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五章 戛然而止的决战

2015年7月22日 更新

  这个全身健硕、完美得如同希腊战神阿瑞斯一般的男子,在最后一刻,居然毫不犹豫地放下了所有的抵抗,举起了双手。

  他做出一副受难耶稣一般的姿态来,而心魔蚩尤则毫不犹豫地将弥勒的身子。从中间劈了开来。

  平平的一剑,力劈华山,从头一直滑到胯部。

  饮血寒光剑就像那标准的裁纸刀,划下来的时候,满饮鲜血,故而两边的身体都没有鲜血迸射,而是顺着剑势,朝着左右倾倒。

  弥勒死了,死得如此简单,让我都为之诧异。

  想象中的战斗,并不应该是这样子的,这家伙可是我心头最大的一根刺,即便是倾尽全力、燃烧生命。都不能将他给伤了分毫,为何他等到心魔蚩尤出现的时候,会变得这般脆弱。

  仿佛完全不是一个人,又或者在进行某种祭祀一般。

  那金色恶虫呢?

  胖妞呢?

  我所有预计有可能会出现的手段,他都还没有用上呢?

  不但是我为之惊讶,就连杀人者也有些迟疑,当瞧见这对手分成两半,跌倒在地的时候,它却是停了几秒钟。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来,愤然骂了一句话:“我艹,世间居然有这般疯狂的人,老子也算是见识了……”

  这一句话说完,我突然感觉到一股疲倦的潮水正向我的心底里袭来。

  这是心魔蚩尤放弃掌控身体的副作用。

  它依旧如同之前一般,甚至在没有与我有君子协定之前,就主动放弃了对于我身体的控制。这让我惊讶的同时,又习以为常。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到有一种莫名的古怪。

  好像这一次。与之前,再也不同。

  我没有来得及跟心魔蚩尤交流什么,自然也不知道他口中讲述弥勒的疯狂,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只是感觉疲倦如潮水一般,汹涌袭来,双腿顿时就站不住了,直接一软,我也朝着地面趴到了去。

  我躺在了血泊里,饮血寒光剑被扔到了角落,而分成两半的弥勒则在我的几米之外。

  一对宿敌,现如今,终于分了死活。

  我躺倒在了血泊之中。眼角的余光处正打量着不远处的弥勒,因为角度的关系,我瞧见了他的半张脸,是如此的英俊和安详,仿佛他只是睡着了一般。

  他的嘴角还挂着笑意,眼睛微张,里面似乎有着一种得意的笑意,仿佛这死亡,也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一般。

  当瞧见这个的时候,我的心中下意识地一阵狂跳。

  难道……弥勒一直逼我将心魔蚩尤放出,并不是想要让金色恶虫吸收这古代战神的意志,而是想让这家伙,将自己给斩杀了去?

  什么人,会如此不择手段、费尽心思地决定自己的死亡?

  想到这里,我不由觉得可笑,想起来,莫非是因为我因为无数次被弥勒给玩得团团转,心中对这家伙已经产生了极大的阴影,使得过分曲解了他的意思,将问题给想复杂了呢?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笑了笑。

  弥勒死了,这是事实,我亲眼目睹,不管他这是有心,还是无意,这世间,就再也没有弥勒这么一个人了。

  这对于邪灵教来说,无疑是一次最大的打击,而对于我来说,世间,可算是真正地少了一个对手。

  失去宿敌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些惆怅和感伤啊……

  我这般叹着,突然又有点儿想笑。

  此时此刻的我,根本就柔弱得不成模样,这会儿别说来一位高手,就是一根本没有修行的普通人,倘若是心存歹意,也能够将我给直接宰了去。

  不过即便如此,我却终究还是没有在哪儿死撑着。

  那泼天九剑,将我所有的精力和潜能都给逼发了出来,而后心魔蚩尤附身,完全就是凭借着魔躯的支持,方才能够将弥勒给斩杀,完毕之后,我就算是拧干了最后一丝水分,再也没有任何力气。

  这也正是心魔蚩尤没有任何停留,就直接消失的缘故。

  因为它知道,倘若是再占用一点儿我的时间,只怕根本不用别的,我很有可能就直接力竭而亡了。

  任何东西都是有限度的,过则损。

  双目紧闭的那一刻,我将死去的弥勒印在了眼中,也印在了心头,心中再无遗憾,想着即便是有人过来,朝着我胸口补上一刀,就此死去,我也没有任何怨言。

  弥勒,你我之间的战争,从结果上来看,终究还是我赢了。

  对吧?

