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三章 王校长

2015年8月5日 更新

  以前盘踞在鄂北省一带的,是最擅长使法阵的法螺道场。

  这个团体其实是邪灵教的一个分庐,当初邪灵分家之时,自行其是,立起的大旗。一直到了我与利苍一役,法螺道场算是全数尽灭,而那主事人阵魔却又悄然无踪,才使得邪灵教总坛重新洗牌势力,让袁聪上了位。

  袁聪的师承也颇有些传奇,得自于一游方道人,后来他为了学全手段,竟然将那师尊给谋杀了去,终于成就了一身修为。

  正因为如此,使得他被邪灵教看上,将他给顶上了这片区域负责人的位置。

  重新掌控鄂北省一带地区之后,邪灵总坛与袁聪这边的交流倒也颇为频繁,而且是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在得到这般鼎力的支持之后,袁聪在这一代的发展颇为顺利,不但成功网罗了法螺道场的残党,而且还将荆湘大地的许多豪雄,纳入麾下。

  这些人的名单,就在刚才,已经全部给袁聪给交代了出来。

  看得出来,这人的恶名虽盛。但到底还是有一颗孝顺之心,只可惜这世间,恶人总须恶人磨,遇到我这样的家伙,他也就显得如同小绵羊一般纯洁。

  名单在手,但是我们却并不能按图索骥,照单抓人。

  要晓得一点。那就是尽管袁聪被布鱼打下的那一剂名为肌肉松弛剂、实为迷幻药的针剂,但是并不一定就代表他上当了,是否能够识破。还是需要验证的,所以这些人的名单我必须与当地部门进行沟通,经过验证之后,方才能够将其缉拿归案。

  当然,这事情一定要快,要晓得袁聪的茶馆出事已经有了两天,要是有人反应过来,就此遁逃,想要抓捕,那就来不及了。

  审讯结束之后,我立刻与总局取得联系,将案情做了通报。

  宋司长向上面做了汇报之后,很快就恢复了我。说几位局领导就此事进行了专项讨论,决定特事特办,以这份名单为契机,进行针对邪灵教的专项打击活动,不但会派特勤一组的其它人员过来帮助,而且特勤四组也会过来帮忙,另外,总局还会通知中南局以及鄂北省局,给予此次行动的全面支持。

  听到宋司长的回复,我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

  要晓得,特勤四组的王朋,跟我曾经是生死朋友,甚至还是我进入宗教局的领路人,虽然这些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可以疏远,但那交情,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上面派他过来帮着协查,无疑是一种认可。

  不管怎么说,总局对于邪灵教,采取的态度还是十分积极的。

  但凡有一些头脑的人,都知道邪灵教的恐怖之处,这样的组织,能够打击,就得采取雷霆手段,没有任何姑息的余地。

  名单上牵涉到四十多人,这些都是袁聪发展的下线以及邪灵骨干,人员需要一一确认,并且组织抓捕工作,这些事情,得大部队到达之后,协商完成,而我现在手上还有另外一个信息,是需要立即出发处理的。

  那就是邪灵总坛与袁聪的联络人,秋水先生。

  秋水先生是此人的名号,而我则知道他的全名应该叫做王秋水,是弥勒手下的一名谋士,出谋划策的参谋。

  我当年曾经在南方市的一个早茶餐厅里见过此人,当时的他还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平凡无奇,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往日的小眼镜,却混成了先生。

  根据袁聪的交代,他并没有去总坛的资格,他与邪灵教所有的联络,包括指令的下达,都是通过此人来进行的。

  也就是说,秋水先生,是鄂北分庐与邪灵总坛的脐带,唯一的关联。

  这人据我了解,应该是弥勒嫡系的嫡系,最信任的手下之一,弥勒的许多谋划他都有参与过,就连当年兴凯湖落龙,他都有亲自前往赤塔叛军的基地进行游说过,如果能够将他给抓了,对于邪灵教来说,必然是一场重大损失。

  只不过,弥勒死了,这个家伙是否会归顺于邪灵教此刻的掌管者,天王左使呢?

