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布鱼第一次哭

2015年7月23日 更新

  因为民顾委之前的劣迹,使得我对这个部门有着一种本能的抗拒感。

  所以听到张励耘说起有人找来,我顿时就是眉头一掀,不耐烦地说道:“没空!没看到我这里有事情么,怎么什么人都往我这里领?”

  张励耘被我平白无故训了一通。脸色通红,而他旁边突然闪出一个方脸汉子来,佝偻着身子,冲着我笑道:“陈司长贵人事忙,这个可以理解,不如我们长话短说?”

  我眯眼瞧去,那人倒也是个自来熟,伸手过来与我相握:“在下马兰芳,民族顾问委员会的一级督察员。”

  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我顿时想起一个人来,伸手与他浅浅一握道:“十三太保的马三?”

  对方笑道春光灿烂,露出两颗门牙道:“对,就是我。没想到区区贱名居然还能够入得黑手双城的耳朵,当真是不甚荣幸啊,哈哈……”

  这方脸汉子笑得有些谄媚,然而我却也是有些暗暗心惊。

  之前说过,民顾委跟宗教局是同样性质的部门,又是另外一套班子,里面的人员都大有来历,特别是那十三太保,更是如此。

  人说十三太保之中。有三个人最是厉害,当为魁首,首当其冲的黑面太保,是太行山豪门武穆王的亲弟弟武穆生,而这一位马三,也是三人之一。

  与同出豪门的武穆生、黄天望一般,马三是那西北马家军的青海马家。

  说到这西北马家军。稍微懂一些历史的人,应该都会有一些印象,民国时期。在我国西北的甘、宁、青地区,存在着数股强大的回军武装力量,由于其首领皆为甘肃河州回族马姓,故称“马家军”。因割据范围不同,又分成“宁(夏)马”、“青(海)马”、“甘(肃)马”等,他们先后依附清政府、北洋军阀、蒋介石等势力,称霸西北百余年。

  这是一支很特殊的力量,而西北马家据说还跟汉末三国时的著名猛将马超还有些联系,比之荆门黄家,倒也不遑多让。

  唯一可惜的,是当年豪雄西北王马步芳倒行逆施,最后远走中东,这才有些不及。

  这西北王马步芳是个顶尖的豪雄人物。我听师父陶晋鸿说过,他的修为,绝对要比如今的北疆王还要强悍许多,只可惜太过于残忍凶狠、荒淫残暴,最终没落。

  有着这样的背景,马三同样也不是省油的灯,暗地的外号,叫做“鬼吹灯,马扒皮”,可见一斑。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我倒不会怕这人,但是也不想太过于怠慢,免得他背后使绊子,当下也是脸上露出笑容来,说道:“不知道却是马三爷赶来此处,有失远迎。”

  对于我的前倨后恭,马三还是挺享受的,不过他倒也是个圆滑之辈,嘿然笑道:“此间事忙,陈司长无暇接待,也属正理。”

  我让他稍等,与茅山那边告罪一番,然后回过头来,与马三问道:“不知道马三爷来此,有何要事?”

  马三微笑着说道:“陈司长既然事忙,那我就长话短说,委员会那边听闻东海之事,心中焦急,派我们过来支援,没想到陈司长力挽狂澜,不但坐镇豪雄,而且还大破邪灵教,生擒魁首,实在是可喜可贺;另外,上面听闻此番事件,起因却是为了一条成精了的软玉麒麟蛟。此物天华物宝,孕精而成,最是滋养,延绵益寿,你也知道,我们部门的职责……”

  我听到马三的话语里,稍微一转折,就知道这人屁股一撅,在拉着什么屎,立刻拦住道:“我明白了,不过马三爷,人不在我这儿。”

  马三一愣,问道:“不在你这儿,那到哪儿去了?”

  我耸了耸肩膀,笑道:“腿长在人家身下,去了哪儿,跟我有什么关系?那软玉麒麟蛟是东海朱家尖的浪里白条朱贵所救,而后的事情,我就不知了。”

  马三眯着眼睛,盯了我好一会儿,话语变得阴柔起来:“陈司长,你可是堂堂的一司之长,誉满江湖的黑手双城,说话做事,可要小心责任哦。”

  他这一句警告让我瞳孔骤然收缩,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马三爷这是什么意思?”

  我携大胜之威,浑身凛然杀气,集中在他的身上,寻常人必然是气都透不过来,而马三却不为所动,沉声说道:“有人却告诉我,说瞧见软玉麒麟蛟那妖孽所化的女子,跟你的部下余佳源在一起,并且还来见过你,这事儿可做得真?”

  马三一句话,说得我顿时就杀机立起。

  我终于知道问题出在了哪儿。

  尽管小玉儿套了一身黑袍子,不过到底还是瞒不过那有心人,而说不定那民顾委的人早就听到风声,来了这附近,只不过先前因为邪灵教和慈航别院的关系,不敢妄动,此刻尘埃落定,就屁颠屁颠儿地过来耍横立威了。

  面对着马三这图穷匕见的态势,我不为所动,盯着他的眼睛,俯下身来,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人是谁,告诉我?”

