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事件将尽,又生祸端

2014年7月19日 更新

  这一夜匆忙逃命,我也没有仔细打量那玉简,唯一瞧了一次,结果眼睛都给亮瞎了,所以那玉简之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如此惊讶,这事儿我也不晓得。

  在看了几秒钟之后,孙老师的脸顿时就变得无比的怨恨起来,扭头找了一圈,看向了我,三两步就冲到了我的面前来,揪着我胸口的衣服喊道:“你敢拿假货来骗我们?”

  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我怕他,是因为他凶狠,神经质,说杀人就杀人,说灭口就灭口,一点预兆都没有,让人感觉根本就没办法把握;不过众目睽睽之下,我倒也不惧他,一把就将这老家伙的手给拧开,然后一大脚,将他给踹了开去。

  我受够了这老家伙咄咄逼人的闲气,出手也不顾后果,没想到那孙老师本身就是受了重伤,结果被我一脚,倒在地上,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我这态度让程老顿时就火了,质问我道:“年轻人,你这是干什么呢?”

  程老是考古界的泰山北斗,也是此行的首领,天生自带这一股威严,我能够对曾经想要对我图谋不轨的孙老师恶言相向,但是却不会挑战程老的权威,不过我到底是少年人,性子转不过弯来,只是生硬地回答:“这东西,就是我从古墓中摸出来的,是不是我不知道,但是我绝对没有换过!”

  旁边的申重和张知青等人也上前来劝,申重揽着我的肩膀说道:“二蛋这孩子为人向来诚实,是绝对不会说谎的,再说了,他若是要掉包,这黑灯瞎火的,上哪儿找来的代替品呢?”

  孙老师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从程老手中一把夺过了那展开的玉简,扔在了我的面前,大声喊道:“你们看看,这上面一颗字都没有,根本什么都不是!”

  他气愤莫名,而我则低头一看,瞧见原本闪烁着亮光的那些符文竟然全部都消失了,这玉简之上,根本就是光板白条,啥都没有。

  这情况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分明瞧见过上面有文字,然而此刻,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呢?

  我在这边发愣,而旁边的申重则将这东西捡起来,一脸无所谓地说道:“这东西,或许还有别的奥秘,或许根本就不是,正品还留在下面的古墓之中,只要将其挖掘出来,事情就能够明了。”

  程老一脸凝重地从他手上接过来,然后将其卷住,旁边有一个他的得意门生上前来,用一个盒子装好,而旁边的孙老师则有些绝望地说道:“利苍出来了,这个两千多年的老鬼现世,只怕江湖之上,要永无宁日了。”

  他十分沮丧,然而申重却并无太多的感触,指挥着手下开始收拾现场,而我则和戴巧姐作为伤员,给安排在了山丘之上,还在旁边给我们生了一堆篝火。

  看着忙碌的人群以及天际的浅白,戴巧姐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在感叹自己又活着见到了第二天的太阳,而我则搂着胖妞,默然不语。

  我这样子看着似乎好像是受了很重的伤,然而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泡过那育魔池和内棺棺液的我却感觉浑身一阵暖洋洋的热流,在奇经八脉之间左冲右突,让我焦躁得难受,恨不得撒开腿丫子跑上几圈才得劲。不过我不敢跑,也不敢将自己身体的异状说给别人听。

  我隐约晓得一点,这可能是跟我修习的魔功有关,它或许是经过了这样的浸泡,跟当初杨二丑对我的伐经洗髓一般,有了重要突破。

  越是如此,我越不敢张扬,因为刘老三曾经告诉过我,所谓正邪不两立,这可不是说着玩儿的,要是碰到一些个脑袋里一根筋、嫉恶如仇的正道高手,说不定就要将我这样子的小杂鱼给净化了。

  我从小便饱经磨难,对生死之事最是在乎,所以刘老三的交代我谨记于心,一点儿雷池都不敢越过。

  不过旁人没有瞧出来,但是戴巧姐离我很近,却能够感受到我急促的呼吸和略微偏高的体温,扭过头来看我,问:“你怎么了?”

  从我成功地使出了甘露咒,将那几个被邪灵附身的尸体给净化,又与胖妞恶斗被利苍附身的张快之后,这个女人对我的态度也就好了一些,至少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不过我还是记着她先前的事情,不愿意理她,嗯了一声,转过头去。

  然而我不想理她,她却翻过身来,蹲在我的面前,伸出手说道:“甘露符被你用了,符袋里面还剩三张,还给我!”

