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十四章 活埋陈黑手

2015年8月10日 更新

  战意,黑炎灼!

  就在即将被无数敌手给吞没的时候,我直接放弃了最后的抵抗,将饮血寒光剑插入土地之中,紧接着将双手朝天举起。

  魔体在这一瞬间。与周遭的魔气交相呼应,然后又与无数朝着我猛然扑来的血儡和石像野兽相连。

  我这是在孤注一掷,完全没有想到是否有退路。

  不生,则死。

  事实上,我这般做,并非完全只凭着感觉走,也并不是莽撞,而是因为刚才龙老雪与我的交谈之中,所说的一句话。

  那些血儡之所以能够如此厉害,是因为里面注入了炼制已久的厉鬼。

  她龙老雪倘若是用最纯正的道法来与我相斗,我或许还没有这般的拼命,而当她妄图利用蚩尤遗迹的力量来束缚于我。用这些根本没有灵魂的东西淹没我的时候,我就不得不使出了来自于另一位老师的手段来。

  这儿是蚩尤遗迹。但是她未必知道,在我的心海之中,却藏着一位实打实的蚩尤意识。

  说起来,“我”,才是这儿真正的主人。

  当我将双手给托举起来的时候,一股从心海之中蔓延而出的力量,于一瞬间就喷薄而出,在我的双掌之上,形成了一朵不停旋转的黑莲花。

  黑莲花精致而美丽。每一瓣都仿佛预示着一个让人为之称叹的瑰丽世界。

  黑莲在一瞬间开花,花瓣从天空飘落,每一瓣都栩栩如生,将我周遭充斥,但凡有冲上来与我相搏者,都会被这样的一瓣粘住,然后在一瞬间。将它给点燃,化作又一朵让人为之畏惧的莲花。

  病毒式的蔓延……

  黑炎灼本身是悄无声息的,然而当它与那负能量结合的时候。却能够将其瞬间引燃,发出类似于油烹一般的“嗞、嗞”声,就好像下了油锅一般。

  一瞬间,原本显得无比喧闹的层层看台之间,便只有充斥着这样的声响。

  黑色的火焰弥漫空间,而当它飘落到了看台之下,无数不断挥舞的血丝却在这一刻变得更加疯狂,每一分都在暴涨,仿佛这黑色的炎火,给它提供了无数的燃料一般。

  只是在这样疯狂起舞的背后,那张镶嵌在心脏肉块的脸,变得越发的苍白起来。

  我没有拔起深深插入地上的饮血寒光剑,而是一个跃身。跳到了龙老雪的面前来,眯着眼睛,抬头望去,平静地说道:“很可惜,你终究还是败了!”

  为什么?

  龙老雪的身体被肉块一点儿、一点儿地排挤了出来,身上满是黏液和血水,然而她什么也不顾,而是冲着我愤怒地吼道:“我花了五年的时间来与它熟悉,为什么你一来,却能够将它给掌控住了?”

  我的脚往前一抬,刚才还疯狂朝着我刺来的血丝却在此刻,化作了台阶,将我给托举了起来。

  我一步一步升高,走到了龙老雪的面前来,指着旁边那个屹然而立的石像,然后说道:“你老了,老得脑子都几乎动不了,说太多了,你或许根本就记不住。所以,我只说一件事情——刚才的一招,便是它,教给我的。”

  什么?

  龙老雪张大了嘴巴,仿佛听到了这世间最可笑的事情,冲着我怒声吼道:“什么,它可是蚩尤——战神,蚩尤!”

  我摸着胸口,闭上眼睛说道:“对,战神蚩尤;所以,你败得并不算冤枉。”

  我伸出了手,轻轻点在了龙老雪的额头之上。

  一指惊魂。

  这老妇人浑身一震,双眼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紧接着呼吸缓慢消失,几秒钟之后,生机消散。

  一代传奇,就此陨落。

  这是一个曾经让无数人为之敬仰的传说,或许在很多年之后,也依旧被人所为之传颂,然而无论如何,她就这般带着万分的不情愿,悄然死去,甚至没有一个人,在为她而悲哀。

  此时此刻,她不过是一个被自己宗门所背弃了的可怜妇人,而已。

  想到这里,我心中再也没有击败强敌的兴奋,而是伸出左手,将龙老雪那一双几乎凸出于眼眶之中的眼睛给轻轻抹平。

  人死之后,万事皆空。

  我其实与龙老雪之间,并无太多的仇怨,至少我并不恨她,因此也并没有将她的神魂给牵制住,而是任由其缓缓升入了上空,一直飘飘渺渺,进入了传说之中的幽府。

  没有人知道幽府在哪里,幽府是什么,因为知道的人,都再也没有回来过。

  哦,错了,至少在某一个村子里,有一头痴肥的金刚鹦鹉,它或许知晓。

  一直等到了龙老雪的灵魂往生离去,我方才落下了地面来。

  “战意黑炎灼”不但让我从无数致命的攻击之中解脱出来,而且还获得了面前这一大坨血色肉团的认可。

  相对于别人来说,这玩意对我方才是真正的亲近,也使得我能够掌握住了它的力量,将龙老雪给击杀于此,成为了这一场大战的赢家。

  然而只有与它真正接触,我方才晓得,这并不是别的,根本就是魔神蚩尤的心脏。

  一颗死去了的心脏,此刻它之所以能够蠕动如活物,只不过是因为被弥勒给提前刺激,苏醒过来的而已。

  这玩意,曾经被当成弥勒那头金色恶虫的食物。

  然而最终弥勒发现,他的金色恶虫可以吞噬一切,却并不能对这玩意下嘴,甚至还对这魔神心脏散发出来的气息恐惧无比,使他不得不转换了思路,利用这玩意的特性,来制造源源不断地血儡。

