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五章 龙脉之责

2015年7月27日 更新

  我本不指望这件事情能够瞒得了太久,毕竟当时人多眼杂,不管是从我这边,还是从黄天望那边流传而出,都不是人力所能够控制的。所以也没有多加辩解,舔了舔嘴唇,只是嘿然一笑,也不多言。

  王红旗瞧见我这个态度,摇头叹了一口气:“你知道么,我时日无多,本来准备运作,把你给捧上来,然而在这关键时刻,你又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情,你让我如何是好?”

  时日无多?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收敛起了笑意,瞧见王红旗原本矍铄的精神再也不复。铮亮的光头也多了几分黯然,心中一慌,出言问道:“王总,你这是……”

  王红旗摇了摇头,双手撑在桌面上,问我道:“告诉我,那软玉麒麟蛟就有那般重要么。值得你如此出手?”

  身居高位者,其实对于这类事情,看得并不是很重。就算是睿智如王红旗,也有一些不理解,这事儿关乎到我行事的正义性,我倒也不敢马虎,赶忙将当日与黄天望的争辩,与他一一讲来。

  谈到这些的时候,王红旗又是长叹了一口气。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他在跟我解释,说黄天望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一个爱人。海誓山盟、至死不渝的那种,结果最后被一条黑色巨蟒所杀,而他却报不得仇,于是愤恨之下,投身入了公门,靠着龙脉滋养,迅速成就了一身伟业。

  有着这样的经历,他自然对天下间所有妖属都抱着一种敌视的态度,而据他所知,那条黑色龙蟒,最后也是幻化了人形。

  她叫做黑花夫人。

  王红旗是不出门而知天下事,他甚至告诉我,说那黑花妇人平日里的装扮。模拟的就是黄天望年轻时爱人的样子,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种很大的刺激。

  对于黄天望,传说很多,但是最接近真实的有两种,一种是他依靠着地底龙脉而成事,还有一种,则是传言他修行了某种前朝太监的秘术,从而成为了诡道强者——当然,这些都是密不外传的事儿,知道这些猜测的人都很少,而且自从黄天望成名之后,所有的传言都化作云烟,不再存留。

  王总寥寥几句,让我知道了两点,其一,黄天望兵行诡道,事出有因。

  第二点,那就是此人非常不好惹。

  对于王总的解释,我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反而是有些关心起那神秘的龙脉来。

  脉,本义是血管,但龙脉却并非能够延伸为真龙之血管,而是一种山川大势的走向——龙就是地理脉络,土是龙的肉、石是龙的骨、草木是龙的毛发,传言中龙势有九种,分别为回龙、出洋龙、降龙、生龙、巨龙、针龙、腾龙、领群龙,山势曲折婉转,奔驰远赴,在被赋予神秘的道统论之后,预示着王朝的兴盛和衰败。

  古之演义里面,断龙脉,则能够截断一朝一代的兴盛,由胜而衰,这显然只不过是小说家言,不足以信,但其中奥妙之处,非亲临,却又难以讲得清楚。

  要知道,当初王红旗从手中揉捏,搓出一条金色小龙,那便是从龙脉之中凝炼而出的龙意。

  这玩意可是最真实的,就是它,方才能够使得我对饮血寒光剑之中的龙息操纵自如,使得我的气势陡然倍增,掌控全场。

  龙脉的重要,是毋庸置疑的。

  刚才王红旗也提到过,被誉为大内第一高手的黄天望,也是得了龙脉滋养,方才能够成就此番修为,而在我看来,王总之所以被我师父誉为那最有可能争夺天下第一头衔的顶级高手,也离不开这龙脉的影响。

  这般重要的东西,我自然好奇,然而面对着我的问题,对我向来宽厚的王总却只是叹了一声道:“此事关乎于国运,除非你到了一定级别,不然我只能无可奉告。”

  听到王总的话语,我不由得苦笑道:“竟然是这般?”

  没想到我奋斗这么多年,居然连知道这秘密的级别都达不到,这多少也让我有些意兴阑珊。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情绪,王总抬起头来,看着我说道:“我和老徐几个老家伙,本来已经在运作了的,准备等我们退下去之后,把你给提起来,进入核心领导层——这事儿都已经快是板上钉钉的了,却没想到你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情……”

  我能够感受到王总的失望之情,咬了咬嘴唇,终究没有敢跟他顶牛,而是歉然说道:“对不起,当时的情况,我不得不挺身而出……”

  王总摇头说道:“不,你并没有错,在我看来,黄天望做事也实在有些过分。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肯定会传到上面,所以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恐怕都会白费了。”

  我听着更是歉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王总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志程,我很看好你,但是并不会一味拔高你,人有喜怒哀乐,也得经受大起大落,这是对你的考验,你可知道?”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道:“王总,你打算……”

  王总摇了摇头,对我说道:“不,我不会对你怎么样,该奖的奖,该罚的罚,不过你这一次,算是在上面挂了号,以后的路,可能会变得艰难,你得多动点脑子,自己走了。”

  我心灰意冷,开口说道:“王总,朝堂凶险,不如归去,不过我手下的这些兄弟,还请你多加照顾才是……”

  王红旗听到我心生退意,不由得扬起眉头来,瞪着我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这点挫折都经受不得?”

