,戴巧姐瞧见我情绪一下就崩溃了,反过来劝我:“小陈,这件事情,我们都不想让它发生,不过事已如此,无可奈何,就先把它搁置下来吧。现在的情况很复杂,我们的大部队到现在都还没有到,而这边的盗洞坍塌了,下面什么情况,只有你晓得,所以你赶紧把事情给我们汇报一下,好做出判断来;刚才谷夏贴在地皮那儿听了一下,感觉地底有强烈的震感,而我还能够感受到强烈的阴气汇集……”

  戴巧姐在这儿夸夸其谈,而我的脸色一片铁青,老子在下面出生入死,结果连自家猴儿都被人暗算了,这怎么让我释怀。

  我提着小宝剑,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寒声说道:“我都已经亲自下去送死了,你还觉得不满意,非要我家胖妞下去,是不是在你心里,我的命、胖妞的命、都不如你自己的命来得重要?”

  我当时的眼神,据说就像一头受伤的孤狼,戴巧姐也有点被吓到,一边后退,一边说道:“小陈,你可别乱来——事情不是这样的,胖妞死了,我们都很难过,不过我们的任务就是这样的,一直都很危险……”

  “去你妈的危险,有事儿你他妈的干嘛不扛?老子们的命贱是吧,那好,我跟你一命换一命,看看谁的更贱!”我也是气昏了头,提着小宝剑就朝着戴巧姐冲了过去,然而这时,旁边的小鲁和张知青一瞧见了我的情绪不对,立刻一左一右,冲了上来,将我给紧紧抱住。

  张知青在我的耳朵旁边大声喊道:“二蛋,你先别急,这事情一定会有一个定论的,你犯不着让自己下水——再说了,胖妞福大命大,不一定会死的……”

  我满脑子的怒火中烧,恨不得将戴巧姐撕成碎片,然而张知青最后的一句话,却又给我一点儿希望——对啊,胖妞现在生死未卜,我犯不着跟这个臭女人较劲,还是先把这件事情搞清楚再说。

  清醒过来的我使劲晃了晃头,才发现旁边的人都如临大敌,戴巧姐、谷夏和另外一个战士都站在了一起,谷夏的手枪也都已经提了起来,枪口若有若无地指向了我。

  可以肯定,如果我一旦暴起,无人可制,谷夏出于责任,这枪说不定就会落到了我的腿上,或者其他非致命的地方。

  我冷冷地指了指戴巧姐,然后扭过头,朝着原先的那个坑中跑去。

  到了地方,我跳了下去,接过张知青递过来的手电筒,朝着里面一照,发现在离洞口十几米远的地方,果然被堵死了。不过这只是一处塌陷,如果胖妞的运气足够好,说不定不会被压个正着,而要是如此,以胖妞的机智,铁定能够活着回返的。

  一想到这儿,我的心中舒缓了许多,不过要如何确定,我还是有些迷茫,难道要我重新折回山那边的出口去,仔细搜查么?

  我捏了捏手中的小宝剑,意识一下子转了过来,对了,咱不是有白合这小妞儿么,她是鬼,无形无质,即便是前面堵住了,也妨碍不了她啊,让她去查探一番,最好不过了。

  这般想着,我立刻唤出了白合来,别人看不见她,也交流不得,不过我却能,这般一说,白合有些为难,脱离小宝剑而远走,这个危险很大,这要是别人,她断然否决便是了,但是那个小猴子跟她关系不错,若是有生命之危,她也是十分焦急的。

  在考虑了好一会儿之后,白合最终还是勉强答应了,微微一扭身,消失在了盗洞的尽头。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感觉浑身似乎轻松了一点,虽然此刻依旧还是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也好过一番瞎猜。然而我还没有从忐忑不安中走出来多久,突然听到上面一阵杂乱的动静,几个人的叫声传来,我一愣,站起来,趴到坑边往上看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我自个儿一大跳。

  我瞧见了老鼠会的人。

  准确的说,是老鼠会的死人——原本应该死在墓地里面的胖子老云,以及矮个儿张鼎,红脸汉子,这三个本来应该死掉的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神奇地离开了几十米深的地下墓穴,出现在了这上方的双包丘来。

  是的,就是他们,我确定无疑,这三人正摇摇晃晃地朝着火堆这边走过来,谷夏上去接触,结果被红脸汉子一把抓住了胳膊,直接下嘴咬去。

  谷夏原本有些防备,也是工作组里面身手相当突出的一位,结果竟然还是中了招。

  当左边的胳膊那一大块肉给撕咬下来的时候,谷夏这才醒悟过来,在剧烈的疼痛和难以抑制的恐惧之下,将手枪弹夹里所有的子弹,都倾泻到了袭击自己的这个家伙身体里。

  安静的夜里,谷夏的痛叫声和枪声相映成彰,显得是那般的刺耳,我瞧见那个脑壳被孙老师凿穿了的红脸汉子,像一块破布般地抖动。

  然而当谷夏手枪里的子弹都打完了的时候,这个紧紧咬着谷夏胳膊的家伙,突然又动了,将谷夏一把扑倒,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1. _乔石:

    沙发

  2. 如尘:

    唉,被附体了,诈尸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