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一章 逆鳞被刺

2015年7月30日 更新

  当小白狐儿说出这个消息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僵立在了原地。

  事实上,我并不是没有想过将父母和姐姐一家迁居到茅山之上,让他们的安全多少也能够得到一些保障,然而我屡次三番地劝说。老人家却总是故土难离,根本就不理我这一茬。

  我有时候吓唬他们,说我做的这份事儿,容易结交仇家,倘若他们没有下限地顺藤摸瓜,拿你们的性命作威胁,我又该如何是好?

  然而对于我这问题,我父亲却总是固执地笑着,一摊双手,说都活了这么大一把岁数了,生死早已看淡,若是真的如此,我绝对不会连累你的。

  这就是他的回复。也是我母亲的回复。

  在麻栗山住了一辈子的二老从来都不觉得这世间会有那般不讲究的人,也觉得自己老胳膊老腿的,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威胁的。

  家人都是这个态度,我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国人守土安居的思想十分浓重,不说家里这些破烂家当,最让他们牵肠挂肚的,是龙家岭后面那些祖坟。

  有这些在,根就在。搬家迁离,实在是一件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

  我劝过几次之后,终于还是放弃了坚持,却没想到到底还是尝到了苦果。

  尽管小白狐儿并不确定这消息到底是否正确,因为独狼所有的记忆都被抹去,骤然淘弄到这样一个消息,孰真孰假。尤未可知。

  然而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既然如此,我总得回家去一趟。

  即便不是真的,我也得用些强迫的手段,让父母赶紧搬离麻栗山龙家岭,免得我的软肋被人抓住。

  所幸我成名之后,对于父母之事,藏得比较深,许多资料出于保护的目的,都有过篡改,所以即便对方去了麻栗山,未必能够找到龙家岭,也未必寻上门去。

  这是我心中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当下也是让欧阳涵雪赶紧订好最近一班的飞机票。赶回老家。

  就在我忙着让欧阳订票的时候,另外一边传来了消息,说刚刚抓到了西北甘家堡的那四名成员,上面说让我先预审一下,回头再报上去。

  甘家堡中,以甘十九为首的四人,在那胡同之中将我给截住,然后一番胡闹,一开始我还挺疑惑他们的到来,这会儿回头一想,莫非他们却是跟那些伏击我的枪手有联系?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般巧合地碰到了一起,而且这四人一走,攻击随后就发生了,更是对他们的一种例证。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否有什么联系,答案的揭晓,只有审过之后才能知道。

  不过我并没有留下来审问,而是把这事情交给了张励耘,尽管当晚并没有飞往老家附近的航班,但是归心似箭的我却还是通过关系,联络到了一架军用飞机,匆匆朝着老家赶了回去。

  我并没有带上太多的人,就只有小白狐儿一个。

  说起来,她也算是麻栗山的老人儿了。

  军用飞机自然没有民航那般舒适,一路气流颠簸,大概后半夜的时候,我得到提醒,说已经快要路过麻栗山上空,问我是准备现在下去,还是到了机场再说。

  心急如焚的我理所当然地选择了跳伞。

  简单地说,就是飞机在半空之中“刹一脚”,我和小白狐儿通过伞降的形式,抵达地面。

  我回过无数次老家,但是如今天一般的情形,实属罕见,尽管我内心中觉得这未免有些大惊小怪,毕竟知道我老家的人,实在屈指可数,那帮家伙未必能够找上门去,不过我却还是焦急无比,想要快一些找到家人,于是在落地之后,确定了自己的方位之后,便赶紧出发。

  高空伞降,黑夜跳伞,本来方位就难以掌控,不过好在我的运气还算不错,落在了田家坝,离龙家岭,却自有半个小时的脚程。

  匆匆赶往龙家岭,快接近的时候,我的心突然不可抑制地狂跳了起来。

  因为我瞧见了火光。

  那熊熊燃烧的火光被山遮挡住了,不过却映红了黑夜里的半边天空,我顾不得许多,双腿疾奔,越过遮住视线的那道山梁,却见龙家岭的半个村子,都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糟了、糟了,我到底还是来晚了,是么?

  我当时几乎是以一种狂怒的状态,从这边山头,一路俯冲而下,临近寨子的时候,便能够听到有零星枪声响起,朝着龙家岭后山那儿落去。

  我赶回村子里的时候,瞧见好多人从睡梦之中爬起来救火,只可惜那火势颇大,而寨子里的建筑又多是木头构筑的吊脚楼,故而火势一旦蔓延开来,几乎没有扑灭的可能。

  村民们瞧见这熊熊燃烧的大火把家园吞没,一边徒劳地泼水,一边无力地哭泣,而我则硬着心肠,朝着我家冲去。

  从村口到我家并不算远,快步疾奔,转瞬即逝。

  我赶到的时候,瞧见我家那房子也是熊熊大火燃烧,顾不得那火势,我直接拔起剑来,冲入火场之中。

  火势汹涌,火舌无情地舔舐着我的皮肤,接着被我一剑挥去,温度顿时就减弱了几分,而后我将那饮血寒光剑猛然一抛,借助里面的力量,将整栋房子的空气隔绝,没了氧气,那火势就减轻了许多,而我则在楼上楼下飞蹿,试图找到家伙的踪影。

