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十二章 士别三日,刮目相待

2015年8月9日 更新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的所作所为,都代表着茅山。

  唯有抬出茅山这个名头的时候,我才会全神贯注。倾尽自己所有的精力和荣誉感。

  为了茅山而战!

  我无比严肃,而目光则凝聚成了一条线,紧紧地注视着面前不远处的白衣老妇人,晓得此刻的她,绝对要比当日在百丈冰窟之前,要难缠许多。

  此刻的她不但没有走火入魔,而且似乎在这蚩尤遗迹之中受益良多。

  而且她与我之间,有着许多仇恨。

  不光是刚刚死去的龙小海,还有她另外两个儿子的死,与我都逃脱不了关系。

  更何况她之所以从让人敬仰的神池宫教谕大长老,变成如今这个模样,我正是那罪魁祸首,这仇怨。当真是不死不休。

  两人亮剑,在下一秒猛然撞到了一起来。

  轰!

  一声超越了耳膜所能够接受的剧烈炸响,从交击之处陡然暴起,饮血寒光剑与一根造型古怪的木杖碰在了一起。

  那木杖与七剑一般材质,坚硬无比,而且上面蕴积的力量也有些超出我的想象范围之外。

  陡然一剑之后,我右手发麻,膀子处一阵酸软。

  与我一般,龙老雪也是下意识地朝着后面退了两步。手中的木杖微微一抖,一股冷若冰霜一般的寒气,陡然将场中填充。

  她没有想到,当年那个靠着投机取巧对她战而胜之的家伙,现如今,居然拥有了这般恐怖的实力。

  几乎形成了压倒性的力量。

  高手相较,第一招通常都是用于试探对方的实力。看一看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到底应该用上什么样的手段。

  我没有后退一步,而是将饮血寒光剑前指。任由它散发气息。

  这剑的气息,可比我本人要凶戾十倍。

  龙老雪立刻知晓,自己那修炼了百年的修为,未必能够比面前这个男子强,她若是想要成为笑到最后的人,就必须要拿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来了。

  真正的高手,从来都知道如何掌控战场的局势。

  哪怕只是微末的一点儿。

  在我将长剑前指的一瞬间,她却是将左手朝着天空举起,仿佛扯去幕布一般,猛然一抓,紧接着朝下面拉了下来。

  这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手势,与之配合的,则是一长串让人根本无法把握的咒诀。

  而当那手往下一拉的时候。突然间,漫天光明消失无踪,黑暗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就像那滔天巨浪一般,一瞬间,就将我给淹没了去,五感丧失,万物恒灭。

  意志绞杀!

  这是天山神池宫中的真言秘术,让人在一瞬间进入死亡状态,而倘若是没有反应过来,说不定就真的以为自己死去了。

  能够施展此法的,从来都是站在最顶端境界的高手,对敌手的意志碾压。

  就仿佛人低头,一脚踩向了地上爬动的蚂蚁一般。

  当年的龙老雪,就是差点儿用这一招,将我给击杀,没想到时隔多年,她居然还是又直接来了这么一招。

  手段虽老,但却十分管用。

  五感剥夺的那一瞬间,我的确有一种近乎于死亡的体验,然而此时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我,很快就从这种绝望之中走了出来,而且还被这种境遇给逼迫出了最强大的力量。

  当万物消失,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我还有剑。

  盘古在一片混沌之中,用斧头劈出了天地,而我则用那饮血寒光剑,斩出一片光明。

  一剑!

  唰!

  世界在一瞬间回复清明,我瞧见手中的饮血寒光剑红光大盛,陡然站落在了龙老雪手中的铁木杖之上,劲气喷薄,将想要一杖了解我性命的龙老雪给逼退得踉跄而退。

  一招失手,龙老雪并不在乎,将那木杖不停旋动,并且把周遭的炁场牵扯,景象扭曲。

  像她这般的人物,已然不需要凭借着蛮力而为,从来都是因时导势。

  通过对于局势的把握,来一点儿、一点儿地增强自己的优势,最终将对手一举击杀。

  龙老雪不急于搏命,而是与我游走几圈,当气势集聚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猛然一挥手,空间又是一变。

  这一回,倒没有再是一片黑暗,然而原本就有些阴冷的遗迹之中,突然间就寒霜白雪,陡然而落,将整个空间充斥得一片冰冷,手足僵硬。

  这种阴冷宛如跗骨之蛆,让人难以适应。

  要晓得,像我这般魔体大成的家伙,都感觉到一阵不适,倘若是寻常人等,估计在接下来的交锋之中,很快就要支撑不住。

  不过这环境,对于龙老雪那种在百丈冰窟之中闭关修行的家伙来说,却是最为熟悉,当雪花飘落的一瞬间,她也是终于发动了最强大的攻势,身子在一瞬间,幻化成了数十道,从不同的角度,朝着我攻来。

  到底是臻入化境的顶尖高手,她的每一击,都让人心惊胆战。

  十几招之后,我知道自己倘若按照着她的节奏走下去,说不定就真的只有走向死亡了。

  战局得让我来掌控。

  而要想破局,就必须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让她不得不改弦更张,重视起我的一举一动来。

  在战斗得最激烈的那一刻,我闭上了眼睛。

  眼睛一闭上,观感消失,而周身对于炁场的把控,却变得空前的活跃了起来。

  天山神池宫是最正统的修行门道,说起来,其实与我的路子是最为相克的,我若是想要走出她的束缚,发挥到蚩尤战法之中的极致处。

  什么是魔功的精髓?

