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十九章 乌云覆顶,极致力量

2015年8月13日 更新

  啊?

  王新鉴的话语让我下意识地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把话题引到了我与他的身上来,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你我之间,也有关系?”

  那高大得宛如天神一般的壮汉脸上露出了神秘一笑。平静地说道:“我记得,弥勒身边,有一个大肚子的魔猿……”

  我的眼皮一跳,咬牙切齿地说道:“它叫胖妞!”

  王新鉴摇了摇头,眼神在一瞬间就变得深邃了起来,仿佛陷入了亘古久远的回忆之中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幽幽地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它的名字,叫做莫离!”

  莫离?

  这名字怎么听着那么的耳熟,我脑子里咯噔一下,记忆好像也慢慢松动了一些,眼前却是浮现出了在徐家坳后山蚩尤遗迹之中。那个懒洋洋扛着棍子的疲懒猴子来。

  紧接着,我突然听出了这话语里面的深意,诧异地指着王新鉴,大声喊道:“什么,难道你也是……”

  王新鉴摸了摸满是络腮的胡子,平静地说道:“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被人叫做雨师。”

  雨师!

  当王新鉴说起莫离的时候,我还是似曾相识,但是当从他口中吐出“雨师”二字来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王新鉴的身份。

  魔将——王新鉴居然和胖妞一般,都是魔将。

  雨师又名萍翳、玄冥,还没有名列神位之前,又叫做赤松子,乃西方白虎七宿的第五宿。

  他曾经是神农氏的属下之臣,《列代神仙通鉴》中说他形窖古怪,言语颠狂。上披草领,下系皮裙,蓬头跣足。指甲长如利爪,遍身黄毛覆盖,手执柳枝,狂歌跳舞,后神农氏崩,此人便投靠了蚩尤,与风伯飞廉一起,同为蚩尤座下大将。

  此人是在蚩尤麾下时名声大噪的,他与风伯飞廉一起,兴风作浪,行云布雨,随同蚩尤与黄帝在逐鹿交战,九战九捷。差一点儿就将人族领袖黄帝给一锅端灭。

  只可惜后来黄帝得了九天玄女所助,逆转局势,一路强杀,雨师与风伯心惊胆战,慌忙降伏,最后被列入了道教俗家神仙之列。

  当然,这些都是上古之时的神话传说,雨师到底有没有投降黄帝,我不得而知,但是此刻却知道面前的这个王新鉴,实在是大有来头。

  雨师虽然是战神蚩尤的手下,但并不是说就完全臣服于它。

  这家伙后来又被纳入了道教的神仙体系里,被人民供奉祈雨,不知道吃了多少年的香火,一直到后来被四海龙王所取代,方才渐渐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如此说来,蚩尤说是有九九八十一个兄弟,但是兵败而亡之后,未必会有那么多人跟从。

  指不定有多少人叛逃而走。

  那么,我面前的这一个家伙,是否也是与蚩尤离心离德的呢?

  王新鉴瞧见了我眼中的震惊,晓得我想明白了这一切,继续说道:“如你所想的一般,蚩尤重返世间,想要夺回曾经属于它的一切,但是当今的世界,整个天地意志,都已经被彻底扭转,它单枪匹马,根本就什么也做不成,于是才有了我们这些人,在近百年间,陆陆续续地降临。所为的,就是给你,也就是蚩尤保驾护航……”

  我满心震撼,下意识地问道:“既是如此,你为何会与我为敌?”

  王新鉴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来,冲着我说道:“你若是我,在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是否真的愿意为了那个不靠谱的老主子,卖命呢?”

  听到他的话语,我终于明白了。

  原本的历史上,雨师这个摇摆不定的家伙,就已经成为了叛徒,尽管我不知道为何他会再一次被蚩尤选中,成为保驾护航的魔将之一,但是当他真正觉醒之后,未必就会为此卖命。

  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雨师是雨师,王新鉴是王新鉴。

  正如同蚩尤是蚩尤,我是我一般。

  每一个转世之人,除了前世的记忆之外,还有一个本我,这个本我,也有着自己的人生和意志,并不都愿意为以前的意志所同化和左右。

  所以王新鉴到底要如何,并不会受到这个身份的限制。

  更何况,我还不是蚩尤。

  想明白这些的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么说来,那沈老总,就是为你点醒记忆之人,对吧?”

  王新鉴说道:“对,别的不说,就这一点,他对我有恩,所以即便是他成了弥勒,我也会坚守当年的承诺,将所有的一切,都还给他。只可惜,还没有等我交接完一切,他就死在了你的手上——虽然这也省了我防范他的布置,但是这对于我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我冷笑着说道:“没有人生目标了对吧?不如这样吧,你臣服于我,如何?”

  王新鉴不屑地说道:“你真的以为自己就是蚩尤?陈志程,你就是你,一个得志便猖狂的无知凡人,你知道对你最为忠心的莫离为什么最后还是离开了你不?一切都是因为,现在的你,不过就是那帮鸟人的走狗而已。”

  不!

  王新鉴说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能拿胖妞来说事儿。

  因为,它是我的逆鳞。

  心中一股怒火升腾,我指着王新鉴怒声吼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你瞧瞧,一个区区凡人,到底是如何将你这雄霸百年江湖的毒瘤给切除的吧。”

  饮血寒光剑!

