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五章 招供

2015年8月1日 更新

 听到我的话语,一直还显得比较沉静的王世钰终于绷不住了,冲着我怒声吼道:“你要杀,杀我就好,何必拿我的家人来开涮?”

  瞧见他怒目圆睁的模样。我那憋了一天的郁闷心情也在同一时间爆发了,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用同样愤怒的声音朝他吼道:“对呀,这句话也是我想告诉你的,你们他娘的找我麻烦,老子眼都不眨一下,找老子的这些家人和乡亲做什么?”

  王世钰被我一句话给噎到了,气势顿时就弱了几分,而随后他突然笑了,冲着我说道:“不可能,你一定是骗我的,像你这样身份的人,怎么可能干出这事儿来?”

  他一边自我安慰。一边嘿然发笑,越发觉得自己的分析有道理。

  然而我却不给他任何幻想的机会,也露出了最为残酷的笑容来:“倘若是别人,或许还会要一些脸面,但是你知道为什么别人会叫我黑手双城陈老魔么?”

  王世钰看着我的眼睛,心顿时就发虚了,冲我说道:“难道你就真的不要脸?”

  我笑容不减,平静地说道:“对付恶人,就要比恶人更加凶恶。这个就是我的原则,红口白牙,你或许不会相信,不过这个没关系——小白狐儿,拿个电话给他,让他随便拨打,验证一下。”

  小白狐儿听闻。丢了一台诺基亚过来。

  我接住,递到了王世钰的手上,然后微笑着说道:“除了你大儿子。其余的人,随便拨——不过你放心,你大儿子,也很快会落到我们手上,容我们几天时间,好吧?”

  我的和颜悦色,使得王世钰越发忐忑起来,他哆嗦着手,按了一个号码,我瞥了一眼,是他老婆的。

  患难夫妻,到底比那几个情妇要多些真感情。

  电话没多久就接通了,王世钰本来想要跟老婆说几句话。然而打过去的对方却是一个男人,我侧耳倾听了一下,却是张励耘。

  王世钰又拨了一个电话,结果是另外一个人。

  他的脸上露出了无比凝重的表情来,将电话愤然一摔,冲着我怒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望着那在地上不断蹦哒的电话,诺记的手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一个字,够“硬”,这么摔,也只是把电池摔出来,装好了还是可以用的——这手机被动过了手脚,不管怎么打,都会自动转接到一个电话号码上去。

  在这风口浪尖之上,我肯定不能因为愤怒,就杀了王世钰的全家,特别是那些个无辜的女人和孩子。

  这么做,我不但会受到组织内部的质疑和惩处,就连我自己的良心,都未必能安。

  不过若是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方法却有很多。

  望着已经完全相信了的王世钰,我知道这想必也是我先前的恶名所累,使得对方认为我绝对是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于是乘热打铁,不动声色地说道:“我想怎样?听好了,告诉我你背后的那人是谁,说一句谎话的话,你死不足惜,陪着你死的,还有十一条人命。”

  此时的王世钰几乎陷入了崩溃状态,望着我,无比痛苦地说道:“我若是告诉了你,你能够保证不伤害她们么?”

  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能保证你的性命,因为在你做出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已经没有活下来的希望了。但是我以我死去姐夫的名义向你保证,你要你说的都是真话,我不会伤了他们的性命。”

  王世钰仿佛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冲着我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傲然说道:“我陈志程的承诺,比真金白银,还要真!”

  看得出来,我的名声到底还是起了一些作用,那王世钰思索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对我说出了由来。

  在一个月前,有一个姓陆的家伙找到了他,对他允诺了两件事情。

  第一,邪灵教将会支持王世钰成为南方省的巨头,为他扫荡所有的阻碍,以及闵魔、狗爷等人的残余势力,把他捧成新一代的魔星。

  第二,天王左使将会亲自传授他“天王增玉功”,让他成为这世间最顶级的存在。

  这样的诱惑,对于蜗居江门失意的王世钰来说,无疑是一件极具诱惑力的事情,尤其是第二点,任何人都知道,当今邪道的第一高手,足以跟正道群雄所抗衡的天王左使,就是凭着那“天王增玉功”而成名的。

  这天王增玉功一共九层,每练成一层,身子就会拔高一分,全身宛如硬玉,而炼至九层,则宛如天神一般,而且身坚如玉,刀枪比如,气势可盖天。

  这可是传说中“肉身成圣”的一种法门之一,从洪荒远古流传下来的神迹。

  然而那个姓陆的娘娘腔,却提出了几个让王世钰有些举棋不定的条件来。

  第一件,那就是寻到最近炙手可热的黑手双城家,将他的家人给掳获,带回黔阳的东山仙人洞。

  王世钰是一方豪雄,既为豪雄,自然节操不多,在那极具诱惑力的光明前途面前,勉为其难地犹豫了一番,就不再等待,直接点起了人马,配合着姓陆的那小子的布置,就杀将而来。

  昨夜围攻康妮和武当道士方离的那伙人,就是他王世钰的班底。

  这些都是他起家的手足兄弟,不过可惜的事,除了两人,其余的都已经死于非命。

  他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来得这般及时,也这般凶狠。

  说完这些事情之后,王世钰心如死灰地低下头,再也没有什么精神,人也好像老了好几岁。

  他曾经以为自己即将崛起于江湖,让世人所敬仰。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发现,自己不过就是一可怜虫,随时都会被大浪所淹没,折腾不出一点儿浪花来。

  我没有一直皱起,待他说完之后,突然问道:“你为何会相信那个姓陆的,能够兑现他的承诺?”

  “令旗!”

