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六章 交待后事

2015年8月1日 更新

 王世钰手筋被挑,然而自杀却已经是足够了的。

  瞧见他躺倒在地的尸首,我心中没有一点儿同情,尽管他此番自杀,是在为了自己的家人的性命而死。

  其实倘若是在往日。我或许不会这般的极端,他既然已经交代了,留下一条性命,或许会对后面的事情有些促进作用。

  然而在经历过了陆一几次逃脱的事情之后,我已然将自己的心给练就得一片冰冷,即便是当着地方上杨队长的面,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首先一点,那就是他是带头酿造龙家岭惨案的人,我姐夫、王狗子还有那些在火灾中死去的人,我必须得给他们的亡魂,一个交代。

  在我姐夫的灵堂之中,用此人的鲜血祭祀,倒也相得益彰。

  那杨队长却也是个不畏权势的人物。不管我的身份地位比他高多少,在瞧见我活活逼死嫌疑人的情况下,也是勇敢地站了出来,冲着我愤然说道:“你怎么能这样?这不符合执法程序,我要向上面通报这件事情。”

  我抬起头来,瞧向了他。

  憋得一脸通红的杨队长不甘示弱地猛然瞪我一眼,结果被我眼神之中凛冽的杀意给吓了一哆嗦,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他并非多厉害的修行者,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我们这样的穷乡僻壤里面当职。

  不过对于杀气。他还是能够感受到的。

  瞧见杨队长的脸一下子变白了,我知道自己未免有些太没城府了。

  喜怒不形于色,这是到了我们这个地位的人最基本的修养,只可惜我这一天,被邪灵教那帮子人卑鄙的手段给气到了,又不知道如何面对父母亲人,所以方才有些失常。

  想到这里。我收敛起了腾腾的杀气,对杨队长和颜悦色地说道:“人死不能复生,这个没办法。而且他是自杀的,你也瞧见了。杨队长,记住你自己的责任,另外,你刚才也有听到了,黔阳东山仙人洞,那里我记得是一个道观吧?请帮忙通知一下省局的同志,对那儿实行监控,如有可疑人物,立即逮捕!”

  杨队长被我刚才的杀气所慑,刚正减轻了许多,而听到我的吩咐,下意识地应下。慌忙跑出去联络。

  小白狐儿瞧了那人的背影一眼,有些不安地说道:“哥哥,你这么做,会不会被人诟病啊,你也知道,总有一些人,别的事情什么也不敢,就盯着你呢……”

  我点燃了三炷香,走到姐夫的遗体跟前来,拜了三下,将香插进香炉之中后,冷冷地说道:“我家在办丧事,若是还有人想整我,我就露一下爪牙,让这些人知道,他们家,也有可能会一起办丧事的!”

  小白狐儿瞧出了我眼中的怒火,没有再多说话,闭上了嘴。

  当天下午,我做了两个决定,首先是对于龙家岭受灾村民的补偿意见——所有在这次火灾中遭受损失、失去家园的村民,都能够获得基金会的帮助,而死去的人,家属也能够获得一大笔的抚恤金。

  第二个决定,则是准备将我父母和姐姐,给迁入茅山安置。

  前面一个决定,是我对于龙家岭乡亲们的一点儿愧意,这让那些失去家园和亲人的村民们多少也好过了一些,感觉天并没有塌下来,而父母对于我后面的决定,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也并没有表示反对。

  虽说故土难离,但是这样的事情出来了,对于所有人,都是一种打击。

  特别是我父母,在此之前,我曾经屡次三番地劝过他们,但是他们都不肯离去,结果不但房子烧了大半,而且我姐夫也死了,他们也是自责不已。

  然而这事儿,又能怪谁呢?

  我让次日赶来的董仲明和布鱼等人,去将我外甥、外甥女给接了过来,然后当日就把姐夫给下葬在了后山。

  在第二日,我亲自将他们给送往茅山。

  危机面前,一切从简。

  我姐夫死后,姐姐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好,所幸一对儿女都回来了,陪在身边,倒也没有太过于颓废。

  我雇了车,将家人一路护送到了茅山,提前跟在山脚下负责联络的茅山弟子进行沟通,对于我将家人托付在茅山的想法,长老会自然没有什么意见,而且还表达出了很积极的态度来,提前安排了一处院子,以供安歇,而且话事人杨知修还亲自到山门之前来迎接。

  我父母一路兢兢战战,又瞧见了山门那光怪陆离的法阵和幻影,心中一惊惶然不已,而瞧见那满面笑容、平易近人的话事人之时,自然是感激不尽,眼泪都流了下来。

  母亲在麻栗山种了一辈子的地,而我父亲尽管是个赤脚医生,见过的世面也少得可怜,对话事人的嘘寒问暖感动不已。

  至于我的表现,则显得冷淡许多。

  话事人过来迎接,只是表达一个态度,见我父母是那种没什么见识的老农民,也觉得无味,露个面就离开了。

  他走了,安置工作则留给了掌灯弟子符钧来做。

  这个是自家人,说话做事都轻松许多。

  不过我父母以为那话事人是我头顶上的大领导,人家走后,一个劲儿的让我好好听领导的话,不要给领导添麻烦。

  这话儿听得我和符钧一阵尴尬。

  与符钧一起,将父母安置妥当之后,我跟他聊起了最近茅山发生的事情来,果然不出意料,符钧又是满肚子牢骚。

  不过想起此刻已经出师授业的他平日里要为人师表,假装严肃,许多心底里的话儿无人可说,跟我聊一聊,抱怨一下,倒也是很正常的,我若是表现得不耐烦,说不定还会伤了他的心。

