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乡下小子

2014年7月19日 更新

  戴巧姐使符的时候,气势汹汹,然而却根本无效,这情形让她诧异莫名,而却在我的意料之中。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年李道子给我留下这六张符箓的时候,便已经考量过我这个小子,到底能不能够将这让很多江湖人珍而重之的符箓给保存下来,所以在落笔的时候,特意加了几笔,使得这符箓只有我一人可用。

  专属符箓,这事儿对于别人来说,自然是匪夷所思,然而对李道子来讲,却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因为,他是符王。

  这也是当初戴校长跟我谈条件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答应的缘故,因为我晓得总有一天,这几张符箓终归还是会落入我手里的。只不过,我没有想到它竟然来得这么快。

  戴巧姐伸在半空中的手被一个家伙给抓住了,她先是一愣,接着一个流畅的过肩摔,将这个家伙给狠狠甩到了一边,然后回头过来问我:“你怎么知道我手上的符箓,叫做斗母玄灵秘符?”

  符箓无效,她第一的反应就是手中的这玩意是假货,而后才想起我刚才的话语来,大声问我,我则一边跑,一边指着她手上的符袋道:“这东西,本来是我的。”

  戴巧姐又出脚蹬开了两人,回过头来,一副见鬼的样子:“你,就是我父亲说的那个学生?”

  说话间,那些附有邪灵的尸体都已经冲到了跟前来,再不反击,只怕我们就真的要赴谷夏和战士小乐的后尘了,我没有跟戴巧姐再多说,而是指着她手中的符袋,牛逼轰轰地说道:“天下间,能够使用的除了我,就只有李道子了。李道子远在天边,而我却近在眼前,你若是不想你我都死在这里,便把符袋给我,让我来对付这些家伙!”

  符袋得来不易,戴巧姐还有些犹豫,一咬牙,从兜里掏出一把糯米、一把黄豆,口中默念一遍咒诀,然后朝着这五人兜头洒去。

  这糯米和黄豆都是精心炼制的,有讲究,对付僵尸一类的不死之物,最是有效,然而这些洒落在这几个老鼠会的死人身上,却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这可就真的没有法子了,戴巧姐此番前来,因为身有符箓,倒也没有备上其它压箱底的东西,一时间就犯了难。

  再好的东西,它总得用出去,才算是一个事儿,戴巧姐没有法子了,这思想一通,便立刻果断地将符袋扔给了我。这东西离我太久,接在手里,感觉符袋上面,一股女人香气直入鼻中,指尖似乎都有胭脂的滑腻。符袋在手,我顿时就胆气横生,将背上的张知青朝着戴巧姐一扔,大声喊道:“接着,看我的。”

  张知青给我轻飘飘地扔过去,戴巧姐下意识地伸手来接,手中一沉,双眉一竖,整个人都不愉快了,大声骂道:“你要干嘛?”

  “干嘛?”我冷笑了一声,一步冲前,却是折回了那五具活动的尸首之中,将斗母玄灵秘符纳于袋中,又将甘露符给夹了出来,大声喝道:“你不是说我是那乡下小子么?那就让我这个乡下小子,来给你演示一下,李道子的符箓,到底是怎么用的!”

  此言方罢,我先屈食指,大指压上,大指尖掐丑纹,再屈握中指、无名指、小指,如握拳状并藏甲壳,然后错开了两人的抓咬,通过瞬间的调身、调心、调息,进入松、静、自然的三阶段。

  画符者师法天地,引自然之力而凝于符箓之上,而施为者,除了特定的咒诀之外,还需将自己的心神放松,呼吸自然,思想自然,形体自然,顺其自然,自然而然,这样才能充分解脱识神的束缚,进入识神和元神同步修炼的佳境。

  “悲夫长夜苦,热恼三涂中……二洒法界水,魂神生大罗,三洒慈悲水,润及于一切!”

  此咒诀乃当日老鬼口传心授,无论是语速、咬字还是唱腔,都是几乎无二,此诀一出口,我立刻感觉到指间的符箓之上,有一种强烈、深刻、清晰的力量传递而来,而就在我将其往上扔出的那一霎那,有一种整个人身心神魂都渗透到筋骨皮肉里面去的投入感。

  接着我瞧见符箓升空而起,化作了一道青色的光华,将这整个一片区域笼罩,十米之内,雾气蔓延,无数的水汽凝结,然后从上而下,有露气落下,宛如毛毛细雨,将场中所有人都给沾染。

