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八章 名声所累

2015年7月28日 更新

  天下十大这个名头,最早是源自于八十年代,某位负责这方面事宜的开国老将提议而起,后来得到了宗教局、民顾委、道教协会、佛教协会等部门的大力支持,由一众当朝大佬商议而成。

  说起来。我师父也算是其中的参与者之一。

  评定天下十大,一开始说起来,许多人其实都并不在意,就连我师父,当初跟我说起来的时候,都说是被人强行安上的头衔,用来凑数用的,他自己,反倒没那么乐意。

  俗话说得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真正想要评出无可争议的天下十大,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把那些被提名者拉出来,摆下擂台,打一通,胜负可定。

  然而这些入榜者,皆是盛名之辈,少有人会为了这点儿虚名,特地跑过来耍弄一番。

  若是真的有这般的行为,更多的可能,估计是得被人嘲笑。

  当然。也有像一字剑这般重名之人愿意听命,但如此一来,又未免有失公允,所以即便当初有人提出,估计也是实行不了。

  不过当时评定榜单的人,皆是朝堂和江湖之中的宿老,对于天下英雄。莫不是了然于心,所以评定出来的修行者,虽然出于各种原因的考虑。修为未必能够名列前十,但绝对都是当世之间的顶尖人物。

  至少在我看来,每一个能够入列的,都是足以让无数人为之敬仰的大人物。

  不过名利一词,最是害人不过,特别是像修行者这样特殊的存在,对于这种事情,更是关切得很,所以不断有人会对这名单提出质疑,也有一些站在顶端的人物,为自己未能名列其中而耿耿于怀。

  那慈航别院的静念师太,便是其中一个。

  其实说句实话,真正站到那顶峰之间的位置。触摸到了常人所仰望的境界,孰高孰低,这个真的不太好说,更多的,其实大家的修为都只是在伯仲之间,胜负靠的,只在于势也。

  不满榜单之事,历来便有,不过如现在这般群情汹涌,倒也有些不正常。

  不过那些人说得也有道理,当年评定的天下十大,有人死去,魂归地府;有人失踪,杳无音讯;而也有人闭关,不知云云……

  这些人早就不现于江湖,又何必占据榜单之名呢?

  这样的论调颇多,不但在民间,朝堂之上,也有人提及,我听林齐鸣跟我谈起,说说得最凶的,莫过于那些世家子弟,以及龙虎山一脉的家伙,他甚至都亲耳听过三组赵承风与人谈过此事,觉得早些评定,或许能够稳定人心。

  而这些人谈完之后,又都不约而同地说起了一个人,那便是黑手双城陈志程,也就是我。

  我有何功绩?

  除了一些秘密任务无可宣扬之外,这些人却是免费帮我将这些年来的战绩,一一宣扬。

  什么一人单剑力敌几百燕赵群雄,什么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命丧我手,什么黄山龙蟒挡住邪灵大军,什么杨威南洋斩杀血手狂魔,什么带队入藏黑暗地底一年得还……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这些事情被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仿佛说的人历历在目,啥都知晓一般。

  而这些东西,若非看过卷宗的内部人员,是绝对说不出这些细节来的。

  一时之间,江湖之中的舆论,居然有将我捧成天下第一高手的趋势,直接凌驾在了我师父陶晋鸿、龙虎山善扬真人和王红旗人的头上去。

  还有这些人有些顾忌,并没有将我之前与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对峙的事情给挖出来,要不然……

  若是以前,我这黑手双城的虚名如此威势,我倒也是安然接受,然而正在我这韬光养晦之时,却将我的底给掀翻来,这心思就有些让人难以捉摸了。

  一开始我只以为是玩笑,并不当真,没曾想到了后来,许多人居然就真的信了,看向我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

  下面的人,瞧见我自然是敬仰无比,然而那些地位比我高的,或者平齐的,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倘若我的修为和威望真的达到了那样的高度,或许就不会这般难以相处,然而说句实话,知道得越多,就越懂得这世间之事,总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凡是皆无绝对,我倘若当真沉浸在那种虚无缥缈的名声之中,恐怕离死也就不远了。

  然而嘴长在人家脸上,这风言风语的事情,实在是烦不胜烦,一开始我也是战战兢兢,但到了后来,也就懒得多辩解。

  我本来以为此事宛如风潮,一段时间便过去了,所以在让人追查源头之后,就不多理会,却没想到有一日,我走在路上的时候,却被四人给拦住了。

  那天正好是休息日,我并不是什么工作狂,这几年来,单位上的事物也多放手给下面人做,除了苦修之外,也经常会放松心情,当日便是与一位旧时老友约见,一起去找个地方吃酒。

  那位老友倒也不是别人,便是申重,我最开始入职之时的领导。

  他这些年来一直都在金陵工作,劳心劳力,算得上是十分辛苦,而到了去年,终于熬到了退休的年纪,便退了下来,年前的时候随着儿子一起迁居京都,因为跟我那秘书欧阳涵雪有联系,于是又跟我搭上了线。

