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一章 袁聪

2015年8月4日 更新

  “你是谁?”

  【你是谁?】

  “我……”

  【我……】

  当对方口中说出与我一模一样的话语,就连表情都一般模样的时候,我终于反应过来,原来我面前的这一位,竟然就是那碧罗魂珠发展出来的分身。

  它此刻的所作所为。是由我的一缕神魂所控制。

  而那神魂又与我的本体相关联。

  这使得在我的眼中,突然出现了两个角度的世界,彼此对方,世界变得颠覆,让我有点儿反应不过来,又觉得是如此的滑稽可笑。

  还好只有一颗碧罗魂珠,倘若再多一个,那不是可以斗地主了?

  再多一个,打麻将也不成问题……

  当然,这只是在开玩笑,陡然的变化不但使得我难以接受,而且过了好久,方才能够勉强控制住分身。让他按照着我的想法去做事情。

  这还只是最简单的行走坐卧,分身就像一个刚刚开始学走路的小孩子,还有很多东西需要适应。

  此刻的他,绝对不可能提着饮血寒光剑,就与人拼斗。

  更多的可能,是他直接栽倒在地。

  凡事都需要适应,而这么一个分身,就足以将我搞得焦头烂额,很难想象当初的小黑天。在拥有十几个分身的情况下,不但心意沟通,而且还列成阵法,那是如何强大的一个心智,方才能够如此作为。

  不过想一想,那小黑天不知道比我多了无数年头的历练,我也就平衡了。

  分身。其实就是另外的一个自己。

  我渐渐地适应了两个人。

  这些年来,我曾经瞧过无数人,却从来没有好好地审视一下自己。这回自己的面貌无数次的落在眼中,莫名地感觉到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种情况,有点儿像是斩三尸——《梦三尸说》有云:“人身中有三尸虫。”

  上尸虫名为彭候,在人头内,令人愚痴呆笨,没有智慧。

  中尸虫名为彭质,在人胸中,令人烦恼妄想,不能清静。

  下尸虫名为彭矫,在人腹中,令人贪图男女、饮食之欲。

  斩得三尸,即证金仙。

  三尸化出,亦是分身。三位一体,斩尽之后便是大寂灭境界,三尸合一,化身与本体彻底相融而不分彼此,化身便有亿万,离那混元之道,只差一步。

  这混元之道,与心魔蚩尤所追寻的人道至尊,一般道理。

  当然,道家有道家的法门,巫家有巫家的造化,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也不知道心魔蚩尤到底想要走什么路子。

  但是从根本上来说,分神而出,练就分身,对于我的个人实力,却是有了一个本质的拔高。

  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天色渐白,江面上雾气浓郁,有渔人乘舟而过,我没有再继续自己的新“玩具”,手掐法诀,朝前一拍,那分身身体腾空而起,化作一道光芒,朝着我的口中射入。

  它不再是碧落魂珠,而是真正属于我的东西。

  就如同我的手脚一般。

  分身在我的脏腑之中温养,而我则伸了一个懒腰站起来,远处江面上的鸬鹚在飞翔,不时俯冲入江水之中,叼起一尾鱼儿,飞向了渔翁的小舟之上。

  世界是如此的静寂,让人爱它爱得深沉。

  我心中忍不住涌出欢喜,朝着远处渔船上的人们挥起了手,完全没有丢失了陆一位置的晦气。

  他在我的心里,已经是死人一个。

  当天傍晚,我抵达了荆州,与林齐鸣等人汇合。

  张励耘坐镇京都,这回来的是林齐鸣、小白狐儿、布鱼和董仲明,特勤一组的成员也来了几个,都在帮着打下手。

  在荆州有关部门的审讯室里,我见到了那个茶馆的老板,是一个长相温文尔雅,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

  这人看着十分有素养,而且居移气、养移体,安逸的生活让他产生了一种平静的气度。

  不过所有的一切,都被突如其来的事情给毁了,此刻他满脸青肿,风度不再。

  我被人簇拥进了审讯室,坐在了主审位,看着那个淡定的家伙,回头瞧了一眼林齐鸣。

  林齐鸣朝我摇了摇头。

  这意思,是对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招供的意思。

  我没有理会那人,而是问林齐鸣道:“这人的修为有多高?”

  林齐鸣回道:“很厉害,打伤了田学野、农菁菁,要不是当时有我、尾巴姐、布鱼和床单在,说不定就让他给跑了……”

  我手下的这些人,在总局都是出了名的年轻高手,特别是林齐鸣、布鱼和小白狐儿三人,那不是一般的修行者所能够比拟的,他们都才勉励将此人给擒住,看得出来,这是一条大鱼。

  既然是大鱼,我就不问小白狐儿有没有用离魂镜试过的问题了。

  除非是对方故意露出破绽,要不然小白狐儿是不可能得手的。

  还得靠着最原始的方法来审问。

  我与林齐鸣说完话,回过头来,仔细地打量面前这个男人。

  看得出来,除了之前交手的时候之外,他应该是没有吃过什么苦头的,所以方才如此淡定,仿佛这审讯室,跟他的茶馆包间一般闲适。

  林齐鸣他们不是我,做事张弛有度,合理合法。

  我不是林齐鸣,更多的,喜欢剑走偏锋。

  微笑,我的脸上挤出了灿烂的笑容,冲着对方咧嘴一笑道:“在下陈志程,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

  那人被我一直晾着,心中多少也有些不满,然而听到我自报姓名,脸上顿时就变了颜色,失声喊道:“陈老魔,你是黑手双城陈老魔?”

