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十六章 血染的战书

2015年8月11日 更新

  张励耘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认识我十多年,这是我第一次这般郑重其事,显然我一会儿讲的事情,绝对会超出他的想象。

  难道——要他去卧底?

  张励耘尽管丈二摸不着头脑,但还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他信任我。这是我们十多年来生死与共而培养出来的,而我所说的这件事情,其实也不是别的,而是处理这棘手的蚩尤心脏。

  这玩意对于邪灵教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大杀器,对向我这般修魔之人的诱惑,也是宛如圣物一般的东西,但是我不敢对这玩意下手,甚至都不敢多靠近它太久。

  在这蚩尤心脏里面待着的两天里,我无数次地感受到了心魔蚩尤想要突破的怒吼。

  倘若不是我的意志力足够坚毅,说不定此刻的我,就已经不再是我了。

  所以,我找张励耘。不但是信任他,而且还有一个十分严肃的请求,那就是将这蚩尤心脏交给他来封印,而至于如何处理,安置在何处,这些事情都只有他一人所能够知晓。

  在以后,任何人问起、包括我在内,都不能告诉。

  听到我的这么一个要求,张励耘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方才郑重其事地点头答应。

  以张励耘的智商和阅历,自然知晓我为何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来做。

  我这么做,防的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

  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我方才舍弃了小白狐儿、布鱼和林齐鸣这些提前到达的人员,而选择了他。

  张励耘是我的下属里面,最具有独立判断能力的人。

  他从特勤一组一开张不久。就跟了我,忠诚方面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由于出身的缘故。使得他多了几分自主能力,并不会任何事情都为我马首是瞻,也能够承担得住我的压力。

  这一点不同于其余几个够资格的家伙,我相信,倘若真的严肃起来,七剑之中,除了他,没有一人能够抵挡得住我的命令。

  只有张励耘可以。

  以后的我,即便真的化作了魔,也未必能够从张励耘的口中,得到任何关于蚩尤心脏的消息。

  这就足够了。

  张励耘是何等玲珑剔透的家伙,在答应我这件事情之后,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无比的沮丧起来——是什么情况。让我连自己都变得不再信任了呢?

  让他拒绝,这看似很难,但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拒绝之后呢?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让他到底应该怎么办?

  他能怎么办?

  张励耘一脸沉重地去忙碌了起来,而对于此事,我除了情场之外,则选择了尽量不参与。

  如何封印蚩尤心脏,这事儿我基本上已经有了腹稿,跟张励耘交代完毕之后,如何调集和组织人手的相关事宜,都交到了他的手上去。

  张励耘独自带队已经好几年的时间了,他的能力我自然是认可的,在确定邪灵教的人基本上已经撤离之后,我不再坐镇此处,而是前往荆州,着手对袁聪名单上的一系列人等的抓捕工作。

  打铁要趁热,特别是在袁聪已经暴露的情况下。

  所幸的是,这件事情得到了中南局和鄂北省局的大力支持,早在我和小白狐儿被营救出来之前,就已经展开了行动。

  这是近年来最大的一起行动之一,不但上面积极响应,下面的有关部门也开展了雷霆手段,在我到达荆州之前,总局的特勤四组就已经在领队王朋的带领下,四处出击,将大量的嫌疑人带回了临时联合基地来受审。

  张励耘被留在了宜昌的徐家坳,而我带了林齐鸣、布鱼和小白狐儿等一大堆人马,加入了联合行动中。

  在荆州市郊的一处临时军事基地里,我与王朋见了面。

  虽然同样是都在总局工作,但是我与王朋见面的机会,其实并不算多。

  两人虽然算得上是幼时结实的好友,我甚至还是王朋给介绍进的单位,但是自从他再一次从青城山复出之后,我们两人就已经开始有些疏远了。

  但是这种疏远,并不等同于罗贤坤的那种。

  之所以如此,不过是为了避免给上面一种太过于亲近的感觉,免得上面认为下面沆瀣一气。脱离了控制。

  当然,这也不过是给某些人一些心理安慰而已,如王总局、许老这般的人物,我也没必要隐瞒。

  这事儿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但王朋却还是比较在意的,所以才会如此,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到两人之间的感情,两人在办公室见面,门关之后,两个大老爷们便抱在了一起来。

  王朋出道很早,比我和努尔都要大上许多,许久不见,忽然觉得多了几分老态。

  瞧见他这模样,我不由得感慨,让他注意些身体,别太拼命。

  王朋叹息了一下,苦笑,说他毕竟不如我,天资不行,就只有用勤奋来补。

  现在的局势比以前好多了,朝堂之上,不再是只有龙虎山和元老派,而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过王朋想要给青城山以及西川诸派增加影响力,就不得不更加努力一些。

  见到王朋之后,我并没有立刻谈及公事,而是问起了他师父渡劫的情况来。

  青城三老,其实并非一个宗门,或道或如禅,不过倒也能够同气连枝,而且让世人为之侧目的,是他们三人,居然同时兵解鬼修,化作鬼仙。

  鬼仙其实也是修行者生命走到尽头的另外一种存在方式,与我师父所冲击的地仙之境一般,不过一般来说,此术不但特别容易走火入魔,而且即便是修成了,也是弊端多多,除非是身体受到了不可复原的伤害,否则是不会走这条路的。