  我一伸手,那把赤红如血的魔剑就从我的怀中倏然射出,在半空之中划了一个圈儿之后,带着我,朝着王新鉴陡然刺去。

  奇袭!

  蓄了一整天势的饮血寒光剑显然要比我更加激进和好战,一出现在当空,立刻与空气陡然摩擦,整个空间骤然凭空升高了好几度,而后那红色光芒,也在一瞬间充斥在了整个乌云顶之巅。

  这剑疾,快得宛如闪电,然而王新鉴却没有丝毫退让,而是向前猛踏一步,朝着我遥遥拍出一掌。

  我曾经跟无数强者对阵,但是却从未有瞧见过一挥便将天地给吞噬了的掌法。

  王新鉴的一掌,能够将天地之间的光芒,都在瞬间收敛。

  剩下的,只有寂灭。

  在对方出掌的一瞬间,我立刻明白了他掌法之中的奥妙,这是一种类似于我师父“至道”、李道子“符生”乃至于蚩尤“战意”的一种至高境界。

  这掌法除了容纳天地的奥妙之外,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刚猛。

  一往无前的刚猛,就仿佛整个世界横呈在他面前,他都会毫不犹豫地一掌拍过去,将这个世界都给崩烂掉。

  我可以肯定,这世间九成五以上的修行者,都未必能够逃得过他这吞天噬地的一掌。

  当然,我是剩下的零点五。

  魔剑加速,快、快、更快,当世界陷入一片死寂的时候,唯有快,方才能够超越那黑暗的蔓延。

  破!

  就在我即将要被这黑暗给吞噬了的时候,手中的剑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来,将前方的无尽黑暗,给撕扯成碎片,紧接着剑势不停,径直向前,却是将前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一块巨石给陡然刺中。

  受到巨石的阻挡,魔剑的冲势终于停滞了下来,不过在下一秒,这块高大五米的巨石却被高速颤动的饮血寒光剑给震成无数的碎块。

  轰!

  漫天飞舞的石雨之下,我没有任何停滞地挥剑一斩,正好与王新鉴跟随而来的攻击相撞。

  锋利无比的饮血寒光剑,正正地斩落在了王新鉴的一双肉掌之上。

  倘若是往日,依着饮血寒光剑的速度和力量,任何阻挡在它面前的物体,都会如刚才那块巨石一般,化作粉碎,然而这一切都在王新鉴的手掌面前,失去了那无往而不利的神秘光环。

  铛!

  魔剑斩落在这手掌之上,竟然传来了一阵金属之声,一股巨大的爆响以交击处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去,将整个天地都给彻底震响。

  巫山之巅,力量与力量之间,在做巅峰对决。

  我手中的魔剑,根本就破不了王新鉴那横贯全身的劲气,不但如此,而且还有一股磅礴到了极点的力量,朝着我汹涌撞来。

  这是人么?

  王新鉴整个儿,简直比我手中的饮血寒光剑还要坚硬,就算是我用尽了全部的气力,都没有办法破开他一点儿皮肉。

  难道,这就是那“天王增玉功”修行到了极致时的效果么?

  若是如此,他王新鉴真的就无敌了?

  我不信,甚至连一丝退让都没有,而是咬着牙,将蚩尤附身时所笼罩着我的战意,在这一刻全部灌注于我的身体之内,然后凭着强横无比的魔体,以及深渊三法之土盾,硬生生地跟王新鉴拼了一记。

  这一下,方才是我毕生所领悟的最高境界。

  大道至简。

  在这一刻,我抛掉了所有的心法、战技以及无数影响我战斗意念的东西,将毕生的力量,都倾泻于此。

  王新鉴似乎也在这一刻陡然发力。

  双方都在交手不到片刻之后,如赌博一般,拼这一下了。

  孰胜孰负?

  我与王新鉴同样期待着结果,然而让我们诧异的是,最先受不了的,并非我们两人,而是我们脚下的土地。

  轰!

  整个乌云顶,都在颤动!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时今日,历经了无数艰难险阻的陈志程,终于挣脱了出来,与那个传奇一起,站立在了巫山之巅。
谁能胜?
谁又败?
……

  1. 包子:

    沙发

  2. 包子:

    胖妞最后护主而亡?

  3. 喔:

    厉害?

  4. 清风沐雨:

    一招一章?

  5. 探索_红豆豆:

    高手对决,一招定胜负。一招定一章。

  6. :

    今晚完结了要

  7. 好猫:

    下午一章就该结束了?明天是否新书开始了?是不是又要追2年多啊?

  8. 大黑天: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其实还是力量 需要绝对的战力以战悟道深渊的真理

  9. 陆仁:

    看来修行者大多都是上古大拿转世的啊 老王 老陈 十八 老沈 老陶 老李

  10. 瓶S邪M:

    我刚刚补完道事就正好是大结局……好巧啊

  11. 瓶S邪M:

    晚上准时蹲守等待大结局√

  12. 小河:

    我也觉得,胖妞会护主而亡。

  13. 张小邪:

    在想会不会二蛋和左使同归于尽了只有分身活下来了

    • 瓶S邪M:

      原来是分身死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