  我此刻身居高位,周围的人颇多,但是能交心的则很少,像申重这种起于微末的朋友就显得弥足珍贵,偶尔聚一下,也算是放松心情。

  然而就是这般畅意的事情,却给人硬生生地截断了。

  来人有四个,在一处小巷之中将我给围住,年纪最大的有五十多岁,未老先衰,须发皆白,而年轻一点儿的,方才二十,不过一双眼睛锐利,却都是修为不错的家伙。

  这四人皆是质量颇高的修行高手,特别是一直藏在后面、仿佛面瘫的那个中年男子,绝对能够称得上一世之雄。

  做我们这个职业的,贸然被人围住,是一件很紧急的事情,因为摸不清楚到底是仇家,还是别的什么来历,不过我倒也没有太紧张,也没说话,而是眯着眼睛打量这些人。

  我不急不躁,反倒是对方被我看得有些发虚,左右对视一下,却是那个最为年长的“白头翁”上前,指着我说道:“阁下可是黑手双城,陈志程?”

  我不急不忙地说道:“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不急着承认,是因为搞不清楚对方的来历,不过像我这样的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话儿就算是承认了,那白头翁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来,冲着我说道:“原本以为那号称天下第一的狂人,到底是如何雄壮,如今一看,也不过如此啊……”

  听到这话,我禁不住笑了,晓得盛名所累,那些家伙满嘴跑火车,帮我胡吹海侃,倒是真的有慕名而来的人,过来找我麻烦了。

  对方说明了来意,我反倒是放下了提防,满脸轻松地摆手说道:“谁号称的,找谁去,我忙着呢,回见。”

  我无意跟这些人多扯,尽管那个面瘫中年人算是个挺厉害的角色,但再如何,也不能耽搁我跟别人约好的酒局。

  对方本以为我要争辩一番,没想到我居然这般反应,顿时就有些意外,见我就要走出包围圈去了,一个满脸傲气的青年人伸手拦住了我,怪声怪气地说道:“既然说是天下第一,那就让我们这些江湖后辈瞧一瞧,到底有什么本事才对啊!”

  他说着,就是一个箭步抢将上来,想要与我动手。

  我哭笑不得,尽管我用那遁世环将气息收敛,宛如寻常人物,但是像我这般淡定沉稳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好欺负的人啊,对方怎么二话不说,直接就上了呢?

  我本来满腹疑虑,然而瞧见那年轻人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狂热,突然明白过来。

  究其缘故,估计是想把我当做了踏脚石。

  当年一字剑崛起于锦官城,出身低微,然而却凭着手中一把石中剑打遍天下,但是让人坐上天下十大榜单的,应该就是当年茅山打开山门之时,他与我师父拼斗一场的战绩。

  一字剑一战成名,荣登大榜,而如今江湖风传将再订榜单,而风头最盛的,却又是我。

  如此情况,自然会有人远道而来,与我交手。

  并非我与这些人有故怨,而是他们想踩着我的脑袋上来,等将我打败了之后,回头跟人吹嘘,说你看,什么狗屁的天下第一,还不是给我打败了?

  既然如此,那新的天下十大,评选者好意思不给俺安一个名头么?

  想到这儿,我真的是无奈得很,然而那青年却并没有感受到我心中的情绪,为了炙手可热的名头,他甚至一上来就用上了杀手锏,又直欲取我性命的架势。

  我瞧见这模样,心中顿时就是一阵火起,尽管并不知道那青年到底是试探,还是真的想要乱来,但是也忍不住出了手。

  轻轻一拍,嗡!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此事倘若放纵,那么见天来一帮踢馆的人,可不是烦不胜烦?
你们说呢?

  1. 奇:

    000

  2. 大师兄:

    老子就是天下第一!你又能奈我何

  3. 哈哈一笑:

    擦,快点加更吧!

  4. 哈哈一笑:

    怎么也不过瘾啊!这一更没什么实质内容……

  5. 还行 还凑合:

    看这样终卷不加更得写半年

  6. :

    轻轻一掌拍飞

  7. 缘分天空:

    人、自大!

  8. 大黑天:

    眼前一黑 才想起黑手双城的黑 晚了 不过这不是民顾委和龙虎山的套么 怎么破

  9. 123:

    组织上一直没有拿大师兄修魔一事进行调查和打压,不和情理

  10. 好猫:

    这几章太短了吧?还不加更,小佛你最近是不是在忙着养小包子了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