  偏偏青城三老都走了这么一条路,倒也让人诧异。

  谈完了双方的基本情况之后,王朋才对我说道:“志程,我这两天,基本上将名单上的人都清了一遍,大部分都抓捕归案了,等待审问,还有一部分人提前得到消息逃了,不过都布置了人手,应该不会有遗漏的。”

  我点头说道:“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王朋就笑了:“也是,厉害的都在徐家坳那个地方窝着呢,我这里基本上都是些小鱼小虾,算是捡了个便宜而已。”

  我摇头说道:“论起危害来,这些扎根基层的家伙才是最大的,只有将这些煽动力最强的家伙给根绝了,邪灵教才会失去基础,再没有向上发展的动力……”

  王朋是办案子的老手,对于这些,自然都知晓,开始给我介绍起了具体的案情来。

  有着王朋在这里指挥调度,再加上林齐鸣的配合,我倒是显得轻松自在,审问和抓捕工作什么的,对于我来说,都只是需要稍微关注一下,就差不多了。

  此次案件,基本上能将邪灵教在这一带新建立起来的网络给彻底捣毁。

  别的不说,光此一桩,便是最大的功劳,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倒没有那般重要了,分功别人,这个对于我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于是在剩下的日子里,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闭关修行。

  我相信,尽管这一带看起来并不是邪灵教密集的活动区域,但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灯下黑。

  若是我猜测得没错,邪灵总坛,应该就是在长江中游一带。

  要不然黄公望、王秋水这些家伙,不可能会扎根于此。

  而总局配合着下面部门这般浩浩荡荡地扫荡工作,一定会对邪灵教起到一种强烈的刺激行为,所以就算是王新鉴不想与我对决,也不得不被形势所迫,站了出来。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方才会不断地修行,努力让自己的状态攀升到人生的最高峰处。

  我有一种预感,王新鉴一定会找上门来的。

  而我要做的,就只有等。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一个星期过后,张励耘终于赶回了荆州来,他见到我之后,并没有跟我汇报关于蚩尤心脏的任何消息,两人心照不宣地打量之后,并没有多交谈什么。

  回来之后,张励耘很快就投入了联合行动的收尾工作之中。

  随着这一次轰轰烈烈的联合行动,我们一共抓捕了一百二十多名涉案人员,其中有八十多名修行者,像袁聪这样的高手也有三五个之多,除此之外,总共捣毁邪灵窝点十五个,涉及到鄂北、湘湖以及渝城等好几个地方,甚至连我老家附近的一个县,都有被波及到。

  案子在最快的时间里审理清楚,而接下来等待的,则是相关的司法程序。

  就在我们即将回京的时候,队里收到了一个包裹,指明由我来接收。

  东西落在了林齐鸣手上,他不敢擅自拆开,而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找到了正在闭关修行的我。

  在解释清楚了这包裹的来历之后,林齐鸣建议由他来拆启。

  我拒绝了他的好意。

  我感觉到这黑色包裹里面,有一种我熟悉的气息。

  将包裹放在桌子上,我挥出一掌,包裹散开,露出一个匣子来,而在我们的注视之下,匣子打开,陆一那张铁青的脸孔,正在与我对视而望。

  脑袋之下,有一张血染的纸柬。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决战紫禁之巅……
这事儿,其实也只有像老王这般有风骨的传奇巨枭,方才能够做得出来,你们说对吧?

  1. 包子:

    沙发

  2. 包子:

    战!

  3. 太平:

    又水了一章

    • :

      水你妹,回家找你主子去,什么东西

      • tear:

        你他妈就是傻逼一个,人家评论自由,你算老几,谁都想管

  4. 探索_红豆豆:

    决战

  5. 394208856:

    沙发又给你抢了

  6. 394208856:

    小佛,这段时间咋没见加更了啊?

  7. :

    用陆一的人头来向大师兄死去的家人道歉,老王还是值得尊重的,决战紫禁之巅

    • KK:

      陆一的体內有二蛋的精血,就相当于二蛋的监控器。像老王一定能看出来!高手对决的日子快到了,我们期待

  8. 大黑天:

    一代巨擎固守修行的本我一味地算计 搞小动作是达不到他这种高度的可惜了在这末法时代不世出的两位高手二蛋和老王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9. 水鬼:

    老王的意思是,你家人不是我让陆一害的,我已经让他偿命了。

  10. 缘分天空:

    未雨绸缪

  11. 缘分天空:

    儿时的伙伴、可以靠。

  12. 紫罗:

    老王也被弥勒算计进去了吧!在想,蚩尤说没见过这么疯狂的人,是不是弥勒用死后从封神榜上走一圈来提高修为,然后重新换鼎炉!顺便金蝉脱壳开始算计人,老王也是被逼得骑虎难下呢!

  13. 缘起:

    千古传奇

  14. 格格:

    以前的对决老陶重伤,老王难道没伤?肯定有伤,二蛋才能拼个两败俱伤!

  15. :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

    • xerd+tear:

      你还真是个傻逼,人家说啥你都想站在好处装下逼

  16. 瓶S邪M:

    这事儿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但王朋却还是比较在意的,所以才会如此,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到两人之间的感情,两人在办公室见面,门关之后,两个大老爷们便抱在了一起来。——然后啪啪啪。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