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八章 布下棋子

2015年8月2日 更新

陆一在瞧见我的一瞬间,转身就跑,没有任何犹豫。

  我并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玩味地瞧着他,就像在盯着即将到嘴里猎物的豹子。

  陆一夺命狂奔。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林间。

  几分钟之后,当他停下来歇气的时候,抬起头来,又在林子的尽头瞧见了我。

  再一次狂奔,再一次遇见……

  一直到了第五次的时候,他终于没有了力气,绝望地坐在了泥地里,冲着我怒声吼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吧,阴魂不散地捉弄我做啥子?”

  我从林子的尽头缓步走到了他的面前来,瞧着这个气喘吁吁、仿佛没有半分力气的家伙,微笑地说道:“你不反抗一下么?”

  陆一恨恨地瞪着我,嘴里咕哝了一句话,含糊不清。随后他也豁出去了,狞笑着说道:“今天落在你的手上,我也是认栽了,毕竟你是黑手双城,连小佛爷都死在了你的手上,老子又算是哪根葱呢?来来来,杀了我,不杀你是王八养的。”

  我并没有理会他的激将法,而是平静地望着他说道:“杀了你。太简单。告诉我,那件事情,是谁指使你的。”

  我问着,并没有提及那件事情,到底是什么,但是陆一却并没有侥幸心理,反而是得意洋洋地说道:“没有人指使。就是老子做的。怎么样,这一下,弄得你这陈老魔害怕吧?”

  我平静地摇头说道:“不可能。凭你这点儿资历,是集中不起那么多资源的,告诉我,到底是谁?”

  陆一缓慢地爬起来,恨声说道:“就是我,是我!”

  他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望着我,怒气冲冲地说道:“你瞧不起我对吧?在你眼里,我不过就是一个偏僻乡下、不入流的狗崽子对吧?不过呢,你老爹老娘,可不是差一点儿,就死在了老子的谋算之下?我艹……”

  他猛然挥舞双手,似乎想要表达什么。而就在这动作之中,情绪兴奋的他眼神下意识地转动了一下,紧接着一道银光,从他的指腹间迸射而出。

  这一道光,出其不意,而且速度快得让人躲避不及。

  这是一根银针,上面似乎还浸润了毒素,它承托了陆一所有逃生的希望,朝着我的心窝子里,迸射而来。

  银针最终止步了,被我用双指夹住。

  快若流星,终究不是流星。

  我夹住的地方,并非浸润毒素的针头,所以倒也不用担忧许多,而陆一瞧见自己处心积虑的最后一招被我轻描淡写地破解,顿时就心如死灰,脸一下子就白了起来,也没有再多言语。

  他低下了头,铿锵有力的话语陡然停住,仿佛认命一般地闭上了眼睛。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不是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这是一句别人常说的话,用在我的身上,也是十分适合的,倘若说起了解我的人里面,我估计这个陆一即便排不上前三,也能够挤得进前十。

  他与我之间,有深仇大恨。

  最开始,两个人其实还有些惺惺相惜,我对于这个出类拔萃的后辈,甚至还有过提拔的想法,想把他当做张励耘、林齐鸣这些后辈来培养的,然而一切都在陆一偷了我的天龙真火珠之后,就改变了。

  其实我对天龙真火珠并没有太多的占有欲,不过那毕竟是我与努尔沟通的唯一方法。

  而且它还对弥勒的实力起到了太多的增强。

  然后我灭了罗满屯满门,而陆一则加入了邪灵教弥勒麾下的佛爷堂,在之后,我把这个家伙给碎了蛋。

  这仇恨,就再也解不开了。

  我走到陆一的跟前,在他的对面坐下,朝着他平静地笑了一笑,然后跟他回忆起了我这些年走过的路程来。

  陆一有些奇怪,我在遭受到他的偷袭之后,不但没有暴怒,反而聊起了家常。

  我跟他说的,是我小时候在麻栗山学艺,后来被邪符王杨二丑抓走之后,忍辱偷生的往事,讲起我曾经屡遭羞辱、甚至差一点儿就死去的事情,最后总结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满是死志的陆一听完我这些聊家常的话语之后,顿时就有些懵了,问我道:“你是想对我说,你加诸于我身上的所有痛苦,都是一种考验么?”

  我摇了摇头,只是叹气道:“其实,我对你一直都是很欣赏的,很少有像你这样天资聪颖又勤奋的年轻人了,你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我……”

  陆一眼中流露出几分欢喜,小心翼翼地问我道:“你是打算……”

  我盯着他,突然说道:“弥勒真的有那么好,为什么你会这般死心塌地帮他呢,我真的很好奇?”

  听到我跟他讨论起这事儿来,陆一想着反正死就死了,也就放开了心情,对我说道:“世间很少会有像小佛爷这样有魅力的男人,让人忍不住心生折服,你知道么,他是那种让你愿意为他付诸于一生的伟人,就算是死,都也甘愿。”

  我不屑一顾地说道:“惑心术而已……”

  “不!”

