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章 该死

2015年7月24日 更新

  狭路相逢勇者胜,而这茫茫大海之上,民顾委船大且慢,并不如快艇速度,所以在瞧见有船只飞速而来的时候。民顾委却是将船停定,静待以候。

  快艇靠前,我坐在艇中回气,而张励耘则扬声喊道:“前面可是打朱家尖回来的民顾委诸位督察?”

  那船头露出一张脸来,却正是马三的那张方字脸,冲着下面威严地说道:“正是,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过来干什么?”

  张励耘知道此时此刻,最不能弱的,就是气势,当下也是报上了名头,那马三近些,哈哈笑道:“哦。原来是二司的兄弟们啊,怎么了,有事儿么?”

  他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惹得张励耘一肚子火,而我也不想跟这等角色浪费唇舌,待两船靠近之后,便站起了身子来,脚尖一点,人朝着那大船飞跃了过去。而身后的张励耘则扯着嗓子吼道:“陈志程司长,携宗教总局特勤一组众位,前来拜访。”

  那大船比着快艇要大上许多,船舷只有四五米高,我如鹰腾空,落在了甲板之上,而后张励耘众人也随之齐齐跟随而来。

  我们这边气势汹汹。而面对着这群不速之客,民顾委的人倒也不少,涌了十来个。以马三为首,迎了上来,朝着我拱手说道:“陈司长,今日刚见过面,不知道忽然而至,又有何指教?”

  那马三名列民顾委十三太保之中,而且还是排名前三之人,自然是见过大场面的,而且为人圆滑,笑脸相迎,显得十分恭敬。

  倘若是往日,我倒也能够好言相待,勉强忍受。然而此刻,心中却是一股又一股的邪火,往外面翻腾而出。

  要晓得,这帮家伙可是刚刚将我手下最喜欢的爱将打伤,而且还将那软玉麒麟蛟给掳了去,此刻又装出无辜模样,怎么让人心中不愤懑?

  见多了直来直往的恶徒,我最恶心的,就是这种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阴险小人。

  对方是真的当我是傻比,觉得可以瞒天过海,还是认为我忌惮对方身份,念及日后,不敢妄动?

  不过,我黑手双城的名头,那可是一刀一枪、用无数鲜血和尸骸累积而成,对方当真把我当做了痴蠢胆怯之徒了?

  若是如此,老子就翻个脸,让这些家伙看看,什么叫做老虎屁股,摸不得。

  张励耘等人以我为首,不曾话语,而面对着马三的话语,我整张脸都冷着,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方才说道:“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话,叫黄天望出来。”

  同朝为官,即便是私下里有些不睦,但是却也都是笑脸相待的,这个是历来的潜规则。

  然而我这一出来,就直接摆出这般的架势,马三的眼皮一跳,立刻知道这来者不善了。

  他倒也是个急智之人,听到我这话语,顿时就干笑了几声,不说话,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站出一人来,冲着我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家伙好生无礼,我家委员长其实你相见就能见的?”

  有人唱了黑脸,马三方才站出来,一边拦着那人,一边嘿然赔笑道:“陈司长,何督察最笨,你莫见怪啊,莫见怪……”

  话是这么说,到底没有拦住那人,那黑胖子撑着脖子,恶声恶气地说道:“我民顾委执行公务,你们这是想要做什么,若是没事儿,给我们滚开去,要是不然,治你们一个妨碍公务罪,让你们晓得苦头!”

  两人一黑脸、一白脸,立刻将我刚才的傲气给冲得一阵乌有,而旁边的十余人,眼中也多有轻视之意。

  我眯着眼睛,打量这人,一字一句地说道:“何督察?你是十三太保里的插翅彪何宏吧?”

  这十三太保不过是江湖戏言,而那黑胖子却是得意洋洋地应下了,对我说道:“正是某家,想不到你黑手双城也听过我啊,倒也不是孤陋寡闻。”

  这人不知道是装粗豪,还是真粗豪,言语之间,不像是民顾委的干部,反而有点儿山大王的感觉。

  不过我却也知道,民顾委中多用世家门阀,这何宏乃出西川绵竹何家,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在十三太保之中,论冲阵之力,能居前列,最是狂傲。

  我不理他的问话,只是摇头叹息道:“一直以来,都有听过民顾委里面,颇多狂傲骄纵、指鹿为马的为非作歹之徒,如今一看,果不其然。既然你以武勇著称,可敢与我手下过一阵?”

  彪乃猛虎之子,虎生九子,彪在其列,咬死其余八子,独占奶水,由此可见凶狠。

  那何宏外号叫做插翅彪,自然也是好勇斗狠之辈,听到我的话语,顿时就一步跨前,挤出了队列,怒吼道:“好、好、好,我倒也想看看,你们这总局里面,到底都是些什么角色……”

  我想要夺人,自然要挫对方锐气,沉声问道:“谁能拿下此人?”

  张励耘跟我已有十几年,对我素来敬重,刚才听到那何宏骂我,早就是一肚子的怒火,听到这话,越众而出,朗声说道:“我来!”

