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小玉儿

2015年7月22日 更新

  布鱼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带着一个跟屁虫。

  而那跟屁虫的手上,则抱着一具蜷缩的尸体。

  经过清醒的这一段时间,我行气几个周天,倒是将几近干涸的气海恢复了一些劲气。再加上那魔体本就强悍,恢复能力也强,便不像先前那般虚弱无力,也用不着小白狐儿搀扶。

  毕竟是刚刚斩杀了邪灵教大头目,我多少也得装点高手模样,能不让人扶,自然得站着。

  我凝神待布鱼与那人走上前来,瞧见他旁边那人,却是穿着一身黑袍,将头笼住。

  布鱼瞧见我,激动地快步上前,对我拱手说道:“老大,听说弥勒那厮。死在了你的剑下?”

  这些年来,弥勒一直都是特勤一组的重点监察对象,特别是布鱼这种在特勤一组待得许久的老人,更是清楚,所以得到消息,下意识地想要确认。

  我并未答话,而身边的小白狐儿指着不远处刚刚收敛起来的尸骸说道:“人就在那里,你自己看咯。”

  布鱼瞥了一眼,并未细查。而是嘿然笑道:“恭喜老大除掉心头大刺。”

  我点头,想起先前之事,问道:“海上的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等等,你是刚才那个软玉麒麟蛟?”

  我一开始就感觉布鱼身边的那个矮个儿有点不对,待两人走到近前。方才瞧见这人肌如凝脂,娇颜明艳,居然就是先前被静念斋主捆束在手上的那少女。

  瞧见自己被认出。那少女朝我微微一躬,低声说道:“小玉儿得朱大爷和余大哥相救,舍命逃脱恶人之手,交谈之后得知自己能活,全都是程司长的功劳,特地过来感谢……”

  对方的话语让我颇为诧异,因为在我的想法中,这软玉麒麟蛟即便是得以逃脱,必然会仓皇逃离,有多远跑多远去。

  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但没有远遁千里,反而跟着布鱼返回了这儿来。

  蕙质兰心,这少女当得起这一词。

  能够炼化人形的。多不是蠢笨之辈,而瞧着软玉麒麟蛟的表现,也能够让我知晓,传说中的善良友好,必然有理。

  即便是精怪,也是属于好的那一部分,譬如小白狐儿,又或者布鱼这般。

  这少女本体乃那世人为之觊觎的软玉麒麟蛟,而且还是在被抓过一次的当下,还敢来见我,那胆量就足以让人敬佩,我也不多为难她,简单问了几句。

  两人交谈,说道她为何前来的时候,这个自称小玉儿的少女眼圈一红,沉声说道:“朱大爷为救我而死,尸骸不葬,不敢远离。”

  她这般一说,我方才注意到她抱在怀里的那具尸体,居然就是浪里白条朱贵。

  并非我眼拙,实在是因为这具尸体被白布裹覆,瞧不见大致模样,而我刚开始与她攀谈,也不好上来就问,听到这话儿,我赶忙上前,从她手中接过来,将白布抹下,却正是光头朱贵。

  此刻的朱贵浑身冰冷,脸色青紫,口鼻之中皆无气息,已是死去多时。

  我问朱贵是如何死的,布鱼告诉我,说朱贵将小玉儿抢走之后,带着她夺路而逃,然后逃入了海中,只可惜小玉儿被慈航别院的尼姑喂了化功散,提不起气劲,成了累赘,结果就被那洞庭黑蛟姚雪清给追上了。

  这朱贵是东海之滨的老饕,姚雪清是洞庭湖中的蛟龙,两人见面,自然是一场大战,不过朱贵到底年老体衰,又有软玉麒麟蛟为累赘,不知不觉,就落于下风。

  水中交战,不重气势,而在手段,那姚雪清号曰黑蛟,手段也越发狠辣,没多时,朱贵为了保护小玉儿,受了些伤,如此滚起雪球,最终丧命。

  不过就在朱贵临死之前,倒也靠着搏命一击,伤了那姓姚的,而布鱼又及时赶到,倒是没有让小玉儿给人夺走。

  那姚雪清乃水中枭雄,虽然受了伤,不过战意却依旧浓烈,对布鱼咄咄相逼,形势十分危险。

  对于姚雪清这般的顶尖人物,布鱼到底还是有些年轻,也是靠着现出本相,方才勉励抵挡,好在此时弥勒陨落,那姚雪清感应到了其中信息,最终夺路而逃,算是了结。

  小玉儿中了慈航别院的化功散,逃不得远,独自一人,恐怕被人捡了便宜去,而布鱼恰巧又显露了法身,反倒是得了她的信任,于是就跟了回来。

  当然,两人回返之时,在海底巡游,总算是将朱贵的尸骸给捞出。

  那小玉儿倒是个知恩图报的性子,一路上抱着朱贵的尸身,倒也不嫌累赘。

  听完布鱼的叙述,我长叹了一口气,将白布盖上,对那小玉儿叹道:“正所谓‘匹夫无罪,怀壁有罪’,那些人对你做的这些,当真可恨,不过世间并非人人都是利益熏心之徒,这朱贵虽然只是与你有过几面之缘,却舍命救你,算得上是义。所以你也别太迁责世人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软玉麒麟蛟能够化为人形,修为必然不错,我就怕她经过这一番变故,对人类心怀怨恨,这可就不好了,于是出言劝导。

  小玉儿听了我的话语,倒也坦然:“先前受制于人,心中颇有几分怨恨,尔后被朱大爷救起,又与余大哥攀谈,才知道物有优劣之别,人又好坏之分,不敢胡乱牵连。”

  我这才放心,点头笑道:“你能这么想,那是最好。对了,你往后,可有什么打算?”