  黑暗袭上了我的心头,我直接在一片废墟和血泊之中沉眠,意识陷入深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靠近了我,在我身边,对我推搡,然后似乎喊着我的名字,不过我实在是太过于疲惫,即便有心回答,却也根本就睁不开眼睛来。

  困意浓烈,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脸上似乎有清凉的液体滑过,喉咙里如同火一般灼烧,终于耐不住,嘶哑着喉咙,轻声喊道:“水,水……”

  我这声音嘶哑而低沉,有近乎于无,不过却还是有人听到了,一阵手忙脚乱之后,一个瓶口挤进了我干涸的嘴唇里来。

  然而迷迷糊糊之中的我却根本张不开嘴,那水滑下脸庞,顺着我的脖子往下流去。

  似乎瞧见了我的状况,有一手指顶开我的嘴唇,然后继续喂水。

  大量的淡水顺着我干涸的喉咙往下滑,一部分滋润了我的胃部,一部分却滑落进了气管里,呛得我一阵咳嗽,那人又慌忙轻抚我的背部,让我舒缓一些。

  在这阵剧烈的咳嗽声中,我终于恢复了全部的意识,睁开眼睛来,却瞧见一张满脸忧虑的美丽容颜。

  给我喂水的这人,却是小白狐儿。

  瞧见小白狐儿那张清丽秀美的小脸,我的心中立刻就是一阵平静。

  有她在,就好,远远要比我之前所想的情况要好许多,至少不会就此惨死在某些无名之辈的手上。

  醒过来的我依旧虚弱无比,在小白狐儿的帮助下,又喝了几口水,这才缓过神来,睁开眼睛,左右打量,瞧见白合、农菁菁、田学野等人都围在我的身边,周围还瞧见有许多身穿制服的武装警察。

  瞧见这些,我就知道整个场面,都已经被官方所控制了。

  小白狐儿将我给扶起来,在一处落石的跟前坐下,我望着远处弥勒的尸体,抬头问道:“小七呢?”

  小白狐儿指着远处的海面说道:“小七哥在那边处理问题,这一次涉及到许多部门和人物,彼此之间还有各种各样的矛盾,为了防止这些人再一次火拼,所以需要做一些协调工作。”

  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么讲,场面基本上已经控制了吧?”

  小白狐儿说道:“对,还好哥哥你派人过去报信,使得我们能够有理由调集人手,场面基本上控制住了,只是慈航别院的洞天福地破碎了,那些尼姑有些红了眼,好像有点儿要闹事的感觉,而且邪灵教的人,也因为我们的人手问题,逃脱了大半……”

  我摆手说道:“慈航别院的事情,我们回头再找他们算账;至于邪灵教,大鱼留在了这里,其余的小虾米,就算是跑了,也不会成气候的。”

  听我这般说起,小白狐儿这才指着远处那具对半而分的尸体问道:“哥哥,那个真的是弥勒啊?”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跟他也有过一面之缘,不应该认不出来吧?”

  小白狐儿依旧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真的是他啊?模样我倒也是认识的,不够却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死在了这里。”

  一直以来,弥勒在无数人的心中,都是神秘而强大的,这个家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将是石破天惊,他的名头,已经能够和天王左使并列,称为邪道巨擎,和总局王红旗、我师父以及龙虎山善扬真人这般的顶级高手并列。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死在了这里,毫无生息,死状惨烈。

  得到了我的确认,周围的人纷纷惊讶万分,特别是新一代的特勤一组成员,更是对我投来了崇敬的目光,那田学野感慨地说道:“老大,此战之后,你必将闻名天下。”

  农菁菁疯狂点头称赞道:“对啊,对啊,这简直是太恐怖了,我们刚才登岛的时候,瞧见整个洛峰山都崩塌了大半。老大,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对于下属们的夸奖,我没有任何自得之心。

  因为我知道,其实很多东西,并非我的功劳,即便是我拼了命,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的参与者而已。

  我待众人夸完,问道:“有没有见到茅山和慈元阁的人?”

  小白狐儿回答我道:“见到了,他们撤到了附近的岛屿上,因为他们跟咱们有些关系,小七哥也没有为难他们,另外我们还见到了一字剑。”

  “一字剑?”

  我有些惊讶,而小白狐儿则告诉我,说那位黄晨曲君,就是他在昏迷的我身边守护着,不让任何人接近,一直到了他们到来,方才将人交接完毕,而他则翩然离去。

  听到小白狐儿的话语,我的心中暖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边有消息传来,说布鱼赶来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到了这儿,前传的坑就差不多告一段落了,接下来还有一段故事,不过算是最后的收官了,大家知道小佛文章的特殊性,到了现在,为了文章的完整性和逻辑结构,我得开始盘点全文,将结尾写好,并且承接蛊事,以及构思新书和伏笔,所以与苗疆蛊事一般,接下来的时间,可能就不加更了,这个请大家原谅,苗疆道事,即将完结,谢谢大家的支持,也请大家继续支持小佛的新书。

  1. 奇:

    0000

  2. 结束语:

  3. 小埃:

    爱!小佛加油!

