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八章 巫山石缝,绿色火人

2015年8月7日 更新

  听到龙小海愤然说出的话语,我陷入了回忆的沉思之中。

  难怪我离开的时候,天山神姬和她的母亲,都表现得那般的奇怪,让我有些琢磨不透。现在回想起来,难不成真的是如龙小海所说的一般情况么?

  最难辜负美人恩,不过我可是有明媒正娶的妻子啊?

  但是,仔细回想起来,天山神姬又有些可怜……

  还有那个从出生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父亲的小孩儿,这会儿,他应该都已经能够打酱油了吧?

  就在我心神不定的时候,龙小海动了。

  他不动则已,一动则宛若脱兔,拼尽了所有的气力,朝着我的这里横扑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一步,便见那偌大羽衣朝着我劈头盖脸地覆盖而来。

  那羽衣之后。便是利刃。

  也是一颗复仇的心。

  龙小海恨我,这个我是了解的,要不是我,以及和我一同上山的北疆王,或许那天山神池宫就改朝换代,成了他们龙家的地盘了,而龙小海也成了天山神池宫的小主子,随便都能横着走,如何用窝在这么一个山窝窝里面。做一个守阵人?

  更何况,无论是他父亲,还是他老叔龙在田的死,跟我都脱不得关系。

  这般想想,我自己都觉得我罪大恶极。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所以龙小海待我稍微一分神。立刻就发动了攻击,这是我能够预料得到的,但是有一点。却是让我十分诧异。

  这家伙的身手迅捷无比,可比在天山神池宫的时候,要强上不少。

  逆境最能锻炼人。

  龙小海的这一招大氅藏人的手法,以及随后的一刺,无论是力道,还是时机的把握,都让人刮目相看,已经具备了宗师级的水准了。

  这是一个贫穷贵公子燃尽生命而使出的辉煌一刺。

  然而并没有啥用。

  主要的问题不在于别的,而是他选错了对手。

  龙小海用来偷袭的,是一柄类似于西洋剑的尖刺,一尺锋寒,又快又疾,倘若是认不准部位。说不定刺入人体,拔出来除了带一点儿血滴之外,别无它用。

  但是有自信使用这玩意的,一般都是认穴很准的杀手。

  朝着心脏一刺,什么都了结。

  但这刺并没有刺入人体,而是被我左手的食指和拇指给紧紧夹住,再也进不得分毫。

  而那件遮掩住我视线的大氅,则化作了漫天飘散的羽毛不见。

  纷纷而下的羽毛之间,龙小海一脸惊恐。

  我反倒是显得平淡许多,直接就进入了正题:“你见到我,其实并没有太惊讶吧,因为刚才陷进去的那个女孩儿,你应该也是有见过的。”

  龙小海一张脸给憋得通红,冲着我说道:“原来是她,我说怎么看着那么像,不过她变了很多。”

  小白狐儿妖体被破,相貌也跟着改变了不少,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担心她的安危,紧紧捏着那尖刺,我眯着眼睛说道:“告诉我,她现在在哪儿?”

  龙小海脸上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冲着我说道:“陈志程,你曾经害得我家破人亡,现如今,我也会让你后悔终身的……”

  我的心中一跳,将那尖刺往回一收,一把将龙小海的脖子掐住,朝怀里猛然一拽,寒声说道:“告诉我,她人在哪儿?”

  龙小海像夜枭一般桀桀而笑,却不在回答。

  我掐在他脖子上的手越来越重,眼神寒冷,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怕死么?”

  龙小海努力咬牙说道:“像狗一样的活着,还不如死去。不过能够在死前,瞧着你也与我一同死在这里,想想都觉得人生再无遗憾啊……”

  当年的龙小海,完全就是没有经受过任何挫折的公子哥儿一个,对于生死之间的事情,看得并不透彻,所以绝对会受到我的威胁,而过了这么多年,风流倜傥的翩翩佳公子已经成了饱受生活蹉跎的守阵人,本就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现如今被我这么一激,二愣子的脾气就直接上来了。

  我没有跟他多说,自己问他道:“那里面,到底是什么?”

  龙小海嘴角挂着古怪的笑容,嘿然说道:“你若是好奇,自己去瞧一瞧,不就知道了?”

  能够劳驾龙小海这样的家伙在此守门,里面必然有着天大的秘密,而更让我担心的,是当年随着龙小海一起失踪的,可还有另外一位绝顶的大高手。

  天山神池宫的教谕大长老。

  虽然我当年曾经胜过此人,但那是借助了李道子的力量,而且当日的教谕大长老还走火入魔了,现如今过了这么多年,别的不说,她必然已经将心魔驱除了去。

  倘若没有站在李道子、心魔蚩尤这些巨人的肩膀之上,我能否与她一决生死呢?

  这事儿我并无信心,而且还是在这邪灵教的重要据点之中。

  敌人或许会从四面八方扑来,我未必能够应付自如。

  也许这就是龙小海的笃定之处吧?

  不过这家伙不合作,我却一点儿也不恼,将他手中的尖刺夺来,直接将他的手筋挑断。

  啊!

