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省局特别行动队

2014年7月23日 更新

  目标一千米——跑完。

  目标又一千米——跑完!

  目标一万米——跑完!!!

  ……

  从七月到九月,每天早上,雷打不动一万米,也就是二十里路,这样高强度的训练让被借调到省局特别行动队的很多成员折戟于此,黯然离去,也表明了总局组建这样队伍的决心和魄力,并非寻常的过家家,以及坐在办公室里面动动嘴皮子就能够胜任的;而与此同时,在高强度的体能训练之后,是每天花样翻新地针对性培训,给我们上课的老师,有部队里面的神枪手,有公共安全局里面多年的老刑警、法医以及政委,有民间的武术大师,有庙里面的和尚和道观里面的道士,也有贼眉鼠眼的街头混混与小偷……

  培训的科目五花八门,不过最多的,就是如何对付修行者,以及阴灵、僵尸等死物,这里面的讲究很多,也是我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涉及到的东西。

  比如修行者,从道家的角度来讲,分为符箓派和丹鼎派——前者主张以符咒等方术治病驱鬼,后者主张炼金丹求仙,又分外丹与内丹二脉,皆为道法;而除此之外,还有佛家,讲究修行于红尘,度化世人,以功德为念,自有神通五法;又有巫术,诡异匪思,医蛊降头,除此之外还有邪魔外道的修行方法,和各密宗法门……诸如此类,玄之又玄,让人根本就无从追根溯源,探个究竟。

  这里面的门道多了去,有一个白胡子老头给我们讲述高明的道术时,曾经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他在解放前的时候,曾经遇到过当时茅山宗的掌教虚清真人,曾经一苇渡江,然后横空飞跃,一掌震天雷,甘霖而下,润泽大地。

  这样的人物,已经宛如陆地神仙一般,只可惜不理世务,要不然当今天下,又会有许多传说。

  那些是顶级的,而我们所学,则是为了防备突发状况,以及培养良好的职业素养,借以成为省局足以信赖的力量,处理各地的突发事件,免得当地的力量不够,持续拖延。

  培训的日子枯燥而又丰富,每天都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新知识可以学习,但是负责培训的教官却能够总是挥舞着鞭子,将我们每一个人的体能都给榨尽。

  这样的生活,让我很多刚刚认识的准同事叫苦不已,然而我却是乐在其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发现了一个现实,那就是在利苍古墓之中,浸泡了两次神奇液体之后的我,在《种魔经注解》上面的修行,已经开始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我的魔功,也开始慢慢地走上正途,我更加强壮了,个长高了,也有力量,反应速度和敏捷度都有了极大的提升,恢复能力也让人惊诧,而且体内的炁场越来越强,我甚至能够空手模拟出一些印记,然后驱动我当初所学的道经了。

  所谓修行,一为入定观想,体会自然,二为内视经脉,大小周天,老鬼交予我鼓荡经脉气血之法,堂堂正正,此乃道家内丹修行之术,却因为李道子一滴精血而停滞不前,不过我走了魔功的路子,却能够另辟蹊径,从此也算是踏入了修行者的行列之中。

  如此曲线救国,使得我在特别行动队的培训学员之中,成绩出类拔萃,跟几个世家出身的家伙一般无二,唯一让我遗憾的,就是当初在法螺道场之中,眼珠子里突然出现的那个复杂而神秘的符文,后来一直都没有出现。

  封闭式的培训一直整整持续了两个月,在此期间,陆陆续续淘汰了一大半,还剩下的十几个人里面,个个都是各局挑选出来的尖兵,响当当的人物,而在最后一次考核之后,我们终于被正式宣布成为了特别行动队的一员,并拥有了为期一个星期的假期,自由活动。

  这鸟儿一出了笼子,我马不停蹄,立刻奔着江宁老城区的于大师家里赶去。

  我之所以去那儿,倒不是因为那把被不断消磨戾气的饮血寒光剑,而是因为我家胖妞在我封闭训练之前,被我交给了于大师的孙子南南帮忙照顾,这都两个多月没见了,我自然是十分想念。

  当然,其实我最害怕的,就是胖妞那小家伙变节,以后就跟南南亲了,便不再理会我。

  不过我这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当我出现在于大师家的院子里,正撅着屁股在葡萄藤下面荡秋千的胖妞立刻感受到了我的气息,转过身来,“吱”的一声叫喊,纵身一跃,便跳上了我的脑袋来,将我的头发抓成了鸡窝。

  南南对于我的到来也表示了友好的善意,他没有上学,而是跟在自家爷爷家里打杂,学习技艺,他主要的爱好就是木雕,我瞧见院子角落摆着一排的胖妞,有笑的、怒的、凶的以及嬉皮笑脸卖萌的,十分可爱。于大师不在家里,南南告诉我,说他爷爷最近刚刚完成了一把得意之作,就是上次刘老三送来的鱼骨,后来拿到了李局长给的外丹之后,弄出了一把能够具有迷惑能力的鱼骨剑,这会儿正在跟人试剑呢。

  听到刘老三这人的名字,我就莫名有些高兴,问那个家伙在哪里?

