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一片死寂

2014年7月20日 更新

  天亮之后,我们折转回村,申重带人留在了坍塌近半的双包丘。

  临走之前,他拉着我交待了好一会儿,大概的意思,是让我将脾气收敛一点,不要对科考队的同志流露出不配合的态度,甚至是敌意,这样子很不好,说不定回去之后,他们会向上面投诉,到时候有可能会毁我前程。

  在此之前,申重曾经跟我说过一件事情,那就是此次行动只是磨合,等完结之后,省局会抽调精干人员,组成数支队伍,专门处理应急事件,他虽然不够资历做队长,但是应该可以担当副职,到那个时候,应急队里面,铁定会有我的一个名额,让我千万要把握住了。

  这样的编制十分特殊,哑巴努尔在西川那边就是这样的情况,一般都是精锐的精锐,处理事情,也绝对迅速快捷,很能够锻炼人,也有更多、更好的机会和待遇。

  我能够明白申重的好意,于是全程保持了沉默,返回山口小村之后,我被安排和张知青同一个院子,小鲁受了刺激,也被安排休息,至于戴巧姐,她虽然胸口受了一击,不过不重,勉强负起了申重的责任,安排人员,并且护送孙老师和另外一名科考队的成员去乡里面,一是转移那玉简,二来也是去向上面求援。

  村子里面没有电话,十分不方便,不过戴巧姐还是跟当地的民兵队长取得了联系,组织了十多个精壮的村民进山,到双包丘那儿去值守。

  事情颇多,不过这些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我被安排在老乡的家里面,单独一间,喝过了玉米混合红薯熬煮的稀饭之后,铺盖一卷,就躺着睡觉了。

  说是睡觉,其实也就是巩固身体里面肆意乱串的热流,我曾修习过《种魔经注解》,这行周天之法虽然偏僻诡异,但却也是一种修行巩固的法门。我入此门之中,最先学的是道经,而修的却是魔功,惯来小心翼翼,也不敢与别人交流,往屋子的床上一躺,闭目修行,人已入定,不知不觉,便已经到了夜间时分。

  睁开眼,我长长舒了一口气,感觉那气如剑,吞吐似雾,浑身暖洋洋的,先前所受到的所有内伤外伤都已无碍,站起身来,一捏拳头,全身的骨头都噼里啪啦地作响。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化虚,此三步为中国道家内丹修行中的三个阶段,而当最后一个阶段达到大圆满的时候,则能够成就地仙之位,超凡脱俗,不理人间事务。如我一般,刚刚跨入行当之中的,则大都停留在“炼精化气”的阶段,打熬筋骨皮肉,凝固意识载体,如此骨骼啪啪作响,乃筋骨的经脉皆通,修为又越一层楼的表象。

  这情形让我有些安心,因为我只有越强大,才能够越安全,那十八劫,我是否能够安然度过,也都取决于我自身的机缘和努力。

  天色已晚,外面麻麻黑,胖妞不知道去了哪儿,我站在窗前往外望,瞧见整个村子都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而在远处的村头,却仿佛升起了几盏高高挂起的红灯笼,这样的景象让人莫名就感觉到有一丝诡异,我也不由得慌了起来,匆忙披上衣服,然后推门朝外走。

  我没有找到这房子里的老乡,整栋房子空空的,别说大人,连孩子也没有,静谧得可怕。

  我记得张知青在左手边的第二个房间,老乡去窜门了,这情有可原,而张知青他因为凌晨所受到的惊吓,再加上崴了的脚又开始发作了,所以应该是会留在屋子里面的。

  来到了左手边的第二个房间,看着那虚掩的木门,我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并不是一种直觉,而是因为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味道很淡,应该是被人刻意处理过的,一般不仔细闻,是感觉不出来的。然而越是如此,我越是没由来的心慌,在停顿了两三秒中,我将贴身的小宝剑给抽了出来,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木门猛然推开。

