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二章 黑手慈心

2015年8月4日 更新

  稍晚一些的时候,林齐鸣在当地工作人员的配合下,找到了这袁聪的家人,一个双目失明的七旬老妇人。

  这老妇人并非修行者,看着也是时日无多的样子。

  除了袁聪的母亲之后。这个袁聪,便再无其余关系亲近的家人了。

  年逾五十的他,一直单身至如今,既没娶妻,也无子嗣。

  袁聪的母亲是交给他表弟照顾的,之所以没有好生安置,大概也是因为故土难离的缘故,当然,老人家并无什么恶迹,我们也不可能真的对她动什么手段,只是让小白狐儿与她交流了好一会儿,尽量侧面地了解一下袁聪的情况。

  不过无论是袁聪的母亲,还是他表弟一家人。都特别有警惕心,对于我们的到来虽然无能为力,但是却尽可能含糊其辞,不多言语。

  很显然,他们都清楚袁聪所作的,并非什么好事。

  尽管对方为了维护袁聪,尽可能地回避问题,不肯合作,不过好在我们另有方案。并非是想从这里找到突破口,于是也就懒得多作计较。

  傍晚时分,吃过了晚饭过来,我又来到了审讯室,看着在强光之下熬了一天一夜的袁聪,尽管吃了标准剂量的化功散,但是他依旧很有精神。面对着审讯人员的疲劳轰炸,从容以待。

  不过我的进入,让审讯室里变得一阵寂静。

  我看了一眼审讯人员。然后平静地说道:“摄像头开着的么?”

  那人点头,我挥挥手:“关掉!”

  那审讯人员有些不理解,对我提出质疑道:“可是,按照规定,审讯犯人的时候,必须开启监控和录音,防止……”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跟我一起进来的布鱼就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嘿然笑道:“小伙子,你怎么这么轴呢?领导是想跟这犯人单独讲几句话,很严肃的,赶紧的,把房间里的监控给关了。听话!”

  被布鱼瞪了一眼,那审讯人员方才醒转过来,瞧了我们一眼,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也是应承了下来。

  他不但照办,而且还主动离开。

  人离开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我、布鱼和被绑在椅子上的袁聪三人。

  我坐下来,冲着袁聪友好地笑了一笑,然后说道:“不好意思,有点儿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审问推迟到了现在,让你久等了。”

  我的客气让袁聪一阵发寒,他眯着眼睛,冷冷地说道:“又憋着什么坏招等我呢?”

  我展颜一笑,拍手说道:“看来你的名字真没叫错,到底还是聪明,不过在谈话开始之前,我们得做些准备工作——布鱼,给袁先生打一针肌肉松弛剂,免得他一会儿发起狂来,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袁聪听到这话儿,更是心虚,恨声说道:“老子都成这样了,你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亏人家说你黑手双城的身手最为了得,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布鱼上前,给袁聪的胳膊上来了一针。

  随着袁聪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呆滞,我的笑意却显得更加浓郁,微笑着说道:“凡事多想一些,未雨绸缪,会比较好一点儿。”

  简单的开场白之后,我再次说道:“其实袁聪,我找你,主要是想问三个问题。”

  咳了咳嗓子,我一一说道:“首先一个问题呢,就是关于你的身份——我知道,像你这样的身手,即便不是一地鸿庐之主,必然也是大有来头的人,对吧?其次呢,我想问一下,你们邪灵总坛,到底在何处;而第三,我想问你一句,小佛爷,他到底是死是活。嗯,好,我们一个一个的来,首先一个问题……”

  我自顾自地说着,那袁聪却是冷冷一笑,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抬头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是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

  袁聪的节操要比很多特殊材料做成的人强,对于自己的信仰,毫不动摇。

  我也不恼怒,而是似笑非笑地问道:“袁聪,你真的就这么坚持?”

  袁聪仰着头说道:“怕死不入厄德勒!”

  好!

  我击节赞叹,待他气血稍微平缓了一些,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这么不合作,当真让我很为难呢。不过呢,我这人最是平易近人,我问的问题你不回答,我倒是可以回答一下你刚才的问题。”

  袁聪讶然道:“什么问题?”

  我笑着说道:“你刚才不是问我今天干嘛去了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来人……”

  我拍了拍手,那审讯室的铁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脸横肉的田学野押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子走了进来,那老人似乎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一头乱发被人揪着,无助地哭喊道:“你们这是要做么子,做么子哦……”

  “娘……”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袁聪的身子在一瞬间就挺得笔直,想要从那铁椅子上面,奋力挣脱出来,然而却被那铁链子给束缚住,打入他身体里的药物,也将他的力气给限制着。

  奋力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有作用,袁聪双目赤红,冲着我怒声吼道:“陈老魔,我艹你祖宗,你找我娘来做啥子?”

  就在他怒声高吼的时候,那老妇人也听出了声音来,伸出一双宛如鹰爪般枯瘦的手掌来,向前摸去,颤颤巍巍地说道:“是我儿么,是聪儿么?”

  她朝着袁聪的方向走过来,而田学野则一把拽住她的头发,往回扯,然后噼里啪啦扇了她两大耳刮子。

  他一边扇,一边还骂道:“刚才跟你说什么来着?让你别说话,懂不懂?”

  他扇得用劲儿,那老妇人给扇得一嘴鲜血,呜咽着哭道:“知道了,不敢咧……”

  瞧见这一场景,袁聪更是狂怒不已,用尽所有的力气,拼命挣扎,口中疯狂地对我咒骂着,用尽一切恶毒的语言。

  而在这般的喧闹之中,我则显得异常平静,对袁聪说道:“很好,孝子,如果你还对自己母亲有半分责任心的话,就给我安安稳稳地坐在凳子上,与我认真地说话,知道么?”

