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章 心魔与我,我与心魔

2015年8月3日 更新

 一滴津液自舌苔之中孕育而出,含龙虎,保送中黄庭之中,随元气上升而朝于心,积之而为金水。举之而满玉池,散而为琼花,炼而为白雪。

  一缕神魂从心中提起,无为之性自圆,无形之形自妙,变化无穷,隐显莫测,自升天际,而又垂落下来,俯天而望,遥遥注视着江边这个盘腿之人,我能够瞧见自己,非眼观。乃心观,心之所见,更类真实之本我。

  行功至此,等候多时的我一直以来跨越不过的鸿沟,在此刻变得微不足道。

  抬腿跨过,便能够见到泥丸宫中的本我,归伏本宫,神未壮健,如婴儿幼小。浑浑噩噩。

  世间能识本我者,能有几人,然而泥丸宫之中的本我,却并非唯一,而是两个。

  一人如我,眼观鼻、鼻观心,盘腿而坐。双手合十,眼眉肢体如同幼儿;另一位却是一尊头上双角的魔神幻影,遗世独立。遥遥地朝着我的方向看来。

  它瞧着我,嘴角处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这人,便是伴我出身的心魔吧?

  战神蚩尤!

  跟我想象的并不一样,那魔神幻影,并不威严,肉乎乎的,反倒显得有几分可爱,不过与它外貌所不同的,是那眼神,冷酷地让人心中发凉。

  泥丸宫中,两人对望,而外面的我,已经将那炼制多年的碧罗魂珠掏了出来。双手结印,开始念咒。

  那魔神幻影瞧着我,冷冷地说道:“你想把我安置在那灵胎珠子里?”

  这是我第一次用内视观心的方式,与这个相识多年的心魔对话,在它开口之后,我莫名就是一阵心虚,不过与它冰冷的眼神对视,心中不由得升腾出一股怒意来,同样冷声说道:“对!”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让心魔的脸上一阵扭曲。

  它几乎化作了虚无。

  几秒钟之后,这影像却是又凝固了一些,然后朝着我寒声说道:“真想不到,你居然是这般冷酷而无情的人,甚至连一点儿感恩都没有。若是没有我,你早就死了八百回,到了现在,你居然想要把我给驱逐了?”

  听到心魔的抱怨,我莫名地动摇了一下,不过还是稳住心神,对它说道:“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不过也不是什么高尚者,绝对不可能留下你,而把我给毁灭了去。”

  似乎有些心虚,我还补充了一句道:“这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我的亲人、妻子和女儿……”

  这话儿一开始还是为了弥补我内心之中的负疚感,然而说到后面的时候,我却变得坚定起来了。

  是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

  我若死了,或者失去了神志,很难想象得到我的父母、姐姐、小颜师妹和我家那可爱的包子,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

  她们会被人欺负么?

  她们会死么?

  我不能容许任何人伤害到她们,这是我作为一个儿子、丈夫和父亲的坚持,而心魔蚩尤则是我此刻最大的磨难,我若是被它夺去了神志,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我心里面在想什么,心魔蚩尤其实都知道,它望着我,脸色变得越发寒冷:“没想到,你也和那些家伙一般,如此的寡情薄意,算我看错了人……”

  我苦笑着说道:“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怎么没有?”

  心魔蚩尤一手指天,冷然说道:“你可以抛弃掉所有束缚你的东西,选择与我合作,一如我们之前一般。如果你能够听我的话,配合我,我可以向你保证家人的性命,你说如何?”

  说实话,这话儿听得我一阵怦然心动。

  真正领教过心魔蚩尤力量之后的我,是很难忘掉那种宛如毒品一般快感的,看着那些仿佛不可能逾越的天堑,在它的帮助下随意跨越,无论是康克由,还是弥勒,都不在话下,这种天下第一的感觉,让人实在是留恋不已。

  只是,这样的蜜糖背后,绝对会有苦楚。

  我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心魔蚩尤到底想做什么,一直都是我所担心的事情。

  并不是我害怕它取代了我的意志,而是我担心它想要做的事情,会很恐怖。

  恐怖到危机所有我所熟悉的人和物。

  沉默,沉默了许久,心魔蚩尤终于抬起了头来。

  它不再掩藏自己的情绪,而是露出了张狂的笑容来,冲着我冷笑道:“当年的我,差一点儿就打败了黄帝那个伪君子,夺取了天下道统,没想到三十四层天居然降下九天玄女那婊子来,把我的大计给破坏掉了,而且还将我禁锢在深渊沉沦。我现在回来,就是要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开启人道至尊,重返三十四层天,杀出一片天地……”

  “什么是三十四层天?”