  一个字,狂!

  当年的蚩尤,凭着手下八十一个兄弟起家,纵横中原之地,砍遍天下,靠的就是这么一个意念。

  它无惧,我又如何能够害怕?

  面对着这个曾经站立在世界顶端的老妇人强大的攻势,我的注意力,却转移到了她身后的那巨大石像之上。

  这儿,是蚩尤故地,而我的内心深处,则藏着一个恐怖的心魔。

  难道,这就是宿命?

  战!

  魔剑在这一刻,突然间就是红光暴涨,剑身上的孔隙宛如活物一般呼吸,吞吐风云,三气凝结,将整个空间之中那无处不在的魔气都给调动了起来,紧接着我往前方一站,整个人陡然拔高了三分。

  魔体,魔体!

  战意已决,我便不再管那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击,开启了临仙遣策,使用起最暴力的手段来,用以命换命、以伤换伤的凶猛战法,朝着龙老雪狂冲。

  事实上,在之前的交手之中,两人无论是境界、还是手段,都已经接近大圆满的化境,故而并没有什么损伤。

  高手之间,一招之间便能决定胜负。

  然而当我如此不要命地杀去,将蚩尤那魔头最为疯狂的气势给一举施展而起的时候,原本还在徐徐布局的龙老雪顿时就陷入了困境之中。

  她这一生,不是没有碰到过不要命的对手,但是却罕有碰见能要她命的敌人。

  疯狂的我,将她的方寸给瞬间打乱。

  随着战斗的持续,战场之中的形势开始陡然转换了起来,原本是龙老雪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却没想到一交手,才发现自己居然成了送上门来的吃食。

  这样的境遇,让龙老雪开始变得有些彷徨,不知不觉间,又想起了当日的惨败。

  那是她永远都不愿回忆的惨痛经历,却又不时出现在噩梦之中。

  越不想回忆,烙印就越深刻。

  终于,在一次对拼之中,我融聚混元之气的巅峰一剑,将龙老雪手中的铁木拐给削去一截之后,她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慌。

  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

  高手交战,这样的惊慌,完全就已经是失败的前奏了,我瞧在眼里,没有任何犹豫,嘴角往上一翘,身子一缩,便直接冲入了龙老雪的战圈之内。

  受惊之后的龙老雪,远比平日里要更加充满力量。

  吼!

  手中木杖猛然一戳,一声巨大的爆响从我的脚下传来,腾空而起的我瞧见一连串的冰棱子,竟然一直蔓延到了我的脚下。

  发狂了?

  当感觉到自己极有可能弄不过面前这家伙的时候,龙老雪也终于豁出了一切,再也不顾损失,朝着我发动了最狂暴的攻击。

  两人的战斗已经接近于白热化了,我的双目赤红,感觉浑身的鲜血都在燃烧。

  很久没有这般痛快了。

  战斗在持续,激荡的气息已经不再适合任何人在场,我的余光处瞧见小白狐儿都已经远远离开,而其余人也不敢再靠近,都带着敬畏之心,瞧着战场之中的我们。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过一个念头,却从我的心中升了起来。

  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我朝着身后飘飞几丈,双脚立在了一尊石像之上,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高高举起,将它朝着北斗七星中的主星方向点了一下,然后朝着前方,平平一斩。

  剑势越缓慢,威力越恐怖。

  这一剑的前方,整个空间都仿佛扭曲了一般,而龙老雪出现在了我的前方不远处,举杖挥来。

  两个人,在同一时刻,迸发出了最为恐怖的力量。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仿佛置身事外的那如房子般的肉块儿,突然蠕动了起来——万般肉丝飘扬,将龙老雪陡然笼罩其间,紧接着一股苍凉无比的力量,从上面传来,将整个天地都给覆盖……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终究还是有所不同……

  1. 大黑天:

    沙发

  2. 大黑天:

    板凳

  3. 大黑天:

    地板

  4. 神小四:

    大师兄这是主场作战

  5. 大黑天:

    造出一个绝顶的血傀 但这里可是心魔的主场二蛋的主场怎可能翻盘心魔噬主大杀四方

  6. 从另一面看世界:

    一个暑假都过去了,还没完事。

  7. 单位所发生的:

    蚩尤走了离开了宿体,并且没有伤害宿体,怎么感觉蚩尤才但是真男人?

    • :

      蚩尤还在大师兄那

  8. :

    这里可不是大师兄的主场,而是心魔蚩尤的主场,是龙老雪的主场,对大师兄无利。

  9. 缘分天空:

    感觉、痛并快乐着!

  10. 摩罗:

    没有用了,北斗星力碾压,灰飞烟灭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