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四章 两场丧事

2014年7月22日 更新

  戴巧姐到底要我做什么,这事儿她迟迟不肯讲,不过她却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好多事情都帮我兜着,让我少受了许多的盘查,而我也颇为感激。

  能够做到一个分局的局长,并且又成为巫山后备培训学校的校长,这是需要很厚重的资历和背景,而这样的家庭出身,给戴巧姐带来了很多不一样的手段,她之前表现得有些冷淡,只不过是一个女人固有的矜持,一旦她觉得你有成为她朋友的资格,就会如沐春风,让人觉得蛮好相处。

  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势利,而是一种正常的表现,而我年纪虽小,却早已经看淡了世间冷暖,倒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方离作为一个道士,不但打架厉害,而且作法超度,也是中规中矩,蛮值得学习,我默默地看着他将一切应有之法事流程都认真做完,恍惚听到静谧的虚空之中,有两声长长地叹息,这似乎是幻觉,不过我还是将双手合在胸口,泪水流了出来。

  因为还要赶路,做完法事,三人找了一个地方歇息,在第二天与我们依依惜别,然后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那个叫做赵中华的小孩儿对我肩膀上面的胖妞特别不舍,还特地问了我的工作单位,说以后若有时间,他会去找我玩儿的。对于他的请求,我自然是一万个的欢迎,于是留了在江宁分局的地址,说以后如若有缘,定会再见,我到时候请他吃大肉饺子。

  那个时候,在我的心中,最美味的,不过就是我们单位附近那家饭馆的饺子。

  三人离去之后,工作依旧还在继续,次日正午,工作组前往县里面去求援的同事带来了一个排的援兵,是附近驻军的部队,而后科考队申请的人员也源源不断地调拨而来,在程老的指挥下开始了科考挖掘工作的准备活动。不过我并没有再瞧见孙老师,也不知道他带着那个玉简,到了何处。除此之外,背地里的工作也依旧在继续,因为利苍有可能从墓中逃出,所以这整个一片区域都处于戒严状态,防止那个在古墓中待了两千多年的老鬼,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听戴巧姐告诉我,报告已经达到了上面,不是省厅,而是中央那儿,到时候会派遣一些镇得住场面的高手过来,保卫任务就不会这么重了。

  我满心期待地等待着中央那些传说中的高手前来,然而很快就得到通知,让我护送死去和受伤的同僚,返回金陵。

  我知道这是申重的一番好意,因为随着张知青和小鲁的死去,我在这儿基本上也没有什么留下来的兴致,那传说中的高手再厉害,终究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于是便接受了命令,跟车一起返回了金陵。

  和我一起回去的还有另外一个老机关,丧葬的一切事务都是有他负责,张知青是科考队的,归属于学校那边,而小鲁则是我们内部系统,这里有两场追悼会。

  最先举行的是小鲁、谷夏的,因为是秘密战线,所以场面并不大,但是来的都是大人物,包括我认识的江宁分局李浩然局长,还有省局的一个副局长,以及一大堆中层领导,对家属好是一番慰问。会后李局找到我,问起了当日之事。这些事情其实我回来都是有过备案的,不过李局在听完我精简过之后的过程之后,还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我以后的打算。

  我的表态很中庸,我是个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这个事情,坚决服从上级的安排。

  李局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让我返回分局报道,而是说工作组的事情还没有完,让我先回到工作组的驻地等待,到时候上面自然会对我有所安排的。

  其实这事儿我已经听跟我一起回来的那个老机关说过了,这一次,我算是立了功,表现优异,成了香饽饽,体制内很多单位对我都有想法,就等着这临时工作组一解散,就过来讨人呢,按理说作为原单位的领导,李局自然应该大力招揽才对,不过他这般模样,估计是对我的去处,也有了定论。

  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办完了小鲁的追悼会,我又去了苏北,参加张知青的丧礼。

  相比于小鲁、谷夏等人追悼会的隆重,张知青的丧礼显得有些冷清,虽然他父亲是当地重新启用的领导干部,不过可能是在运动中受到了惊吓,所以场面一点也不敢张扬,而且金陵大学那边也没有什么表示,张知青的恩师程老因为忙于利苍墓的挖掘工作,甚至连一个慰问的口信都没有带过来。那丧礼是在张知青苏北农村的老家办的,下葬的时候除了他的父母和几个亲戚,便只有一枝花和小妮了,我赶来的时候,张知青的家人对我有些冷淡,不理不睬。

