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萧关逢候吏,都护在燕然

2015年8月17日 更新

  灰蒙蒙的天空之上,几羽火鸦飞过,叫声嘎嘎,凄厉而惨绝,仿佛在祭奠它们曾经逝去的主人。

  苍穹之下。大地一片昏沉,白昼对于这一片贫瘠而又暴烈的土地来说,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不过在黑龙死亡山谷后面的一片野地里,茂密的参天树林之下,却是有星星点点的光亮浮动,如同有人从灰蒙蒙的苍穹之上俯瞰,就会发现整个苍茫大地,就这一点,充斥光明。

  光明,是此地一切生物对于美好的具体感受。

  有光,就有憧憬。

  在一大片的茂密林子里,有一颗长得格外突出。高大百米,而在它顶尖处那宽阔的叶子上,则坐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

  这是一个满脸胡子的男人,不过并不邋遢,简单的蓝色土布褂衫之下,是结实得宛如岩石的坚硬肌肉,浓密的胡子后面,是一张削瘦而坚毅的方脸,一双宛如鹰般的眼睛微微眯着。眺望远方。

  他在这里端坐,已经有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仿佛他就是这一片林子孕育而出的精灵一般。

  他当然不是这林子的精灵,他甚至都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

  不过,他是这片林子那些精灵的保护神。

  他来自一个叫做“苗疆”的地方。几乎没有见过晴日的精灵们,听那个大大咧咧的明白哥说过,那是一个有黑夜白昼、有春夏秋冬的美丽地方。那里有随便撒点种子就能够种出粮食的肥沃土地,那里不会有各种各样凶恶的猛兽,因为这些猛兽都被关进一个叫做“动物园”的地方,那里的人虽然贫穷,但是心怀理想,除了疾病,几乎每一个人都能够安然终老……

  总之,那是一个所有树林精灵所为之憧憬和向往的天堂,只可惜听那个漂亮的观音小娘娘说,那里并不适合它们的体质。

  倘若阳光太足,林子里的精灵们就会被照得飞灰湮灭。

  毕竟,生于斯长于斯的它们,吸收了这个世界太多的负能量。终究不能远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明又亮,亮又明,忽然间一道身影腾空而起,踏着树林的顶端而过,一路来到了这男人的跟前来。

  男人一直静坐,等待对方接近身前五米的距离时,方才平静地睁开了眼睛来,微笑而言道:“大明白,什么事?”

  唇微动,他说得却是腹语。

  来人却是一个身材魁梧、长相粗鲁的壮汉,光着上身,露出油光泽亮的胸膛来,而他的手上,则抓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小精灵,这精灵乃草木孕育而生,长着一颗洋葱头,脑袋大,身子小,有点儿重心不稳,摇摇晃晃,十分可笑。

  瞧见这小精灵,男人也点了点头。

  他一脸胡子看着凶悍,但是露出微微笑容来的时候,却平添了许多温暖。

  张大明白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说道:“没事,就是楚楚瞧见你过了这么多天,一动不动,怕你得痔疮,让我叫你下去吃点儿东西呢。”

  这朋友说话古怪,男人也没有办法,缓缓站起来,双手一伸,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作响,而那个被张大明白抓在手上的小精灵顿时就是一哆嗦,慌忙藏在他的身后去。

  这小东西如此胆小,弄得张大明白一肚子火,气呼呼地骂道:“洋葱头,这是你梁大爷,怕甚呢?这么胆小,以后要是碰到双头狼这些,你可不就临阵脱逃了?”

  那洋葱头吐了一下粉红色的舌头,嘻嘻笑道:“双头狼哪里有俺们梁大爷厉害?”

  张大明白叹了一口气,对那男人说道:“梁老大,说句实话,我们这一伙人里面,就你的进步最快,以前小观音我看着高高在上,一不小心,你现在可比她那天人之资更加强厉害了,恐怕连我那大师兄,都不一定如你呢……”

  男人摇头说道:“不,你不懂,志程与你我都不一样,所以永远都不要以他以前的修为,去猜度他的未来……”

  张大明白耸肩说道:“唉,要是我大师兄没有弄丢那天龙真火珠,说不定咱没事还可以串门呢。”

  男人平静地说道:“生死天定,聚散有缘,既然上天让我们无法见面,冥冥之中,只有注定,而倘若缘未尽,自有相见的一天,所以,你不要执着于眼下……”

  张大明白苦着脸说道:“天啊,你说话怎么跟小观音一个德性啊,我受不了了!”

