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十三章 一句话,就是干

2015年8月10日 更新

  在最为关键的对决之中,龙老雪突然出人意料之外地缩进了那如房子一般高的肉团里面去,那心脏模样的肉团一收一缩,将万千附着在岩壁、地底之上的肉丝挥舞起来。

  这些肉丝仿佛血管,又似乎别的什么玩意儿。

  总之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对手从一人,变成了全世界。

  黑色木杖依旧悬空停浮,不过却并非在龙老雪的手中,而是被数十根、数百根的肉丝托着,朝着我遥遥而对。

  铮!

  不管变换再如何多端,那饮血寒光剑终究还是与黑色木杖撞到了一起来。

  我本来有着九成九的信心,能一剑将其从中而断。

  龙老雪走的路子,是更纯正的道法手段,在于力量方面,反倒没有我这道魔双修的家伙强横,所以在抛开她制造出来的种种炁场之后,魔体大成的我,绝对能够在力量之上对她进行碾压。

  信心由此而来。

  然而当对手突然换了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大心脏。饮血寒光剑上面灌注的力量和气息在这一刻,却仿佛泥牛入海,有去无回。

  除了一声让人浑身血液燃烧的铮然之音外,我没有收到任何力的回馈。

  那一根黑色木杖,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在它的下面,有着让人崩溃的韧性,无数肉丝志程。根本就不受我诸般力量倾泻而下,自顾自横呈。

  一拳打在空气中,这种感觉让我有些吐血。

  而面前的新变化则让我不得不急身后退,一直退到了底部边缘处的石像群落之中,方才没有瞧见那些漫天起舞的带血肉丝在身边出现,我眯着眼睛瞧去,却见那两层小楼一般高达的大肉团前端。有一个脑袋浮现而出,可不就是龙老雪么?

  和在外面不一样的,是此刻的龙老雪在一瞬间变得年轻许多。老人斑减退了,皱纹舒减了,头发变黑了,除了一脸的血浆难看之外,完全就是年轻了几十岁的样子。

  眼神没变。

  我站定住身子,将饮血寒光剑前指,平静地说道:“不是说要把我碎尸万段,让我永世不得超生么?怎么你自个儿都跑进那里去了,是害怕了么?”

  说实话,我的心中,多少有些气急败坏。

  就在刚才,如果不是对方出了幺蛾子,我绝对已经将战斗结束了。这所谓前天山神池宫的教谕大长老,将会再次成为我的手下败将。

  胜利就在眼前,这怎么能让人释怀呢?

  然而那张镶嵌在肉团之上的脸却突然笑了起来,用尖厉的声音说道:“你今天也终于体会到了当年我的感受了吧?”

  当年的感受?

  哦……

  当年的龙老雪,无论从什么角度,都几乎是完全碾压我的状态,结果我一招堪称神来之笔的茅山神打术,将她直接从天堂打落到了地狱,时至如今,她也想让我尝到这苦果么?

  只是,这心脏模样的大肉块儿,到底有什么手段呢?

  就在我有些疑惑的时候,突然间身后一阵劲风想起,有人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朝着我的脖子处斩落而来。

  这样的突袭,对我来说完全构不成太大的威胁,我毫不犹豫地将饮血寒光剑朝着那人斩了过去,目光随之蔓延,却瞧见这人正是刚才我与龙老雪交手之时,对着小白狐儿穷追不舍的黑袍祭祀。

  这个长着剥皮兔头一般兽类,浑身血淋淋的,显得十分凶悍,瞧见我挥剑而来,避也不避,直接用空手朝我拍来。

  啪!

  饮血寒光剑何等魔兵,然而与这样的家伙相撞,却只是出现一声爆响,紧接着那家伙并没有粉身碎骨,只是朝着后方的黑暗翻身落去。

  我稍微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那家伙全身都骨骼角质化了,坚硬得根本就如同一把武器。

  这样的家伙,虽然远不如龙老雪那般厉害,但也足够难缠啊。

  而当我还在为这家伙恐怖的身体而震撼之时,场中那些不断飞舞的血丝在一瞬间突然暴涨几倍,幻化成了无数宛如黑色蚯蚓般的触角来,朝着我的这边箭刺而来。

  我轻点脚尖,腾空而起,避开了这些攻击,而我刚才驻足的地方,坚硬的地板则被射出一个又一个的深坑,有的石像则直接被插成筛子。

  这地方诡异,太多恐怖,腾空而起的我没有继续落在最下方的空地,而是朝着上面的看台落去。

  双脚一接地,我没有再管下方的大肉团,而是四处找寻小白狐儿。

  就在我的目光四处巡视之时,却瞧见那些在一层又一层看台上的石像,表面突然裂了开来。

  这是一股由内而外的力量,随着那表面上的石壳裂开,那些蹲坐在地上的石像露出了里面黑乎乎的身子来。

  每一个石像之中,都蕴含着一具强悍无比的身体。

  这些身体有的直接站立了起来,一双发红的眼睛四处张望;而有的则并没有生命力,当石壳裂开之后,失去了支撑的它们直接趴倒在地,没了气息。

  没有气息的,自然是没有什么威胁,但是让我浑身发寒的,是那些站起来的家伙,足足占了四成的比例。

  而且它们大部分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仅仅环顾了一眼,就差不多将这些与刚才那兔头人身野兽一般的家伙数量给计算了个大概,至少有超过两百多个。