  我当时并没有多说什么,事后的时候找到一枝花了解,才知道老爷子对张知青的死耿耿于怀,觉得一枝花没有起到管束的责任,除此之外,老太太对他的这一桩婚事也并不喜欢,一是嫌她是农村的,山里人,二来嫌小妮是女的,不能传宗接代。

  一枝花自从那一次的流产事件之后,虽然很努力地怀二胎,但是一直都没有成,老爷子虽然是老干部了,但是重男轻女的思想一直都有,所以她在张家的地位很尴尬,以前还好张知青在中间斡旋,现在张知青死去了,她们母女两人的日子,只怕会很难过。

  听到一枝花的叙述,又看着抱着我大腿的小妮,我心头沉甸甸的,感觉脸好热,羞愧极了。当初我曾经拍着胸脯,保证张知青的生命安全,然而回来的时候,却带来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这叫我怎么能够不难过?

  不过我人微言轻,除了羞愧之外,也只有在心中默默地想着,以后如果我有了能力,一定多照顾她们。

  小妮是个早慧的孩子,受到了爷爷奶奶家的不少白眼,又因为张知青的突然辞世,精神收到了很大的打击,对我依依不舍,我反正也没有人管着,时间也只有,于是便多陪了她几天,这才返回了金陵。

  返回了工作组的驻地之后,我并没有接到再次前往神农架的调令,而是在后方组织起了后勤来,作为工作组的一个联络人员,跟各个部门打交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四月份,陆续就传回来了一些坏消息,说科考队确定的地点并没有找出那古墓,反而是挖掘出了一个大坑,以及一条地下河流。初步估计那利苍墓已经因为某种原因,跌落进了河流中,然后所有的东西都被水冲走了。这消息让人沮丧,忙活了几个月的科考队颗粒无收,程老并没有放弃,而是组织人手,在研究了那地下河流的走向之后,去下游找寻,试图能够找到一些零碎的东西来。

  然而一直到了五月,都没有任何发现,上面的耐心总是有限的,于是开始陆续地撤离了人手;至于程老和孙老师先前所说的利苍成魔,逃出了古墓,会引发大灾祸的事情,也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利苍也泯然众人,于是工作组便返回了金陵。

  程老并没有放弃利苍墓的追查,他还带着自己的学生在那神农架的莽莽山林中搜寻,不过却再也没有得到什么强有力的支援。

  当然,这些都是纸面上的东西,在这样的部门待久了,我也能够晓得很多东西,表面的和背面的,截然不同,但是这都与我无关了,至于后面到底有着什么隐秘的事情,我都没有再关心。

  申重和戴巧姐五月中旬带队返回,亲自去省局汇报了很久,回来之后,宣布解散了临时工作组,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劳燕分飞而走,申重回了省局,戴巧姐去了余扬,而我则返回江宁分局,重新回到了二科。这是一个让很多人惊掉眼镜的结果,对于我的回归,提前返回的黄岐显得格外的开心,这世界上总是有些人,见不多别人好,每天都会拿我来嘲讽几句,让我的心情变得无比的糟糕。

  不过这家伙倒也没有坚持多久,六月份的时候因病被调离了江宁分局,听说去了雨花台。

  五月是我最沉闷消极的一段时间,罗大屌跟随这琳琅真人去了龙虎山,张知青和小鲁已经与我阴阳两隔,我感觉自己的朋友圈一下就变得无比的狭小,好在这个时候,我相继收到了王朋、努尔和忠哥的来信,彼此的信件来往让我多少也舒了些心,虽然因为是保密部门,有很多东西不能够讲,但是看到他们熟悉的笔迹,都已经让我的心情由阴转晴。

  努尔还告诉我一件事情,说他现在正在学习一种技能,到我们在见面的时候,他一定会让我大吃一惊的。

  我表示很期待。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七月初,我终于收到了一纸调令,将我从江宁分局行动处二科,调往省局特别行动队,听候安排,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走上了搅动天下风云的道路。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