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三章 无颜面对家人

2015年7月31日 更新

那人在认出我的一瞬间,就转身离去,那绝对是认识我的,没有第二种可能。
他的修为,尽管还没有达到十二魔星的程度。但至少也应该是骨干级的人物,这样的家伙,绝对不会是那种洗过脑的炮灰,而应该是通晓整个方案,负责强掳我父母的知情人。
也只有这样,他才会毫不犹豫地逃走,而不是如其他人一般,毫无顾忌地朝着我扑将而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即便是上,也并没有任何胜算。
这人的逃散,代表着对方计划失败的开端,而抓着红光摇曳的饮血寒光剑撞入战圈,我却并非怀着慈悲心肠,手起剑落,将两个拦住我的家伙给直接斩杀了去。
我这凶猛的杀戮手段,看得道士方离一阵目瞪口呆。忍不住出言,对我喊道:“留下活口,别都杀了!”
如他所愿,剩下几个惊慌失措的家伙,我理都没理,而是吩咐小白狐儿照看好我的父母亲人之后,朝着转身逃走的那个大高个儿追去。
他入了丛林,身形似水中游鱼,在密林中不断穿梭,滑不溜丢。
他是个很厉害的角色,至少在我加入其中之前,他应该是场中修为最高的人,都不知道方离和康妮到底是怎么坚持的,居然能够从他的手中逃过。并且保护着我的亲人的。不过想来应该是跟他们要抓活的这任务有关。
死人只能平添仇恨。而活人,方才能够被当做筹码。
不过那是他们的想法,在我的眼里,就连把我家人当做筹码的这一件事情,都是十恶不赦的。
追逐在林中继续,两人一跑一追,十几里的山路奔腾。
那家伙凭借着一套神奇的奇门步伐,行走如风,在那曲折的山道中宛如一头奔腾不止的猎豹,而我则不慌不忙地在他身后跟着,也不急着将他给拿下,而是准备先耗尽他的体力。
他最后却是攀上了一处山峰,一路奔腾,来到了一悬崖口处。
猛回头,他眯眼瞧了我一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接着他跳了下去。
这悬崖用我们老家的土话,叫做虎跳口,差不多有几百米的落差,下面并非河涧,而是一堆乱石,人若坠落下去,必将是一堆肉泥,所以他觉得我应该是不会跟着追过来的。
然而他终究低估了我对于谋算我父母凶手的仇恨。
冲到崖口的我瞧见那人已然坠落到了半空中,接着双臂一伸,一道白色皮袍子从他的身上伸出,化作双翼,带着他向前滑行。
好精巧的心思和道具,不过……
我身子往后退了一下,接着猛蹬双腿,朝着半空之中陡然飞跃而去。
我腾空而起,准确无比地扑在了那个家伙的身上。
此刻的他,刚刚展开双翼,想要朝着山崖下方滑翔而去,没想到一道重物从天而降,将他死死按住,当下也是受不了那地心引力的强大吸引,挣扎了半分,就朝着地上坠落而下。
手忙脚乱之间,那人仓惶喊道:“陈老魔,你这是准备与我同归于尽么?”
陈老魔?
如此看来,应该是认识我的咯?不过同归于尽,这话儿说得就未免太没有水平了。
当年老子从那茶荏巴错那宛如天际一般的悬崖上掉下来,都没有死去,而这里比起来,与那里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几百米的距离,仿佛很远,然而在竖直距离来看,却是如此的短暂。
转瞬即至。
眼看着就要跟黑乎乎的大地亲密接触的时候,我突然舒展身体,双脚在那家伙的身上猛一借力,身子陡然拔高了数分,而落下来的时候,又多了几分余力,轻飘飘的回到了崖底。
我这边轻松无比,而对方却是实打实地硬着陆。
砰!
那人尽管没有脸着地,但是这般扎扎实实地砸下来,却也是摔得七荤八素,魂飞魄散,全身都仿佛散架了一般,也免去了我许多手脚,一把将摔得半死的他给抓起来,我的手掌捏住了他的下颚,也懒得伸手进他口腔里面找寻什么毒囊,直接将他一嘴牙都给敲碎,然后抖落出来。
我这手法暴戾无比,那人被整治得泪流满面,冲着我喊叫道:“你有种就杀了我,何必羞辱人?”
因为满嘴的牙都给敲碎,他说话有点儿含糊,一直说到了第二遍,我方才听了明白。
不过在听完这话之后,我又毫不犹豫地将他的手筋脚筋给挑断,然后一剑刺在了他的脐下三寸之处。
饮血寒光剑并未有刺破皮肤,气息却渗入其中,将对方的气海给破去。
这一招,使得那人浑身瘫软,修为尽毁,如一滩烂泥一般瘫在了地上,疼得死去活来,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将魔剑收起,慢条斯理地问道:“既然知道我的名头,想来也不是无名之人,说一说吧,姓甚名谁,什么来历。”
我这边和颜悦色,而对方却不干了,他本来还想靠着些秘密来活命,保住修为,没曾想我竟然连沟通的话语都没有讲,就直接把他的修为给废了。
这手法纯熟,行为老练,根本就是一套流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成了废人一个。
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让一个好不容易爬到这个程度的家伙接受?
