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百章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2015年8月13日 更新

  最强的矛,与最强的盾,到底谁更厉害?

  无人知晓,但是我却知道,这样已经达到人体巅峰的力量。却使得我们脚下的土地无法承受。

  仿佛黄山龙蟒一战的重演,乌云顶开始轻轻摇晃,紧接着我们脚下的土地则不断变得松动,那岩石不再坚硬,而仿佛如同豆腐一般。

  在山体晃动的一瞬间,我还以为是我与王新鉴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强悍,使得这山体承受不住我土盾承接下来的力量,然而很快我才发现这并不是我想的那般。

  摇晃而松动的山体,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不利。

  要晓得,我之所以能够硬生生地顶住王新鉴的压力,并非我比他强悍多少,而是因为我有深渊三法的土盾。

  土盾能够将我身上承受的力量。转而承接到了脚下的土地去。

  这才是我能够挺直腰杆的原因。

  但是王新鉴在交手几个回合之后,瞬间就勘破了我的手段,直接通过双脚高频率的震动,动摇了这山体的根基。

  水有水脉,掌握了可以翻江倒海;而山也有山脉,把握住,便能够移山填海。

  当然,这是洪荒时代的传说,但王新鉴却能够凭借着自己对于力量最低层规律的精准把握。以及他那宛如钻玉一般的身体强度,将这山体最根本的地方给动摇到了。

  我因为临仙遣策的关系,自然也知道对手即便再强,也总有要害之处。

  人的强度,自然不能和横呈而立的山体相比,但看似坚固而不可动摇的山体,却有一个最大的缺点。

  山不动。永恒而立。

  两人硬拼,倾尽全力,然而那王新鉴居然还能够分神。用来动摇这山脉根基,光此一点,他的实力就已经高出了我一筹。

  当然,高手之间的性命对决,从来都不是用实力来做等号的。

  在脚下山体垮塌的那一瞬间,我腾空而起,向旁边的还未有崩塌的土地飞跃而去,然而王新鉴似乎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一个时机,在一瞬间也朝着我陡然压了下来。

  与刚才的那一掌一模一样,整个世界又被他的气息覆盖,最后碾压。

  一样的手段,居然使了两次。

  王新鉴这种近乎野蛮而直接的手段,顿时就将我给惹怒了。对方似乎料定了我的诸般手段,直接对症下药,然而却并无太多的花哨——以力降人,这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手段,没曾想到了王新鉴这里,却被对方给直接压得死死。

  以力压人,那又如何?

  我脚尖不断点着簌簌下落的岩石,一股气血直冲右眼,里面的临仙遣策陡然而起,神秘符文疯狂转动,将王新鉴的诸般力量,都在一瞬间分解。

  你有千军万马,我自一路杀去。

  如这乌云顶一般,再强大的力量,也终究还是有致命的弱点,而王新鉴尽管看着修得浑身圆满无漏,但并不代表着他的力量,就没有可以抗衡的手段。

  我终究不是那种可以任他弹压的小鱼小虾。

  魔体大成的我,虽然不比他这天王增玉功修到了大圆满境界一般宛如坚玉,但既然能够站在了他面前,我就已然拥有了一战的资本。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老子本来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故而一上来就直接用上了最为疯狂的劲头,两人在巫山之巅飞速掠过,王新鉴居高临下俯瞰着拼命的我,冷声说道:“你的确是我这些年来见过的顶尖天才,能与你相提并论的,也就只有沈老总转世的弥勒了,不过你终究还是欠了几十年的修行——到底还是年轻啊……”

  我憋足了力气,还是没有将他给甩掉,只有恶狠狠地说道:“你真的这么以为?”

  王新鉴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对我说道:“陈志程,时至如今,你想要战胜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给放出来——就如同你当初杀了弥勒一般。来啊,我等着与老朋友见面呢……”

  请神?

  王新鉴的这句话儿,似乎用上了魅惑精神的手段,而此时此刻,心海之中的心魔蚩尤也狂躁到了极点,随时都要突破心防,接收这一具身躯。

  已经被逼到极致的我,几乎下意识地就要将那头饿虎给放出笼来。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的心头突然出现了一丝灼热。

  一滴精血堵住了我的心房,紧接着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老人似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似乎很近,又是那般的遥远,朝着我摇了摇头,让我千万要把守住。

  一念成道,一念成魔。

  我原本轻盈而充满爆发力量的身体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僵硬,皮肤灼热滚烫,仿佛鲜血就要喷射出来,而一直紧紧压制着我的王新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眉头一皱,冷冷地哼声说道:“李道子你这个老杂毛,死都死了,还来给我捣乱?”

  老杂毛?

  从王新鉴的口中听到这三个字,再联想到那个青衣老道俊朗而又冷酷的脸容,我的脑海瞬间就是一炸。

  去你妈的!

  一股力量从我的心灵深处蓬勃而出,它与心魔蚩尤那蛮横冷酷的战意截然不同,反而是充满了对这个世间的眷恋和热爱,不过越是如此,就越难以驾驭。

  然而我已然产生出了决绝之心,再也不管任何后果,朝着王新鉴猛然轰了过去。

  呼!

