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五章 男人的抉择

2015年8月6日 更新

  上面?

  王秋水的上面是什么?

  从内线的绝密情报里面来看,佛爷堂是一个很特殊的组织,直接隶属于掌教元帅小佛爷的掌控,类似于民顾委这样的机构。

  它对于邪灵教的其它鸿庐,是有着独断专营的权力。佛爷堂最大的就是掌教元帅,而瞧王秋水此刻的三名保镖素质,便知道他在里面的地位,也是十分高的。

  那么说,他的上面,绝对不会是像十二魔星这般的诸侯,而是邪灵左右使,或者是——弥勒的遗命。

  如果真的如我所料,弥勒之死是属于他自己谋算已好的。

  那么,王秋水和陆一最有可能听命的,则就是他。

  不过,陆一在说动王世钰的时候,展示出来的封魔令旗。以及诱惑的天王增玉功,这些东西,又算是怎么回事?

  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我将邪灵教崛起的希望给掐灭于无形之中时,那坐镇幕后的天王左使,终于忍耐不住了,而他所要做的,就是让我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我之前对于天王左使的印象,都不过是幻觉而已。

  实际上的他。从谋算李道子一事,便能看出。

  我与弥勒为敌多年,父母家人都没有任何变故,而等到天王左使一出手,便直接就不讲规矩了。

  就在我堵住王秋水的这个时候,徐家坳小学也还是迎来了清晨的阳光,背着书包的孩子。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而在王秋水的身边,也围上了七八个年轻人来。

  这些人里有男有女。却没有一个是修行者,而是这学校的民办老师和志愿者。

  当瞧见自己最敬爱的校长,被两个杀气腾腾的男人堵住时,这些年轻人没有任何犹豫地站在了那个可敬的男人身边,而用陌生和敌视的态度,遥遥看着我们。

  旁边的小学生们,以及学校附近的村民,也自动地围了上来。

  我知道这是有人在暗中煽动大家的情绪。

  然而这有用么?

  我望着王秋水,冷然笑道:“秋水先生是打算用这些无辜的生命,拖住我们么?”

  王秋水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是如果你想对我不利,别忘了,我可不止自己一人。站在这里。”

  瞧见人群越发聚集,布鱼没有任何犹豫地从怀里掏出了警官证,冲着人群喊道:“警察!大家别聚在一起,我们只是找王秋水问话,孩子们,该上学的,都进学校去。”

  布鱼和我一样,最担心的,却是这些孩子,要不是害怕误伤,就在刚才人群聚集之前,我们就已经动手抓人了。

  那些小孩子们,对于警察这种职业,有着天然的敬畏之心,听到布鱼的话语,都下意识地离开了去。

  然而就在这时,却有一个戴着眼镜、相貌平平的年轻女子站了出来,冲着我们喊道:“你们不能带走王校长,他到底犯了什么事情?王校长为了我们学校,鞠躬尽瘁,殚精竭虑,而你们这些人呢,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一毛钱都不批,等王校长做出成绩来了,你们又不舒服了,想要拿他问罪——告诉你们,我王天齐不答应!”

  她一说话,周围那些刚刚想要散去的人,却又停住了脚步,朝着我们愤怒看来。

  我看着这个名字像男人一般的女子,不由得佩服起她颠倒黑白的能力来。

  太能说了。

  她绝对是王秋水在邪灵教的内线,思路清晰得很,一番话语里,先是点出了王秋水的功绩,然后又将那些教育系统里不作为的官员形象,安插在了我的头上,污水一泼,最后以自己的名义,来保卫王秋水。

  这一套说辞,简直是完美无缺。

  我被这话儿说笑了,不过却并没有跟群情汹涌的群众们解释什么,而是盯着一直冷脸的王秋水说道:“有意思么?”

  王秋水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逃命。

  但是我既然找到了他,又如何能够让他给逃掉呢?

  抛除所有的表现,我只抓住一个重点。

  那就没有问题。

  然而面对着我的提问,王秋水却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压低声音说道:“我听说黑手双城行事肆无忌惮,从来都不顾后果,也不在乎人命,对么?”

  我眯着眼说道:“你听得没错。”

  王秋水却摇头说道:“可是我和小佛爷一直觉得,这并不是真实的你,黑手双城陈志程,应该是一个热情、正义、善良、慈悲的奇男子,而所有一切关于他的凶恶传说,都不过是包裹他那颗赤诚之心的岩石而已……”

  我的脸色变得有些冷。

  对方在夸我,然而让我并不觉得开心,反而有一种被人看透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糟糕,就好像被脱光了衣服一般。

  可是无论王世钰、袁聪,还是先前被我吓到的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他们之所以会选择妥协和放弃,都只是因为他们认为我真的会疯狂。

  然而我疯狂么?

