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是非成败转头空

2015年7月21日 更新

  我再一次可耻地倒下了,甚至连跟蚩尤交流的时间都没有。

  在劈出第九剑,从弥勒口中说出“我武陵王”的时候,我就已经完成了自我救赎。

  在我看来,我与弥勒之间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西方有一句古话,叫做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而在我这里,却深深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已然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我将命都已经舍弃了,我甚至已经触摸到了胜利的边缘。

  然而残酷的事实是,这个冷峻得可怕的家伙,他还有一个名字。

  他叫做武陵王。

  我不知道这武陵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也不知道他跟现如今的湘湖省常德市有什么联系,但是却知道一点,那就是人力有时尽。

  我终究还是不能够在这些变态的面前。笑到最后。

  既然如此,那就等待着蚩尤的降临吧。

  反正,它终归不会让我死去的。

  因为我与它,一体同生。

  我朝着后面跌倒而去,感觉诸般气息在这一刻,都被弥勒用那未知的力量所镇压了去,然而即便如此,那泄露的力量也是直冲云霄之上,将那封神榜给直接刺破。无数气息翻腾不休,而最终都被弥勒所掌控。

  他那光洁得如同大理石一般的躯体仿佛被筛子刷过了一般,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血线,不过他却毫不在乎,一脚踩在了我的脑壳上。

  弥勒的全身都被我一剑破碎,浑身赤裸,这光着的脚丫子上面满是残留的鲜血和泥土。踩在我的头上,让我埋在土里。

  我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宛如死去。

  饮血寒光剑落在一旁,微微轻颤,低低长吟,仿佛在叹息着什么。

  周遭无数狂怒的吼声,是那封神榜之中的诸天神灵,在为逝去的同伴而哀鸣,又似乎在冲着趴倒在地的失败者示威。

  我败了!

  胜利者高高在上,将我给踩在脚下,一字一句地说道:“陈志程,你的表现,让我当真有些另眼相待,没想到连虚清真人都无法面对的封神榜,竟然差一点儿被你给破去。你知道么。光凭着你刚才的那一手,就足以傲视天下英雄了!”

  脑袋被死死按在泥土里,我浑身无力,感觉到一阵说不出来的疲倦,不过心却变得狂傲无比,冷声笑道:“你别在这里意淫了,天下英雄何其多也,哪里是你能够谈论得了的?”

  头上的脚传来一阵巨力,将我给死死按在泥土中,弥勒阴冷地笑道:“你是想说,我没有这个资格,对吧?”

  我抿着嘴,不说话。

  弥勒感受到了我沉默的对抗,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原本以为,你不过就是一个幸运的家伙而已,留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却没想到竟然走到这一步来。如此看来,你已经威胁到了我的地位,我就不得不杀你了!”

  一股劲力从弥勒的脚丫子上面传递而来,将我的脑袋不断地踩入泥土之中去。

  一点儿、一点儿……

  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然而心中却充满了莫名的快意。

  这或许是解脱吧?

  又或者,是另外一种经历的开启,就如同那头怪鹦鹉谈起李道子之死,跟我说起的一切……

  我的意识开始逐渐消除,而另一股呐喊则从心头澎湃而起。

  我知道是心魔在崛起,但是我却无法阻挡。

  我已然没有半分气力。

  啊……

  【皆尔小辈,胆敢如此辱吾!当年吾与黄帝交战,那家伙得九天玄女的刻意帮助,使得吾落败涿鹿,便是如此情景,万千兵甲,蜂拥而至——然,吾又有何惧?】

  心无畏惧,战神归来!

  气机牵引,魔体立刻从大地之中,感受到了源源不断的气息涌入,而深深陷入泥土之中的头颅,则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坚硬。

  蚩尤归来,归来了!

  随着力量的逐步增长,弥勒的脚开始缓慢地抬高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他似乎变得特别的兴奋。

  当我猛然站起来的时候,弥勒却是已经飘向了十几米之外的地方去,而两人之间的间隙,则有无数洋溢着杀气的诸般灵物团团挤住。

  无数神佛窥视,而我则屹然而立,目光朝着刚才的剑痕望了过去。

  这一剑,差一点就斩破了封神榜的封印。

  而即便有着弥勒的阻挡,那剑痕也深入到了地下几米处,露出了黑黝黝的裂缝来,一直延伸到了迷蒙之处去。

  这剑痕,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劈出来的,而弄出这样的状况,显示着那人,已经站在了很高的巅峰。

  我的脸色冷峻,打量了好一会儿,方才平静地说道:“好剑法,有那么一点儿意思了!”

