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九章 生死取舍

2014年7月21日 更新

  黑袍人的出现在我的意料之中,而戴巧姐和小鲁却是吓了一大跳,领头的戴巧姐大声喝问道:“你到底是谁?”

  面对着这无力的质问,黑袍人倒也没有生气,而是平静地整了整衣衫,煞有介事地自我介绍道:“鄙人毛旻阳,法螺道场的供奉堂里面,混口饭吃,小角色,恐怕诸位都不认识我吧?不过这不要紧,我今天来呢,左手掌生,右手掌死。各位若想囫囵个儿地离开此处,还需要回答我的一些问题才行。”

  他倒也坦然,戴巧姐的脸色立刻凝重了许多,眉头一竖,也不说话,而我则将衣服撕下一边,给小鲁的左手紧急包扎起来,他的伤口很奇怪,表面上看一点口子都没有,但是血却哗啦啦地往外冒。

  瞧见这伤口,我心中明了,周围这汹涌的兵潮看似恐怖,不过恐怕都是些凶灵,它们力量强大,但是若想要伤害人,恐怕还是要依托承载其身的纸片。

  不过就是这般,其实也挺恐怖的,想一想,那么薄的纸片儿,却能够做到锋利如刀,实在是挺不容易的。

  我们没有说话,而黑袍人则继续说起了自己的诉求来:“之所以费尽心思,将诸位请到这儿来,是因为你们之中的某一个人,拿了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这样的行为,是小偷,是要受到人唾弃的,不过我毛爷这人,向来最是宽容,只要你们谁将东西拿出来,那么我就放你们出去。”

  我身旁的两人,都瞧向了我,而我则呵呵冷笑道:“且不说那魔简是非主之物,就算是您毛爷的,恐怕你也找错对象了吧?要知道,那魔简我已经上交给了我的领导,最后落在了科考队孙老师的手里,你若是要,自己去找他便是,何苦为难我们。”

  “不、不、不……”黑袍人摇头摆手,淡然说道:“你不是傻子,我也不是,魔简变成了无字天书,这件事情整个科考队都传遍了,而从内棺之中,一直到你交出来,这一段时间魔简一直都在你的手上,你到底动了什么手脚,我不想知道,但是那东西,你一定得还给我们!”

  黑袍人认定了我对魔简动了手脚,这猜测其实离真实答案并不算远,唯一的区别在于那并非我主动的,整个过程,根本不可控。

  我这是躺着也中枪,想想都觉得冤枉呢。

  不过即便如此,我依旧对张知青的死耿耿于怀:“你既然怀疑我,那就他妈的冲我来,找这些无辜的家伙做什么?我院子里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杀的?”

  黑袍人点了点头,竟然毫不隐讳:“先前到达双包丘的人,命数都应该死,然而你们四人却得活了,那所有的事情都产生了变化。这是命,你们逃不过的,至于那个男的,所有人里面就属他最好弄,我这法螺道场驱动,需要有人的亡灵做引子,很不幸,我的人选中了他,这个我很抱歉。不过也没事,他不过就是先你们一步死去而已,你们随后就到,若是赶一赶,黄泉路上,说不定可以搭伴呢……”

  他得意洋洋地说着,似乎想要给我们施加强大的压力,然而就在这时,我旁边的戴巧姐突然错身插入我们之间,将手中的铜镜一扬,朝着黑袍人照了过去:“现出原形来吧!”

  她突然的介入让我吓了一跳,然而这铜镜之上,似乎有一股无形之气喷出,笼罩在了这黑袍人的身上,但见一阵光线扭曲,黑袍人竟然消弭于无形。

  一招得手,戴巧姐笑着说道:“真当老娘是乡下佬啊,不但在这儿装大尾巴狼,还想攻心为上,屁话!你以为我们不懂,那主持法螺道场的人,只能够借助于心中怨灵行事,是绝对不可能投身而入的,弄个意识投影,吓唬谁呢?”

  这周围的纸灵都是黑袍人操控的,而这投影被戴巧姐弄没了之后,顿时就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空挡,瞧见周围这些穿着古代盔甲的无面人身体僵硬不动,都不用人催促,我和小鲁便跟在了戴巧姐的屁股后面,冲出了院子。

  这刚刚走了几步路,结果身后的整个院墙都垮塌了下来,身上泛着白光的纸灵蜂拥而至,踩着极有韵律的鼓点儿,紧紧地跟在了我们的后面。

  从村头跑到了村尾,一番狂奔,好像都没有用多少时间,然而我旁边的小鲁却突然绊到了石头,整个人都飞起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个滚儿。我冲到他的旁边,手忙脚乱地将他给扶起来,结果瞧见小鲁的脸白如纸,惨然笑道:“二蛋,我估计是不行了。”