  蚩尤心脏是无法被消灭的。

  当年的黄帝,即便是在有九天玄女的帮助下,也只能够将其封印住,所以我此刻能够做的,也不过是将其封印起来而已。

  而且我还不敢与它靠得太近,唯恐心魔蚩尤将我的身体控制住,然后凭借着这玩意翻身。

  这种对于力量的强大掌控,会让人沉溺于其中。

  当把龙老雪的尸体刚刚放平,站起来的时候,我瞧见入口处,又挤来一群人,为首的一个老家伙我瞧着很眼熟,怎么看,都感觉很像是民顾委的黄天望。

  然而那人的感觉比黄天望,要多了几分阴毒和犀利,目光宛如利箭一般尖锐。

  他的旁边,还站着几个人,我认识其中一个。

  王秋水。

  在瞧见王秋水的第一眼,我的目光骤然收缩,立刻就想明白了这个老头是谁了。

  荆门黄家,一门双杰,除了黄天望之外,还有一人却是入了邪教,通过多年打拼之后,成为了邪灵教的右使。

  这人叫做黄公望。

  传言荆门黄家对于这门关系讳莫如深,而黄天望更是与自家胞弟宛如死敌,不过却并不妨碍江湖中人拿这两人来作比较,也总是会时不时地提及此人。

  我对于黄公望久闻大名,却一直没有见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一个场景下见面。

  我在遗迹的最底部,而邪灵右使黄公望则在顶端的出口处。

  两人对视了一眼。

  目光在半空之中擦出了火花来,然而我没有动,对方也没有动。

  双方在这一刻,都变得无比的谨慎。

  我之所以没有立刻出手,是因为我知道,传说之中的黄公望,绝对是一个顶尖级的高手,与他那大内第一高手的兄长相比,几乎相差无几,而且他的旁边,还有一堆邪灵教的精英,和那些不知来历的穴居怪人。

  身陷重围之中,我倘若还能够立刻操起魔剑就冲上去,那就真的是太过于冲动了。

  蚩尤战意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狂”,但是也要分场合。

  战斗的时候疯狂,但是在还没有交锋的时候,却得审时度势,免得身陷重围,无力回天。

  我踩着龙老雪的尸体,背靠着不断用血丝轻拂我的那蚩尤心脏,凝目望来,这场景让刚刚冲入其中的黄公望和王秋水等人一阵震惊。

  算算时间,其实他们来得已经很快了。

  虽然不知道黄公望是否原本就在这里,但是王秋水这一趟倒是跑得十分辛苦。

  然而即便如此,那个曾经让他们都为之推崇的龙老雪,却已然真真切切地死在了我的脚下。

  尽管此刻大家一拥而上,未必不能将这凶人给拿下,但是必有损伤。

  谁死谁活,这里面问题就有点儿麻烦了。

  黄公望等人没有说话,却是左右瞧了一眼,几秒钟之后,他们根本就没有向我这边冲来的趋势,而是不约而同地后退,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我强行按捺住奋起追击的想法,原地站立。

  果然,不出我意料之外的,黄公望等人离开的几秒钟之后,那出口处立刻传来了一声响彻整个空间的巨大爆炸。

  紧接着利箭宛如雨下,刺入那石道之上。

  无数碎石在四处飞溅,威力巨大,而我也只有躲在了那巨大石像的背后,方才没有被波及到。

  爆炸之后,我突然听到一声古怪的声音,紧接着天地一片混乱,巨石簌簌落下,我下意识地朝上一望,却瞧见那遗迹的整个空间,仿佛失去了支撑一般,轰然坍塌了下来。

  轰!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山腹之中,天地崩塌,何处是生门?

  1. 殷大神先生:

    沙发

  2. 缘分天空:

    环卫工辛苦了,黄天望你也辛苦了,一路走好!

    • 李海峰:

      黄天望没死,蛊事里还有黄家双杰对抗的一段,估计王新鉴快出来了

  3. 没了吗?:

    没了吗?

  4. 道事甲:

    沙发

  5. 小jj:

    应该是黄公望。

  6. 大黑天:

    看到二蛋和蚩尤心脏的契合度 绝对不可力敌否则二蛋疯起来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封闭空间是最好的选择二蛋加上心脏新的魔神出世拭目以待

  7. !:

    黄家双杰对抗是在蛊事哪章

    • 娜娜:

      在陆左潜入邪灵总坛之后

  8. 大黑天:

    邪灵古镇二黄对撕

  9. :

    结尾了越来越精彩了,大师兄的王者之气尽显,赶紧跟天王左使来最后一场终极撕逼大战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