  南南摇头,说来的不是刘老三,那个家伙已经把这东西卖给一个叫做慈元阁的无良商家,他爷爷正在跟他们的阁主谈生意,说不定以后会跟这个商家达成一些定期的协议,要真的如此,以后天天都能够有肉吃了。

  胖妞很好,这我就十分高兴了,在省局特别行动处封闭培训的日子里,我最担心的就是它,不过这小猴儿没心没肺,倒也不太用我操心。

  我当天没有在于大师家久留,而是带着胖妞离开小院,前往省钢那边去探望一枝花母女,结果到了地方,才晓得她们搬了家。

  我好是一番打听,才晓得一枝花搬到了附近的一处筒子楼,当我走进那狭窄的楼道,敲响房门,看到略有些憔悴的一枝花时,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几分难过。见到了我的来访,一枝花还是满高兴的,又是倒茶,又是忙着张罗我坐下,只不过这房间比原先的要小上许多,着实感觉有几分紧迫,一打听才晓得张知青的去世,让一枝花跟老张家的联系断开了,老两口对这个儿媳以及小妮这个孙女并没有太多的感情,这种冷淡传递到关系户那里,立刻让一枝花变得很难安宁。

  不过即便如此,一枝花的生性还是蛮乐观的,她告诉我,说现在能够在城里面生活,进屋有电灯,楼道里面还有自来水,上厕所也不用在臭烘烘的猪圈旁边,已经是十分知足了。

  一枝花的话语说得我心中一阵酸涩,这个家庭本来可以更幸福的,然而一切都因为法螺道场而变得如此的悲哀。

  我留下了一点儿礼物,几乎是仓惶地逃离而去,走出了省钢的时候,我被内疚的心思给逼得快要疯了,恨不得立刻出任务,将那个法螺道场的一帮垃圾都给清除了,给张知青和小鲁报仇。

  只可惜这怎么看都是奢望,因为我也是刚刚晓得,法螺道场一向都是在鄂北和神农架林区一带活动,基本上都不会挨着江阴省。

  放假七天,然而没等到了第四天,我就被紧急通知归队,这情形让人有些诧异,不过在这一点上面,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发言权,于是乖乖地回到队里,这时我瞧见了久违的申重,这个男人两个月不见,竟然戴上了眼镜,一副疲惫的表情。

  申重是作为省局特案专员的身份,前来总局特别行动队预选基地的,他或许在个人能力上面,还不如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人,但是对于案子的破解,人际的处理以及对人员的统管上却深得上面的信任,这使得他能够继续留在总局,并且从还没有建立的省局特别行动队里面挑人,加入他的专案组里面来。

  作为老相识,有案子,申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了,然后他又挑了两个人,一个是老相识丁三,还有一个是淮南易经世家出身的蒋纯,万绿从中一点红,是个女同志。

  将我们匆匆召集而来,一辆吉普车从集训基地一直开到了以前工作组的驻地,就是位于郊区的那个大院办公室里来,我在这儿瞧见了久违的戴巧姐,这女人正伸着懒腰,朝我打招呼,瞧她这优美的扩胸运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她的胸口,似乎又肿胀了一些。

  难道,这是那个黑袍人毛旻阳的功劳?

  时间紧迫,闲篇少扯,路上大家都已经差不多熟悉彼此,申重便将卷宗拿出来,给我们开门见山地说道:“这一次紧急召集大家过来呢,是为了一起离奇的凶杀案。”

  这若说是凶杀案,直接找公安便行了,找我们算是南辕北辙,然而很快我们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因为申重告诉我们,这是近年来,第十一起作案手法几乎一样的诡异杀人案,至于地点,申重卖了一下关子,笑着问我道:“二蛋,你晓得是在哪儿么?”

第一篇文章
  1. 大妖:

    可怜了一枝花,尼玛,婆家也是神经了,再怎地重男轻女,小妮也是你家的种啊,毛病。儿子没了,再想孙子不是也没戏了么,还不如顾好眼前的,真抄蛋

  2. Vopp:

    沙发我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