  我给小鲁检查身体,瞧见他左手上面的伤口依旧还在哗哗地渗着鲜血,这流了一路,身体里的血也都已经流得差不多了。人失了血,就会感觉寒冷易困,而小鲁此刻便是如此,眼睛不停地眨着,昏昏沉沉,我鼓励他,然而他却摇头苦笑,反过来抓紧了我的手,竟然有几分平静地说道:“二蛋,我以前瞧不上你,嫌你是山窝窝里的农民,名字也土,还总在欧阳、向姐她们那儿说你坏话,对不起……”

  我拖着小鲁跑路,身后的纸灵被我们甩开了一截路程,听到这话,哭笑不得:“都啥时候了,小鲁哥,有事咱以后说成不?”

  小鲁猛然摇头,大声说道:“二蛋,我自己的情况,自己晓得,跟你道完歉,心里舒坦了,再求你一件事!”

  我点头答应,问他干嘛?小鲁紧紧拽着我的胳膊说道:“我家里就两兄弟,下面还有一个七岁的小弟,我死了也无妨,总有香火,不过你以后若是出息了,能不能帮着我照看一下我的小弟?”

  小鲁这临终托孤的架势让我生不出拒绝的话语,刚点了头,他使劲儿推了我一把,朝着我和戴巧姐喊道:“那些纸灵,欺软怕硬,总是找软柿子捏,我不行了,血流干了,跑不动,干不得别的,你们跑吧,朝村口那儿去,村尾都是恶鬼呢,我帮你们引开……”

  这话一说完,他大步朝着村尾走,这个家伙以前吃过鲶鱼精眼珠,能够瞧清阴阳,最是明白不过,我心中不舍,正要挽留,结果旁边的戴巧姐硬生生地拽着我离开。

  我一反抗,她便在我的耳朵边大吼:“他流了那么多的血,本来就活不成了,现在他在用自己的性命,给我们争取一点儿机会,你若是跟着一起死去,对得起他刚才的嘱托么?”我被戴巧姐的话给镇住了,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思量,便被她拖到了旁边屋子的角落,而随后她燃烧了一张符箓,那些纸灵竟然汹涌往前,根本就没有理会黑暗角落的我们。

  戴巧姐也是跑出了一身香汗,虽然她刚才一系列手段仿佛是早有预料的一般,不过瞧见小鲁竟然将自己给舍弃,为我们争取时间,多少也还是有些惊讶。

  一线生机,稍纵即逝,戴巧姐带着我绕过了旁边的房子,朝着村口那边冲了过去,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跑,没多久就到了村口来,只见这儿果然如先前的小鲁所说,竖着许多白纸竹篾扎着的纸人儿,有灵童霞女,有黑白无常,有仙鹤楼阁,当然,还有我们刚才所见到的那些盔甲士兵。

  这些东西错落有致地摆放着,显得很有规律,不过似乎不结实,轻飘飘的,一吹就能够倒下去一般。

  但它们就是稳稳站立。

  我刚想走上前去,戴巧姐一把拉住了我,轻声喝止道:“且慢,这里面是有讲究的,刚才小鲁就是因为误碰了纸人,导致被一路追杀……”

  戴巧姐一讲到小鲁,我整个人的情绪又有些低沉了,她瞧见我这幅模样,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二蛋,你的心到底还是太软了,见不得生离死别。其实在我们这个行当里,死亡率是最高的,因为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在跟最邪恶、最恐怖的一批人打交道,你以后若是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只怕很难走得更远啊。”

  戴巧姐的话就像一记警钟,让我惊醒过来,使劲儿深呼吸,然后问她:“那好,我们接下来,到底怎么办?”

  她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惊诧,说你怎么能不知道呢?戴巧姐一阵好笑,推了我一把道:“你真以为我是百科全书啊,这东西我也就听我爹讲过一点,至于别的,我还真的不晓得……”

  听到她的话语,我的心不由得往下一沉,若是如此,那么我就只能靠自己的,然而,这法螺道场的生门缺口,到底又在何处呢?

  我要怎么走过去,才能够不惊动这些附身在纸扎的恶灵呢?

  我心情忐忑,眯着眼睛瞄了村口的那些纸扎好一会儿,突然之间,感觉一对瞳孔处灼热非常,接着整个世界仿佛都有了变化,不再有树木、田野和木屋,所有的实物都在一个旋转的符文作用下,化作了一条又一条的细线。

  一条亮光从我的脚下升起,直指某一处缺口,我浑身一阵激动,拉着戴巧姐的胳膊大声喊道:“我看到了,我们走!”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