  我无从知晓。

  秋水先生这人聪明无比,自然不会将自己的身份位置暴露,就连在袁聪面前,也是尽量不接触,通过密信或者电话的方式来进行沟通,不过秋水先生是大智慧,而袁聪则有小聪明,为了保留一手,背地里,却是暗中调查过了对方的身份。

  根据袁聪的调查,那秋水先生,目前是宜昌山区一家叫做徐家坳小学的校长。

  答案很让人吃惊,无论我如何猜测,都很难想象得到,这个谋算千里的家伙,居然会窝在一个山区小学里面,当起了灵魂工程师的角色来。

  袁聪到底是否真心交代,秋水先生的下落,应该是最好的磨刀石。

  当天夜里,我点齐了布鱼、小白狐儿两人,随我前往宜昌山区,而董仲明则留在了这里,带着一组其余人等待大部队的到来。

  当地部门给我们配了一台越野车,当夜出发,一路向西,先走省道,然后拐入了那弯弯折折的山路,一直到了凌晨时分,我们方才赶到了徐家坳附近的乡里。

  徐家坳位于王家畈和潘家湾两个乡的交接之处,这里山势险峻,崇山峻岭连绵,山路盘旋而起,到了附近乡上之后,就再也难行车了,我们找了一处地方,将车弃了,然后徒步前往徐家坳。

  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天已经朦胧亮了,我们走到村口,已经有村民扛着锄头出村。

  问起村小学的位置,那村民便憨笑着对我说道:“你们是过来找王校长的吧?”

  我心中一动,点头说道:“对啊,我们是荆州那边过来的,不知道王校长在家不?”

  村民搓着手,热情地跟我们握着,用当地方言笑着说道:“感谢你们咧,是你们这些好心人,帮着我们翻新了学校,让我们这些山里的娃娃,不用翻几十里的山路去乡里上学,感谢你们咧……”

  村民的热情让我有些无可适从,只有勉强笑着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跟这村民交流了一会儿,我才知道王校长是十年前来到的徐家坳,一直在这连路都没有通的山里面教书育人,前几年学校的老房子不堪风雨,眼看就要倒了,他就去乡上和县里,去教育局跑资金,碰了一鼻子的灰,结果一毛钱都没有要到。

  不过王校长倒也没有放弃,又通过朋友,在社会上募集资金,在最终在前两年的时候,终于将村小给筹建了起来。

  现在的徐家坳小学,可是全村子里最好的砖瓦房,就在村西头烂田湾大队那儿。

  听完这些,我有些不敢相信村民口中所说的那个王校长,跟我所要抓捕的秋水先生有半点儿交集,于是下意识地问道:“对了,老乡,王校长是不是就叫做王秋水呢?”

  村民纯真无比,咧着嘴笑道:“是咧,王校长就叫这个名字。”

  我怀揣着疑惑的心情,与小白狐儿、布鱼朝着村子西面走去,穿过那到处都是矮旧房屋的村子,尽头处出现了一栋三层学校楼,前面还有一大片的平地操场,以及并不算高的院墙。

  这一切看得是如此的熟悉,完全就是一处山村小学的模样。

  这儿,真的是那秋水先生隐居的地方么?

  我还揣着疑问,缓步走到了这小学门口来,瞧见铁门紧缩,一把铁将军把门,透过门栅间隙,瞧见里面的学校一片寂静。

  我们在门口待了十几分钟,有人走到了门口来,把锁开了,瞧见我们,打量了一下我们的穿着,诧异地问道:“啊,你们是……”

  这人看着年纪不大,也就是二十四五岁的模样,应该是小学的老师,布鱼迎了上去,对他说道:“你好,我们是荆州来的,找你们的王校长,请问他在么?”

  年轻老师有些诧异地说道:“啊,找王校长的啊?王校长他昨天夜里离开了。”

  我眉头一跳,看了布鱼一眼,布鱼心领神会,和颜悦色地说道:“老师,是这样的,我们是一家助学基金的,之前跟王校长有过联系,这回是过来落实计划的,你看能不能帮我们联系一下他呢?”

  听到布鱼临时编的身份,那老师顿时就变得热情起来,跟我们一一握手,然后邀请我们去里面去坐。

  在老师宿舍门口,他执意给我们每人倒了一碗水,这才为难地说道:“王校长总是这样的,是不是出去一趟,过几天、十几天又回来了,我们都习惯了。按理说,他如果跟你们约好的话,应该会等你们的啊,怎么会这样?”

  我刚才已经确定了这年轻人并非修行者,而是很普通的山村老师,想着这王秋水隐藏得还挺深,连这些身边人都瞒过。

  听到这话,我问道:“是啊,他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谁知道呢?”这老师似乎很急于把我们留下,抓着脑袋,突然说道:“对了,说不定他去了后山那边了,你们去那里试一试,说不定能找到他。”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刚刚发现没有更新出来,赶忙来看,原来是时间弄错了,不好意思。

  1. :

    沙了个发

  2. :

    板了个凳

  3. :

    地了个板

  4. 路遥:

    好巧

  5. ……:

    我勒个去

  6. 好猫:

    这个网站为何直接打不开了?现在打开还要在上面转原网站?谁能给说说!?在这看就是为了看评论的,现在在这的人明显少了。

  7. 大黑天:

    戴着面具的校长 原来又是一个老王 他儿子是不是叫王小明

  8. 缘分天空:

    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巧乐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