  王世钰对我说道:“他手上有天王左使的令旗,那令旗是勾连修罗恶鬼墓的桥梁,天下间独一无二,而且他还给我展示了一段天王增玉功,说是天王左使亲自教他的,我不得不信。”

  我又问起了那人的长相,心中了然。

  那个所谓姓陆的小子,除了那个被我弄得不能人道的小药匣子陆一,再无别人。

  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家人遭受到如此的变故,最终还是因为我的原因。

  倘若不是小药匣子变成太监,他未必能够做出这般歹毒的事情来。

  而能够搞出这么大阵仗的,未必是小药匣子一人,他的背后,则是整个邪灵教。

  会是天王左使王新鉴么?

  这个念头一生出,我立刻想到了当年在五姑娘山的神仙洞府里面遇到的那个天兵天将,当时的我,瞧见他,心中除了惊慌之外,还有仰慕,觉得天下之间的高手,就应该是这般的坦荡和威猛。

  尽管我与天王左使的关系,是仇敌,但我仍然不愿意相信他会做出这般的事情来。

  在我的想法里,他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然而,代表着天王左使的令旗、天王增玉功,以及统御邪灵教一众资源的这些东西,未必是陆一一人所能够办的出来的。

  在弥勒已然死去的当下,唯一有能力的,就只有他一人。

  也即是说,这幕后的主使,却是天王左使王新鉴。

  那个以一手之力,将曾经名扬天下的三绝都给谋害了的天王左使,王新鉴!

  是啦,是啦,能够将这三位才华横溢,惊才绝艳的天下三绝都给弄死的传奇强者,又如何可能是光明磊落的豪雄,而且即便是他不会这么下作,但是邪灵教内部藏污纳垢,未必不会有怂恿他的小人!

  我陷入了沉思。

  如此说来,那些在幕后捣鬼的家伙也终于露出了水面来,邪灵教之所以如此上蹿下跳,最主要的原因,可能就是为了报复他们掌教元帅被我斩杀的仇怨吧?

  事情这么想,其实就说得通了。

  像邪灵教这样恐怖的组织,倘若掌教元帅的死,都没有任何动静的话,就实在是会让人小瞧他们,而作为罪魁祸首的我,必然是他们所严惩不贷的对象吧!

  就如同梁山泊中晁盖惨死曾头市一般,报仇雪恨,成了水寇们争夺首领之位的手段之一。

  我被盯上了。

  事实上,我被盯上了,这事儿并没有让我有多担心,但是牵连到了我的家人,却实在是让我内疚不已。

  尽管王世钰说出了黔阳东山仙人洞这条线索,但是我认为经过昨夜一闹,接头人未必还会在那儿傻傻等待,另外我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去抓捕像陆一这样的小角色,而是保证我所有的亲人,都处于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之中,至于别的事情,那是我以后所需要干的。

  王世钰交代完了这些,我站起身来,丢了一把匕首给他。

  我平静地说道:“谢谢,你自己来吧。”

  旁边的杨队长大喊不可,却被小白狐儿给拦住了,而王世钰则死死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要是背弃承诺,我变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噗!

  匕首刺进心窝。

  1. 伤心证明书:

    有时候死亡真的是一种解脱阿 …… 接下来应该是道事最高潮了陈老魔对天王左使!

  2. 大黑天:

    当时既然知道当地的部门靠不住 还假仁假义的留个活口 其实手黑一点直接卡嚓了小药匣子 不就没这事儿了 瞻前顾后 优柔寡断 的二蛋 说到底 还是你害了自己姐夫 再往远点说 御下不力 也导致了红旗总的布置付之东流 难怪之后只能远走边疆 和笑面虎赵承风 平分秋色 为毛 人家早就拿捏住你性格的软肋 自己果断一点 早就东风压住西风 成就功业了 也不枉老陶的一番布置了 那还有杨知修的事儿 哎 蚩尤 你就教出这么个人 真是废了我入世的苦心 还是从长计议呗

    • 王红旗:

      小黑,你要知道,现在的二蛋并不是蚩尤,是正常的人类,不是滥杀的恶魔,只是二蛋高估了邪灵教的道德良知而已

      • 瓶S邪M:

        看见小黑我就想起那只阿普……

  3. 三蛋:

    顶了

  4. 缘分天空:

    世事难料、当好人难、坏人日子也不好过。想想自己还是凑合着过罢。

  5. 123:

    大师兄需要卡秋沙火箭弹

  6. 水鬼:

    二蛋后来肯定还是入了魔了,然而通过一定的手段恢复了本心,但是代价就是修为大损吧。不然肯定不是老王的对手的。而且蛊事里面二蛋基本没有太多打戏了,说明修为损的还是比较厉害的,甚至是永久性伤害。

  7. 不甚了了:

    蛊事里是说过老陈修为受损,不过忘记是怎么说的了,一直想知道修为受损的原因,看来和王新鉴有关系。蛊事里也没有出现王新鉴,是不是死在老陈的手里了?

  8. 不甚了了:

    王新鉴的天王增玉功练到了几层啊?

  9. 水鬼:

    蛊事里说的老王是死于疾患,估计是和二蛋对拼以后的后遗症吧。也提到二蛋的修为只恢复了原来的4成。

  10. 啊啊啊啊'啊:

    自己优柔寡断像个娘们,一个屯子的人都杀得,一个屡犯恶事的陆一杀不得?非要弄成太监,明知一帮水货不靠谱,还把陆一交与他人。不想滥杀无辜,那这帮几十个雇佣兵也未必都屠戮过平民吧,你咋杀的那么开心?就因为你姐夫中了一枪?自己做死,怪得了谁?活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