  我微笑着点头道:“哎呀呀,都是江湖上朋友抬举,给取的匪号,虚名而已,你还是叫我陈司长吧。”

  那人下意识地吞了一下口水,却不敢多说话。

  对方不说话,场面就有些尴尬,我哈哈一笑,拿起桌面上的一卷案宗,翻了几页,然后笑道:“哈哈,你看看我,真的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让我看看啊,哦,阁下原来叫做袁聪,嗯,好名字,看看啊——荆州市公安县斗湖提镇德义垱村人——嗯,那是个好地方啊,历史上的公车三袁,好像就是来自公安县,对吧?”

  我盯着袁聪笑道,然而他却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而我也不担心,耸了耸肩膀,然后对林齐鸣吩咐道:“既然知道他老家地址,有没有派人去他家里找一找?”

  林齐鸣有些发愣,问道:“找什么?”

  我摸了摸鼻子说道:“修行者靠的,自然是传承了,你听过无师自通,一下子就变得很厉害的家伙么?把他家人给逮起来,审问一番,说不定会有大收获呢?”

  听到我的话语,林齐鸣眼中流露出了惊诧的目光,不过他倒也是个聪明人,立刻低下了头,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去吩咐。”

  林齐鸣还没有走出房间,一直显得很沉默的袁聪却坐不住了,抬起头来,冲着我吼道:“一人做事一人当,陈老魔,你牵扯我家人做什么?”

  我耸着肩膀说道:“我也不想啊,不过你这么一言不发,我除了调查你的社会背景,还能干啥?”

  袁聪恶狠狠地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要是敢伤害我的家人,老子、老子……”

  这威胁的话语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来,此刻的袁聪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里反抗得了,除了用那双锐利的目光瞪人之外,再无别的办法。

  我眯着眼睛,平静地说道:“不要跟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实话告诉你,之所以抓你,是因为你跟陆一那家伙有联系;而倘若你知道陆一刚刚带着人,去抄了我全家,我父母甚至差一点儿就死在他的手上,而我姐夫则已经死了,你就应该知道,我什么事情,都会做得出来的……”

  听到我的讲述,袁聪终于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愤怒无比地说了一个字:“艹!”

  我不理会他的愤怒,兀自说道:“瞧你这修为,以及在江湖上名不见经传的名气,就知道你在邪灵教中,应该是地位很高的那种。地位高,自然忠诚,所以我想让你交待什么,你应该是会拒绝的,对吧?”

  袁聪冷然说道:“既然知道,你还问什么?”

  我摇头笑道:“不,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相信一件事情,那就是人都是有弱点的,只要被抓住那弱点,什么都能够选择妥协。所以,你对你家人的性命,怎么看?”

  袁聪愤怒地吼道:“你、你这个混蛋,他们不会让你这么胡作非为的……”

  我哈哈一笑,耸了耸肩膀道:“看来你还是对我不是很了解啊,知道为什么你们都叫我陈老魔么?”

  袁聪死死盯着我,而我则平静地说道:“因为在你们眼中,我的手段,比魔鬼还要恐怖……”

  说完这话,我起身离开。

  袁聪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所以想要让他彻底交代问题,必须要让小白狐儿配合着,演一场戏才行,而至于能不能配合着骗过此人,那就看一会儿的状态了。

  不管如何,我都得将天王左使给引出来,与我一战。

  1. -冷小汐:

    沙发

  2. qeqwe:

    有分身了。可以和左史 同归于尽了。。

  3. 大黑天:

    为毛要同归于尽 看我不弄死他

  4. 喔:

    主体同归,分身就可以慢慢修炼

  5. :

    不是说左使是被杂毛给干死的么?

    • terry:

      那个是黄公望大内第一高手的弟弟,王左使没了他才从右使变左使的,大米米才做了新的右使

      • :

        在老王搅局弄死符王后,杂毛说要干死他。然后,小佛说,没想到,多年以后他还真做成了。当然这是后话。

      • :

        在老王搅局弄死符王后,杂毛说要干死他。然后,小佛说,没想到,多年以后他还真做成了。当然这是后话。

    • -冷小汐:

      二蛋和隔壁老王大战修为受损,又没说隔壁老王就死了

  6. 九哥:

    厉害

  7. 黑胖子:

    行文到这里可以推测,大湿胸和左使一战后可能同堕深渊,但是把分身放了出去留在人间,也就是蛊事里出现的大湿胸,然后蚩尤占了大湿胸本体在第三部从深渊归来,把小妖和陶陶给干掉了,陆左完全不知道其中真相,杂毛隐约感觉有点不对劲。然后就是陆左杂毛进入时空裂缝时见到以前的大湿胸,杂毛突然明白了怎么回事,邀大湿胸一起战剑主,第三部里面之前跑进时空裂缝的人物全数参与大战,至于怎么展开,为什么要进时空裂缝就等小佛第三部揭晓了

  8. 水鬼:

    啥玩意儿,哪有那么复杂,其实就是二蛋和分身合力打败了老王,二蛋修为大损,老王也因此一战身受重伤,不久便一命呜呼了。

  9. 吴原:

    应该是分身消亡伤了神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