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四章 计中计

2015年8月5日 更新

  在村民的眼中,王校长是一个奇怪的人。

  很多时候,他并不带课,而是由几名民办老师和远道而来的自愿者们,带着徐家坳的孩子们上学。他更多的,是负责众人的后勤工作,就像一个大管家。

  偶尔,他还会三天两天的出差,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干什么。

  而王校长还经常爱往后山跑,在那里,村民们知道有一个药园子,种着许多草药,村里人有个头疼脑热的事情,若是找到了他,他也帮着看,而且还是免费的,这一点让他远近闻名。十里八乡都知晓。

  他不是本地人,但是徐家坳的乡亲们,都希望王校长能够在这儿,待上一辈子。

  所有认识王校长的村民们,都毫无疑问地认为,他是个好人。

  王秋水的情况,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个故人。

  亭下走马。

  天下第一杀手,那个让无数人曾经闻风丧胆的家伙,卷宗在总局的档案室里。单独列成一个柜子,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却是甘于贫苦,而将自己绝大部分的钱财,用来捐资助学。

  我很难明白这些人的想法,但是却能够肯定秋水先生,绝对不是亭下走马那种苦行僧。

  他待在这儿。一定有着他的目的。

  跟那姓张的民办老师打听了后山药园子的大概方位之后,我们向他表达了谢意,然后离开了徐家坳小学。

  刚刚一出对方的视线范围。我便拐到了一边,对着小白狐儿和布鱼说道:“你们两个,去小学的后面守着,看看是不是有人朝着后山跑去。”

  这王校长倘若真的就是我们所要找寻的秋水先生,他肯定不可能一人留在此处,必然会有同伙。

  而他们即便是有手机,在这个根本没有信号的山村里面,想要通知对方,肯定是需要有人亲自前往的方式,所以去那儿守一下,应该是会有收获的。

  两人应声而去,几分钟之后,布鱼匆匆赶回。对我说道:“老大你果然神机妙算,刚刚有一个黑影,朝着后山跑去,那速度,好像是用了遁术,尾巴妞跟上去了,让我过来通知你。”

  纸甲马这样的东西,不仅仅只有茅山专有,这里出现,倒也正常,不过凭小白狐儿的身手,应该不会跟丢。

  有人快速逃遁,说明后山肯定有问题,不管是不是王秋水,都值得一去。

  在听到布鱼说话的一瞬间,我下意识地就准备拔腿而走,然而瞬间我就冷静了下来,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思考了起来。

  布鱼瞧见我,顿时就有些焦急起来,冲着我说道:“老大,你还犹豫什么,再晚,人就接到消息了。”

  布鱼一慌张,我反倒变得不焦急了,微笑着说道:“不急,我们再等等。”

  我一边说着,一边闭上了眼睛,在脑海里勾勒出了王秋水的模样来。

  生命印记。

  几秒钟之后,我左右敲了一眼,双手结了一个法印,望着前方的虚空轻轻一拍,却有一道碧绿色的光芒陡然而出,落到了地面之上。

  那光华一阵闪烁,紧接着渐渐膨胀,再之后,却是有一人从中走出。

  布鱼满脸错愕,而当他瞧见那人的模样时,却忍不住张开了嘴巴,大声叫了起来。

  所幸我能够预感到布鱼的反应,提前伸出手,将他的嘴巴给捂住。

  “别乱叫,会吓到人的!”

  我低声说着,而布鱼则浑身颤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个与我一模一样的男人,有些没明白过来:“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你?”

  我朝着那人点了点头,低声说道:“笨蛋,分身而已。”

  在布鱼一脸崇敬的目光之后,我让那分身提起身子,朝着后山的方向飞速纵掠过去,一去不回头。

  这是我第一次在布鱼的面前展示分身,瞧见那个与我一般模样家伙的背影,布鱼好久都没有缓过神来,低声问我道:“老大,那分身跟你一样么?可以说话么,可以打架么?天啊,太神奇了,老大……”

  布鱼一瞬间变成了好奇宝宝,而我则不得不一再示意他停下来,不要弄出声音。

  倘若是别人,我或许会毫不犹豫地冲到后山去了,然而当想清楚自己的对手是那素有小佛爷狗头军师之实的秋水先生之时,我思考了一下,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个词语来。

  引蛇出洞。

  对,引蛇出洞,那个对着我们侃侃而谈的张老师虽然看着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我的心中,却隐隐感觉有一些不对劲。

  太配合了!

  他若是直接说王校长不在,我或许就会准备强行搜查了,然而这家伙给我的答案,首先是昨天离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而后又告诉我也许会在后山的药园子里。

  再然后,有一个使用神行术的家伙朝着后山匆匆奔去。

  所有的一切都那么自然,仿佛事先就有了这么一个预案似的,所有人只需要照着做就是了。

  所以王秋水真的在后山的药园子里么?