  “是啊,这样的手段,着实让人惊诧非凡呢,倘若是他再强上一点儿,全力劈出第九剑,只怕整个海岛,都要被他一剑两半了——可惜,凡人,终究不过是凡人……”

  说话的,依旧是弥勒,面对着模样虽然未变,但是性质完全不同的“我”,他竟然没有一点儿恐惧之下。

  “我”,或者说是心魔蚩尤抬起了头来,望着躲在人群之后的弥勒,嘴角往上一挑,轻声笑道:“区区凡人?说得你好像不是一般……”

  弥勒傲然说道:“我自然不是!”

  心魔蚩尤瞧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道:“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不过即便不如轮回,你也终究不过是一介凡人而已,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什么,弥勒不入轮回?

  这是什么意思?

  身处事外的我被这句话儿给惊得愣了半天,然而终究还是不能够明了其中的答案,却听到弥勒在那儿冷笑:“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就算你是战神蚩尤,九黎之主,那又如何?到这这里,照样得按照规矩做事,你可知道,你计划之中的护法,至今为止,为何没有守护左右么?”

  弥勒说这话儿的时候,颇有些得意,然而心魔蚩尤却是不屑一顾地说道:“之前不明白,但是当你亮出身份之后,我就知道了。”

  弥勒笑道:“既然知道你的诸多布置都落入了我的算计,那么不如这样,我们来谈一笔生意,你看如何?”

  心魔蚩尤说道:“生意?”

  弥勒接口说道:“对,就是生意,我知道你心中到底想要做什么,其实在这件事情的立场之上,我与你其实是同一阵线的。你若是选择与我合作,那么我们就是强强联合,我不但能够帮你找回那些护法,添为羽翼,而且还可以……”

  心魔蚩尤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语,平静地说道:“若是我选择不合作呢?”

  弥勒显然是预料到了这家伙的臭脾气,淡定地说道:“你若是不同意,那么我便将你的意识给吞噬了,有了这个,想必我的计划,就会更早一步的时间了!”

  来者不善,然而心魔蚩尤却从来都不吃威胁这一套。

  于是它笑了起来。

  哈、哈、哈……

  这笑声,有发自内心的愉悦,在那畅然的笑声之中,心魔蚩尤缓缓地说道:“很有意思的一个后生崽,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来。”

  弥勒问:“谁?”

  心魔蚩尤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就是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伪君子,黄帝!”

  当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时,弥勒明显地浑身一震,紧接着什么话都没有说起,就朝着后边直接飞了过去,而就在此时,一直被众人给围在人群之中的心魔蚩尤平静地举起了手中的剑。

  他,又或者是我,轻轻地念了一句话:“战意,绝境逢生!”

  简单的一句话,无数气息从地面之上狂涌而出,朝着四面八方扑了过去,而我则手持长剑,朝着前方扑去。

  所过之处,无一合之将。

  这种厮杀与我之间的战斗完全就不一样,之前我那种叫做僵持,两相不下,而此刻却仿佛是猛虎扑进了羊群之中,所过之处,一路腥风血雨。

  饮血寒光剑,总是能够在交错之间,找准敌人的要害,一剑毙命。

  战神之名,名副其实,当真是出神入化。

  随着无数灵物的溃散,渐渐地,我瞧见挡在我与弥勒之间的障碍越来越少,变得稀稀拉拉。

  这一点,又与之前有所不同。

  饮血寒光剑之下,居然将那些器中神灵给直接湮灭,而再也不能重复生出,无休无止。

  随着满天神佛有一个是一个的不见踪影,弥勒也终于暴露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置身事外的我,瞧见那光头儿,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畅快——就是这个家伙,非要将蚩尤给逼出来的,没想到此时此刻,终于自尝苦果了吧?

  他要是早知道现如今的状况,是不是会早点将我给击毙?

  就在我这般想着的时候,双方已经开展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来,过程对于我来说,已经并不重要,最后的结果,却是那弥勒最终还是将封神榜给收了起来,紧接着往空处一扔,不见踪影。

  两人遥遥相对,弥勒突然笑了。

  他双手朝天举起,淡淡地笑道:“十八世,终究还是结束了,能完结在战神蚩尤的手中,我也不会遗憾啊……”

  饮血寒光剑由上而下,缓缓一划。

  人分两半。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浪子v康:

    沙发,哈哈

  2. 76年唐山震漏:

    板凳

  3. 76年唐山震漏:

    十八世结束,十九世开始…

    • :

      暂时没有十九世

  4. 大黑天:

    又是地板?

