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六章 药园子的法阵

2015年8月6日 更新

  后山有情况,这事儿是通过分身那里知晓的。

  分身即我,我即分身,它所能够看到的,便是我所能看到的。它有着另外一个“我”的意识,可以如我一般判断和行事,而作为主体的我,则能够支配和主动查探他的情况。

  当然,刚刚炼就分身没几天的我,并不能如小黑天那般操纵自如,甚至还能够让其与之配合,炼就阵法。

  不过即便不能如此,这对于我来说,却是一种质的飞跃。

  一个陈志程,就已经足够对手头疼了,而再加上一个具备陈志程思维的分身,就更加让人捉摸不透。

  当我忙完徐家坳这边的事情。已然不能追查王秋水的下落,这事儿对于我来说,无疑是遗憾的,而那家伙的狗命,跟布鱼、以及周遭这些无辜村民和孩子的性命来说,却又显得微不足道。

  更何况,我们这一次的收获,其实已经足够多了。

  确认了王秋水在此的行踪之后,我就可以断定。那袁聪,是真心反水了,所以他交代的这些东西,都拥有着巨大的价值,只要我们足够快,就能够将鄂北省这一片地区的邪灵教网络给一举击破,一劳永逸。

  所以在王秋水离开之后。我让布鱼立刻通知到荆州和总局方面,立即着手布局工作,免得消走漏了消息。

  我着急结束这边的事情。然后回到荆州,开展起对邪灵教鄂北分庐的清剿工作,然而没想到刚刚一主动连通分身那边的情况,才发现原来被我当成是诱饵的后山,其实还藏着很严重的问题。

  那个药园子位于后山的一处山谷之中,山谷的西侧有一个天坑地缝,而小白狐儿,则已经陷入其中了。

  分身赶到的时候,在旁边发现有搏斗的痕迹。

  而后更是有法阵升起,利箭纷纷射来,差一点就将分身给击杀掉,还好那家伙虽说并没有如我一般的实力,但是脑子却并不是一般的好使。在迹象出现的一瞬间,就逃离了现场。

  那法阵似乎想要束缚住它,但是分身的本体,乃碧罗魂珠,却是化作了一道光,让其无可拘束。

  分身传来的消息让我愣在了原地。

  没想到王秋水派人引我们前往后山,并非仅仅只是为了逃遁,而且还存着有设伏击杀我们的心思。

  这家伙就宛如毒蛇,当真不能小觑,稍不留意,就暴起伤人。

  我之前还在思考,王秋水为何会安心留在这穷乡僻壤的大山小学里,当这么一个教书育人的校长,而直到了此刻,我终于确定了一点,那就是他在这儿,一定有着大秘密。

  也只有如此,他方才会亲自坐镇。

  如此说来,王秋水未必遁身远走,而是前往后山处了去。

  想到这里,我强行按捺住对小白狐儿的担心,将布鱼拉到一边,将情况跟他做了说明,然后沉声说道:“尾巴妞身陷后山,若是不救她,只怕迟则生变,但是这边必须要有人留在此处,看守嫌疑人,等候支援,你能够稳住么?”

  布鱼点了点头,又不无担心地说道:“老大,那地方太危险了,不如等林齐鸣他们赶来再说吧?”

  我摇头说道:“时间不等人,你看着这些人,如果遭遇变化,你应付不来的,直接把他们给干掉,不要留人,晓得?”

  能够留在王秋水身边的,都是些骨干精英,这些人里,未必没有如陆一这样的祸患,若是那家伙杀一个回马枪,布鱼实在是抵挡不过,直接除掉,也算是一种应急手法。

  布鱼听我说得眼中,很认真地点头。

  我交代完毕,回过头来,揪着刚才与我说谎的张老师,眯眼瞧了他几秒钟,然后说道:“告诉我,后山到底有什么?”

  这人装得如此自然,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被我掐着脖子之后,他则显得十分惊慌地说道:“我不知道啊,王校长从来不让我们去后山的,知道这事儿的人,就只有梁景斌、赵远东和赵炎三个,结果都被你们给……”

  他说的那是那人,却是王秋水的保镖,两人已然死去,而另外一人,此刻重伤濒死,根本不可能审问出什么结果的。

  我施展魔威,又用摄心术问了一遍,答案依旧如此,这才放弃了努力。

  看得出来,这后山的秘密很大,就连这些身边人,王秋水都瞒得如此严密,可见问题有多严重。

  我这边交代完毕,便不再浪费时间,冲着后山箭步奔去。

  徐家坳这边地处于巫山山脉的深处,地势崎岖、奇峰秀峦、气势峥嵘,因为地形多变,在古代属于十分神秘的区域,还被以巫术之中的“巫”,为之命名,流传着许多古旧的传说,我这边奋力而走,翻过了一大片的野林子,前方的景色一换,雾气突然陡起,将视线给遮掩了许多。