  这木门在开了一道很大的门缝之后,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一样,又反着关了过来。

  我暗自感觉不对,将手放在门上,一点一点地往前推,但再次推到一半的时候,我感受到了门后有一股强大的阻力,让我难以再推开。

  大约地感受了一下这阻力的构成,我的心突然一沉,咬牙,一脚踹过去,将那门给往里面轰然踢开,而就在门朝着里间挤过去的时候,突然间一个黑影从门口面朝着我晃荡过来。

  我下意识地往旁边推了两步,闪开,然后伸手一捞,将这东西给把握在了手中,抬头一看,却是张知青。

  吊在房梁上的张知青,一脸狰狞和恐怖,铁青的脸色,舌头长长地掉落下来,一双眼睛几乎就要凸了出来,双手下垂,整个身子已经僵硬地跟块木头一样了。

  张知青死了,在这个诡异的夜晚,吊死在了房门的后面,我失魂落魄地放开了他的双腿,结果他便开始晃荡起来,我头顶上面,吱呀吱呀地响。

  我当时的心情复杂极了,恐惧、懊恼、后悔、害怕以及深深的失落感,一齐用上了我的心头,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我的心脏给人紧紧攥住了一样,有一种想要放肆大喊的冲动。

  被吊着的张知青在房梁上晃荡来、晃荡去,我不忍心他的尸体被这般糟蹋,手一挥,小宝剑立刻钉在了房梁上,而张知青的尸体也掉落了下来。

  我接住,放平在了地上,然后开始给他检查起了死因来。

  张知青并没有死于窒息,而在他的全身上下,除了口鼻之间有血痕之外,其他的都没有致命的外伤。排除了这些之后,我掏出了一根银针来,直接刺入了张知青的大腿上面。这针是刘老三用剩下来之后,给我私自摸过来的,没想到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我瞧着那根发黑的银针,一脸愤怒,这说明张知青是被人用毒给鸠杀了,我此行所来的目的终究还是没有完成,我没有保护好张知青,回去以后,如何向一枝花和小妮交代?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就这么强无声息地夺走了张知青的性命,还将他给吊了起来呢?

  望着张知青铁青僵直的脸,我感觉胸口之中有一团冒火,下意识地猛捶了两次地下,依旧是郁闷得不行。

  不过这会儿,也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好时间,从张知青的尸体上,我大致猜得出他是在几个小时之前被人给弄死的,心中虽然悲伤,但也没有太多惊恐的情绪,天大地大,活着最大,我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跟人死磕,于是将他的尸体给轻轻放置在地上,而我则转身出了院门。

  我走得时间匆匆,出来的时候,感觉身后一片阴凉,嗖嗖的冷风一直朝着裤管里面钻,四处一瞧,一片宁静如水,没有一处人影出现。

  整个村子,也仿佛死去了一般,根本什么都没有回馈,静悄悄地,吓人得要死。

  这时我才感觉到了害怕,倘若说我们居住的院子里什么人都没有,张知青离奇死亡,这事儿还算是突兀,那么这一村子的人,都往哪儿去了呢?这么一想,我立刻一阵发虚,猛地掐了一下自己,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剧烈的疼痛从腰间传来,我整个人一阵激灵,才发现面前的景象如假包换,真的不能再真了。

  站在村子中间空荡的大路旁,我的目光被远处那几盏灯笼给吸引住了,大红灯笼高高挂,遥遥笼在了村子的东南西北的四个角落,仿佛就像一个阵子,让人走脱不得。我第一时间跑到了离着不远的小鲁那儿,想要晓得那名同伴的安危,结果不好也不坏——不好是因为我没有见到人,而不坏,是我没有见到尸体。

  四周一片寂静,唯有天际的红灯笼在遥遥高挂,这让我有一种被抛弃的孤独感觉,整个人有些紧张过度,下意识地朝着空荡荡的大街狂喊了一声:“我艹……”

  这一声脏话好像投入平静湖水的石子,一切宁静都化作了无形,我似乎听到了好多嘈杂之声,从村头那儿响起,嗡嗡嗡,然后朝着这边传来,正想走上前一看,结果这时一道白色身影从旁边略过,伸手朝我抓来,我正要反抗,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焦急喝道:“你这家伙,是我!”

  来着是戴巧姐,听到她的声音,我也不做反抗,只见她从角落滑出,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将我往黑暗中拖了过去,我任她拖拽,不过还是焦急地问道:“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戴巧姐气急败坏地掐着我的胳膊,低声骂道:“本来那些东西喊找不到人的,你瞎叫什么?进入了这法螺道场之中,本来还有希望挣脱着出去的,结果你这一吼,我们估计都活不成了。”

  1. _乔石:

    沙发

  2. 梦涵:

    板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