  戴巧姐想要回自家父亲送给她的压箱之物,不过这东西既然已经物归原主了,我哪里还会再还给她,于是耍赖道:“这东西,原本就是我的,你也用不了,还不如还给我算了!”

  我赖着不给,戴巧姐却也没有强求,而是对我提出要求道:“这东西是我父亲给我留下来的,现如今交到了你的手上,既然是物归原主,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可得答应我一件事情,要不然我是不会同意的。”

  符袋与我,不仅仅只是一份得力的道法屏障,而且还是我与青衣老道之间的一种联系,能够不放弃,我自然是不肯流入别人之手的,听得戴巧姐提出了要求,我立刻点头答应,说要做什么都可以。

  这女人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没有立刻说出来,而是告诉我,说现在还没有想好,那就暂且搁下,以后若是想到了,再来告诉我,可不许赖账。

  我拍着胸脯说道:“你二蛋哥别的优点也不多,但是有一点,就是说到做到,这是绝对的。”

  大战结束,众人环卫,特别是有着那一群带着枪的兵哥哥在周围警戒,我和戴巧姐倒是能够安安心心地聊着天,也不用担心孙老师的危言耸听。

  实力是一切人际交往的前提,戴巧姐一旦收敛起了先前的高贵冷艳,倒也还是一个可以聊天的人,而且我跟她之间也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在她一阵软言讨好之后,我也收敛起了先前那满身的刺,平静相待。

  戴校长是戴巧姐的父亲,而这符袋则是戴校长不放心女儿送出的心思,所以她其实也听说过我这么一个人。

  不但是我,便是巫山三怪,她也都有耳闻,别人不说,对萧大炮特别感兴趣,问了我好多关于忠哥的事情,而这些结束之后,她才想起了问我,说我在学校那么牛逼轰轰,一个人干翻了包括教员、宪兵在内的二十多人,咋就在这地界窝着,死心塌地地做一个小科员呢?

  “……萧大炮在西疆都已经开始带队伍了,而巫门棍郎据说在西南局也是特殊应急队的骨干,而你呢,要不是刚才那手段,我都不晓得你就是巫山三怪中鼎鼎有名的陈疯子呢?”

  听到戴巧姐这话儿,我一阵郁闷,没想到我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外号。陈疯子——我招谁惹谁了,谁没事把我往神经病人那一拨划拉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天色也渐渐开始亮了起来,这时白合悄不作声地出现在戴巧姐身后,那女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背脊一挺,坐直身来四处望,瑶鼻一嗅一嗅,似乎在闻着什么。

  白合有心作弄这女人,不过我怕这大水冲了龙王庙,示意她别闹了,天都要亮了,赶紧回来,白合不情不愿地回了小宝剑,而当她一进来,戴巧姐立刻朝着我轻声责问道:“你养阴神?”

  我含笑不语,没有回答,而戴巧姐则不依不饶地说道:“这事情虽然能够短暂的提升修为,但是很容易损伤自身,而且还会折寿的,你最好不要弄……”

  她唠唠叨叨,而这时下方一阵吵闹,我瞧见有几人从远处抬来了一具尸体,其他人都围了过去,不过离得远,我也没有瞧见什么,我被身体里的那热流搞得懒洋洋的,也不想起来,瞧见小鲁走了过来,连忙叫住他,问怎么回事,小鲁告诉我,说刚刚找到了那个叛徒的尸体了,身上被打了十五枪,居然还拖着跑了五里地,是黄超班长带着两个兄弟从松树林子里面,把他给拖出来的。

  听到这话,我也顾不得什么了,立刻爬起来,朝着人群那儿跑去,到了地方,瞧见刚才凶如恶魔的张快此刻也就是死尸一具,脸苍白,嘴唇紧紧闭着,早无生气。

  旁边的程老、孙老师和申重小声议论着,音量压得很低,不过都在怀疑那利苍应该是另外找人附体还魂了,至于那人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我走过来,孙老师总是不怀好意地打量我,一副看贼的样子,我受不了,又返回了火堆旁边去。

  天已经完全亮了,几个领头的商量了一番,决定派人在这里看着,其余的人先返回山口的那个村子,我们这些伤员安置在老乡家,而后请求上级,立刻派人过来增援,并且开展挖掘工作。

  我、小鲁、张知青和戴巧姐四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暂且歇在村中。

  没想到这一歇,又闹出了一桩公案来。

  1. _乔石:

    沙发

  2. 梦涵:

    板凳

  3. 卷卷:

    靠椅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