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三章 开盅之时

2015年7月26日 更新

  听到黄天望这话语,我哈哈一笑,知道他算是暂时屈服了,当下也是手一挥,吩咐道:“让布鱼出来吧。好歹也是国家财产,弄沉了,以他的工资可赔不起。”

  小白狐儿脸上露出了笑容,退到船舷边缘,颇有规律地拍着船体。

  此刻已然是次日夜间,那海天佛国崩溃之后的影响已然渐渐消散,通讯信息都不再干扰,羽麒麟也都能够运转,使得我一直都知道布鱼尾随着这大船,在船底依附,随时等待着将这大船掀翻。

  既然准备翻脸,自然得多留几手。

  小白狐儿能够用羽麒麟联络布鱼,我也能。不过该做的样子,还是得做的。

  黄天望今后是敌非友,能够迷惑的,还是得做足模样。

  敲了一会儿,船边不远处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水柱,浪花溅得飞起,洋洋洒洒,海水被风一吹,细碎的水珠落在了许多人的脸上。而一身腱子肉的布鱼则踏浪而来,落在了离我不远的甲板之上。

  因为有着羽麒麟在,他对船上发生的一切都了然,一落地,理也不理黄天望,而是朝着我拱手为礼。

  我点了点头,挥手让他退下。

  黄天望瞧见这个闹出如此动静的家伙。方才知道就是先前抓捕软玉麒麟蛟的时候,出手相拦的那个宗教局人员。

  没想到这家伙在陆地上不敌他的几招,但是在水下。却是这般威势。

  黄天望人老成精,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玄妙,脸色立刻转冷道:“我说你为何会为了一条软玉麒麟蛟兴师动众,甚至不惜以性命相逼,原来却是因为手下皆是妖魔鬼怪,有教无类啊……”

  他本就是老派修行者,对于诸般异类,早在刚才与我的争辩中,就已经表明了意思,此刻再一次申明,不过是在奚落我,想要找回场子来。

  真正厉害的人,手段时软时硬。都是看着形势而言。

  我刚才强硬,是要让对方相信我有玉石俱焚的决心和勇气,而此刻倒是不用事事针对,总得给对方一个台阶下来,于是嘿然笑道:“黄公说得不错,正所谓有教无类,只要是心向光明者,都不能剥夺它的善良之心。人我已经叫上来了,黄公还有什么交代?”

  这话是佛教的论点,黄天望眉头一皱,也不与我争辩,而是眯着眼睛说道:“先前你深入地底,救我黄家养神,我曾说欠你一人情,至此,我们算是一笔购销了。”

  听到黄天望提及此事,我嘿然一笑道:“自然。”

  黄天望此人薄情寡性,说欠我一人情,结果这边抢起人来,却是毫不犹豫,一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我哪里会把他的这话儿放在心头,浑然不在意。

  他又说道:“今日之事,终究伤了和气,倘若传出,只怕你我皆有麻烦,你……”

  我毫不犹豫地拱手说道:“今日冒犯黄公威严,实属走投无路之策,并没有认真考虑后果,定不敢私下妄言。”

  黄天望这么说,其实到底还是爱惜自己的名节,不希望自己被我逼迫的事情传出,免得被人嗤笑。

  而这话语,却正合我的心意。

  要晓得,像我这般拔刀相向,已经属于逾越之事,若是黄天望回去之后追究,只怕到时候官司缠身,惹人烦厌。

  当然,黄天望私下里肯定是会给我使绊子的,但至少明面上,他倒也不敢对我太过分了。

  因为我倘若真的被逼急了,他也怕我狗急跳墙,跑去灭那黄家满门。

  要晓得,刚才我与他谈论那南洋康克由的话语,并非那么简单,内中蕴含的凶险,非一般人所能够领悟的,而黄天望也由此可以知晓,这个敢跟他掰手腕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我不再是他当年在茅山主峰之上,随意耍弄的江湖新嫩,而是能够与他平起平坐的顶尖高手了。

  有着这样的想法,他自然是投鼠忌器,不敢随意乱动的。

  故所愿尔,不敢请也。

  我向黄天望保证,我会管好我的手下,今日发生的事情,绝对不会传出去,至于他自己的人,那就由他来调教了,这事儿我也管不得。

  双方到底还是自重身份,并没有谈得太过透彻,黄天望知道此事栽了,倒也光棍,让人带着布鱼去了船舱,将那昏睡不醒的小玉儿给带了上来,双方交接完毕之后,我让众人离船,返回小艇之上去。

  大船之上,只剩我一人之时,那黄公望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回了船舱,反倒是那马三冲着我拱了一下手,冷冷地说道:“陈司长,今日之辱,来日必当奉还。”

  听到他的这狠话,我洒然而笑,不予置评,只是平静说道:“我会等着的。”

  说罢,我也腾空而起,落到了那已然开动了的快艇之上。

  回望而去,却见那马三立在船上,遥遥望着我们这边,眼中的怨毒之意不减,不过我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黄天望我都毫无顾忌,像你这般人物,又如何能够让我放在心上?