  他在宗教总局之中,也是有名之辈,那何宏倒也认识,嘿然笑道:“原来是你啊,来,让我领教一下,那北疆王的侄儿,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何宏话音一落,却从身后拔出一把单刀,朝着张励耘快步冲去。

  绵竹何家乃川中大贾,延绵几百年,穷文富武,又花钱请了好些个有真本事的名望供奉,融合川陕等地的手段,自有一套青竹功,又有那飞云刀,誉满江湖,一直都长盛不衰,最辉煌的时候是民国之时,家中子弟,多有从军者,刘湘当政之时,军政所依靠的世家之中,何家便在其列。

  那何宏刀法犀利,走的是奇、绝、险,偏锋而至,劲气透体,张励耘知道这十三太保的名头厉害,也不敢怠慢,拔出天枢剑,剑点贪狼,与其相对。

  两人都是精英高手,出手也有风雷之势,不过那何宏久居民顾委,一众好东西享受得多,劲气充足,气势之上,却稳稳压住了张励耘。

  何宏刀强力横,以倾倒之势,想要碾压张励耘,然而却不知道那贪狼星平素最是稳重,如山而行,根本不畏打压,反而是守住阵脚,步踏斗罡,气吞星光,一点点扳回城池。

  两人相斗,甲板之上刀光剑影,犀利非凡,偶有剑气飘逸,倏然而起,那铁船之上,也有剑痕印上。

  虽然浅显,大家也是不敢上前,纷纷往旁边退开,免得殃及池鱼。

  何宏成名日久,又是大内高手,自然是气势如虹,不过张励耘也是动了真火,要晓得他虽然最敬重北疆王,却并不喜欢让人提及这点儿关系,讽刺他依靠裙带关系脱颖而出。

  他张励耘能够走到今天,靠的从来都是他自己,还有手中的剑。

  张励耘剑势坚韧,缓慢抵挡,稳扎稳打,而何宏一鼓作气势如虎,再而衰,多少也有些力竭,就在此时,张励耘一声暴喝:“破!”

  剑气暴涨,那何宏应声而落,手中单刀飞出了船外,落在海中,而他本人则满脸鲜血,滚落在一旁去。

  张励耘一剑得手,并不得意,而是缓缓收起天枢剑,朝着我拱手一礼。

  何宏滚落一旁,满身鲜血,爬起来还待再战,却被马三给拦住了,这个时候,那家伙终于收敛起了脸上虚假的笑容来,冲着我眯眼说道:“陈司长,宗教局与民顾委,都是国家肱骨,你这般刀兵相见,可是为了那条软玉麒麟蛟?”

  他这话儿一说出,旁边还有些慌乱的十余人顿时就是一阵恨意,全部围了上来,眯眼瞧我,一副不共戴天的模样。

  我朝着张励耘点了点头,然后朗声喊道:“黄天望,你既然敢打伤我的属下,为何不敢出来,与我见上一面?”

  马三眉头一皱,正想说话,这时他身边突然一道灰影恍惚,紧接着走出了一个长须老人来,民顾委的众人瞧见,纷纷躬身行礼,喊道:“委员长!”

  来人正是黄天望,他缓步走到我的面前五米处,抚须而言:“陈司长来势汹汹,戾气稍重啊!”

  一番喧哗,终于将正主给逼了出来,我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冷然回道:“黄老仙气盎然,却总是行那卑鄙之事,倒也是虚有其表、欺世盗名之徒。”

  被我指着鼻子骂,民顾委的人顿时就群情汹涌,然而那大内第一高手却涵养极好,眉头一陷,道:“我这是为了上面办事,何有卑鄙?”

  我抬起头,冷然说道:“别拿大帽子压我,我就想问你,那软玉麒麟蛟生性善良,并无恶事,纯洁无暇,又吞食日月精华,化作人形,既然如此,与人类已无区别,你们为何还要穷追不舍,将她给擒了?”

  黄天望微微一笑道:“哦……我先前还在猜测你的动机呢,原来如此不过是妇人之仁啊?”

  我眯着眼睛说道:“那软玉麒麟蛟,真的该死?”

  黄天望语气骤冷,也盯着我的眼睛说道:“对,该死!”

  1. 胡胡胡胡:

    沙发

  2. 依咯咯:

    杀了黄天望,端平中南海。怕个球。

  3. 春花秋实:

    抹布

  4. 摩罗:

    大战开始

  5. 波音747:

    黄天望太猖狂,陈黑手身体里可是有个厉害家伙,分分钟可以做了你黄天望的!

  6. 三蛋:

    干掉老黄

  7. 魅魔:

    你他妈的才该死!还我玉儿

  8. 时光不念旧人:

    功力没恢复,估计干不过老黄!

  9. 蚩尤:

    干死她娘的黄天望

  10. 大黑天:

    二蛋功力尽复也不一定是大黄的对手 沉舟是一种选择

    • :

      嗯,全盛状态也是跟黄天望五五开

  11. 哈哈一笑:

    蚩尤一出,誰可造此??

  12. :

    这个仗很难打,打了今后日子不好过,打了赢的希望还不大,不打又抢不回来,是时候要有人出场了

  13. 晨风-依旧:

    把船弄翻了。

    • :

      制造混乱看看有没有机会让小玉儿自己逃,这个还可以,小伙子想法不错

  14. 独角戏:

    黄天望死不了,蛊事里还被大师兄请去打弟弟呢

  15. 奶奶的:

    弄死黄天望,最恨世间无良之人

  16. Cell nucleus 。:

    开挂干…………弄的小黄没脾气………蛊事上才叫的动他做打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