  我洒然一笑道:“倒不是经受不住,主要是怕那背后伸出的黑手,让我心力交瘁。”

  我以退为进,将我的担忧说出,王红旗笑了,对我承诺道:“你放心,你要我在一天,就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

  我听到这话,又提起他刚才谈及“时日无多”的话题,这时他整个人都变得无比严肃起来,盯着我说道:“志程,你可记得之前对我的承诺?”

  我认真点头道:“记得,守护这世间的平静。”

  他说道:“对,实话告诉我,当今之所以九州安平,是因为天下有九鼎镇宁,此事自古以来,便一直延续,一鼎乱,则灾难生,而九鼎乱,则天下异,九鼎源头又为龙脉,需要有大能力之人来镇压,在我之前,有一位顶尖厉害的镇国高手融灵而入,然而近年来神州动荡,那位前辈已然耗尽神志,需要有后继者……”

  说完这般秘闻之后,他停顿了一下,而我则感觉到浑身发寒,沉声问道:“融灵而入,是不是得放弃肉身?”

  王总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所有的人选里面,我是最适合的……”

  听到他的话语,我的浑身就是一阵。

  尽管我不知道融灵化入龙脉,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倘若王总这般行事,只怕从此以后,我未必能够再见到这位可敬的长者了。

  瞧见我的表情,王总却突然笑了:“你也别想得太多,融灵而入,其实也是对自己生命的一种升华,对于某些人来说是终结,但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却是一种新生,求都求不到的机会。”

  我盯着他说道:“对于你来说,是什么?”

  王总沉默了一下,对我说道:“九鼎若失,则星辰诸般之力便会被失去,天罡地煞,皆不再人间,世间再无英才——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遗产,南明之时的悲剧,不曾就此重演,所以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责任。”

  责任!

  听到王总局郑重其事地说起,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鼻头莫名一阵酸楚,而他则起身,过来与我相握,陈恳地说道:“小陈,陈志程,虽然这一次并没有成功,但是我却希望,终有一日,你能够接了我的班,可以么?”

  望着这位一直以来对我关照有加的无私老人,我实在没有太多的拒绝可以说出,只有认真地点头说道:“好的,王总。”

  与王总谈过话之后,我离开了小红楼。

  接下来是论功行赏的流程,要晓得我们此番最大的成果,可是斩杀了邪灵教的大头目,只可惜弥勒此人在江湖上名声不显,在宗教局的评级里面,也算不得什么大人物,甚至连十二魔星都及不上。

  如此说来,这功劳甚至还不如当初捉拿魅魔、风魔来得大。

  这种评级无疑是可笑的,别的不说,黄河口一战,风魔甚至只是弥勒的跟班,而为了营救弥勒,神出鬼没的天王左使也出现了。

  怎么看,弥勒的评级都不应该是这样,不过对此,我却没有太多的争辩。

  这些东西,恐怕已经涉及到了某一些派系的打压了吧?

  有了王总的谈话,我对于这些并没有太过于在乎,在那种崇高的目标面前,这些东西,都不过是浮云而已,如此算是草草结束,我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而且还变得更加低调,如此到了年底,我收到陕北的一个消息,说刚抓到两个盗墓贼,有一个人,跟我还有些关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男人的肩头,最重要的,还是责任。

  1. 小幸福:

    沙发

  2. Cell nucleus 。:

    小道出场

  3. 灵:

    沙发来一个

  4. 罗大屌:D:

    是萧克明?

  5. LXF:

    肯定是萧色狼 加 僵尸操控手

  6. 晨风-依旧:

    这就要接上蛊事了么

  7. 123:

    初衷不改乃是真英雄,回忆前面的章节,大师兄与小白狐相约入仕,翻高山,渡大河,斩巨龙,历尽千难万险,只为凭自己的力量,让世界变得更好一点。故事讲到这里,依然坚持初心,充满了正能量,让人十分感动。这条线索同样贯穿全篇,形成了独特的融社会,江湖,政治于一体的世界观和价值关,里面人物形象鲜明生动,背景烘托恰如其分,俨然一篇磅礴瑰丽的时代剧。可以多一些细节点缀,比如时令,民俗,衣饰,饮食,科技,志怪,杂谈典故等文化和时代元素则更显用心。建议多用些比喻和通感。人物的战斗对白有时太过直白,比如:天哪,怎么可能会这样,你到底是什么人。这样靠近日漫的处理,档次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可能是为了照顾低龄读者吧,但与人物低调务实的做派不太协调。作者强调过,道事像自己的孩子。我看道事比蛊事写得用心。作者以前是干啥的

    • 王红旗:

      作者肯定是有过类似的经历,不然不可能写的出这么多与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未解之谜相关的情节,这点我深信不疑!比如茶巴错的僵尸,可参考新疆变异僵尸未解之谜,还有黑龙江落龙事件等等

    • 尹悦:

      看来应该是公门的人

  8. 冰冷:

    蛊事里有一章节说支持黑手陈的一位大佬故去,大师兄很不好过,说的就是这位大佬吧!那个时候大师兄还没有把位子坐稳啊!所以说政治里不好过啊!

    • 水鬼:

      非也非也,后来王红旗和大队人马一起出现在围剿邪灵教总坛一役,所以那个去世的领导并不是王红旗。

  9. 321:

    其实你们都弄错了 王红旗就是后面的小佛爷!

  10. 尹悦:

    感觉有些诡异。既然提拔黑手如此关键,为何王红旗当初不卖黄天望一个人情,电话黑手双城交出玉儿?

  11. 大黑天:

    上面求得是平衡制衡中庸 所以红旗道友也是无奈花落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