  我前来徐家坳后山,倒也不是盲目而行,有着分身指引,很快就跟它在一处低洼碰面。

  分身见我,躬身而礼,然后朝着前方一指,低声说道:“前面雾气最浓郁的地方,有一处桃花林布置的迷阵,阵心是个药园子,而园子的西面则是那天坑裂缝。刚才我进去的时候,法阵并没有开启,是后来发动的。”

  作为分身,就如同我身体的一部分,它的心意其实并不用言语,我就能够知晓。

  然而它为了显示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却还是开口而言。

  这样做,让它显得更像是一个人。

  分身似乎喜欢这般。

  我凝目望了过去,发现山谷之中的确有一大片的野生桃花林,那白色的雾气浓郁不散,有点儿像是桃花瘴,之前没有,而此刻出来,显然这儿是经过人费心布置的。

  万万没想到,宜昌附近的巫山深处,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危险去处。

  我到底还是不喜欢一个如我一般的家伙在我面前,指手画脚,手一挥,将这分身给收入体内,然后低伏着身子,沿着山谷边缘,潜入桃花林。

  桃花林中,自有法阵,然而这并不能难倒我。

  尽管王木匠此刻在凝聚神魂,不能出来指导,但是这样的迷魂阵法,对于身怀临仙遣策的我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一入林边,立刻有白色雾气弥漫,视线只能及五六米之外,而鼻子处传来的麻痒,也让我知晓,这雾气到底还是有一些毒素,让人身体发软。

  倘若是旁人,或许就需要改道而行了,然而这桃花瘴在我大成的魔体面前,确实在有些不够看。

  缓步走入林中,我朝着分身指点的阵心而去,然而没有走进一段距离,我便感觉到有人似乎已经关注到了我的行踪,开始驱使法阵,将周遭的景物变化,让我迷失其中。

  这生门死门不断变换,是通过桃花瘴的变化而来,并且还释放了一些致幻的效用。

  就在这时,我及时启动了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

  变化多端的法阵,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拦得住我,就在那乱花渐欲迷人眼之时,我已然冲入了那药园子的边缘处。

  药园子的正中间,有一处茅草屋。

  茅草屋前,有一人。

  一个穿着古代羽士鲜艳服饰的男子,正挥舞着手中一根华贵的木杖,奋力地挥舞着,而当他瞧见陡然出现的我时,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来。

  我也被这人给吓了一大跳——这个盛装而立的男子,我却是认得的。

  龙小海。

  这一位来自于天山神池宫的修行者,曾经是内宫之中的贵胄,他叔叔龙在田更是神池宫的驸马爷,龙家在天山神池宫权倾一时,结果却勾结了兄弟会的鲁道夫,回过头来算计自己人,最终失踪不见。

  我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整个人,没想到却在这巫山深处的山谷中,再一次瞧见他。

  倘若是在灵界那样的地方,我或许还不会这般吃惊。

  因为天山神池宫的野林子里,是有通向灵界那样的通道,结果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逃出了天山神池宫,而且还投靠了邪灵教。

  此时的龙小海再也没有当年的骄傲和贵气,头上有白发,脸上有皱纹,显然混得并不如意。

  两人相见,彼此都大为震惊,不过我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立刻反应过来,毫不犹豫地脚尖一踮,朝着那人冲去。

  我进,而龙小海则是直接退入了茅草屋子里。

  一入药园,我立刻感觉到了一种诡异。

  阵心,自然会有最强的守护,所以当我的脚尖一落在那土地上的时候,便没有停留,却是瞬间朝着旁边侧移了几个位置。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刚才落脚的地方,陡然出现了一大簇的黑色荆棘,从泥土之中陡然刺出。

  随着这黑色荆棘一同出现的,还有许多白骨和骷髅头。

  这药园子,下面用来给药草吸收的肥料,居然是用死人的尸体来做的?

  尽管并不畏惧,但是我的心中,多少还是恶心了一下。

  就在我往旁边退开的时候,整个药园子陡然变化,无数的荆棘瞬间生成,将几亩地的药园子给全部充斥,让人根本无处下脚。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又见龙小海,那个谁还远么?

  1. 大黑天:

    沙发

  2. 大黑天:

    板凳

  3. 大黑天:

    地板

  4. hales:

    沙发?

  5. 青衣:

    沙发?

  6. 青衣:

    谁?

  7. 青衣:

    那个谁?

  8. 包子:

    沙发?

  9. 小肥肥:

    那个谁啊

  10. 路人乙:

    天山神姬

  11. 缘分天空:

    天网恢恢、疏尔不露、

  12. :

    有肌肤之亲的那个人

  13. 喔:

    雪鸡

  14. 水鬼:

    神鸡现身,二蛋要打快炮了。

  15. 吧:

    拖的这么慢,写了好几张老王连根毛都没露

  16. 抗议移动歧视无限卡用户:

    能再。。。。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