  这样的数量,别说来杀我,就算是出去,也足以横扫一州一县。

  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瞧见这些玩意的一瞬间,我下意识就往出口处瞧去,然而让我绝望的,是那儿涌进来那成群结队的血儡,将出口给堵了一个满满当当。

  关门打狗。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我还是不得不认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我根本逃不出这个地方了。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用一种仇恨的目光,回过头来,瞧向了镶嵌在肉块之上的那张脸,愤然喊道:“龙老雪,你这也太不讲规矩了吧?说好的单挑呢,有本事你别弄这些玩意,跳出来跟我打!”

  龙老雪的笑容洋溢,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

  她显然并不在乎我的激将法,而是慢慢悠悠地说道:“别跟我扯这些,成王败寇,从来如此——不过你放心,你的身体是一件宝贝,一会儿我会好生对待的。”

  堵在出口处的那一堆血儡,就是那一大坨心脏般的肉块儿制造出来的,而它们的潜力和天资,则是依靠于资源的多样性。

  龙老雪刚才所说的话,就是想把我拿作模板来处理。

  只不过……

  想到了某一个极为关键的东西,我几乎陷入绝望之中的心情突然一下就有了转机,沉静下来,我脸上也浮现出了笑意,冷冷说道:“是么,你真的觉得,凭着这些没有灵魂的玩意,就能够将我给打败么?”

  这话儿说完,我又重新焕发出了浓烈的战意。

  龙老雪桀桀笑道:“没有灵魂?你错了,你看到那个冒着火光的血池没?那里是弥勒、王秋水他们专门用来收集怨魂的地方,里面凝聚了许许多多的恶鬼,用来灌注在这血儡里,都是够了的……”

  恶鬼只有怨气,对于人来说并不能伤害根本,然而加上这些血儡,只怕……

  天作之合。

  我的脸在一瞬间冷了下来,而龙老雪并没有给我太多的时间,说完这话之后,突然间,口中念诵起了一篇长长的咒诀来。

  这咒诀分明不是天山神池宫的道法,带着巫术的许多腔调,而与此同时,那肉团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扩音器,将这咒诀在一瞬间,充斥在了整个的遗迹空间之中。

  庅……

  咒诀一起,就仿佛战鼓敲响了起来,无数从石像之中摇摇晃晃站出来的兽类,以及匆匆赶到的血儡,在同一时间,发狂地朝着我这儿飞速疾奔而来。

  呼!

  一道利爪朝着我的脸上抓来,我一剑挡去,火花四溅,尽管我将对方的爪子给卸了下来,但是巨大的撞击力却还是带着我往后面的台阶倒去,而与此同时,又有四五个家伙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几乎在一瞬间,我就陷入了最为激烈的战斗之中去。

  我所面对的这些对手,每一个的实力都堪比七剑水平,其余的血儡或许差一些,但是也相差不了多远。

  这样的一个强度,这样的一个数量,我能够坚持得了多久呢?

  我不知道。

  然而身陷重围的我,在抛开最开始的恐惧之后,魔剑一出,整个人的血液都在瞬间被点燃了起来。

  长剑在手,就算是前面有千军万马,我也无所畏惧。

  真正的英豪,从来都是不畏生死的,也从来不会做任何的计算,男儿就应该死在战场,马革裹尸,哪里会管面前的对手,到底是十个、百个,还是一千个?

  别的不说,一句话,就是干!

  如此酣战许久,我的浑身都是鲜血,有敌人的,有自己的,伤痕累累的我没有停歇一会儿,不知不觉,我竟然站在了那肉团子的跟前来,龙老雪的脸笑盈盈,就等着我倒地而亡,而就在此时,我也突然微笑了起来。

  差不多了吧?

  我顾不得周遭的无数攻击,将饮血寒光剑插入地上,然后双手朝天而举,淡然说了一句话。

  战意,黑炎灼!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大家不要担心什么,百章左右,道事终结,新书也尽快起航,谢谢,谢谢。

  1. 路遥:

    第一

  2. 流水:

    百章还要一个多月呢

  3. 心不残:

    精彩!

  4. 大黑天:

    来自深渊的战技小黑天也无法抵挡何况半路入魔的龙老雪还有绝境逢生的后招

  5. 好猫:

    这是属于蚩尤的战法,此战法一出,那些魔将恐怕都站到二蛋这边了。那大肉块就该爆了吧?

  6. 格格:

    百章—–已经92了,再有4天左右!

    • 水鬼:

      199也是百张,表激动。

  7. 虔诚:

    新书一定要公布网址啊

  8. 清风沐雨:

    灼得了吗?

  9. :

    老王呢

  10. 缘分天空:

    格老子、不按套路出牌!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