  冥冥之中,似乎还有仙乐传来,就像是那古筝,铮然而动,悠远绵长,让人回味不已。

  这露气于我们身上,疼痛消解,精力恢复,宛如那灵丹妙药,然而落在了这几个老鼠会的死人身上,却是一阵白烟冒起,无数扭曲的光线气息凭空而生,虽然听不到那凄厉的叫喊,但是我的耳膜却是一阵剧痛。

  这频率,虽然听不到,却真实存在,并且已经将我们的耳膜震破。

  当那五具尸体悉数倒下的时候,我一屁股坐在了泥地上面,浑然顾不得旁边的这几具尸体,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呼吸着如此清新美好的空气,感觉世界都是如此的美好。

  瞧见我真正使出了这符箓,戴巧姐整个人就有些懵了,先前还只是怀疑,然而此刻却是实打实的战绩,由不得她不信,但是常识却又告诉她,这不可能,于是她傻乎乎地上前确认道:“就这样?”

  我艰难地爬了起来,使用符箓的后果是体力透支过度,不过在这甘露的沐浴之下,我倒也没有如之前那般倒下,点了点头,算是回答,然后朝着张知青问道:“张叔,脚怎么样了?”

  张知青揉了揉脚,尝试着站了起来,一愣,不由得惊喜地笑了:“哎呀,好神奇,居然好了。”他走了两步,感觉无恙,而旁边的戴巧姐则伸手过来,与我讨要符袋,我没有理她,而是平静地说道:“物归原主,这不是正好么?”

  戴巧姐眉头一皱,正想辩驳,而就在此时,突然间我们脚下的土地一阵剧烈颤抖,我们三个人都站不住脚,失去平衡,跌倒在了地上。

  轰、隆隆——

  我躺倒在地上,大地仿佛被变成了一个搅拌机,左右摇晃,根本就起不来,张知青在旁边大声喊道:“地震了么?”

  我的后背紧紧贴着大地,感受着震源的方向,深深吸了一口气,长叹道:“有人在下面动了手脚,墓塌陷下去了,我估计就算是以后调集了大量的设备,恐怕也挖不到那个利苍墓了。”

  法螺道场的黑袍人嘲笑利苍不过一具残尸,却不知道人家早在两千年前就谋算好了,不但通过育魔池将自己的灵魂保存下来,最后附着到盗墓贼的身上,最后好将自己的墓室沉下地底,让谁都找寻不到。

  这震感足足持续了半分钟,当一切结束之后,戴巧姐站起来,却忘记了问我讨要那符袋,因为这个时候,她的视线已经被一个剃着小平头的年轻人给吸引住了。

  犹豫了一阵,她诧异地喊道:“张快?”

  来人正是被利苍附身了的张快,也是科考队曾经的卧底张快,我并没有将墓室中发生的事情讲得太过于明细,所以戴巧姐只知道后面的那个身份,当时就恼了,想着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卧底和叛徒所造成的。

  我们的队伍里死了人,这可是大事,说好了保护别人,结果却造成了这般的结局,怎么让这个自名为领导的女人释怀,所以一瞧见张快的出现,她便一个飞身冲了过去,想要将此人擒下。

  至于擒下了,是用皮鞭抽,还是滴蜡烛,这都是后话。

  然而当时的我却在想张快到底是怎么出来的,与他对阵的马领导和黑袍人,到底什么情况。等我回过神来,喊出一声“小心”的时候,戴巧姐却已经冲到了张快的面前来。

  不出意外,这个女人虽然强悍,但却并不是附魔张快的对手,一个摆手,她便哀嚎着朝旁边滚了过去,生死不知。

  张快的目光越过山坡,朝着我看了过来,我感觉得到,最终还是落在了我胸口处的魔简。

  我们的目光在空间的某一处点上交错,我晓得他从墓地里爬起来,所为的就是那魔简,于是二话不说,撒腿就朝着下方冲了过去,张知青想要跟上我,被我骂住了:“张叔你蠢啊,那家伙是来找我的,你不要跟过来,找死咩?”

  张知青停住了脚步,而我则是从上到下,越跑越快,几乎是箭步如飞。

  我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开始飞了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前方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子,来不及停止冲势的我跟这家伙重重撞在了一起。

  我感觉自己好像撞到了墙上。

  张快竟然如此快,提前一步堵在了我的面前,我摔倒在地上,一路翻滚,手却伸到了怀里去,心想着还有三张符,我到底应该用哪张才好。

  然而就在此时,张快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手中一根长棍,腾空而起,朝着他的后脑勺兜头打来。

  1. 蝈:

    追了一天,终于追上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