  男人笑了,点头说道:“好了,我不说教,下去吧——最后说一句,你这些年来,境界一直没有突破,并非积累不够,而是因为心境太过于急躁。心急了,就会有东西遮住你的双眼,让你看不清楚这个世界……”

  话未说完,张大明白便带着他的小徒弟洋葱头飞身跃开了去。

  男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是苦笑。

  他自然明白这位兄弟的脾气和秉性,也知道他修行的烈阳掌想来都是一往无前、有死无生,然而凡事都是过犹不及,孤阳不长,如果不懂得回旋之道,或许这把好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折断。

  毕竟在这样的地方,危机,是每一分钟都会存在着的……

  从树林顶端腾空而落,到了下半层的时候,就能够瞧见许许多多附着在树上的小屋子,一直落到红色的土地之上。

  树林与树林之间的间隙,种着许许多多的草木和藤条,分门别类,这些的根茎给他们提供了足够的食物,而落到地下之后,就会瞧见许许多多在林间不断飞跃的小精灵。

  这些小东西是男人和他的伙伴们所要守护的人,它们善良,乖巧,善于种植和治病,但就是不懂得战斗,逆来顺受,在此之前,属于食物链的最底层。

  其实它们拥有很强大的潜力,身体里甚至有天人的血脉,只不过很少有人能够觉醒而已。

  这些小东西在男人和他朋友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们。

  这,就是他留下来,和朋友们一起守护的原因。

  真正的男人,只为一诺。

  誓言,比生命更加重要。

  除了这些跃来跃去的小东西,还有人在树林中走,瞧见他的时候,都纷纷点头,恭敬地叫道:“梁老大……”

  当然,也有放不开的人,会叫他以前的职务“梁组长”,不过每当碰到这样的事情时,他都会含笑温言说道:“那都是以前的事儿了,在这儿,没有什么组长,叫我努尔就好。”

  通常这个时候,那人就会顺着话儿点头,说“努尔哥”,也有叫“梁老大”的,不过终究有一些人太过于拘谨,又摄于男人的威严,不敢太过于亲热。

  他们都是在几年前一场被命名为“兴凯湖落龙”的事件中,误入此境的武警、军人或者有关部门人员,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赶上回程,被男人和他的朋友从各种各样的地方给救到了这里来的。

  当然,还有的人却没有这般幸运,在找到之前,就已经进了那些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猛兽肚子里。

  命运,就是这般不公平。

  男人缓步而走,让自己整个人都融入了森林的气息之中,一路来到了中心一处最大的树屋里,跨门而入,里面却是坐着两个女人。

  一个永远都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儿,一个出落得越发美丽动人的明艳女子。

  前者已经成为了森林部落的图腾女神,负责对这些小人儿的教化,以及潜力启发,让它们在这种混乱的环境之中,能够尽快地成长起来,而后者,则永远都是一个沉浸在这个世界里的女人。

  那是一个需要用爱情拯救的女人,她曾经告诉过小观音,说她这辈子,就爱过两个男人。

  一个男人,他是天上的月亮,神秘而辽阔,却从来触及不到;而另外一个男人,他是唯一一个能够与前面那人比肩的奇男子,而且伸一伸手,似乎还能够摸到……

  只可惜,那个男人的心,她永远也得不到。

  楚楚是一只荆棘鸟,一直都在寻找着自己所想要的幸福,然而却一直都没有找到,她希望那幸福即便是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扎进去,流着血泪,放声歌唱。

  可惜,没有人……

  男人刚刚进入树屋,张大明白就匆匆赶了过来,餐桌上面的食物不多,都是一些植物的根茎之类的,并无血食,他吃得不甚痛快,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待着。

  因为今天,几个人要聚在一起,开一个小会。

  一个关于除了林楚楚之外所有人的朋友的消息,让小观音不得不谨慎对待,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毋庸置疑,因为它是来自于男人的师父蛇婆婆。

  他们的朋友叫做陈志程。

  他是张大明白的大师兄,是努尔一生的兄弟,是小观音的陈二哥,是他们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男人,而如今,那个男人,现在可能遇见了自己一生之中,最大的危险……

  这一顿饭是在沉默之中度过的,安安静静地吃完之后,男人站了起来,缓步踱到了门口,望着莽莽林海,平静地说道:“小观音,我得去一趟,你能帮我守住这一块儿地方么?”

  小观音点头说道:“洛眼族已经有超过二十多人觉醒了,只要不是深渊霸主这样的,应该都没有问题。”

  男人又看了张大明白一眼,问道:“你跟我回去不?”

  张大明白下意识地望了旁边的林楚楚一眼,舔了舔嘴唇说道:“我才不去呢,听说茅山已经由萧克明那小子做主了,我跟他又不熟!”

