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2015年8月14日 更新

  每天早上五点半,伴随着公鸡的第一声打鸣,我便醒了过来,巡视我的领地。

  距离上一次与萧克明、陆左在大敦子镇的小火锅店里喝酒聊天,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了,我的鸡场依旧在,又多了几万羽,不过我却已经另外换了一个地方。

  之所以换地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

  在2013年清明节之后,某一天里,陆左寄养在我养鸡场里的那个蛋,不翼而飞了。

  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任何缘由,好端端的一个蛋,就这般不见了,而当时负责守在我养鸡场里看管的陆小夭却并没有及时发现,以至于后来朵朵与自己的好姐姐大吵了一架,最后陆小夭服气出走,不知所踪。

  当然,别人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她去了哪儿。

  当时陆左并不在家。

  他应邀去了东海边的一个地方,听说是萧克明约的他,鬼鬼祟祟的,甚至连朵朵和陆小夭都没有带上,要不是我知道当了茅山掌教的萧克明不但和茅山的陶陶订了婚,而且还改邪归正,不再涉足风月场所,还以为两个人去嗨皮了呢。

  当然,东官出事了之后,全国严打,他们两个,估计也不敢乱来。

  这事儿倘若是要被抓了,他们的大师兄,未必会救他们。

  此时的黑手双城陈志程,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陈志程了,正因为如此,我方才会觉得这样的他,更过于棘手,已经完成能够成为一个称得上强大的对手了。

  养鸡场失窃案之后,我没有任何犹豫,也不多做解释,直接离开了大敦子镇,前往了另外一个地方,重操旧业,重建鸡场。

  在工作的闲暇之余,我将讲述黑手双城陈志程一生传奇的故事也逐渐写了出来。

  因为某些缘故的关系,我只写了一半,

  另外一半,是因为黑手双城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也是我这两年一直在探寻的东西,只可惜无论是从萧克明,还是陆左,又或者林齐鸣那里,都得不到任何的信息,而当我搬离了大敦子镇之后,又失去了这些渠道,

  写作是我的爱好,不过倘若说弄这么多,就只是为了写着玩玩,倒也不尽然。

  事实上,自从神农天坑那件事情之后,我才发现这两年来一直显得十分沉默、仿佛睡着了猛虎一般的黑手双城,其实远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这一点,从美生中华会和兰德公司那边传来的消息也可以得到印证。

  这种迹象,是从黑手双城在巫山之顶与天王左使决战之后,他病卧床榻的那两年,开始出现的,尽管那一次决战少不了我的穿针引线,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交战的双方居然都没有死。

  这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

  王新鉴横行一世,无论是对我,还是别人,都是掣肘多多,巫山一战之后,他虽然活了下来,但是病来如山倒,没多久就郁郁而终了,这我能够预计得到,但是没想到原本宛如废人一般的黑手双城,居然没两年又活蹦乱跳了,尽管近年来他很少有亲自出手,即便出手,也只表现出一流高手的模样,但是我却知道,他远比巫山一战之前,更加恐怖。

  当一个男人有了心机和城府,那就已经很恐怖的,而如果是黑手双城,那就更让人惧怕了。

  没有人能够想得到他到底在想什么,我甚至在想,此时此刻的他,是不是已经入魔了?

  尽管蚩尤并不是以心机擅长,但是它怎么可能会败在一个人类的手上?

  以前的陈志程无论是手段还是为人,都是让人敬仰和仰慕的,但此时此刻的陈志程,绝对没有人能够看得懂,唯一能够压住他的两个人,前茅山掌教真人陶晋鸿化身成为了天山之灵,汇入了地仙界,而传奇红匪王红旗则已然只身跳入了龙脉之内,维护安定。

  这两人的离去,使得这世间再也没有能够压得住他魔性的人。

  就算是黄天望,也不行了。

  当下的江湖,陈志程与王新鉴决战巫山之巅,那一次的大战,算是对整个业内的一次洗牌,随后就是最近一次的天山大战,也同样是洗刷一切,整个江湖仿佛倒退了几十年,瞬间就平静了下来。

  然而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时间从来如此,这一点,从来都不已人的意志为转移……

  斗争依旧存在,而且还会意志继续……

  我在稿纸上写下最后一行字“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作为我对于那个可敬对手前半生的评价。

  笔落于此,我望着烈日灼灼的窗外,秋水穿过消毒鸡舍,一路缓步走来,到了窗外,他隔着窗子递给了我一个文档袋,对我说道:“老板,你交代的事情,调查得差不多了。”

  我接过来,扯开白线,将里面的文件给倒出来。

  一大堆的文档上面,有一张坚毅而又张扬的脸,我抬头看了一眼秋水,他说道:“最近江湖上名头最盛的,也就是他了。”

  我点头,将照片移开,露出了下面的一排字来——陆言,晋平县大敦子镇亮司村人……

  陆言啊……

  我闭上眼睛,说起来,这家伙,跟我其实还是有一点儿亲戚关系呢,没想到,我们陆家,还真的是人才辈出。

第一篇文章
  1. wocao:

    我草,小佛爷…

  2. 大黑天:

    沙发

  3. 大黑天:

    板凳

  4. 大黑天:

    地板

  5. 大黑天:

    这次是以小光头主事的旁观者的视角来叙述么看看有神马新意二蛋蛰伏老王难道就在等死相望于江湖各下伏子隔空对战蚩尤对雨师胜负难料

  6. 格格:

    我草,吸血鬼…

  7. 格格:

    我草,吸血鬼…

  8. 瓶S邪M:

    第三部主角就是陆言了吗(⊙_⊙)?叫啥呢?《苗疆房事》?(×)

  9. 瓶S邪M:

    秋水怎么回事,传说中的养鸡专业户是小佛爷???

  10. 瓶S邪M:

    杂毛和陶陶在一起了大咪咪怎么办>_

    • 明年今日:

      大咪咪给农村土老帽生娃娃去了,娃娃名叫朵朵,大咪咪的妹妹出家了。哈哈

  11. 瓶S邪M:

    小妖跑去东海蓬莱岛了啊,虎皮猫大人(的蛋)被谁拿走了,会不会孵出来一只翩翩少年郎和朵朵啪啪啪啊(×)(×)(×)其实特别想看邪灵教特别是屈阳视角的

  12. 虎皮猫:

    大咪咪就就给我吧。

    • 瓶S邪M:

      你不要朵朵了吗QwQ

  13. 水鬼:

    另人吃惊的结局,弥勒居然还活着。而陆言又是谁的转世呢?

  14. 陈三蛋:

    弥勒和居然是养鸡的

  15. 摩罗:

    靠,呆在深渊很久了,我出去会会老朋友了。

  16. 陆仁:

    就是这个养鸡专业户把鸟大人卖给小杂毛的爷爷的 蛊事上说他还有一只黄金鼠 应该就是黄金龙象鼠没想到那只鸟变成蛋后又回到养鸡场了

  17. 缘起:

    信息量太庞大了,如果不是有一定经历故事的人,那应该不可能内容如此丰富

  18. 一杆清台:

    苗疆阵事?巫事?

  19. 追好久:

    好爛…還不如不要加這個番外

  20. 深白色:

    陆言~~小佛另一本小说《神恩眷顾者》的主角啊,不过不是还没回到地球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