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专属符袋

2014年7月18日 更新

  谷夏猝不及防,一下子就给人咬住了脖子,痛得哇哇大叫,而我们这边则被对方中了这么多枪,都还没有倒下的事实给震到了,旁边的小鲁果断扳开保险,开枪射击。

  能够进我们单位,并不只是靠着关系就可以的,小鲁在部队的时候就是一级射手,此刻眼睛、准信和目标,三点一线,枪声响起,那子弹便已经钻到了红脸汉子的脑袋上去。

  谷夏被脑浆子洒了一脸,结果那家伙不但没有停歇,反而更加用劲,三两下,就咬下了大半个脖子来,谷夏一身本事,但是被咬掉了气管,生命瞬间就流失了,软趴趴地倒了下去,而在这个时候,另外两人已经嘶吼着,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对方来势汹汹,连枪都失去了震慑性,这让我们都有些惊慌,戴巧姐本来准备上前救助谷夏,然而眼瞧着谷夏半边脖子给啃了下来,晓得这边可能是来不及了,便跟着我们几人往后退。

  小鲁几次点射,将弹夹的子弹打空了,接着朝着戴巧姐大声喊道:“戴同志,怎么办啊?”

  戴巧姐也被这情形吓得不行,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大声喊道:“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家伙怎么会这样?”

  危机当前,我也忘记了刚才的龃龉,指着那踉踉跄跄冲过来的几个家伙,解释道:“这三个家伙是老鼠会的,不过他们刚才被孙老师给杀死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出现在这上面的,但是老鼠会已经将利苍之墓给找到了,而且有人已经中了邪……”

  “什么,你怎么知道是利苍墓的?”戴巧姐死死地瞪着我,而却没有理会她,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几步奔来的那三个死人,停顿了一下才说:“你若有勇气下去,自然也会知道这些。”

  戴巧姐见我又在讽刺她怕死,没有搭理我,而是领着我、小鲁、张知青和另外一名战士顺着左边的山坳子往上跑。

  我和小鲁都还好,多少也见过些世面,另外两人瞧见这枪都打不死的家伙,整个世界观都崩溃了,那个战士发足狂奔,一阵好跑,直接就翻过了双包丘的山包子,朝着另外一边冲去。

  我和戴巧姐都不是怕死之人,一边缓步跑,一边扭头来看,想着如何能够将这三人给弄趴下,然而就在此时,却听到前头又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叫喊声。

  这声音是那个战士的,冲到了山顶头的张知青哭着朝我喊道:“二蛋,这里还有两个,小乐被他们咬死了,怎么办?”

  小乐就是刚才的那个战士,我快步冲到山顶,瞧见在山后那边,又出现了两个黑影,正趴在那个战士的身上狂啃,有一个看不清楚,而另外一个,则是先前被跳弹给击中了的胖子老云。

  我当时的背脊梁便有些发麻,这情况简直是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仔细想一想,倘若附在张快身上的果真就是那古墓主人利苍,那么对方自然能够有出来的通道,而这些死去的人,只怕都中了邪咒,即便是死,也转不了生,反而被奴役着。

  我若是死了,恐怕也是这副模样吧?

  短暂之间,这儿就只剩下了我、戴巧姐、小鲁和张知青四人,而那些不知道从那儿冒出来的老鼠会死人,则在啃完了血肉之后,开始朝着我们围了过来。

  张知青没有见过这场面,腿肚子都直打哆嗦,拉着我的衣服哭,问这是啥玩意?我说可能是僵尸吧,戴巧姐摇头说不是,僵尸是集天地怨气而生,自己体内本有恶魄,而这东西,根本就是死尸一具,应该是被邪魔意志所控制住的傀儡,天啊,到底是多么强大的东西,才使得这么多家伙都能够动起来啊?

  她还在感叹对手的强大,然而眼看着这五个家伙都已经走了上来,我浑身都绷得紧紧,指着对方喊道:“怎么办?你能够打得过这些家伙么?”

  戴巧姐从腰中取出了一把软剑来,一抖落,立刻寒光升起,接着她恶狠地说道:“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遛遛,我去看看,你照顾好他们。”

  她话音一落,身子一扭,便朝着前方扑去。此女冲得义无返顾,气势汹汹,然而她的对手却并不是活人,根本不懂得欣赏这种美丽,瞧见有人迎了上来,立刻兴奋得哇哇大叫,挥着手冲了上去。两伙相交,一番拳风剑影,我瞧见戴巧姐果然不愧是名门之后,那软趴趴的软剑竟然被她使得一团大花,让人大开眼界。