  不。

  我只不过是假装得比较神经质而已,我满手的鲜血,大部分沾染的,都是恶人的鲜血。

  心怀慈悲,面如杀神。

  我决定不能再等了,因为倘若王秋水真的以这些无辜者的生命来作为威胁,我未必能够扛得住这种压力。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坚持,我不可能无视这些无辜者的性命。

  战斗在一瞬间爆发。

  我陡然冲向了相聚不远的王秋水,双手前伸,想要在一瞬间将他给擒住,了结这一场僵局,然而他身边的三位保镖却不是吃素的,在第一时间用身体挡住了王秋水,四只手掌,朝着我这里拍来。

  布鱼在同一时间启动,一个飞跃,从侧面进攻。

  刚才那个宣称誓死保卫王校长的女子,不知道是什么缘由,一声尖叫,居然挡住了布鱼的去路。

  而透过间隙,我瞧见王秋水已经开始持咒,准备神行术了。

  神行术只需要几秒钟的加持时间,随后便是一步百米,飞驰远走。

  不能让他得逞!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双脚蹬地,与这两个向我袭来的壮汉猛然回拍而去,用上了土盾之术的我,在大地力量的加持下,与对方轰然对拼了一记。

  轰!

  手掌相交,雷霆之力轰然而起,那两个壮汉承受不住这么巨大的力量,陡然之间,朝着后面跌飞而去,然而第三个家伙,却将双手画出一个绿色太极符,朝着我轻飘飘地拍了过来。

  他的这手上,并无太多的力道,但是我却停住了冲势。

  有毒!

  这绿油油的符文凭空悬浮,一旦拍出,便朝着四方扩散而去,化作无数骷髅头的模样,张牙舞爪,颇有野火燎原的气势。

  我瞧了一眼即将逃逸的王秋水,又瞧着周围那些惊慌失措的村民和孩子,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正如他所说的一般,我终究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罔顾性命的家伙。

  对于生死,我从来都是心怀敬畏。

  后退,回身,一指燃破。

  我用掌心雷和炼妖壶观术的手法,将这充满了毒疫的绿符给燃烧殆尽,而就在这个时候,王秋水已然持咒完毕,身子仿佛幻影,朝着身后飞速退去。

  我若是要追,其实也是可以的,凭着我的身法,以及对于道术的掌握,那人是绝对逃不掉的。

  然而我瞧见被王秋水留在原地的三名高手,却终究止住了脚步。

  他们正在围攻布鱼。

  倘若是在水下,这样的三人,布鱼绝对能够战而胜之,然而这是陆上,布鱼的身手就打了折扣,虽然凭着一身修为,以及崂山道法,倒也不会太难看,但是若留他一人,未必能够应付得过来。

  人生总得做一些选择题。

  我选布鱼。

  没有对秋水先生追击的我毫不犹豫地抽出了饮血寒光剑来,三气升腾,血光耀眼,这三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被我压制得死死。

  冲突骤然发生,现场一片混乱,原本围成一团的村民和小学生惊慌而逃。

  他们敬爱王校长,却不知道自己竟然被当做了棋子。

  几分钟之后,那三人都被制服,两人授首,一人重伤垂死。

  并非我想要在这些孩子们面前展现血腥,而是因为这三个家伙好像没有太多的畏惧和人性在,都是那种不死不休的态度,让我不得不下了重手。

  处理完了这里的事情,我和布鱼又将几名事涉王秋水一案的当事人都给抓了回来。

  这里包括学校里的那张老师,以及刚才发言的眼镜妹王天齐。

  又或者王天琪。

  善后的事情复杂无比,我让布鱼去村子里找了一户有电话的人家,及时通知了在荆州守候的林齐鸣等人,并且让他们协调宜昌这边的有关部门赶来处理。

  我守着现场和几名嫌疑人,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徐家坳小学自然上不了课了。

  我感觉周围的村民和小孩儿瞧向我的眼神,多少也有些不善。

  那种仇恨的目光,让人当真有些不好受。

  这就是秘密战线,或许他们永远都不会明白,我为了他们的性命,到底放弃了什么。

  布鱼打过电话之后,回到了这里,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心中却是一动。

  后山有情况。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不被人理解,就是这样子的。
不过像黑手双城这样的男人,又怎么会期待被人理解呢?
对吧?

  1. 散人:

    哇卡卡

  2. 魅魔:

    尼玛,我的沙发!

  3. 魅魔:

    秋水,大师兄喊你回家吃饭!

  4. 好猫:

    天王左使来啦!救秋水先生来了。

    • :

      逗比,秋水在左使眼里不过一条狗

  5. 大黑天:

    言多必失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6. 晨风-依旧:

    影分身有情况

    • :

      赞同

  7. 缘分天空:

    期待着什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