  男人摇了摇头,没有多讲,而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伸出了手。

  森林的深处,突然一震,紧接着一根碧绿如洗的棒子,从大地的最深处陡然飞了出来,而与这棍子一起的,是十来个与这男人一般模样的绿色小人儿。

  男人腾空一跃,双手抓住了那一根碧绿色的棍子,紧接着猛然朝后一扬。

  然后一棍,向前劈落。

  在棍子扬起的那一瞬间,整个空间的炁场都为之扭曲,紧接着恐怖的漩涡在他的棍尖凝结,再然后,当棍子劈到了某一个点上的时候,一道奇异的裂缝,被那强大的力量给活生生地挤了出来。

  男人凭空而行,一步跨入其中。

  他离开之后,森林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留下一大堆震撼莫名的人们,刚才还不愿意离去的张大明白惊讶地张开嘴巴,大声叫道:“破碎虚空?这就是破碎虚空,我他妈的没看错吧?”

  旁边的林楚楚双眼迷离地瞧着那个破空而去的男子,而小观音则平静地朗诵了一首诗。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吏,都护在燕然。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请了好几天假,大家以为小佛在忽悠你们把?

  1. 太平:

    又水了一章,,都番外了,难道还要五更四十回?

  2. 蚩尤:

    没人吗??

  3. 1?:

    wow,志成什么最大的危机?

  4. 大黑天:

    努尔从深渊出来是要在二蛋功力尽失的情况下暗中保护他么真汉子 真男人 真朋友八卦一下楚楚的男人是哪个

    • 深白色:

      应该是小佛爷和陆左

    • 小埃:

      目前喜欢的自然是努尔

    • 123:

      小佛爷,陆左

  5. 包子:

    沙发?

  6. 包子:

    是追杀二蛋家人的那件事吗?

    • 人太帅没用么:

      你傻。 B 啊。 萧克明 都当掌教了。杀大师兄家人的 那是几辈子之前的事了 ?你个大傻 逼

  7. 探索_红豆豆:

    终于有更新了

  8. 不甚了了:

    潇克明都当掌教了,陈志诚已经恢复了吧?还有什么危机?

  9. 不甚了了:

    小佛挺喜欢梁努尔,总是把他看的很高,我不太认同。梁努尔的实力写的太强了吧?最多有一字剑的实力就可以了

  10. 陆仁:

    就是写的努尔太牛逼了 连屈阳从那回来都变成那样了 难道努尔比屈阳强吗

    • 陆言:

      屈阳是地府回来的,努尔是虚空,不一样,没有可比性

    • 人太帅没用么:

      傻B。曲阳去的是幽都。而且被泰山奶奶暗算了。努尔去的是冥界。 你会看书吗?小傻 逼

      • 陆仁:

        你个二逼 哪陆左是不是去的和努尔是一个地?回来的时候还是经过泰山和屈阳出来的时候是一条路之前老陶和李道子都没那直接破碎虚空去另一界的本事 你个傻逼

  11. 朵朵:

    楚楚什么见过路陆啊

  12. LXF:

    难道 陈老大要黑化呢 第三部 什么名字呀

  13. 凤包包:

    好看好看 关注赞小佛一个

  14. 76年唐山震漏:

    真不错

  15. 瓶S邪M:

    这算灵界番外?【洋葱头好萌ww我也想养只小精灵了

  16. 周瑞丰:

    感觉林楚楚一定是蛊事里落在深渊这边的星魔,受了刺激脑袋出了问题,她爱的两个男人一定是小佛爷和陆左,可能都是为了跟洛飞雨较劲

    • 陆仁:

      只是时间有点不对 剩下了似乎有很有可能

  17. 那把饮血寒光剑:

    没有规律了’?想出就出,不高兴出就不出?耍我们?

  18. 喔:

    更新呢

  19. 战神:

    更新呢

  20. 不甚了了:

    林楚楚是星魔?你脑子坏了吧?差着N多年呢

  21. lxf:

    林楚楚是星魔?你脑子坏了吧?差着N多年呢

  22. 周瑞丰:

    在这个空间里时间好像是混乱的,大湿胸不是也遇见过左道么?而且是在消灭大黑天陆左恢复之后,随便一击就有堪比天下十大的威力

  23. 包子:

    第十二卷 争锋年代, 第四十八章 有一种情义– 林楚楚登场。不是星魔。似乎失忆了。

  24. LXF:

    林楚楚登场时间非常早, 怎么可能离开努尔他们去做星魔, 而且星魔被自己老爹OOXX了。

  25. 陆仁:

    大师兄在到深渊的时候 还不一样是看见左道了吗 那时候小杂毛还在茅山呢

  26. LXF:

    大师兄看到左道 只是一瞬间 林楚楚在深渊的时候 星魔在邪魔教 你别给我说 同一个时间 同一个人可以出现在两个地方

  27. LXF:

    林楚楚跟努尔多少年了在深渊,大师兄都从一个普通高手变成超级高手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