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二章 受伤的狼

2014年7月22日 更新

  “好黑手的小哥……”

  那个闯入人群之中的干瘦汉子万三瞧见我以这狠厉手段,再杀一人,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朝我劝道:“这位小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管有多大的仇恨,万事皆留一手,方能活得更久啊!”

  此乃充满诚恳的真理,也是好心之言,然而当时的我已经被张知青和小鲁的死亡给冲昏了头脑,哪里管得这些逆耳忠言,僵硬的脸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以示友好,而握着小宝剑的右手却更加用力一搅,将那人的内脏搅得一塌糊涂,接着一脚踹了过去,那人悲鸣一声倒地,便再也没有起来。

  这时戴巧姐也加入了战团,她刚才受了黑袍人一掌,又是中了胸部,多少受了些内伤,佝偻着腰过来,与这三人禀明身份:“宗教局戴巧姐,这个是我们局的同志陈二蛋,多谢三人的援手之情。”

  这身份一表明,那个少年便咕哝着说了一声:“哦,原来是六扇门的人啊……”

  他是少年郎,说话浑然无忌,而那干瘦汉子则一边与旁边之人应付,一边含笑说道:“哦,原来是官家的人,那就不用多说了,这乃应有之事,且莫多礼。”

  短短三言两语,我们便已然结成同盟,法螺道场在此间的人手十来个,不过复仇心满满的我杀掉两人,而还有三人在香案那儿维持那法螺道场,剩下八个,对我们倒是形不成压倒性的绝对优势,彼此一纠缠,我便发现那个自称武当出身的道士虽然算不得一流,但是却也能够与黑袍人形成僵持,而这个干瘦汉子万三也不是弱者,他也不是赤手双拳,而是手拿一根红线,不断地结绳,一旦有人冲上前来,他便做出复杂的绳技,炫目至极,来人三两下,便给捆住手掌,施展不得。

  他这是仁术,不伤人,只制敌。

  相比自家师父,那个叫做赵中华的少年郎就显得戾气许多,他才十来岁,个儿也不大,也就一小孩儿,不过一对脚却仿佛踩在了弹簧上面一般,前后踢、侧踢下劈、勾踢旋踢、推踢跳踢……那花样多得很,简直就让人眼花,凡事觉得他小好欺负的,都莫不被他那花样迭出的脚丫子给踹中,跌倒而去。

  双方一交手,便陷入了胶着,黑袍人暗觉不妙,与武当道士方离交了几回合手之后,突然朝着香案边的那个红脸面具的人喊道:“老黄,转虚为实,法螺道场,超脱物外,起!”

  此声一吩咐,那个端坐香案之后的红脸面具突然一跃而起,踩在了香案之上,掏出了一把小匕首,朝着自己的手腕一抹,鲜血飚射而出,旁边两个小娘皮则大声的娇喝着,脑袋一甩一甩,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

  这三人一有异动,万三立刻有所察觉,朝着自家徒弟喊道:“中华,阻止他们!”

  这边一吩咐,那少年立刻冲天而起,朝着香案那边冲了过去,我和戴巧姐也想过去支援,然而立刻有两人拦在了我们面前,一脸狞笑地说道:“好小子,杀了我们两名兄弟,老子可得把你的皮给扒下来,给他们作祭奠……”

  旁边一个眉目清秀的汉子却桀桀笑了:“平哥,别介啊,这小子细皮嫩肉的,要不然先给我玩玩,容后再谈?”

  两人彼此调笑,说得十分轻松,不过却是严阵以待,我脸上没有任何愤恨,然而却是招招搏命,一副亡命徒的样子,这状态简直就是发了魔怔,那两人也是一方高手,无论是面对万三还是戴巧姐,都是应付自如,然而跟我一开搞,却有些手忙脚乱,步步后退。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周围一阵阴风刮起,我们的头顶处一阵旋涡生出,接着好多脸上涂着圆形腮红的小娃娃便从天上掉落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长舌头的吊死鬼,以及身披兵甲、骑着大马的武士,这些东西极多,一下就将村前的整个土路给堵满,有的甚至没地方站,给挤到了两边水田里去。这模样实在吓人,特别是那些脸色惨白、却涂着腮红的鬼娃娃,有男有女,一双眼睛怨毒得让人相对一眼,便浑身发毛。

  纷纷掉落的纸灵之中,有一个灵巧的声影也在翻滚,却是那个叫做赵中华的小孩儿,他被那两个小娘皮给逼退了,一脸气急败坏地说道:“师父,她们搞鬼,把衣服给撕开了,我根本不敢碰她们!”

