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疑云重重

2015年7月23日 更新

  冥河鬼母与我交过手,那手段非寻常人所能够抵挡,便是黄晨曲君,未必能够将她拿下,一来静念斋主本身便有那天下十大的实力。而来入魔之后,更是如虎添翼,世间罕有人能够与之相敌。

  她若是得以逃脱,缓过气来,必是一场祸患。

  说起来,这浙东之中,倒也没有人能够敌她,我或许能够压得住这女人,但是此刻与弥勒全力拼斗之后,两三个月内,我未必能够重返巅峰,所以也只有望洋兴叹。

  冥河鬼母并非愚蠢之人,也并非只有蛮力。这儿是那慈航别院的势力范围,除了她自己,还有一帮无家可归的尼姑,群龙无首。

  那帮尼姑倘若受到她的撺掇,那后果简直就是难以想象。

  所以说,冥河鬼母之死,正常意义上来说,应该算一件普天同庆的大好事儿。

  其实就算她没死,我也会立刻组织人手。将她给剿杀了去。

  防患于未然,这事儿我还是得做的。

  然而为何要将这冥河鬼母之死,当做是一场坏消息呢?

  因为找到尸首的人员回来跟我禀报的,是冥河鬼母的死状很惨,大半个脑壳都被人给咬了去,塌陷了一半,里面灌着海水。脑浆子流淌在外,显得无比狰狞。

  听到这个消息,我毫不犹豫地赶了过去。瞧见被人收敛起来的尸体,半天之后,浑身发凉。

  别人或许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我却是清清楚楚。

  杀死冥河鬼母的,并非被人,而是弥勒所养的那一头金色恶虫,因为这死状,跟当年黄山之上的南海剑妖,简直是一模一样。

  我脑海里不断翻腾,想起了邪灵教出现在这里的主要目的来。

  他们如此筹划,所为的目标并不仅仅只是软玉麒麟蛟,至少还有两件,其一就是打破那海天佛国的洞府。而另外一件,就是逼迫着那静念斋主发狂入魔,然后让金色恶虫来吞噬她的神魂。

  从食物链的关系来说,静念斋主盯上了软玉麒麟蛟,说明她比那小玉儿在食物的能量上,要高级一些。

  一般人,自然不可能把人当做食物,但是金色恶虫却不一样。

  它那一张古怪而狰狞的口器,能够将任何人,都当做它的盘中餐,弥勒甚至还想要把我的心魔给逼出来,拿来给金色恶虫当做食物。

  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等到蚩尤真的出来了,弥勒方才发现,这魔头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够对付得了的。

  等等,不对……

  弥勒这一次,似乎连自己的死亡,都好像在计划之中一般——每一次回想起他那慨然赴死的表情,我都像吞了只死苍蝇一般难受。

  而且,弥勒若是死了,是谁指挥着这金色恶虫吞噬的冥河鬼母?

  难道是胖妞?

  又或者那金色恶虫自己发展出了神志来,成为了一种独立自主的个体?

  我下意识地跑回了弥勒的尸体之前,再一次地翻看,反复确认了这人真的就是弥勒本人之后,方才稍微有些心安,虽然知道那金色恶虫和胖妞极有可能还会再造成祸患,不过那也是日后之事。

  日后事,日后说,到时候再见招拆招便是了,当下之时,我也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唯有将胖妞的模样画出,让人多加注意。

  对于静念斋主的遗体处理,我反复确认过内中的冥河鬼母已然消泯之后,让人把她交还给了慈航别院处理。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江湖上有名有数的前辈,而慈航别院虽然饱受重创,但到底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时候给点温暖,雪中送炭,总比锦上添花要来的温情许多。

  走到了我的这个位置,一味的蛮干冲杀,已经不再管作用,而是得积累江湖威望的时候了。

  面子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的。

  至于如何挣,这个就有些技巧了。

  当然,静念斋主化魔一事,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的,不但别院中人瞧见了,别人也是亲眼目睹,而后她残杀同门,这事儿已然使得她名声扫地,至于慈航别院如何处理,这个就不是我所要关心的事情了。

  不管怎么处理,饱受重创的慈航别院都应该重新地审视自己,褪下笼罩千年的荣光,走出来,收敛那坐井观天的姿态,或许还能够浴火重生。

  随着事件的进展,各种各样的消息都汇聚过来,到了中午时分,我已经处理了诸般事宜,离开了洛峰岛,返回了普陀山岛。

  普陀山岛上面,汇聚了许多前来参加无遮大会的江湖同门。

  海天佛国的洞府与本世界联系并不紧密,所以它的崩塌并没有波及到普陀山的现状,依旧是一片安详。

  慈航别院那些九死一生的尼姑们陆陆续续回返,集聚在了那山中别院之中,而许多江湖人则也在这外院驻留。

  我带让人赶到的时候,院中正好爆发了一场巨大的冲突,有几个宗门在此处事件中损失了不少的同门与弟子,正在找慈航别院闹腾。

  一边是洞府被破、斋主身死的慈航别院,一边则是遭了无妄之灾的江湖宗门,两帮都是哀兵,说起事来,心中都有怨恨,你来我往之下,却是动起了手来。

  就在双方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出现在了院子里。

  这个时候的我,跟之前那个差一点儿被慈航别院驱逐了的家伙完全不同,时间虽短,但众人皆知此次事件之中,力挽狂澜的并非别人,而是我这个茅山门下大弟子,宗教总局的官儿,顿时就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停下了厮斗。

  偶尔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小年轻没有放下刀兵,就被稳重一些的长者拉着胳膊,低声喊道:“黑手双城来了,你这是干嘛,想死啊?”