  这剑法犀利,一上去就将三人身上的诸多零件给卸了下来,鼻子耳朵,纷纷掉地,然而这些对于常人来说都是致命的伤害,但是对于这帮被人操控的尸体,却连挠痒痒都不算。

  一方灵巧,一方则根本就不惧刀枪,谁也奈何不了谁,形成胶着,然而我这边却看不成戏了,因为刚才将战士小乐扑倒的那两个家伙也冲了上来。

  这两人走路的姿势虽然踉踉跄跄,但是我却能够感觉到它们并非僵尸,而是木偶一般的死人。

  这样的东西虽然力量大、不畏疼痛,但到底还是没有僵尸那般,有自我的意识,我当时也是狠下了心,瞧见这两人冲上山坡,一个飞脚下去,踹在了那胖子的脑袋上。

  我这一脚踢得结实,只听到喀嚓的一声响动,那人的颈骨都给踢断了,然而当我落下来的时候,这胖子的脑袋都一百八十度转弯了,都还是能够继续站起来,朝着我横扑而来。

  我当时就吓得不行了,这样的对手,根本就不是肉搏或者火器能够解决的,唯有用道法,方才能够与之镇压。

  可是我陈二蛋自小修道,但除了一把子气力,其他的还真的不擅长,这边一交上手,顿时就感觉对方虽然行动迟缓,但却像是那带壳的乌龟,根本就打不动。不但如此,而且对方左右而动,好几次我都差一点儿被扑倒在地上。

  小鲁又打空了新换上来的弹夹,瞧见这两具尸体居然还能够站起来,顿时就崩溃了,啊的一声叫唤,朝着远方跑开去,张知青也想跑,我叫住了他:“走开点,但别跑太远,外面还有更厉害的家伙呢!”

  交手不久,我和戴巧姐再次碰到了一起来,她瞧见手持小宝剑的我战意浓烈,也没有受到多大伤害,有些惊讶地说道:“嘿,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些本事?”

  此刻的戴巧姐可比我狼狈,她身上的衣服给人撕成了布条,露出了洁白的胸口来,没想到长相平平的她竟然有着好身材,白花花的胸口晃得我眼前一亮。不过因为胖妞的事情,我对她倒也没有啥好脸色,只是恶狠狠地说道:“我要是没本事,就不可能活着出来了。”

  我们三人且战且退,短短的时间里,气喘吁吁,累得不行,戴巧姐瞧见这情况,眉头皱得紧紧,似乎在准备下一个很纠结的决定。

  而就在这关键时刻,张知青许是过于恐惧,一个踉跄,竟然将腿给崴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去。

  张知青这一跌倒,立刻就掉了队,冲在最前面的红脸汉子一个猛扑,抓住了张知青的腿,往回拉。这劲儿大,张知青吓得半死,大声地喊叫起来。眼看着张知青就要落入众人之口,我再也没有退开,而是转过身来,一个飞冲,一剑斩在了这家伙的手臂上。

  许是运气,我这匆忙一剑竟然将那手臂给卸了下来,而我还赶在了那群家伙冲上来的间隙,将张知青给拉着往回走。

  张知青腿上紧紧握着只断手,脚步踉跄,崴了脚,根本就走不了几步,瞧见这状况,戴巧姐终于下定了决心,从怀里面猛然掏出了一件东西来。她是如此的郑重其事,而我看到这东西却愣了一下,瞧见我双眼发直,戴巧姐得意地笑道:“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我的底牌——符王李道子亲手所制的符箓。就这样的东西,根本扛不过一张!”

  戴巧姐手上所拿的,自然就是我当初在巫山学校毕业的时候,被戴校长扣下的符袋,只见戴巧姐在这里面翻了翻,发愁地说道:“到底用哪张好呢?”

  我将张知青背在了我的身上,嘿嘿笑道:“哪张都没用,你根本就用不了!”

  戴巧姐一剑刺中了胖子的肚腩,结果对方双手一握,将这软剑给紧紧抓住,她抽了一下,没回来,旁边的敌人又围了上来,她立刻弃剑而退,从符袋里面掏出一张斗母玄灵秘符,大声问道:“你个乡下小子,连李道子都不认识吧,说什么大话?”

  有这女人挡在前面,我也乐得轻松,背着张知青在前面跑,哈哈大笑道:“你若是会,就用用看啊?斗母玄灵秘符用于镇妖,使那妖丹不稳,神灵溃散,而此刻,你应该用符袋中的甘露符——这几个东西是染了脏物,将其清洗干净,超度亡魂,自然什么都了结了!”

  戴巧姐不信,强行驱动这张符箓,一手举天而起,气势凛然。

  结果,冷风吹过,什么效果也没有。

(今天不加更,大家明天见。)

  1. 梦涵:

    沙发

  2. _乔石:

    哎,,今天没有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