  小玉儿说道:“我在东海之中,有一洞穴居身,朝游东海,夜凝月华,过得倒也自在。不过我总是贪恋世间繁华,爱上岸来玩儿,不过总会感觉被人窥探,久而久之,就不怎么敢靠岸了。”

  我说道:“听闻软玉麒麟蛟一身是宝,难免会有心怀不轨之徒打你主意——对了,尾巴妞,你那儿有几副隐匿气息的符箓?若是有多,给这小姐儿一个呗。”

  听到我的吩咐,小白狐儿撅着嘴巴说道:“你倒是大方,刚一见面就给好处,敢情我的东西就不值钱对吧?”

  这丫头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这么说,不过却还是依言,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青玉来,递到了小玉儿的手里,不情不愿地说道:“拿好了,这玩意可是已故符王李道子的作品,老值钱了,可别丢了!”

  小玉儿接过那青玉,不仔细看,反倒是打量了小白狐儿好一会儿,这才惊讶地低声说道:“姐姐,你可是……九尾妖狐一脉?”

  我眯起了眼睛来,尽管小白狐儿刚才在拿出符箓的时候露出了气息,不过就这么一点儿的功夫,她就能够分辨出小白狐儿的来历,看得出来,这小玉儿别看着像个纯洁的小羔羊,但是见识,却一点儿也不差。

  小玉儿的语气充满了崇敬,两眼放光,小白狐儿到底还是有些小虚荣,点了点头,小玉儿顿时就是一阵景仰,夸得小白狐儿喜笑颜开,给她讲起了这符箓的用法来。

  我此时的心态已然完全不同,重宝在前也不贪,只是结个善缘。

  谈完之后,我对小玉儿说道:“你现在身上还有药效,且先跟着我们几天,待恢复修为之后,你再离去不迟,我这里还有些事情,就不陪你了。”

  那小玉儿双眼晶亮,盯着我好一会儿,方才长揖到地道:“多谢陈司长。”

  布鱼陪着小玉儿离去,也将朱贵的尸身带走,这位水中豪雄也是有家人的,如何安葬,这个得回去,通知他家人知晓,方才能够办理。

  说了一会儿话,我也缓过了神来,有人把我的饮血寒光剑给找来,这剑先前绽放了太多的光亮,此刻黯然失色,宛如废铁,我知道其中缘由,将其收入囊中。

  我恢复了精神,开始指挥手下的人打扫战场,将局势给稳定住。

  当然,一场大战,我耗损颇重,必然不能事必躬亲,也只是指示手下人去办理而已。

  此刻天已大亮,没有多久,大部队陆陆续续就赶了过来,接手了海岛和海面上的事宜,这些大部队,除了我们这种有关部门,还有当地的公安机关和海事部门,以及附近的驻军,这样的力量出现,立刻将一部分心怀不轨、跃跃欲试的家伙给震慑住。

  江湖人对公门之中的人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但多少也有一些敬畏之心,知道到了这个程度,自己倘若再迎风而上,估计就得抓一个典型了。

  没有人愿意承担这样的后果,于是陆陆续续就有一部分人自行离开。

  大部队到了,张励耘这边的压力就少了很多,也终于抽空赶了回来,事情开始朝着好的方向行进,然而就在这时,我却听到了两个十分不好的消息。

  第一件,那就是搜索和清理现场的搜救人员,并没有发现胖妞的身影,也没有瞧见那件差一点将我困死的封神榜。

  第二件,之前纵身逃离的静念斋主,也就是入魔之后的冥河鬼母,她的尸首,被人在不远处的海域发现。

  1. 123:

    写得不错

  2. 小河:

    弥勒再次化身了吧。

  3. 探索_红豆豆:

    3

  4. 大黑天:

    写流水账了 傻肥喝了静念这陈酿一窟酒 收了弥勒的神识和宝贝 远遁邪灵古镇

  5. :

    老尼被肥虫子吃了?

  6. Ms.moon:

    很精彩!!!

  7. 蚩尤:

    一般

  8. 罗大屌:D:

    老尼姑是怎么死的?弥勒神魂寄身封神榜,在王鉴新的帮助下利用金蚕蛊重新转世,祭了胖妞这个鼎炉,将金蚕蛊收服为本命金蚕蛊。或者弥勒直接寄身金蚕蛊,将其降服收为本命金蚕蛊,闭关重塑肉身,对外称掌教元帅小佛爷,戴面具多半是因为脸没长好 或者是懒得惹二蛋子这样的麻烦。金蚕蛊带他回去的路上顺便解决了老尼姑。

  9. 缘分天空:

    不贪、见好不起意、只为结个善缘、天下间有几人把持得住。如一字剑朋友呼!赞!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