  4. 咕噜:

    一定支持。爱二蛋爱小佛。

  5. 猪官:

    有点自欺欺人吧,二蛋都不追究弥勒的神识哪去了?

  6. 大黑天:

    这个结尾也太敷衍的

  7. 时光不念旧人:

    战意,绝境逢生!

  8. 清风沐雨:

    小佛佛,爱你哦!

  9. 路过:

    十几世转世重修在杀的时候不灭神识?仍让他转世再来?

  10. 路过:

    打了几天的转转,浪费这多时间,就这么结束?结局太不给力

  11. 弥勒又复活了吧[偷笑]!:

    弥勒又复活了吧

  12. 晨风-依旧:

    最终之战有点儿不过瘾啊。

  13. 拉拉拉阿拉阿拉拉拉:

    弥勒在蛊事最后借陆左的老乡青伢仔 的尸体复活了。可惜没蹦跶几下又挂了。详见 苗疆蛊事

  14. 摩罗:

    按理饮血寒光剑应该吸了弥勒的神魂,还有天龙珠呢?

  15. 罗大屌:D:

    弥勒应该会在王鉴新的安排下重新转世,以小佛爷的身份继续接管邪灵教。

    • :

      并没有转世!你看了蛊事再说话吧

      • 罗大屌:D:

        弥勒是18世转世吧。小佛爷不是第19世么? 再说我评个论,讨论一下剧情而已,何必叫我“看了蛊事在说话吧”呢?大家都只读个书而已,黄天望都没有管得这样宽。:)

        • :

          我笑了哦,你看不看蛊事并不关我什么事,我只是给你一个好心的提醒,别整天说瞎话,让人笑话

          • 罗大屌:D:

            那就多谢你的提醒了。只是我用这ID出现以来,还没人这么辛辣的提醒过我呢。只求你这种高贵有见识的读者、点评官 离我远一点。只当我罗大屌谢谢你了。:)

          • :

            是你太自我了,接受不得别人对你的否定,你这是在公共场合,你说的话会有人看,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你说的那样,你怎么样并不关我卵事,我只是不想大家被你误导了

    • 小佛:

      好好看书吧

  16. 二蛋:

    还没老过瘾啊!期待再来一章。

  17. 蚩尤:

    什么啊,,就这样没了。。。

  18. 缘分天空:

    这就挂了?

  19. :

    后面应该收割弥勒身上的宝物了吧?真火珠?封神榜?

  20. 不接受不完美:

    第几劫了?小佛爷在雪山死掉的时候,大师兄的劫数有没有结束?如果没有结束的话那么新的书里还会继续大师兄的劫难吗?为什么不说说小师弟被赶出师门后的事情,不过也大概猜得到小师弟的经历。

  21. 爬爬爬爬:

    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

  22. 球球:

    王鉴新到底啥时候死?

  23. 从另一面看世界:

    坑还有很多没填上,比如南海剑妖,龙老兰,洛十八、屈阳之死,李道子为什么只是传功长老,沈老总怎么失踪的,虚清真人怎么死的,蚩尤好几十护法为什么一个没有,大师兄在蛊事里的剑为什么变色了,为什么杀小黑天不用战意黑炎灼等等。

    • :

      有些是不需要什么都写的,有些文中有写到自己可以领悟,所以呢,坑固然多,但是你提到都不算什么坑,坑第三部会填完。那我来给你说说为什么蛊事打小黑天不用黑炎灼吧,一呢,这是大招绝招,谁斗地主上来就王炸呢?二呢,没必要,有损体力,那时候的大师兄修为本来就不强了,有七剑就够了,小的在哪还有大的来撸管子上的道理。三呢,突出七剑,为道事挖坑。打字好累…

    • hhh:

      李道子也魔

  24. 罗大屌:D:

    第一。我只是读者,关于剧情的讨论我只是推测,绝无误导之意。第二。既然这是公共的地方,大家来讲话都得守了规律的,毕竟这网站不是你我维护,也请你留有一点操守,嘴边上占个把门的。我的言论不论你是否认同,请你尊重我,也尊重其余看客。自我与不自我,这种客观的评论,也得他人来说。书不是你我来写,那么我们说的话也只能算是讨论,不是定论。你我本就萍水相逢,我再懒得与你争辩,各看各的书吧。不必再来回复我,我也不会再回复你。:)

    • :

      错了就是错了,还大义凛然,我笑了

    • :

      来我也帮你顶顶,让别人看到你是对的是有人支持的

      • 小佛:

        你们好无聊,好好看书吧

        • :

          卧槽小佛都出来了以后我不敢说话了

  25. 瓶S邪M:

    然而我只想知道弥勒被劈成两半后鸟在哪边……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