  跟符钧聊过一会儿,我对茅山的情况基本上也有所了解。

  让我意外的事情是,传功长老和应颜师妹都不在茅山。

  应颜师妹据说是回家去探望家人,她奶奶好像得了重病,至于传功长老邓震东,则传说是心血来潮,想去凡尘俗世里面,寻找一有缘人来继承衣钵。

  谈到这里,符钧忍不住说道:“尘清真人要人传承,早不去收徒弟,偏偏临到头来,这个时候收一个关门弟子,这么说来,他那徒弟,辈分可高得吓人——跟咱师父一般辈分,到时候可不知道如何称呼才对……”

  我没有接话,因为我知道尘清真人此番出山,所收的那徒弟,却是我女儿包子。

  至于别的,都不过是借口而已。

  想到女儿那张胖乎乎的包子脸,我的心情似乎变得好了许多。

  回到茅山,而且还是举家迁来,我自然要去各个长老和山头拜访一番,第一个去的,则是话事人那儿。

  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话事人在我这儿,也装不了什么逼,对我好生勉励一番,又谈起在东海舟山的事情,对我夸赞不已,并且向我承诺,说一定会照顾好我家人的安全的。

  说实话,把家人放在话事人的管辖之下,我多少有一些顾忌,不过想一想,在这儿不但有小颜师妹的照拂,而且还有其余几位长老的牵制,倒也放心一些。

  各个山头我大概地走了一圈,然后回到安置父母和家人的小院儿,我又跟他们一番长谈。

  此处进入茅山,他们的生活定然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是我姐姐的两个孩子,如何适应,这个我也不能帮他们,只有靠时间来慢慢磨砺。

  不过我观察了一下,发现除了我姐姐还有一些神伤之外,其他人倒也还好,并没有太多的失落。

  毕竟这样的一处地方,就跟传说中的神仙洞府一般,处处充满了新奇。

  我在茅山,陪着家人待了三天,让他们勉强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我先去了邓家村。

  在那儿,我见到了尘清真人,也瞧见了我女儿包子。

  不过我并没有与那肉乎乎的小家伙碰面。

  村外,我与尘清真人谈了许多,茅山、朝堂、邪灵教乃至整个江湖,我几乎是用一种遗嘱的语气,跟他托付了父母家人,小颜师妹,以及我那可爱的女儿包子。

  尘清真人瞧出了端倪,问我到底想要去干嘛?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跟他说,我想要做一件无数人想做但是又不敢做的事情,那就是挑战一个传奇,终结一段历史。

  尘清真人望了我好一会儿,然后问道:“王新鉴?”

  我点了点头。

  这世间能够被称之为传奇的人,除了王新鉴,再无别人。

  他终结了天下三绝的传奇,而我则想要终结他的传奇,将这一段绵延百年的历史,给终结了去。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尘清真人是跟李道子同一时代的人物,自然知道那天王左使,到底有多恐怖,不过在沉默了许久之后,他长叹了一口气,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我会为你照顾好他们的……”

  他没有祝我胜利,而是向我诉说了承诺。

  这说明一点,他也是不看好我的。

  不过那天王左使屹立百年,终究还是需要有人去将他给击倒,让那书写着不败传说的大旗,倒下。

  不是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总是有些事情,得人来做,对不?

  1. 奇:

    1111

    • 庞顺利:

      看了好久,作者都沒顾上瞅?不错,,,

  2. 一起摇摆:

    好墨迹

  3. 四爷:

    前排!!!

  4. 三蛋:

    顶了

  5. 123:

    他想当邪灵教老大

  6. 缘分天空:

    想干啥就干啥、唉、被逼的。

  7. 不是坏人:

    好看

  8. 大黑天:

    长江后浪推前浪 前浪死在沙滩上 你是传奇 我就是终结者 不愧是我深渊看中的人雄

  9. 太平:

    弥勒这次死亡,就是为了让黑手陈杀了王新鉴。

  10. 吴杰超:

    弥勒这次死亡,就是为了让黑手陈杀了王新鉴

  11. 啊啊啊啊'啊:

    陈三炮又要去开挂打boss了。风眼土盾魔威。小佛版的三板斧程咬金

  12. 摩罗:

    王新监不死,武灵王的灭世之梦就不会实现,而且不能泄漏。王新监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13. LXF:

    还是萧色狼家 安全 他和他大伯 估计也是仇人遍天下 但是 他家在矛山势力范围内 大举进攻他家基本不可能的 小股部队他家老3 老4两个小叔又是高手 ,老3估计有12魔星的中等水准,老4也差不离了。估计 他老爷子也超级强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