  我眼睛眯着,寒芒如刀,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马三却突然咧嘴一笑,向后退了一步,拍手说道:“道听途说,不足为信,倒是马某人檀越了,抱歉,抱歉。”

  我挺直身子,平静地说道:“总会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不过马三爷能够擦亮眼睛,实在是可喜可贺。”

  两人明里暗里,一顿唇枪舌剑,那马三出乎我意料之外地退缩了,朝着我拱了拱手,然后说道:“陈司长贵人事忙,既然如此,我就不多叨扰了,告辞,我们后会有期。”

  我不咸不淡地与他拱手告别,待这人离开之后,回头吩咐张励耘道:“给布鱼打电话,告诉他民顾委在追查小玉儿,让他小心点。”

  小玉儿要亲自护送朱贵的遗体返回朱家尖,而布鱼放心不下,陪着一起去了。

  这事儿本来并没有太多的危险,不过既然民顾委盯上了软玉麒麟蛟,多少也得提醒一下他们,免得一众强人争夺不休,妄送了许多性命,反倒是便宜了民顾委。

  再说了,小玉儿说到底,也是个不错的女孩儿,给人当做药引炖了,实在作孽。

  交待完这事儿,话事人杨知修带着茅山一行人过来与我辞行。

  我在京里,多听话事人连横合纵,长袖善舞,比之以前,活跃了许多,使得茅山的名头也是越发响亮,无论是在江湖,还是朝堂之上,都好使了许多。

  按理来说,这应该算是将茅山道统发扬光大了,不过在我看来,却多了许多急功近利的感觉。

  当然,这些事情,我尽量不发表意见,免得多生事端。

  茅山前来参加这无遮大会,本来也是为了弘扬那茅山的名头,不过一番冲突下来,执礼长老雒洋被暗算,水虿长老徐修眉死拼,都受了重伤,而有好几个弟子在周折之中,却也丧了命,说起来实在狼狈,话事人的脸上也无光,早就不想再待了。

  茅山欲走,又无空闲之船,好在慈元阁本身有大船在侧,我便帮着联络了一番,让茅山搭了一回顺风船,带着返回陆地。

  茅山一走,其余的宗门也是化作鸟散,而我又不得不留在慈航别院的山门之中,好是安抚一番。

  这慈航别院也是大派,宗门之中弟子上千,不过遭此一劫,十不存一,为首的那位我倒也是认得,就是那个差一点儿被弥勒所杀的静格师太。

  这老尼姑虽然也是恃才傲物,不过在我面前倒也直不起腰,一来我的实力摆在这儿,二来她还被我就过一命,所以交流倒也顺畅。

  我特地问起一人,就是那杀害海警的静萍师太,尚存一命,不过自知罪恶,已然逃遁远走了。

  我也只是这么一说,指望那老尼姑自投罗网,实在荒唐。

  这事儿,自有相关部门处理,我也没有多言,弄得七七八八,然后跟船返回了舟山岛,与当地的宗教局见面,统筹局势,并且处理后续事宜。

  情况到了现在,其实已经是很清楚的,该怎么做,都有程序走,而这些年来,我大部分事情都放给手下去做,无论是张励耘,还是其余等人,都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倒也不劳我太费心。

  我所作的,主要就是安抚一下众人,并且和当地的宗教局领导会面沟通而已。

  到了夜里,留守京都的林齐鸣打来了电话,说怕我这边要用人,问我要不要将家里的人都带过来帮忙?

  我回答不用,这边的事情基本理顺了。

  林齐鸣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我问他到底何事,他告诉我,说京里有流言,说我私人藏匿了这一次纷争的战果,然后告诉我民顾委的黄天望已经赶往舟山了。

  林齐鸣的话语将我一晚上的心情都给弄坏了,破例叫人买了一包烟,一根接着一根,一直快抽完。

  就在我抽得嘴唇发麻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接通,那头传来了布鱼的哭喊声:“老大,救命啊老大……”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布鱼啊布鱼,你到底为何会哭得这般伤心?
谁伤了你的心?

  1. 蚩尤:

    小玉儿被抓了

  2. Cell nucleus 。:

    还真说对了,天下第一观战也不帮忙,好处想全要。………志程同志辛苦了………给你记上一功,好东西我拿走了…!…哈哈哈

  3. Cell nucleus 。:

    哟嗬不给??东西老夫要了……这小狐狸这给我侍寝去吧………………干死他吧大师兄……干不过???叫人呀……开挂呀。

  4. 123:

    要大干黄天望

  5. 黑手陈:

    这是我家后院的一只鱼儿,你们干什么?

  6. 三蛋:

    二蛋自有手段扭转乾坤。

  7. 76年唐山震漏:

    咋还重发一次呀

  8. :

    小玉儿肯定不会被炖的,不然大家得砍死小佛!

  9. 大黑天:

    光头鱼被拿住了 不交出小玉来 要做干锅鱼了 二蛋不是大黄的对手 看样子得红旗总出马了 蛋蛋里外不是人 不如归我髦下 杀出个黎明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