  当那股力量灌注在魔剑之上的时候,我丹田之内的龙意瞬间粉碎,与饮血寒光剑之中蕴含的龙血之气超常共鸣,终于让这魔剑拥有了能够与王新鉴与之对决的恐怖力量。

  巨龙撞击之下,王新鉴并没有与我硬拼,他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决死之意,稍微地回避,身子腾空而起。

  离开了王新鉴的碾压,我几个空翻,落到了一处并没有被垮塌的山石跟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夜风呼呼,吹着让人寒彻心肺的冷空气,而这个时候,我瞧见先前被浮云遮挡了的满月,又浮现在了当空,宛如天神,冷酷而又永恒地俯视人间。

  圆月之上,我似乎瞧见了一个笼罩天际的巨大身影,头上双角,遥遥地关注着这一场发生在巫山之巅的战斗。

  然而那仅仅只是一晃眼,当我再一次瞧过去的时候,就再也不见。

  宛如幻觉,取而代之的,是浮空而立的王新鉴。

  这家伙,居然双脚离地,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我双目瞪得发直,要晓得,一般能够做到这个程度的,必然是三田反复,烧成丹药,永镇压下田,浊气降,清气升,成就了陆地神仙。

  王新鉴,已然证得了地仙果位?

  我满脑子都是疑惑,不过很快我就瞧见了,他之所以能够凭空悬浮起来,并非是本体轻灵,而是在黑暗之中,有许多长得奇形怪状的灵体在支撑着他。

  我一开始还未觉得,然而瞧了几眼之后,越发觉得这些灵体是那么的熟悉。

  当瞧见一个额头生角的壮汉时,脑海里一道电光划过,我豁然想了起来,这些宛如兽类一般的灵体,我的确是有见过的。

  它们都是我在徐家坳后山里那蚩尤遗迹里面瞧见的石像。

  也就是说,这些灵体,其实都是蚩尤那九九八十一个魔将的其中之一。

  这些魔将,原本是被转生出来,辅佐蚩尤的,结果没想到居然都被王新鉴给谋害了,而且还炼制成了灵体,供其驱使。

  难怪王新鉴如此厉害,而且还说我终究差了他几十年的时间。

  原来问题却是出在了这里。

  我有些感到了绝望,刚才血劲狂涌、破碎龙意,将饮血寒光剑的潜力给榨干殆尽,其实也伤到了王新鉴一些。我的感觉,他绝对也是受了内伤,然而没想到腾空而起之后,他居然从身边那些灵体之中,源源不断地涉及取了力量来,不多时,竟然又回复了大部分生机。

  他唯一损失的,也就是那些魔将的灵体黯淡了许多。

  仅此而已。

  瞧见这些,再一次朝着王新鉴望过去的时候,我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绝望,也终于知道了为何出门之前用神池大六壬卜卦,会是那样的结果。

  倘若抛开别的,我与王新鉴之间,其实不过半斤八两,然而我终究还是欠了一些积累。

  王新鉴看着我,轻轻举起了双手,平淡地说道:“其实我并不想杀你,留着你,其实比杀了你更有用处。一切都是你逼我的——你要战,老子便让你死亡……”

  这是王新鉴对我说起的倒数第二句话。

  而就在他宛如上帝一般,准备宣判我的死亡时,我也朝着他咧嘴一笑,然后退了两步,双手结印,朝着前方一阵平推。

  我已经拼过命了,这一回,得用脑子了。

  这一印结出的,并非劲力,而是一个朝着王新鉴飞速扑去的黑影,而那黑影手中捧着的,则是一个并不算大的青铜圆球。

  这就是我胆敢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所有凭恃。

  只可惜当初的计划,是用分身拖住对方,而我自己则逃遁远离、不受波及的,但如今看来,这想法未免太过于幼稚,我倘若是不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怎么可能将王新鉴引入瓮中?

  自以为主宰一切的王新鉴瞧见了那笑盈盈扑上前来的分身,和被打开的九龙青铜罐。

  在充斥一切的白光之中,王新鉴对我说出了人生之中最后的一句话:“你娘咧……”

  轰!

  在这一霎那,世界仿佛完结……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呃,对,明天还有更新,明天晚上会放出完结稿、养鸡专业户视角番外季和阶段感言,另外为了弥补道事第一视角的疏漏,本文会定期免费更新努尔、北疆王、虎皮猫、南海剑妖、七剑的番外季篇章,将我在文中没有写到的某些遗憾补足。
当然,穿插苗疆的伏笔和填坑,也将会在这些文章之中体现。

  1. 张小邪:

    5

  2. 瓶S邪M:

    woc来晚了QAQ

  3. 瓶S邪M:

    终于等到大结局!

  4. 大黑天:

    大杀器炸弹顺人不利己你娘咧

  5. qq:

    卧槽

  6. 76年唐山震漏:

    “你娘咧”王新鉴是河南人

    • 水鬼:

      山东的嘛,之前说了的。

  7. :

    炸弹已引爆

  8. 北海:

    这就是结局??????

  9. 摩罗:

    分身没了,灵魂轰炸力!他大爷的,天王增玉功也没有用了,变成了粉末

  10. 人太帅没用么:

    你就是一个傻B。 看不懂。就不要说话。

  11. 小河:

    感觉结局比较仓促。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