  那也未必,也许,他其实只是在等待着我上当,自以为聪明地朝着那个香饵跑去,而他则在适当的时机,伺机而动。

  这,就是王秋水的计划,即便是我不肯上当,他也可以躲在徐家坳小学的某一处密室里面,安心等待,并不损失,而倘若是我跟着离开了,他便可以立刻出动,远离这是非之地。

  只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一点,那就是我刚刚拥有了一个分身。

  惟妙惟肖,与我一般无二的分身。

  秋水先生就是算计再深,也想不到这一层上面去,所以如果他在这村小学之中,必然会上当。

  棋子布下,等待的,就是对手落子了。

  我在院墙的角落等待着,十分有耐心,反倒是布鱼想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急躁得很,不时地左右张望。

  如此过了五分多钟,就在我以为自己想得太多、押错了宝的时候,一直在倾听的布鱼突然眼睛一亮,一脸兴奋地对我低声喊道:“老大,西面有动静,有人出来了,是修行者,绝对是修行者!”

  我嘴角上浮现出了微笑来。

  王秋水,任你诡诈多变,终究还是没有想到,我还有这样的手段在等着你。

  转身而上,在几秒钟之后,西面院墙处放下了四个人来,领头一个,却正是戴着黑框眼镜的王秋水。

  他与我撞了个正着,在瞧见我的一瞬间,他的脸吓得一阵青白。

  我朝着他遥遥一拱手,朗声说道:“秋水先生,多日不见,没想到你居然屈尊,躲在这么一个穷山僻壤里面教书育人起来,当真让我有些肃然起敬啊。”

  王秋水身边的那三个人在我和布鱼出现的一瞬间,将他给围住。

  这三人的修为颇高,两人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是硬派气功修炼到了极致的景象,而另外一人,则是劲气外放,青幽幽,瞧得有些瘆人。

  这三人,每一个的修为都足以堪比之前的那袁聪、王世钰,外放到任意一处,都能够胜任一方豪雄的角色,此刻却是拱卫在王秋水的身边,无疑也显示出了他的身份和地位,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高一些。

  这人,无疑是一条大鱼,在邪灵教之中的地位,一定极高。

  这般的人物,自然不可能因为我的陡然出现而表现得惊慌失措,最初的慌乱过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眯着眼睛回应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总得做些事情,让自己显得有价值一些,你说对不?”

  王秋水没有转身就跑,而我也没有将现场的气氛弄得剑拔弩张,而是微笑着说道:“对了,张老师不是说你去了后山的药园子么,怎么你又出现在了这里?”

  王秋水问道:“你是怎么看破的呢?”

  我微笑着回答:“其实我差一点儿,就被你给骗了——不过回味起来,一切都好像那么自然,反倒显得有一些不真实了。”

  王秋水抚掌而叹道:“这就是匠师和大师的区别吧,陈志程,我真的有些小看你了。”

  我摸着鼻子说道:“啊,我还以为自己被你们视为最大的敌人呢?”

  他说道:“不,我说的不是你的实力,而是你的头脑——一直以来,我们都觉得你是个莽夫,觉得动脑子的时间太少,现在才发现,原来玩弄起阴谋诡计来,你并不弱于任何人。告诉我,刚才离开的那人,是谁?”

  我耸了耸肩膀,没有回答,反而是问起另外一个问题:“你就不好奇自己是怎么被找到的么?”

  王秋水摇头说道:“既然你找到了这里,无外乎就是陆一那个家伙把事情给搞砸了,然后牵连到了袁聪——至于袁聪为何会交待,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跟他那瞎眼老娘有关系吧?”

  到底是智谋深远之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能够举一反三,猜到了个大概。

  我眯起了眼睛来,朝他说道:“这么说来,找我家人麻烦的事情,跟你也是有关系的咯?”

  王秋水嘿然笑道:“这可跟我没关系,那是上面的意思。”

  1. 小佛爷:

    刚刚好

  2. 包子:

    沙发

  3. 水鬼:

    好!

  4. 清澈的勇气:

    哈哈哈哈哈哈

  5. 76年唐山震漏:

    来了

  6. 喔:

  7. 不是坏人:

    前十

  8. :

      他说道:“不,我说的不是你的实力,而是你的头脑——一直以来,我们都觉得你是个莽夫,觉得动脑子的时间太少,现在才发现,原来玩弄起阴谋诡计来,你并不弱于任何人。告诉我,刚才离开的那人,是谁?”说大师兄不聪明不黑的,小佛亲自打你们脸,啪

  9. 大黑天:

    难道说王秋水陨落在这里?

    • :

      死不了,在蛊事里哪个祭殿自己作死的

  10. 缘分天空:

    唉、累不累、想那么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