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四章 以及之道还施彼身

2015年7月31日 更新

 许多的话语,想说,但是到了嘴边,却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我父母被遍地的尸体给吓得够呛,再加上先前那一段仓惶的逃亡过程。两个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试图靠着我,也不多说话。

  而我姐姐听到姐夫罗明歌的死讯,顿时就瘫软在地,泪水无声地流了出来。

  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我却能够感觉到姐姐在怪我。

  也是,倘若没有我,就不会有这样的灾祸,而我的家人们,在麻栗山龙家岭这个小地方里,说不定活得快快乐乐,平静安康。

  幸好她的儿女都已经不在家里,两个都在外面读书。方才避过了这一劫。

  姐姐说不出口,但是我心中却憋屈得很。

  这事怪谁呢?

  我回过头来,瞧向了被小白狐儿给定住,入神盘问的那个家伙。

  岭南黑风王世钰。

  这个家伙应该能够知道幕后的黑手,而至于他,作为亲手执行的刽子手,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我不会容忍那种被下了监狱之后,又给人放走的事情发生。

  小白狐儿在使用离魂镜拷问这个家伙,但是瞧她紧紧皱着的眉头。我知道这过程或许并不顺利,不过想想也是,那离魂镜倘若谁都能够套出实话来,就实在是有些逆天了。

  毕竟这王世钰也算得上是当世间有名有姓的高手,精神意志,并不会差。

  我看向了正在低声说话的康妮和武当道士方离,朝着他们拱手称谢。方离是那种很传统的道人,很有礼貌的回礼,而康妮则挥了挥手。说道:“要不是我师兄让我没事多照看点儿你家,我可不会搀和这档子事情……”

  努尔的吩咐?

  听到康妮的话语,我晦暗的心情终于算是明亮了一点儿,向她问道:“你现在能和努尔联络么?”

  康妮瞧了我一眼,却没有说话,我苦笑道:“我曾经在灵界与你师兄见过一面,不过后来我把钥匙给丢了,就再没有相见的机会,他现在如何?”

  大概是想起了自己师兄与我的关系,康妮这才说道:“能怎么样?他就是个老好人,什么都想管,结果搞得自己遍体鳞伤,所幸身边有几个人在帮衬着。死倒是死不了。”

  那几人,应该就是张大明白、小观音和那个来历神秘的林楚楚吧?

  有他们在,我也就放心了。

  瞧见康妮这副神秘的模样,我知道从她嘴里问出如何与努尔联系的法子,估计没谱,不过想起我多年奔波在外,努尔却时时记挂着我家人的安全,一种暖意,就在心头洋溢起来。

  我看向了武当道士方离,朝他拱手说道:“方道兄多年未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方离整了整衣冠,朝我回礼,笑着说道:“我武当与蛇婆婆有旧,而我家与康妮也是世交,恰巧路过此地而已。”

  我再次表达了感谢,方离又是一阵谦让,完毕之后,对我说道:“俗话说得好,‘祸不及家人’,陈道友你到底是得罪了谁,竟然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我摇头苦笑道:“若知道是谁,那就好了。”

  康妮和方离都受了伤,特别是方离,不但手臂被流弹擦伤,而且在刚才与王世钰交手的时候,还差一点被击中心脉,与我稍微客气几句之后,两人都盘腿而坐,行气养神,而我则安慰了父母几句,提着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又钻入了林子中。

  我这是在梳漏网之鱼,瞧着这帮家伙肆无忌惮的行事方法,要是有谁给漏了出去,又将是一场祸害。

  小白狐儿刚刚一人巡游,难免有些人手不足,而我这边循着炁场而行,又在林子中揪出了四个家伙来,反抗依旧激烈,所以我也就没有留下活口。

  最后一个人,被我顶在一处草窝子里面的时候,疯狂地大声喊叫着。

  他说的是中文,我看着他的眼睛,四十多岁的老爷们,此刻哭得稀里哗啦,像个孩子。

  人之初、性本善。

  重新回到洼地的时候,我浑身没有一处沾血,但是却充斥着浓郁的血腥之气,我父母瞧见我,都有些不敢靠近,而这时小白狐儿已经醒转过来,瞧见我望过来的目光,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起来进展得并不顺利。

  我走到王世钰的跟前,他被小白狐儿用藤条给捆住,动弹不得,而气海被破的他显得十分颓然,整个人躺在地上,一声也不吭,眼睛直直的,好像没有神采。

  我没有再多审问,而是转过身来,对康妮和方离说道:“龙家岭那边还有火灾,两位如果还能坚持的话,随我一起回去?”