  我并没有瞧见父母和姐姐的身影,但是却在厨房的排水沟那儿,找到了姐夫罗明歌的尸体。

  这遗体蜷缩在那排水沟之中,浑身焦黑,头发已然被熏烤得几乎没有,当我瞧见他那种有些苍老的脸孔,心中顿时就一炸,眼泪却在一瞬间流了下来。

  罗明歌是我的姐夫,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除了田间地头的活计,几乎不会操持别的,即便有我这么一个舅子,却从来不会开口求我什么,反而是兢兢业业地忙活着,把我未能承担起的责任,一力挑在了肩头。

  这些年来,我因为十八劫的缘故,为了避免祸及家人,很少回家,都是他,与我姐姐在双亲的面前尽孝。

  说起来,他比我更像是父母的儿子。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死在了自己家中厨房的排水沟里,如此凄惨。

  我流着泪,把他从沟里拉出来,而这时的火势已经变小,温度也渐渐没有那般炙热,但是让我整个人都不好受的,是我发现自家姐夫并非死于火灾,而是胸部中枪而亡。

  也就是说,他是被人给杀死的。

  啊!

  我抱着这具有些佝偻的尸体,心里面仿佛有一头野兽在怒声狂吼,那股凛冽的杀意在胸口郁积,无法挥散而去。

  而就在我几乎陷入自责和愤怒的疯狂之中时,小白狐儿却闯入了我的视野里来,冲着我说道:“哥哥,后山那边有交火,说不定伯伯、伯母他们还活着……”

  有交火?

  那到底是谁跟谁呢?

  我深吸一口充满尘灰的气息,手一举,饮血寒光剑落到了我的手掌之上来,肺部大量的黑烟让我变得清醒起来,一边琢磨着,一边将姐夫放在了地上,手盖住了他的眼帘,沉声说道:“姐夫,你且去,我这就找人过来,给你陪葬。”

  陪葬!

  此时此刻,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安慰已经死去了的他,以及我愤怒到了极点的内心,唯有用杀戮,在祭奠他尚未走远的灵魂。

  起身,我宛如大雕一般腾飞而起,朝着后山的方向扑了过去。

  龙家岭的后山连着螺蛳林,再往东走,那就是莽莽林原,我满腔怒火和血仇,冲得飞快,在几分钟之后,就出了村子,前往后山赶去,而很快,我撞到了第一个看起来就跟当地村民不一样的家伙。

  那是一个穿着绿色迷彩服的军人,脸上抹着许多油彩,正拿着步话机在说话,而肩上,则斜挎着一把八一杠。

  我赶到的时候,那人正好转过身来。

  他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步话机,却熟练无比地将肩头的自动步枪扒拉下来,准备朝我点射。

  不过他终究是没有机会了,匆匆赶到的我,不问任何缘由,直接上前一剑。

  一剑,八一杠被劈成了两截,而人头也同时飞起。

  我不顾漫天洒起的热血,伸手将那只还在运行的步话机一把抓了过来。

  我本来有千般言语想要说起,然而拿起那玩意的时候,却憋得只有一句话说出:“所有人,都得死。”

  江湖规矩,叫做祸不及家人,你们既然这么不讲规矩的话,那就让我来教一教你们这些狗东西,什么叫做她妈的规矩!

  喊完话,我使劲儿一捏,那步话机立刻碎成一堆零件。

  “哥哥!”

  这时小白狐儿叫住了我,我回过头去,脸上还挂着残忍的微笑,她吓得一哆嗦,冲着我说道:“哥哥,你的眼睛好红……”

  我揉了揉眼睛,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冲她笑了一下。

  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过今时今日,我并不准备把这怒火给压下去。

  人总是有逆鳞的,而这些家伙,则直接刺中了我最在乎的东西——他们最好祈祷没有完成任务,要不然,我的承诺,绝对有效!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早!
到底是谁在跟这帮家伙交火呢?

  1. 哈哈一笑:

    哎,出事了!

  2. 独角戏:

    是谁

  3. :

    十二个小时后为您揭晓答案

  4. 小鱼:

    太过分了!居然去暗杀家人

  5. 三蛋:

    前五

  6. 那把饮血寒光剑:

    是黄天望?

  7. 小肥肥:

    让我去,我要毒死他们

  8. 缘分天空:

    怒!!!

  9. 小jj:

    久丹松嘉玛 / 黄养神 ?

  10. 听说名字越长越可能长的帅:

    黄天望?

  11. 游客:

    看来黄家要死光光喽

  12. 水鬼:

    来人的目的是想借此逼二蛋入魔,从而失去自我,所以肯定不是黄委员长啦。

  13. 王红旗:

    入魔对谁的好处最大?你们想想

  14. 游客:

    应该不关黄家的事,黄家的黄天望、黄公望在蛊事中邪灵教总坛一战时出场了。这一次的事情很能是阎副局长这边有问题。

  15. 123:

    遭到邪灵教疯狂报复

  16. LXF:

    老黄 和二蛋又不是生死仇家 ,不过就是一些面子问题,去对付二蛋老爹 他吃饱撑着,他得负出多大的代价呀。肯定不可能是老黄 只可能是小佛爷。

  17. 大黑天:

    小光头的计谋 一个入魔的静念 是填不了傻肥的胃口的 还得加上一个入魔的二蛋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18. 不甚了了:

    看来是努尔和张大明白回来了

  19. 浪子v康:

    怎么今天才一章??

  20. andy:

    啊啊啊啊

  21. 李少爷:

    小佛近段可能出现问题?

  22. 大师兄:

    今天晚上的呢?不看一章怎么睡觉啊!这大热天的!

  23. 路遥:

    是大屌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