  5. 平淡一个:

    有点没明白弥勒的意思,自己想死难道不能自杀吗,看后面小佛是不是还有解释吧,有点没意思啊,现在就是跟生物钟一样天天到时间来看看,却打不起精神,没激情了

    • :

      你没事你自杀?你想死?弥勒也不想死!只不过是他的计划走到这一步他赌输了!所以不得不死!理解能力这么差

    • 你爸爸:

      滚吧那就

  6. 蚩尤:

    卧槽,

  7. 蚩尤:

    弥勒就这样挂了?所谓何图?

  8. 从另一面看世界:

    二蛋修为也该废了

    • :

      目前来说废不了,只是身体透支了而已,并没有被重创,而且境界又上去了。说好的被老王打伤修为大损呢?老王脸都还没漏…

  9. 其实我我无权评论:

    光头没转世 而是金蝉脱壳,暂附 金蚕蛊 另寻机遇 找尸体附身去了。貌似 就是哪啥 陆左的老乡。

    • :

      之后一直是灵体状态,直到陆左灵界游时附身于青伢子身上

  10. 大黑天:

    轰轰烈烈的开始 平平淡淡的收尾 打了鸡血的蛋蛋对上脑残自寻死路的光头 真是一个蛋疼的故事 傻肥哪里去了 在哪里偷饮万红一窟酒么

    • 你爸爸:

      傻逼,要不你写

  11. :

    之前谁说的弥勒是与杨知修五五之数,不如大师兄的?啪啪啪!

  12. -冷小汐:

  13. 摩罗:

    好像我提到不如大师兄,但是却没说和杨知修差不多。要不是武陵王觉醒,弥勒真不如大师兄了。少了招战意,绝境逢生

    • :

      武陵王很早就觉醒了,并且吞并了弥勒的记忆经理等等,只是一直用弥勒的身份来面对世人

  14. 晨风-依旧:

    肥虫子还没上弥勒就放弃抵抗了,他吃蚩尤的计划是虚张声势么。。。

    • :

      现在的肥虫子还不够蚩尤看的,应该是虚张声势

  15. 罗大屌:D:

    预言中了。金蚕蛊会变成本命金蚕蛊,第十九世转世的弥勒是小佛爷。

    • :

      还用预言?看没看蛊事?晕了

      • 罗大屌:D:

        我的预言在前几章的评论里,谢谢。:)

        • :

          首先第一点你就错了,武陵王没有十九世,他没转世!现在之后一直到蛊事就是以灵体存在!后来寄身于青伢子身上。你怎么不用脚趾头想一想?现在已经是二零零几年了,如果小佛爷是十九世他转世了,那么你说小佛爷多大?几岁?用点脑子吧或者去看看蛊事,嗯。至于大肥肥是不是本命,这个似乎无从考证,蛊事里没说过

          • 罗大屌:D:

            呵呵。青伢子到陆左牛逼多少时候还去挑战,死了之后尸体才被小佛爷收起来。此间发生很多事都可以作为时间节点来推算,第一 陈志成现在还不是地方局长;第二 现在的掌教元帅是弥勒 不是小佛爷,这等匪号不会随意更改,除非大变;第三 小杂毛现在还没和陈志成取得联系,说明现在的时间轴和蛊事还没接轨。综上所述,青伢子现在还在老家跟他在蛊事里才死了的妈在一起 幸福愉快的生活。我谢谢你,我只是个看客,请你不要再让我“看过蛊事再说话。”如果你看不惯我的评论,也就不便多言,带着你的脚趾头回复别人便是。

          • :

            你别说这一大堆,搞得自己好厉害似的,我就问你,弥勒是不是武陵王?小佛爷是不是武陵王?如果小佛爷是十九,那么小佛爷几岁?你别自作多情了好吗?好恶心啊,你看不看蛊事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前面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别再恶心我了

          • :

            你看清楚我说的是什么了吗?好好笑哦,我还说了青伢子是十九?第一,陈志程现在是二司副司长,蛊师时,也就是几年后才调到东南局当老大,众人皆知,不用你自作聪明说出来。第二现在的掌教元帅是弥勒,这个还用你说?我又笑了,既然弥勒现在已死,难不成武陵王还对外说我是弥勒?第三呢,时间轴本来就是对上的,道事本是前传,时间就在那你还能改了它?何来还没接上?综上所述,不关杂毛与大师兄联不联系什么事。我就是看不惯怎么着了?你本来就是错的,还不让别人纠正了?你把你脚趾头砍了吧

  16. 罗大屌:D:

    呵呵 。懒得与你争辩,往后看吧。真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

    • :

      我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你随意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