  陆一义正言辞地说道:“绝对不是惑心术,我自己也是修行者,对这些东西,都是懂得,他是真正用人格魅力,和思想观念将我们给感染的,你可以杀死我,但绝对不能侮辱他!”

  我瞧见陆一居然将弥勒当成神灵一般的对待,顿时就心生疑惑,故意问道:“那又怎样,他现在还不是拿你当做炮灰?”

  弥勒死了,对于此事自然无法操纵,然而我心中总是有些不安,仿佛他还活着,掌控着这一切般,所以故意这么说起,想让陆一漏嘴,说出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没想到他却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做的这些,都是我的主意,跟佛爷堂、邪灵教无关……”

  陆一滴水不漏,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像他这种聪明人,做事绝对是滴水不漏的,既然他咬定了这事儿就是他一人所为,就算是我,也很难找出太多的破绽来。

  不过我还是不甘心放弃,平静地问道:“你加入邪灵教这么多年,见过左使王新鉴么?”

  陆一嘴角一扬,忍不住说道:“那是自然!”

  我问道:“若是我想要找你们的天王左使,寻求一战,该如何去做?”

  听到我的话语,陆一变得十分惊讶,看着我好一会儿,然后嘿然笑道:“陈老魔,你不要以为你杀了小佛爷,就能够挑战天王左使,实话告诉你,这世间唯一能够杀死他的,唯有天劫雷法。”

  天下之间,再无对手?

  王新鉴真的已经走到了那样的地步?

  我想起当年我拜师茅山之时,曾经跟我师父陶晋鸿对峙过的王新鉴,怎么看,都瞧不出他有那种“会当凌绝顶”、天下无敌的气势啊?

  是这些年来他已然成长得不可超越,还是陆一在吹牛逼?

  我不知道。

  陆一在嘲笑完毕之后,瞧见我一脸认真的表情,这才缓声说道:“你若是真的想要找死,我倒是挺愿意帮你带个口信的。”

  他的意思,是想让我放了他。

  我能放了他么?

  此刻的我,最想做的,是将这个混账小子给杀掉,免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但是我看了一眼他,微微地点头说道:“好!”

  在陆一满脸惊愕的表情之中,我咬破了中指,然后朝着他的脑门猛然拍了一下,那家伙应声倒地,而我逼出来的那滴精血,则渗入了陆一的身体之中去。

  通过这滴精血,我能够感应到他具体的位置,所以他的那条狗命,我随时都可以收回。

  如此,便不急于一时。

  这法门,却是我在炼制碧落魂珠这分神之时,所学到的新手段。

  陆一倒下之后,我缓缓地站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青山界这片林子,有一些阴森,跟别处不同,陆一从黔阳一路逃到这儿来,到底是为什么呢?

  难道王新鉴却是隐居在这儿?

  我跃上了树林之上,瞧着四处静谧的林子,莫名就是脑洞大开,思绪开始延展了出去,越发地感觉到这一处地方的格局非同凡响,观之有一种宛如龙脉的趋势,不过又仿佛被截断了一般,衰败多年。

  我越看越有味道,不过这观风止水的功夫到底有限,也瞧不出更多的东西来。

  过了一个多钟,昏倒在地的陆一终于爬了起来,左右一看,揉了揉脑袋,感觉这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做了一场噩梦一般,是那么的不真实。

  难道,真的是梦?

  陆一停留在了原地,似乎想了许久,还检查了现场,四处打量。

  有着遁世环在,他自然是瞧不见我的,不过他到底不是那般天真幼稚的人,知道我肯定是有出现过的,至于为何又消失无踪,肯定是别有所求。

  难道是……欲擒故纵?

  我在树林之上,隔着摇曳的树枝,远远地瞧着陆一停留了十几分钟之后,慌忙奔走,却并没有跟着过去。

  真正的强者,从来都不会计较分毫,现如今,陆一已经被我控制了,那么就等着他这颗棋子,给我的计划做贡献吧。

  我罕有使阴谋诡计,并不是不会,而是不屑为之。

  不过谁若是真的惹急了我,那就好好等待我的黑手吧!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棋手闲云落子,对弈天王左使。
并非不擅长阴谋诡计,只不过是不屑于为之,而站在国家机关的立场之上,阳谋,方才是正道。
但是事涉家人,就另外说起……

  1. BOOM:

    那处风水是夜郎遗迹吗?!谁能回答下。

  2. 大黑天:

    板凳

  3. 大黑天:

    深渊和这世界的出口之一

  4. 394208856:

    青山界因该就是夜郎遗迹了,都见到娃娃脸陆左了,小佛台牛了

  5. 394208856:

    小佛太牛了,追着蛊事和道事都两年多了…………

  6. 伤心证明书:

    青上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夜郎国南边祭祀遗迹!

    • 道事甲:

      不是南边

  7. 听说名字越长越可能长的帅:

    慢慢的现在两书马上合缝了,但是又怕合缝了后书就结束。

  8. 水鬼:

    不知道第三部准备写点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