  惨叫中的龙小海奋力挣扎,却被我抵住了心窝子,紧接着我慢悠悠地说道:“你既然不畏死,我也不逼你。不过既然是不合作的敌人,我除了拿来填陷阱,也没有其他的用,别乱叫,否则我让你立刻就死。”

  我的果断,到底还是有些超出了龙小海的预料之外。

  这手筋,说挑就挑,毫不扭捏含糊。

  龙小海见过无数恶人,但是却没有人对他这般的恶,所以即便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但是事到临头,到底还是有些畏惧,我朝着他一瞪眼,他便闭上了嘴,不敢叫唤。

  依旧是朱红色的辟谷丹,这是我的看家手段,有用没有,吃一颗总是没错的。

  吞完之后,我将龙小海身上搜过一遍,然后让他在前面给我带路。

  被人用剑逼着,就算是满腔的热血,也终究还得低头。

  两人越过那枯萎满地的刺藤,朝着西面走去。

  走了两百多米,我终于来到了先前分身跟我提起的地缝天坑,那跟前虚影重重,却是还布置着法阵,即便是被我破去了之后,还残留着一些幻影。

  地缝背靠着一面山崖,碧绿的青藤垂落而下,走到跟前的时候,瞧见最宽的地方不过两米,长也只有十几米,周遭爬满了青草和灌木丛,倘若不仔细,说不定一眼望去,啥也瞧不见。

  不过我走到跟前来的时候,却瞧见角落处,却有几块古怪的石头。

  说是石头,其实应该说是碑。

  碑上刻着古怪的符号和文字,瞧那模样,有一股苍劲的气度,让我感到说不出来的亲切。

  难道这儿是古代巫族的遗迹?

  地缝的边缘,有一处人造的石阶朝下而去,我推了一把犹犹豫豫的龙小海,示意他先行。

  龙小海瞧了我一眼,因为失血而略显得脸色苍白的他没有任何反抗,低着头向下走,而我则紧跟其后,然后通过腰间的羽麒麟母玉,试图联络到失去踪迹的小白狐儿。

  然而一入其中,我方才发现,这里面有一股很浓厚的气息。

  魔气。

  我之所以感觉到这儿亲切,就是这个原因,这儿的气息浓郁得让我兴奋,而龙小海的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显然刚才外面的法阵,不但有防范外人进入的作用,而且还能阻止里面的气息飘散出去。

  这浓厚的魔气将空间的炁场结构都给予了改变,使得我的羽麒麟也处于失效的边缘。

  我隐隐能够感觉到小白狐儿在此,但就是联络不上。

  尽管我修炼道心种魔的缘故,对于这气息如鱼得水,但是在感受到的一瞬间,我下意识的反应,却是抽身离开。

  毕竟除了我适应这儿,还有另外一个家伙对这里也是如虎添翼。

  那就是心魔蚩尤。

  然而想到小白狐儿的安危,我还是强行按捺住了转身欲走的想法,硬着头皮向下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那人工开凿的石阶,曲曲折折,直下差不多十几丈。

  越往下走,温度越低,而真正到了底部的时候,那温度就已经接近了冬天零下几度的气温了。

  龙小海原本有一件漂亮的羽毛大氅,结果被我弄得稀碎,此刻就穿着一件单衣,下意识地直打摆子。

  倒不是他畏寒,而是从常温到极冷,他还没有适应。

  地缝底部是一处天坑般的大洞,黑乎乎的,只有在左边的很远处,有一道微光浮动,而还没有等我打量这周遭的环境之时,一直显得十分顺服的龙小海又突然脚踩斗罡,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

  随着鲜血滴落,一股浓郁的黑气升腾而起,化作绿色火焰,朝着我席卷而来。

  他竟然一直没有放弃杀我的念头。

  这样的家伙,不能留。

  特别是在这么危险的时刻。

  想到这里,我朝着旁边退了几步,瞧见那绿油油的冥火仿佛有意识一般地朝着我扑来,直接伸手一揽,将龙小海挡在了我的跟前。

  那绿色冥火,本就是龙小海操纵,然而他的反应,却并不如火焰来得迅速。

  轰!

  一大团绿色火光,从龙小海的头顶上,升腾而起,又在几秒钟之后迅速蔓延,将他给烧成了一个火人。

  好绿!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男人生活要想过得去,头上难免有点儿绿……
是这么说么?
龙小海有点儿这个意思啊……
当年翩翩佳公子,
如今……
唉,
还是唱一首送你离开,千里之外吧……
慢走!

  1. 大黑天:

    沙发

  2. 小jj:

    沙发?

  3. 大黑天:

    板凳

  4. 大黑天:

    地板

  5. 小倩:

    沙发

  6. :

    不需心魔而胜之

  7. 藕丝:

    这章是不是太短了 没有实质进展

  8. 龙小海:

    龙小海:导演,我演得可以么,可以下去领盒饭了不?

    • 青衣:

      嗯!去吧

    • 瓶S邪M:

      便当给你,一路走好!

  9. 瓶S邪M:

    头上有点绿233333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