  袁聪身子前倾,一双眼睛通红如血,仿佛都要凸出来一般,冲着我寒声说道:“陈老魔,祸不及家人,你、你……”

  我瞧见他还不肯消停,心中顿时就是一阵火起,一拍桌面,猛然站起,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吗的,你跟陆一那家伙见过面,就肯定知道他干的那件事情,说什么祸不及家人,结果呢?这卑鄙事是你们先做的,规矩也是你们坏了的,现在过来跟我谈这个?袁聪,我实话跟你讲,你要是配合还好,要是不配合,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娘脑袋给拧下来,让你过过眼瘾?”

  袁聪顿时就崩溃了,冲着我怒吼道:“你敢?这是在你们的机关,你们上面是有规矩的,你怎么敢做这事?”

  我狞笑着说道:“你们也有人藏在我们的局子里,敢不敢,你还不知道?”

  袁聪与我双目对视,两人足足互瞪了超过一分钟,瞧见他一点儿动摇都没有,我就知道他是在赌我没有那份胆量。

  我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来,吩咐道:“看起来,你对自己的母亲,一点儿心疼都没有啊——给我先剁一只手下来,给他看看我的决心!”

  田学野这人装凶悍,完全就是本色演出,听到吩咐之后,毫不犹豫地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将那老太太的手摁在桌子上。

  唰!

  一刀下去,鲜血横流,那左手就给斩落了下来,老妇人尖叫一声,却是晕厥了过去。

  而伴随着这老妇人尖叫声一起的,则是袁聪愤怒地吼叫声:“不要,不……”

  我并没有理会袁聪那恨之入骨、几乎想要把我活剥生吞的表情,而是慢条斯理地说道:“怎么样,你看到我的诚意了吧?”

  袁聪望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陈志程,你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我微微点头,丝毫不觉得惭愧地说道:“谢谢夸奖。”

  接下来的时间里,袁聪终于妥协了。

  他是个老油条子,自然知道我能够斩落他母亲的一只手来,就完全可以把老妇人的头颅给斩下。

  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已经把这边的场面给完全掌控了,他就算是有冤,也无处伸去。

  见识了我的残酷,袁聪就没有再心存侥幸,在让我发下毒誓之后,他交代了一切。

  袁聪是法螺道场覆灭之后这一地区的总负责人,在他的脑子里,有这一大片地区人员的名单和联系地址,而陆一他曾经见过几次面,知道是掌教元帅麾下佛爷堂的人,所以才会出手帮助。

  至于邪灵总坛在哪里,这个他真不知道。

  除了总坛来人,和十二魔星之外,无人知道总坛在哪里,但是他大约知道,应该就在宜昌和重庆附近的长江流域。

  他不知道,但是却知道总坛的联络人秋水先生。

  最后的一个问题,他的回答让我诧异——掌教元帅小佛爷,早就存在,不过从九十年代起,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总坛,也没人见过……

  离开审讯室之后,我望着导演了这一切的小白狐儿,苦笑道:“利用别人的孝心,我是不是很卑鄙?”

  小白狐儿摇头,却肯定道:“是!”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对于恶人来说,他是恶魔。
对于好人来说,他是天使。
这就是黑手双城。
陈志程。

  1. -冷小汐:

    又是沙发哦?

  2. 探索_红豆豆:

    板凳

  3. 水鬼:

    这一章有点水啊小佛

  4. 哈哈一笑:

    小白狐的幻功超一流啊,哈哈,还是小佛会编故事?

  5. :

    我需要来几下幻术

  6. 大黑天:

    线索又断了 二蛋怎么进入邪灵小镇 或者怎么引出邪灵老王 这是个问题

  7. 老陈:

    小白狐给我来个苍井空的幻象爽爽~

    • :

      你太直白了

  8. 喔:

    针的问题

  9. 晨风-依旧:

    TMD,小佛爷是武陵王,又不是弥勒。。

  10. 迪哥:

    这个,小佛爷和弥勒确实是两个人呐。黄山龙蟒一战已经暗示了一下,看来确实也是这么回事。

  11. ft:

    有没有可能弥勒也分身了,把武陵王分割到另外一个鼎炉上了

  12.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们。 大人我说一下吧: 小佛爷就是弥勒也就是武陵王没错,觉醒的早,其实这货不是被黑手陈搞定的,是他自己要自杀。。。他的最终目的就是用自己的十九世等到王的觉醒,就是十九世的那个傻波伊,也就是黑手去晋平时遇到时,那个傻波伊才得到金蚕。最终武陵王用自己的金蚕喂给王的金蚕,然后毁灭世界。弥勒肉身挂了,神魂还在,娃娃脸出场后,下面就是接着蛊事了,时间也对得上。

    • 虎皮猫大人:

      然后毁灭世界 错了。。。。应该是 然后想用这种方法毁灭世界

    • 虎皮猫大人:

      然后毁灭世界 错了。。。。应该是 然后想用这种方法毁灭世界

  13. 周瑞丰:

    别争论了,弥勒就是小佛爷!早在南疆之战的时候,当弥勒杀了阮将军,小佛就说了: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小佛爷…

  14. 周瑞丰:

    大体情况应该是弥勒故意死在大湿胸手里,安排陆一去害大湿胸的家人,让大湿胸以为是王左使做的,所以大湿胸才下定决心要找老王单挑,两败具伤,弥勒得利,弥勒鼓励是神魂附在了金蚕蛊上,从而进化为本命金蚕蛊!所以蛊事里小佛爷才会要青伢子的尸体作为转世顶炉,而一直都在邪灵教总部的小佛爷,估计是个傀儡,或者也和大湿胸一样凝炼出来的分身

  15. 缘分天空: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有看点!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