  心魔蚩尤抬起了头来,长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回忆,又仿佛在感叹:“那是这无尽世界的起点,也是茫茫宇宙的终点——在那里,有着男儿的梦啊……”

  伴随着心魔蚩尤的感慨,我平静地说道:“尽管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历史从不倒退,既然已经发生,那就愿赌服输,我不愿意为了你的野心,让所有人,都为你而陪葬!”

  及时是蚩尤全盛时期,都被人战于涿鹿之野,四分五裂,更何况是这末法时代呢?

  再来一次,也不过是失败的结局而已,根本蹦哒不了什么。

  我没有再多话,而是循着那早就已经凝练纯熟的法门,祭出那碧罗魂珠,吞入神府,使其具备了强大的吸力,将心魔蚩尤的魔神幻影,给扯入其中。

  尽管心魔蚩尤能够明了我所有的想法,但是这一下,它却并没有预料得到。

  人心叵测,再厉害的人,都不可能明了世事。

  轰!

  炼制多日的碧罗魂珠在这一刻发挥了巨大的威力,恐怖的吸力出现在泥丸宫之上,我的神志,只有本体守护,不受其扰,而心魔蚩尤的魔神影像,却在这个时候,变得格外的迷离起来。

  望着几乎接近虚无的心魔蚩尤,我整个人都变得恍然若失。

  我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

  我真的需要将这个曾经帮助过我无数次的家伙,给清除出去么?

  失去了心魔蚩尤的帮助,我会不会就不再是我?

  我或许会被王新鉴杀死……

  或许,会……

  无数的可能性浮上心头,在那一瞬间,我莫名地就是犹豫了一下。

  而就这么一下,却给了心魔蚩尤一个绝佳的机会,它突然朝着我猛然扑了过来,将我给紧紧抱住。

  两个神识,在这一刻,生死不分离。

  啊……

  我变得无比痛苦,因为此刻的我已经分成了两个的我,一个是控制我身体的意识,一个则是那个被心魔蚩尤给抱住的本我,这种意识的割离让我变得痛苦万分。

  而更让我痛苦的事情是,碧罗魂珠吸纳分身迫在眉睫,而倘若没有神识灌入,就会变成废物,不再存留。

  我错过了时机,仅仅只是刚才的那一个犹豫,就让心魔蚩尤抓到了机会。

  眼看着碧罗魂珠的灵性即将丧失,我不得不按照当初海常真人曾经教过我的炼神三分功,分离出一缕神识,朝着那碧罗魂珠注入进去。

  潜意识中,这是我留下来的最后一个备用方案。

  轰!

  嗡……

  巨震之后,又有回响,这一次,月亮从浮云之后露出了眉头来,星光璀璨,而所有的感悟与机遇,都在此刻消散了去,我已经不能够再内视泥丸宫,只是朝着心中感叹道:“我不应该心软的,没想到堂堂战神大人,居然也会这种玩弄人心的手段!”

  听到我的讥讽,那心魔蚩尤缓缓传出声音道:“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这话语之间,却是有几许得意。

  我丧失了摆脱心魔蚩尤最好的机会,气恼地躺在了地上,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晦暗,但是回想起来,倘若我将它注入碧罗魂珠,必然控制不住。

  而这碧罗魂珠一旦逃脱了我的掌控,化成了分身,便成了真的蚩尤。

  尽管这分身的修为远不如我一般,但是凭着它的能力和手段,几年之后,恐怕这世间,再无敌手。

  就算是我,也绝对会被那个时候的它给杀掉。

  而此刻,我作为心魔蚩尤的封印,将其镇压,反而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自我安慰着,而就在这时,突然间心念一动,背下突然有一样东西在拱着我,像是虫子,痒痒的,而几秒钟之后,我猛然一跃,朝着前方扑去,差一点儿,却是跳入了江水里。

  回过头来,我瞧见了一副极为诡异的场景。

  草地之中,有一个小黑点,它在我的注视之下,一点一点,像吹气球一般的膨胀了起来,几秒钟之后,竟然变成了一个人类的小男孩儿。

  它在男孩儿的模样,只停留了十几秒钟,紧接着,这人仿佛电影镜头一般地快速成长。

  几分钟之后,一个男人站在了我的面前。

  他有着与我一模一样的脸。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两个“我”……

  1. ggyy:

    沙发

  2. 大黑天:

    板凳

  3. 394208856:

    地板

  4. 394208856:

    越来越让人放不下了,每天的的八点就开始刷新,刷新,再刷新,,,,

  5. 摩罗:

    靠,大师兄要完蛋了,被老王灭了,蛊事里就只有这碧落魂珠的化身了。

  6. :

    请看下回分析!

  7. 吴杰超:

    蛊事里就只有这碧落魂珠的化身了。

  8. 小埃:

    大师兄最终把心魔剥离了,所以后来别人以为大师兄功力大损?

    • :

      你再回头仔细看看,蚩尤有没有被剥离!

  9. 缘分天空:

    唉、习惯成自然、时间决定一切!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