  我听到了,下意识地抬头望去,没有瞧见那两个撕衣服的少女,而是瞧见那个红脸面具挥动着一方沾有鲜血的令旗,朝着我们这边挥来。

  这一挥,所有的纸灵都纷纷朝着我们这边冲来,而法螺道场的人却抽身往后退去,任这些纸上凶灵消耗我们,我的小宝剑犀利无比,连挑带抹,斩落好几个纸面娃娃,然而对手确实无穷无尽,宛如炮灰,根本就抵挡不住。对方援引了法螺道场的纸灵而来,不到一分钟,我们五人都挤到了一块儿来,望着满天满地的纸灵汹涌,而法螺道场的人则都退到了幕后看戏,那武当道士方离苦笑道:“今天真的是要栽了,贫道我名字里虽然有一个离字,却没有修习离火之法,应付不得这种场面啊……”

  我们节节败退,戴巧姐也是一声苦笑,说道:“即便有火,也没法子——你看这纸灵,从那法螺道场之中,源源不断而来,唯有斩断其根本,方能与之拼命……”

  “斩断根本?”干瘦汉子一愣,突然笑道:“我倒是有一样东西,可以将这玩意给弄掉……”

  他说完,从怀中往外一掏,朝天撒去,但见是一张银白色的金属小网,不过它一腾空而起,便化作了一张透明而泛着亮光的大网,朝着云雾连绵的上空罩去,而这一笼罩,空中那些纷纷落下的纸灵便都被隔断,另一处端口,原本静寂无声的凶灵竟然都发出了巨大的惨叫,显然是被伤到了根本。万三此举一出,那个挥舞着令旗的鲜红面具立刻浑身一震,他带着面具,所以鲜血倒也没有喷出来,只是全数流到了胸口,一团晕红。

  截断此阵,我们所有人的士气大震,凭空又生出了几许气力,而就在此时,我前方突然一片混乱,那些汹涌而来的纸灵却都纷纷散开,我眯眼一瞧,竟然是胖妞寻得了我的气息,从村中杀来,搅动一番风云。

  胖妞昨夜方才睁开额头上的眼睛,损耗严重,此刻却不能再次将身体里面的魔猿逼出,也使不得脖子上面挂着的法器,不过它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根木棍,却也是凶悍异常。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胖妞不知道是有着什么气质,它并不强大,但是一出现,却将场中的纸灵给搅得一阵惶惶,那些悍不畏死的纸灵竟然不敢与其交锋,让开一旁。

  这情形让我们所有人都大为振奋,五人齐出,终于冲到了香案之前,戴巧姐抓住其中一个小娘皮的辫子,拽到了地上,而我则是一腔愤恨,也顾不得心软,冲上前去,一剑给了那个红脸面具封喉而杀。

  香案一倒,那纸灵立刻变得软弱无力,有人上前而来,将那法螺给踱去,然后往后面退开,村子里也开始有了动静,砰的一声响,却是工作组鸣枪示警了。

  这大势已去,黑袍人不再纠缠,而是吩咐手下撤离。

  不过他们想走,我却是不依不饶,感觉杀了好几个人,不但没有力竭,反而是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一声叫喊,发足狂奔,朝着那些家伙追去。这一追一逃,一下就离开了村口好远,那些人哪里瞧见过这般凶悍的对手,一时间有些心慌,有一个人顿时就崴了脚,掉队了,我野狗一般扑上去,与他紧紧抱在一起,滚落在了旁边的水田里。

  那水田耕过了一边,放得有水,正等待插秧,里面尽是烂泥,我们两人好是一番滚,他按住了我拿剑的手腕,而我的左手则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两人较劲,他前面的同伙一声惊呼:“老八……”

  法螺道场的人想过来救援,然而戴巧姐和那三名援手也匆匆赶了上来,黑袍人瞧见村口已经有战士持枪追来,没敢停留,而是拉着那人离开。

  我没有参与追逐,而是与这个老八在烂泥田里面扑腾。

  那可是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壮汉,一声肥膘,口中喷出熏臭的气息,像头狗熊,然而即便是这样,他却依旧害怕我,因为我就像一头受伤的狼,死死咬住他不放,小宝剑给弄丢了,我就一双手,紧紧掐住了他的脖子。

  老八还准备翻过手来弄我,结果胖妞这帮凶适时一棒子,将那人敲得浑身无力,放开了加在我身上的手臂。

  ”妈的,去死,去死!“我整个人陷入了癫狂之中,脑海里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要干死这些个伤害我朋友的家伙,而这时旁边有人过来拉我了:“小哥,别弄死他,要留活口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