几十年的苦修啊,一朝便化作镜花水月!
真不愧是陈老魔。
对方表现出了视死如归的态度来,冲着我哭嚎道:“你这老魔头,有本事就把我杀了,何必多问?实话告诉你,你也活不了多久了,哼,什么狗屁天下第一,总有人会对付得了你的!”
我没有打断对方的发泄,而是平静地看着他。
将人家好不容易打熬出来的一身修为给废了,总得容别人说几句缅怀的话语不是?
待那人将情绪发泄完了,我这才不急不缓地又问道:“尊姓大名?”
“王世钰!”
那人原本抱着不合作的态度,没想到临到头来,却还是将自己的名号给报了上来,估计也是想要在我的面前,露一个脸,免得当了无名之鬼。
王世钰?
我念了一下这个名字,眼睛睁开来,缓声说道:“原来是岭南黑风,当初你可是被东官老狗给压得死死,那家伙被我抓了之后,你的日子过得应该舒缓了一点儿,为什么不但不感恩,还过来找我麻烦呢?”
那人尽管满心悲愤,但是听到了我的话语,还是有些诧异地说道:“什么,你认识我?”
我笑了笑,平静地说道:“当然!”
这些年来,虽然我把具体的事务都分配给了张励耘和林?鸣两个小组去做,但是自己并非游手好闲,醉心修行,而是开始学着掌控大局,不但将档案室的诸多资料一一查看,而且还走访多处,基本上掌握了全国一些比较有名的修行者,说得上是了然于心。
这王世钰的名声也颇广,算得上是南方省的一位闻人,生性好斗,不但与当年的闵魔有过冲突,而且还跟东官狗爷交过手。
不过这家伙虽然好斗,但真正让我有印象的,却是他总能够在大败之后,保住自己的性命,退守江门,时刻等待着卷土重来,这种打不死的蟑螂,还真的有些传奇色彩。
当然,他这一次落在了我的手上,基本上就再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王世钰表明自己的身份之后,便不再多言,学那徐庶进曹营的架势,一言不发,我也不强求他,将这人的脚给倒提着,拖着这人往回走。
虎跳口这边的路,我熟得很,倒也用不着在黑暗中摸索回路。
双脚被抓,脑袋磕着泥巴滑溜,这样倒拖的姿势实在不好看,也难受的很,最重要的是对于人的羞辱过甚。
如此行了百余米,那王世钰终于忍耐不住了,冲着我怒声吼道:“当老子是死人么?”
我回过头来,露出白牙,嘿然笑道:“在你对我家人动手的那一刻,你已经是个死人了,这一点,你还没有认识到么?”
我的笑容惨然,那人瞧见了,止不住一个哆嗦,口中似乎嘟囔着什么。
他王世钰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闵魔、狗爷这些豪雄之辈他都交过手,但是要说害怕,还真没有过。
而此刻,他的全身,那鸡皮疙瘩就从来没有停下来过。
我拖着他往回走,走到一般的路程时,他终于忍耐不住了,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对我说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给你说,只求饶我一命,行不行?”
饶你一命?
我回头瞧了他一眼,眼神冷得我自己都有些心悸,接着没有再理会他,继续回程,一直来到了刚才的那个山洼子里,小白狐儿瞧见我,立刻迎了上来,对我说道:“哥哥,人都给制住了。”
我把王世钰交到了小白狐儿的手上,让她给我审出这来龙去脉。
望了之后,我一路走到了父母的面前来,双膝跪地,一头磕到底,所有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爸、妈,志程不孝,让你们受惊了。”
父母慌忙上前来扶我,而我姐姐则诚惶诚恐地对我说道:“志程,你姐夫呢,你看到没有?”
我沉默了一会儿,低头说道:“姐夫他……死了!”
我姐一听,双眼一翻,晕死过去。

  1. maggie:

    現在更的時間有點亂

  2. maggie:

    好像都沒加更了

  3. 哈哈一笑:

    黑岩网的正版,都是按时加更的!

  4. 大黑天:

    小光头不死心啊 拖着拽着要让二蛋入魔 说明傻肥就在附近 那一组的陈永明是谁呢

  5. 李少爷:

    都讲小佛身体欠羌了,还有加更?一日两更都不错了。

  6. 清风沐雨:

    加油哦,小佛佛!

  7. 水鬼:

    二蛋现在确实太猛了,除了王红旗,黄天望,陶晋鸿,王新鉴这种高他一线的存在,基本没有对手了。

  8. 晨风-依旧:

    小佛干嘛把人家姐夫写死,好人不长命啊

    • 王红旗:

      风头太盛,到现在才死都算命长了!

  9. 小鱼:

    可怜的姐姐

  10. 孤守空月:

    快点写完,期待下一本,这样一天两根等不起啊,大家还有没好书推荐?

  11. 不甚了了:

    好书推荐:夜总会那些年

  12. 缘分天空:

    好人不长寿、坏人一千年。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