  对于这样的小人物,我最需要做的,并不是斩草除根,而是尽可能地提升自己,让他们只能够瞻仰我的背影,触之不及,那才是最好的办法。

  两船越行越远,且不管民顾委那里的气氛如何,这快艇之上的众人,皆是喜笑眉开,气氛热闹得很。

  要晓得,总局和民顾委虽然都在体制内,但一向都是死对头,他们虽然人数不多,但多为精锐,行事也总有些高高在上的感觉,屡次三番地插手我们的事物,没有几个人会喜欢他们。

  当然,也不是说民顾委都惹人厌恶,要晓得我那忘年好友刘老三也是入了民顾委。

  只能说,有一部分人,真的不得人心。

  我这边落地,众人纷纷跟我打招呼,小白狐儿冲着我举起大拇指,大声夸赞道:“老大,你今天骂那黄天望的话语,简直就是帅爆了,我恨得不跪着听完了,哈哈哈……”

  众人一阵附和,而白合则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颇有些后怕地说道:“说起来,那个黄天望当真是顶级厉害的角色,他都没有怎么动手,往那儿一站,我就感觉双脚都有些站不住了,直发抖——还好没有打起来,不然真的是悬啊……”

  农菁菁最是乐观,笑着说道:“那黄天望被人叫做大内第一高手,自然厉害,不过老大对他一通劈头盖脸的痛骂,他不但没敢还手,还将人双手奉还,足以瞧得出,老大比他厉害得多,对吧?”

  众人纷纷点头,而我瞧见两船离远,将九龙青铜罐给收了起来,方才自嘲地说道:“瞧你们乐得,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回来,有什么兴奋的?”

  好多人都没有听明白,但是布鱼懂了,冲着我深深一鞠道:“老大,你费心了。”

  我摇了摇头,指着他怀里的那姑娘说道:“我倒不妨事,不过就是使劲浑身解数,威逼利诱而已,你先看看她,有没有被人动了手脚才对。”

  听到我的话语,布鱼方才想起这事儿来,赶忙将那小玉儿解开束缚,又给她渡气,将其叫醒。

  布鱼在这边手忙脚乱,而旁边的张励耘低头一瞧,笑了:“我刚才还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儿,能够让布鱼神魂颠倒,舍命相救,现在瞧见,果然是俏生生的一软妹子,如此倒也不负我们一番心血,哈哈。”

  布鱼那张憨厚老实的脸顿时就憋得通红,吃吃说道:“我、我对她没那个意思,我只是、只是看她有点儿同病相怜而已……”

  他越是拘束紧张,大家越笑得恣意,搞得布鱼恨不得一头栽进水里,不再出来。

  好在没一会儿,那小玉儿却是醒了过来,睁眼瞧见布鱼,顿时出声喊道:“布鱼哥,你快走,我……”

  喊了几句,她方才注意到周围情形,闭上了嘴唇,而布鱼则跟她解释道:“你莫怕,我老大带人过来了,那些坏人,已经被我们给赶跑了——莫怕啊!”

  布鱼跟她三言两语解释清楚,小玉儿慌忙站起来,朝着我施礼,懊恼地说起自己到底还是有些大意,几经警告,都没有注意,结果劳师动众,实在不应该。

  这小妹儿知书达理,倒是个有趣的小娘子,我笑了笑,指着布鱼道:“你要谢,便多谢他,大伙儿都是冲着他的面子过来的。”

  我这般说,那小玉儿又冲布鱼行礼,而旁边众人皆用暧昧的笑容盯着布鱼,弄得他无地自容,满面红布。

  一番折腾,快艇终于在凌晨三点多回到了舟山本岛,我让布鱼安排好这姑娘,然后让众人回返。

  至于民顾委,我相信有了今夜这一次,黄天望应该没脸再来打主意了。

  颇多疲惫,一觉次日中午,我醒来之后,接到消息,说民顾委的人已经离开,倒是没有跟我们再碰面。

  而稍后,我又接到了两个坏消息,一是那弥勒的尸首,居然不翼而飞;另外一件事情,则是从慈航别院手中移交而来的邪灵教陆一,那小子居然再一次成功逃遁,不知踪影。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早。
昨天看到一些争论,关于陈志程与黄天望的交锋,这里我交代一下:
首先,这两个人是很难打起来的,因为彼此的身份,也因为其他的原因,陈之所以前倨后恭,就是要让黄相信,这个家伙是个疯子,什么事情都会干;第二点得让黄把陈当做同辈人,而非下级或者晚辈,这样心中才顺;第三点,这里涉及到黄的性格塑造。
文中涉及到一个很有趣的博弈概率学和心理学的范畴,只要黄不想死,只要他相信陈无顾忌,他就会妥协。
大家不要吵

  1. 半步天涯:

    大早

  2. 光头美腿小佛爷:

    哈哈

    • 罗大屌:D:

      好喜欢你的ID哈哈哈哈哈哈哈

      • 光头美腿小佛爷:

        你那么坏啊?

        • 罗大屌: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男淫不坏gay友不爱

  3. 2121212121:

    布鱼没出家吧。。大鱼爱小鱼,悟空喜欢猩猩。

  4. 罗大屌:D:

    哎。开蛊之时便是小佛爷再转之时,陆一会在邪灵教担任什么样的角色呢?为什么在蛊事里没有陆一这个人呢?不会被小佛爷灭口了吧 ¬_¬

    • 奇:

      陆一被小佛夜占了。

      • 罗大屌:D:

        陆一不是被碎蛋了么…想想我就一阵屌疼…

        • 瓶S邪M: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幸好我是妹子

    • :

      准确的说是武陵王!至于被武陵王灭口那是不可能的!

    • 自我放逐:

      蛊事里陆一不就是小佛爷么

      • 罗大屌:D:

        ?!!小佛爷就是陆一阿?那岂不是…没蛋?

  5. 123:

    体制内的人他们是打不起来的,这是政治

  6. -冷小汐:

    小佛

  7. 大黑天:

    趁着小药匣子重伤 弥勒的神识鸠占鹊巢 暂且作为鼎炉安身 武陵王寻机再次出世 作为人类 已经做得很不错

  8. :

    我说吧?那帮老尼姑拿不住陆一!逃了吧现在?大师兄当时不杀掉就是后患无穷!

  9. 缘分天空:

    真性情也、我喜欢!

  10. 孤守空月:

    更新几点?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