  不光“黑手双城”,“陈老魔”、“黑手陈”这几个外号倒也响亮,倒是我的本名罕有被人提及。

  我和身后一票手下的到来,使得现场拼斗都为之停歇,而后众人的目光都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瞧见这些人期冀的目光,我知道不说一些什么,他们大概是不甘心的。

  清了清嗓子,我通报了几个情况。

  首先一点,那就是我对在此次事件中遇难和受伤的诸位同道表示遗憾,特别是对家园被毁的慈航别院,深表同情。

  第二点,引发此次事件的软玉麒麟蛟,已经被浪里白条朱贵给放走,而朱贵则被受雇于邪灵教的洞庭黑蛟姚雪清给杀害。

  最后一点,筹谋此次血案的邪灵教被我和我代表的有关部门击破,贼首弥勒伏法,而召集众人前来此处的慈航别院静念斋主入魔之后,不但屠杀本门,而且还为非作歹,也同样毙命于此。

  我讲的话语不多,但是却明确地点出了几个问题。

  那就是造成此次事件的几个祸首都已经死了,而你们争夺的软玉麒麟蛟也都没有了,这件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完了。

  说完话,我用目光巡视全场,平静地问道:“还有谁有意见,不要背地里议论,当面提出来,我给你解决。”

  我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扫量,没有一个人敢跟我正面对视。

  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受过我的恩惠。

  慈航别院不说,这些尼姑虽然与我屡次为敌,但我都是手下留情,而且她们若是想要存活下来,摆脱麻烦,必须得依靠着我的护翼;至于其余宗门的江湖同道,他们此刻能够生龙活虎地蹦哒,可少不了我让杨知修送药的作用。

  没有人再有闹腾的理由,慈航别院的尼姑们瞧见了邪灵教的贼首弥勒身死,而其余人则瞧见了静念斋主已亡。

  这样的两个角色,是他们根本未曾触及过的顶尖高手,然而却都死了。

  黑手双城却还活着。

  如此的事实,稍微有些脑子的人都应该晓得,面前的这个人不应该得罪,于是在稍后的调节之下,众人都不再纠缠,把事情讲清楚之后,各自离去。

  我在人群之中瞧见了罗贤坤。

  他和他的几个同门站在一起,并没有参与这场闹剧,而是冷冷地瞧着我的表现,当我望向他的时候,罗贤坤很刻意地别过了头去,并没有与我打招呼。

  他应该还是在怪我为何没有拿下胖妞,为他师父报仇。

  我心中一叹,知道那幼时的情谊,自今日起,便算是完结了,世间再无罗大屌、陈二蛋,而只有龙虎山罗贤坤,茅山陈志程。

  我只是叹气,也并没有想着多做解释。

  所谓朋友,若是做成这样,还不如让往事随风而去,这样子,各自都自在一些。

  茅山的人也在旁侧,同样也没有参与闹腾,我安抚好众人之后,过来与茅山话事人见面,他满脸春风,对我的表现大肆夸奖,又谈起了这场大战之中交手的细节,盘根问底。

  我并没有如实相告。

  事实上,这位话事人若是想知道,留在现场便可,而如他这般滑溜,一早逃脱,实在没有资格听我叙述。

  我与话事人话语不多,反倒是跟执理长老雒洋和水虿长老徐修眉谈得多一些。

  没聊多久,张励耘找到我,告诉了我一个消息。

  他说民顾委的人找过来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嗯,你们说,要不要将软玉麒麟蛟上交给民顾委?

  1. xrc:

    ✌️

  2. xrc:

    ✌️✌️

  3. xrc:

    ✌️✌️✌️

  4. xrc:

    民顾委,狗屎

  5. 李少爷:

    应该不会吧?

  6. 小玉儿:

    交你妹!

  7. :

    不可能!

  8. 娜娜:

    板凳?

    • 76年唐山震漏:

      下水道里坐个板凳干嘛呢

      • 娜娜:

        我打开的时候明明只有一条

      • 娜娜:

        我打开的时候明明只有一条

  9. 奇:

    上交个蛋

  10. 抢沙发的二蛋:

    该死的黄公

  11. 阿难:

    吃屎去吧

  12. 罗大屌:D:

    肯定不会给,没有走露风声说软玉麒麟蛟在自己手里,不承认就是了。

  13. 时光不念旧人:

    要和民顾委干一架!

  14. 大黑天:

    摘桃子来了 其实从罗吊拜在龙虎山下 已经注定今天的结局软玉麒麟蛟 不是又被姚雪清杀了朱贵抢了去么 有胆去找王新贱要去难怪这些修行世家都没落了得我出世了

  15. 格格:

    大黑天和蚩尤谁厉害?

    • qiang:

      毫无疑问肯定是大黑天了!

  16. 残月:

    干他们

  17. Cell nucleus 。:

    屁呀每次都是干架不出来,好处什么都想要,哎!!!!!!天下第一………

  18. 哈哈:

    看来小佛对政府不是很满意啊!总是明里暗里的贬政府

  19. 从另一面看世界:

    解散民顾委

  20. 屌丝a:

    哈哈同志,请别上纲上线,要不小说都没法儿看了

  21. 摩罗:

    大师兄把两头都灭了,民顾委哪有资格说话。把小玉儿纳了。

  22. 一起摇摆:

    交呗!但你又不听我的话,问个球

  23. 缘分天空:

    惯起机巴们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