  康妮是个面冷心热的女孩儿,而方离这人的性子也十分柔和,对我的提议倒也没有什么意见,我让小白狐儿先行,而我则与众人一同返回去。

  王世钰被我揪着脖子,像条死狗一样拎着。

  他曾是一方豪雄,对于这般的待遇,恨得牙齿痒痒,瞧向我的目光,别提有多怨毒,然而我却根本不理会他的感受,到了半路,沉默了许久的他终于还出言说道:“陈老魔,你若是条汉子,把我杀了便是,何必这般折辱我?”

  我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前来强掳我家人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是条汉子?”

  王世钰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低头说道:“我艹,我……”

  他似乎想要辩解,然而终究还是说不出口,选择用沉默来对待,而我也根本就不理他,任他在一旁冷落。

  人的气血是一时的,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在最先被擒住的那会儿,倘若对他强行逼供,他或许还会选择宁死不屈,但是晾了这么久,心路历程或许会有新的变化。

  我们赶回龙家岭的时候,大火已经进入了尾声,被烧成木炭的木头房子散发出黑烟,村子里的人都已经醒过来了,纷纷出门扑火,而没有出来的,则已经被烧死在了家中。

  一路行来,我的心情无比凝重,特别是路过那些被烧去大半的房子,更是难过。

  这些人,都是我的乡里乡亲,现如今,却因为我的缘故,落成这般模样来。

  我走在路上,有人瞧见了我,上前过来与我打招呼,我勉强应下,一路返回我家,与小白狐儿汇合,让她通知有关部门前来此处收拾,而我则带着家人来到了厨房处。

  我姐姐瞧见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憋了一路的哭声终于止不住了,凄厉地响了起来。

  而我,在瞧见父母和姐姐都有些佝偻的身子时,低下了头去。

  为人子、为人弟兄,却如此这般,又有何用?

  折腾一夜,到了天明的时候,县里的公安机关和州里的有关部门都匆匆赶到了龙家岭,控制住了现场,州里领头的那人姓杨,跟我见过面之后,带着队伍进了山,给那些死在山里的家伙收尸。

  倒不是好心,而是收作证据,另外就是免得发生瘟疫。

  至于孤魂野鬼,是绝对不可能的。

  被饮血寒光剑所杀的,神魂皆得不到溢出,不可能凝聚成这玩意儿的。

  到了中午的时候,损失盘点出来了,龙家岭总共是十六栋屋子给烧毁,十二人死于此次袭击。

  除了我姐夫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名字让我有些难过。

  王狗子。

  住在我家旁边的王家,在这次袭击之中也被殃及了池鱼,王狗子和他一家人,被大火给活活烧死。

  听到这些损失,我的心在滴血。

  这小半天的时间里,我除了忙碌的时候,一直都在角落打电话。

  我甚至没有胆量去面对父母和姐姐的目光。

  到了中午的时候,杨队长提出来,说要带嫌疑人回州里面去审理,问我是不是跟着一起去,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回头,叫小白狐儿把王世钰拎到我面前来。

  我家堂屋,正中间摆放着我姐夫罗明歌的尸体,白布覆盖,而王世钰则被我推到了地上,然后平静地说道:“跪下,磕头。”

  被晾了半天的王世钰瞧了一眼那尸体,知道是我的亲人,犹豫了几秒钟,到底还是俯身磕了头。

  他磕完三个头,我端来一碗水,亲自喂他喝下,然后蹲在他的面前,摸了摸鼻子,然后说道:“王世钰,知道我为什么到现在,才找你谈话么?”

  王世钰眯着眼睛看我,到底还是有些豪雄的傲骨,冷笑着说道:“你就是准备晾着我呗,这都是我玩剩下的手段,还能怎样?”

  我摇了摇头,叹气道:“谁指使的你,你能告诉我么?”

  王世钰笑着说道:“你若是能答应我几个条件,告诉你也无妨……”

  我愁眉苦脸,摇头说道:“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实话告诉你,在晾着你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找人查完了你的所有事情——你父母双亡,但是有一个老婆,三个情人,总共七个子女,除了老大在澳洲,我需要一点儿时间之外,其余的人,都在我的手里。那么现在,你说不说?”

  1. 飛飛飛飛:

    沙发?

  2. 飛飛飛飛:

    地板

  3. 大黑天:

    地下室

  4. 布鱼:

    不是我狠,是你过恶

  5. 大黑天:

    和魔鬼谈条件 欲死欲仙的下场

  6. 缘分天空:

    没有杀戮、哪来新生、比一比!看谁狠!

  7. 清风沐雨:

    以彼之道,还彼之身,正确!

  8. :

    漂亮

  9. 虎皮猫大人:

    牛波伊!

  10. 杀尽小人:

    这样哪够,至少得活剥人皮,七七四十九天方给死

  11. 王红旗:

    人不狠,站不稳!这是老夫为官几十年的经验之谈,大家共勉

  12. 罗大屌:

    怎么不让他也尝尝爆蛋那酸爽

  13. Vopp:

    11111111111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